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BBC 】  时间: 8/9/2009              

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三)

作者: 王力雄 王力雄

问:记得你在《我的西域,你的东土》的书中曾说过,你最担心的就是在中国向民主社会政治转型的过程中使民族矛盾激化,那么反过来说是否现在也标志着中国政治转型的开始呢?

王力雄:这个倒不见得是中国政治转型的开始。这只是在原有的政治体制之下没有镇压住的一次爆发。这个爆发也是非常短暂的,它马上又被这种专制的镇压力量所压下去了。

但这种压下去的办法并没有解决问题,而且这种矛盾和仇恨会更深的积累下来,等待着爆发的时机。因此最危险的还是等未来中国的政治一旦出现民主转型的这种时刻,国家控制力放松了,专制的手段也不能再使用了,自由的空间又突然打开了。那种原本在专制时间积累的民族仇恨很可能会借用政治宽松化、民主化的当口又爆发出来。

这似乎显得是民主化导致了民族矛盾,实际上这种民族矛盾的根源是在专制时代积累下来的,但是恰恰在那个时候会爆发,而如何避免这种危险实际上又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

问:中国真的出现这种转型的时候,有可能会发生比前苏联解体以及南斯拉夫内战时候那种民族矛盾的血腥冲突更严重的种族冲突吗?

王力雄:我想至少可能比苏联解体时的冲突更严重,因为苏联解体的方式基本上是和平的。但像南斯拉夫的解体,尤其是波黑战争就很血腥、很残酷了,几乎是伴随着种族清洗和大屠杀。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在未来的新疆发生的。而新疆的人口规模要比波黑大三倍多,地盘就更大。因此,它冲突的规模和血腥的程度都应该是超出波黑的反抗的。

问:那是不是将来新疆的骚乱还可能会继续发生呢?甚至更严重呢,这次的骚乱也许只是冰山的一角,是一系列民族、种族骚乱的开始呢?

王力雄:对!我想如果现在的民族政策不进行调整,不能够把民族之间的仇恨消解掉,尤其是需要在民族之间的民间进行交流或对话,消除仇恨和达到理解。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我认为现在的这样一种民族关系已经到了随时可能会由很小的火星引发大的冲突,甚至是血腥的重演,规模比现在还大。这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问:中国政府为了现政权的稳定,为了维护它的统治,是不是也会做出一些民族政策的调整,使情况不会越来越糟呢?

王力雄:我认为如果稍微有一点责任心和智慧的统治者的话,它应该是走这条路。但是现在在中国主管民族地区和民族政策的是由很多部门组成的一个联合体,我把它称为反分裂集团,而这个反分裂集团在很大程度上,它自身的利益、它的社会地位、它的权利、它资金的来源都取决于反分裂的形式越严重,它的地位越高、权力越大,金钱也越多。

所以像这样的一个集团,它不会反省自己,说自己的路线是错误的。它总是会把责任归于境外势力的操纵,什么分裂势力、极端势力如何如何等,所以要加大力度,强化镇压,继续强化他们的这种路线。 所以会导致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这也正是危险所在。

如果是一个明智的统治集团,它就应该去修正自己的路线,但是中国现在的这种政治结构恰恰是下面的官僚集团往往能够操纵和决定整个统治集团的这种取向,所以究竟会怎么样发展还需要再观察。
关键字: 王力雄
文章点击数: 290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