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30/2009              

当权力手里拿着刀子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阅贵刋9月9日邵建先生《百年国运中的立宪与革命》一文,不得不出来再说几句话。邵建先生认为百年来中国人走错了路,舍立宪而行革命,所以至今不得民主自由。我看,邵先生完全搞错了,立宪和革命不是一对矛盾,革命成功完全可以立宪,立宪不等于可以避免革命(请看拙文《改良主义误区》)。改良和革命纔是一对矛盾,两者都是指改造社会的办法,而立宪祇是一种手段,改良可以用,革命也可以用。

邵文既然说"梁任公的立宪话语没能……。立宪就只能被历史推到它的边缘。"又何以抱怨"在立宪与革命的对峙中,革命压倒立宪。是它成就了20世纪的历史"?历史事实已经证明一百年前,君主立宪行不通,所以才发生辛亥革命,这是民意的体现,历史发展的结果,不是孙中山一人之力可以挑起的,邵建先生们再责备孙中山,再否定辛亥革命也没有用。

1898年的戊戌变法失败告终,腐败的清廷不思变法维新,反利用落后愚昧的义和拳残杀外国传教士,挑起国际事端。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慈禧仓惶出逃。就在"西狩"途中,于1901年1月29日发布了《变法上谕》,宣布实行"政治改革"了。其后不断派遣大臣出国考察。1906年9月1日,清廷颁诏"仿行宪政"。1907年秋,清廷宣布以9年为预备期限,承诺在"光绪四十二年"(1916年)实行君主立宪政体。1908年8月颁布《钦定宪法大纲》。

其后,在严峻的世界形势和国内风起云涌的立宪呼声压力下,清廷不得不宣布将预备期改为六年,承诺将1917年提前到1913年召开国会,将1916年提前到1912年颁布宪法。并且公布《逐年筹备事宜清单》,详细列出了从1908年到1916年,每年在咨议局、资政局、地方自治、户籍、财政、教育、司法、官制等等各个方面的改革计划和具体内容,时间表和路线图不可谓不详尽矣!可是,历史已经不愿意给清廷这一缓冲时间了。

1911年5月18日清政府违背满汉对等的原则,成立以皇族为主的贵族内阁,激怒了全国人民。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清廷震惊之下,于10月30日连发三道"上谕",隆裕太后下《罪己诏》,表示要"誓与我国军民维新更始,实行宪政"。清廷为示决心,开始释放自戊戌变法以来的一切政治犯,准开"党禁",承认革命党为合法政党,11月3日正式公布《重大信条十九条》,并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组织完全内阁(责任内阁),可是已经太迟了,人民已经不再相信他了。

邵建先生若有抱怨,也只能怨恨满清王朝对君主立宪没有诚意,起初采用拖延战术,拖不下去了,继而玩假立宪《钦定宪法大纲》,激怒了全国人民,到他颁布《重大信条十九条》大大压缩皇权,扩充民权,已经来不及了。反观今天的中共,连满清政府那一点愿意政治改革的表示都没有,连满清政府那拖拖拉拉的时间表和路线图都一概欠奉,今天的中国人活在互联网开放的讯息世界里,民主意识难道还比不上比一百年前?当年对满清的口头答应实则拖延不能忍耐,今天难道会对中共的把门关死一口回绝毫无怨言?

邵建先生提出用立宪"将权力关进笼子里",并引用布什总统的讲话,理论上很正确。问题是当权力手上拿着刀子的时候,你赤手空拳怎么把他关进笼子里?布什总统说这段话的时候,美国人民早已将权力关进笼子里两百年了。当初,当英国殖民者手里拿着刀子的时候,美国人民是通过独立战争,剥夺他手中刀子,然后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当南方奴隶主手里拿着刀子的时候,美国人民是通过南北战争,剥夺他手中的刀子,然后将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今天的中共手里拿着刀子,他们多次明确表示"绝不搞政治改革","绝不搞西方那一套,绝不搞三权分立,绝不搞多党制"。他们挥舞着刀子,把刘晓波、高智晟、胡佳、陈道军、谭作人、谢长发、谢福林等.......数不尽的民主斗士、维权斗士关进监狱里。请问邵建先生,你有何办法将他关进笼子里?不妨将具体办法提出来与大家分享,如果行得通的,大家一起努力去做,既能达到民主的目标,又"规避革命所造成的内战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震荡"皆大欢喜。

笔者看,邵先生只能空谈理论,具体办法是拿不出来的,因为今天中国的现实,比起百年前的清末,统治者更缺乏政治改革的诚意,因而更缺乏自上而下改良的客观条件,相反,官逼民反,群体抗争此起彼伏,革命爆发的可能性更大。但今天的革命主流已不再是以往的暴力革命,而是颜色革命了。过去毛泽东全面内战式的暴力革命已不可能再重演,而苏联东欧的颜色革命,台湾的改良加颜色革命则已成为世界民主运动的方向。执政者自动放下手中的刀子,走进宪法的笼子里,不是绝对没有,但肯定是极少数,而且大多是在颜色革命的压力下促成的。比如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台湾的蒋经国、李登辉、韩国的卢泰愚……。可惜我们中国大陆人没有这样的福气,从毛泽东那一代土匪出身的领导人,直至今天共产党关起门来培养的土知识分子胡温,都不可能有人家那样的民主普世价值思想,更不可能有人家那样的政治智慧和风度,远见和胸怀。所以说,邵建先生们的改良主张只能是空想,毫无实际意义。不信请拭目以待,将来中国的大变动,绝不可能由改良产生,很大可能只有通过颜色革命完成,看来中共这些嗜权如命,顽固抗拒民主的领导人,很可能重蹈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的覆辙。

邵建先生们所担心的"即使革命成功,所得依然是专制,而不可能是真正的共和,更无论立宪。因为,革命只要成功,就失去了逼的动力,它岂有为自己造笼之理。"并非绝对的。笔者同意香港时事评论家张三一言先生的看法,只要领导革命的政党和领袖人物具有充分的民主素质,革命过程中不出现一党独大的局面,通过革命建立民主政制,不是没有可能的。西方国家如英国、美国、法国等,东方国家如日本、韩国等民主制度的建立,都经过不同程度的革命,甚至暴力革命。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有人劝华盛顿当皇帝,有人劝他当终身总统,他都拒绝了,选择永久地把民主制度留给美国人民,自己也名垂青史,让我们大家一起期望中国也出现一个华盛顿吧!

2009年9月18日于纽约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24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