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10/2/2009              

革命在口哨声中爆发——罗马尼亚七日革命的啟示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1989年12月21日,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支持政府群眾大会,试图平息蒂米什瓦拉市反政府示威被镇压后引起的不满。当齐奥塞斯库站在党中央大楼阳台上向广场上的群眾说:“感谢组织了这次群眾大会的同志,我认为……。”,广场上的某一角落响起了口哨声,很快就连成一片,并且变成嘘声。齐奥塞斯库尷尬地挥挥手,他和夫人埃列娜叫道:“同志们,请安静,原地不动!”可是叫喊声却匯成愤怒的洪流,齐奥塞斯库等人衹得退入室内。

以上就是日本NHK电视台根据两位罗马尼亚人从不同的角度七天日夜拍摄的资料,製作成“罗马尼亚七日革命”纪录片开始的一段。据说,事后中共高层观看了这个影片,王震说:“如果我们六四不坚决镇压,就会像他一样下场。”邓小平却说:“不对,如果我们不坚持改革开放,就会像他一样下场。”

借中国八九民运的东风,当年十二月东欧最顽固的共產国家罗马尼亚发生了顏色革命,共產专制政权被推翻,独裁统治者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毙。歷史惊人地相似,当年罗马尼亚革命发生前的许多事情,二十年后竟如翻版一般在中国重现。共產制度注定了所有的共產国家都将重复同样的错误,也将重复同样的结果,聪明的读者一定会在当年罗马尼亚找出今天中国的影子。

1989年末,东欧大陆出现了空前的动荡,东德、波兰、捷克、匈牙利相继出现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很快,便波及到了罗马尼亚,国内人心惶惶。11月29日,著名的奥运体操明星科马内奇率先出逃,到美国后,她将出逃的恐怖经歷向西方新闻界公布,这无疑是政治剧变的一个前兆。12月15日,罗马尼亚边境城市蒂米什瓦拉少数族裔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警察使用了武器,造成人员伤亡,全国性的政治动乱开始了。开始之时,齐奥塞斯库还相当沉得住气。12月18日,他照常飞往伊朗,作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并同伊朗总统桑贾尼举行了会谈。与以往唯一不同的是,总统夫人埃列娜?齐奥塞斯库未随同出访,作为罗马尼亚政府第一副总理,她坐镇国内。此时,在遥远的德黑兰,齐奥塞斯库总统还一再宣称:“我们的形势是稳定的。”12月20日,一个可怕的消息在罗马尼亚不脛而走:国家保安部队在蒂米什瓦拉实施大屠杀,几千群眾丧生,上万人被逮捕或失踪。当晚,齐奥塞斯库从德黑兰迅即回国,立即赶往国家电视台,对全国发表紧急讲话,严厉斥责蒂米什瓦拉动乱是“帝国主义和復仇主义集团以及外国间谍机构组织的”,是“企图阻止社会主义发展,使国家倒退到外国的统治下的反革命行为。”12月21日,齐奥塞斯库总统在首都举行“支持平息蒂米什瓦拉叛乱”群眾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刚刚讲了两句,广场上嘘声四起,人们高呼:“要自由!要面包!不要齐奥塞斯库!”群眾大会演变成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人们冲进书店焚烧齐奥塞斯库的著作,捣毁街上他的画像。与此同时,以伊利埃斯库为首的罗马尼亚“救国阵线”宣告成立,宣布解散齐奥塞斯库的全部政权机构。紧接著齐奥塞斯库下令对“暴徒”开枪,“重建秩序”,国防部长米勒将军抗命自杀,军队发生分裂,很多士兵站在人民一边,支持齐奥塞斯库的保安部队与反对他的国家军队在首都市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第二天12月22日,数百万人涌上街头,示威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示威者翻墻冲入党中央大楼。上午11点30分,齐氏夫妇和罗共高级领导人曼内斯库的妻子及政治局委员博布,还有两名保鏢乘直升机从党中央大楼屋顶仓惶出逃。“起义者”佔领了国家电台和电视台,宣告齐奥塞斯库“下落不明”,并宣告封锁领空。仅仅过了两天,12月23日齐奥塞斯库夫妇就被愤怒的群眾抓住了;再过了两天,12月25日圣诞节,被临时法庭控以“屠杀六万人民、积蓄超过十亿美元的不当财產”等罪名被处决,审讯及处决过程的影片很快在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播出,中国邓小平王震等也看到了这惊动魄的一幕。

二十年前,引发罗马尼亚七日革命的导火索发生在罗西部最大的城市蒂米什瓦拉,它距离匈牙利衹有40多公里。居民除了罗马尼亚族人外,还有匈牙利族、日尔曼族和塞尔维亚族。在这裡打开电视机就能看到匈牙利、南斯拉夫的电视节目。1989年10月匈牙利政局发生剧变,执政的社会主义工人党改为社会党,开始实行多党制。1989年12月间,匈牙利电视台多次播放罗马尼亚匈牙利族牧师特凯什?拉斯洛批评齐奥塞斯库的言论。对此,齐奥塞斯库十分恼火。12月15日晚,罗马尼亚警察打算强制他从这座城市迁走,结果遭到200多名匈牙利教徒的强烈反对(匈族人佔罗马尼亚人口的百分之6%—7%)。第二天(12月16日)下午,这个城市爆发了有上万人参加的游行,其中多数是罗马尼亚族人,他们的要求已从反对强迫拉斯洛牧师迁居变成反对齐奥塞斯库专制。17日齐奥塞斯库指令军警“可以开枪”,平息“骚乱”,数日后在首都布加勒斯特引发了革命。

二十年后,在中国西藏新疆相继发生民族骚乱,胡锦涛下令镇压,两地都有大量死伤。刘晓波领衔发表了“零八宪章”,被胡锦涛投入监狱。余杰先生在“胡锦涛为什麼拒绝救命稻草?”一文中勇敢地写道:“胡锦涛难道不知道,作出这样的决定衹能表明,他愚蠢地拒绝了《零八宪章》这根救命的稻草。胡锦涛将本来是救命恩人刘晓波当作仇敌,齐奥赛斯库的命运将在不远处等候他,到了那个时刻,他再想回头请求刘晓波的帮助,已经来不及了。”相信有些读者会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甚至狂妄,但实际上却是一片苦口婆心,或许将来某一天会証实余先生的预言。

歷史本来就是这样,没什麼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朝为田野郎,暮登天子堂”,想当年胡锦涛做政治辅导员的时候,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成为这个国家的领袖吧?况且,“帝王将相寧有种乎?”囚徒变总统大有先例,南非曼德拉、南韩金大中、捷克哈维尔……。胡锦涛是聪明人(否则怎麼能击败眾多对手步步高升直至问鼎?又怎能在政敌重重包围之中屹立不倒?)他一定明白这个位置不好坐,危险不但来自沸腾的民怨,还来自身边虎视眈眈的同志。他一定明白现在仍然是“提著脑袋干革命”(齐奥塞斯库就是例証之一),他一定明白“有风不要驶尽裡”的道理,一定会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做事不会做绝。若再聪明一些,应该记住“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记住齐奥塞斯库血的教训,趁早顺应体制内外的普遍要求——开出实现民主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取消党禁报禁,开放言论自由,用社会舆论来监督那些“前腐后继”抓之不尽杀之不完的贪官污吏,从乡村县镇到省市中央逐步实行普选,变一党专制为多党制、议会政治,还政於民……你若有本事在群眾的心目中洗脱共產党负面形象,像国民党一样经过普选的洗礼,重新上台执政那才是真英雄;即使做不成蒋经国,也千万别做齐奥塞斯库,莫像李鹏一样国人皆曰应杀。若是顽固不化,哪一天突然之间落到齐奥塞斯库那样的下场,就悔之晚矣!

(写於09年8月20日,纽约)

关键字: 革命 罗马尼亚
文章点击数: 20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