【 转载 BBC 】  时间: 8/9/2009              

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二)

作者: 王力雄 王力雄

问:这次新疆骚乱之后,中国政府不承认是由民族矛盾造成的,它被定性为由境外的三股势力所策划的。 也就是说它不承认是自己民族政策的失败。鉴于中国政府的这种态度,它会对自己的民族政策作出反思或是调整吗?

王力雄: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迹象。因为对作为掌握民族政策的反分裂集团来讲,他们最大的一个忌讳就是被别人指出他们民族政策的失败,他们死活不愿承认这一点。但是在新疆事件发生的一年之前,发生了西藏事件,一年之内两起事件接连发生,这就已经太明显了。

如果不是民族政策失败,那么为什么会在民族地区出现接二连三、此起彼伏的动荡和事件呢?所以这一定是民族政策出现了问题。我想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包括共产党内部的人也都会对这个问题产生认识。

问:去年发生的西藏骚乱和这次新疆的骚乱,两者相比有什么不同? 尤其是新疆的骚乱它更有什么特点呢?

王力雄:新疆的特点是它的暴烈程度要比西藏更强一些。一方面是它的民族性、宗教文化方面的区别。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于新疆来讲,它的民族主义动员的深度要比西藏更广泛、更深入,因为它的移民问题要比西藏更要严重很多。

大量的汉人移居新疆,而移居新疆的汉人不象在西藏的汉人那样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和交通干线和旅游点。移居到新疆的汉人都是深入到农村,和最普通和最基层的老百姓面对面。这样的话很多日常的冲突就遍布在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所以它所带来的矛盾使得民族对立的程度比较深。一旦发作起来就比较广泛和爆烈。

问:也有不少学者提出各种各样的办法,例如取消民族优惠、打破民族之间的界限,包括取消民族、多元共治等等以解决民族矛盾,你更倾向于什么呢?

王力雄:这必须要有一个综合的和大规模的转变才有可能解决民族问题, 因为现在的民族矛盾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和浅层次的问题。它是一个整体性的问题。所以,它现在面临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也就是说那种小修小补已经不解决问题了。

而大的变化和中国的政治情况和专制体制又不相容,所以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很可能需要从根本上和整体上的彻底转变才可能做得到。

现在一些人所提出的取消民族自治, 实际上并不可行,因为中国的这种民族自治的体制已经形成了许多利益的格局,要把这些撤销掉,发生一种比较本质的变化所受到的阻力也是很多的。实际上是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

民族问题从文革之后实际上已经反复多次了,从胡耀邦时代的宽松到后来的加强管制和镇压,它把可能所试的方面其实都试了,可是都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从近期来看也看不到这种乐观的前景。

问:如果是这样的话,到底需要哪些条件和新思维才能找到解决新疆问题的出路呢?

王力雄:我觉得最终还是取决于中国政治制度的变革,因为只有真正的民主和对人权的保证,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民族之间出现的冲突。
关键字: 王力雄
文章点击数: 28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