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8/2009              

"君主立宪"还是"党主立宪"?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近来不断看到邵建、施化等先生重提百年前梁启超「君主立宪」,还有李劼等先生批判孙中山否定辛亥革命的文章,初时很纳闷,今天正当中国又重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重大时刻,很多现实的问题需要研究讨论,为何一再重提百年前的往事?是为了吸取历史教训吗?历史已经证明了改良主义在中国行不通,他们却像怨妇声声哀叹君主立宪夭折,共和革命祸害中国。是中国人太愚蠢,不知道世间有改良一途,偏要流血革命,而令他们惋惜万分吗?但事实是百年前已经尝试过改良了,不幸失败告终。是埋怨老百姓没有耐心等待?自洋务运动算起已等了半个世纪,自戊戌变法算起也等了十几年了,时间不可谓不长。 是怨恨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打破了君主立宪的进程,使中国从此陷入专制循环的恶梦?孙中山开初也是希望改良,上书李鸿章求见而不得,满清王朝假立宪真独裁,不断拖延,激怒了全国人民,才发生辛亥革命的,绝非孙中山一人之力。孙先生的政治理想是三权分立五权宪法的《建国大纲》,其中军政、训政时期均定为五年,蒋介石战时及战后戒严时期延长期限,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况且在蒋经国、李登辉手里已经得到改正,实现了孙先生宪政的最终目标,怎么能怪到孙中山先生和辛亥革命的头上?

至于说毛共六十年来祸国殃民,那是他们违反孙中山先生政治理想的结果,怎么能反过来责怪孙中山?难道孙中山先生有遗愿要中国实行共产主义和一党专制?有人说是因为孙中山「联俄联共」引狼入室,才造成了共产灾难,这也太牵强附会了。孙先生「联俄联共」之前,马克思主义早已传入中国,共党早已成立,即使不联俄联共,他也会趁机发展,因为当时的中国存在着共产主义滋生发展的土壤;况且就算从孙先生1925年国民党一大提出联俄联共,到1927年蒋介石分共清党,前后也不过两三年时间,共产党的发展壮大根本就不在这段时间,相反,清党让他受到极大的损失。共产党真正坐大是抗战八年,消极抗日,积极发展。所以将后来中共篡夺政权甚至建政六十年祸国殃民的帐算到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头上,实在过于牵强,难以服人。

根据现时台湾学者查国民党一大二十二条决议案,根本没有「联俄联共」这一条,并查出孙中山先生原话是「联俄容共」。大陆学者鲁振群在他的论文「三大政策研究中的几个问题」里进一步证明说:「三大政策是在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及十二月间由陈独秀和中共中央所提出。」另据辛灏年「谁是新中国」一书说:「直至一九二七年春天,才由苏俄顾问鲍罗廷在武汉创办的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上,首次提出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并首次公开称这个所谓的三大政策就是「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参见下卷第一章)。然而,此时,孙中山先生已经逝世两年有余。」更可笑的是,「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者没有一个「民」字,  共产党竟好意思将其称为「新三民主义」!?中共是窜改历史的高手,台湾学者查证: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对外公布的「孙文越飞上海宣言」,里面有两段话被删掉了:「共产组织 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得引进于中国,苏联不得鼓动外蒙古独立,苏联不得在外蒙古驻军,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 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孙中山博士认为,目前在中国尚不可能实行共产主义制度甚至苏维埃制度,因为中国不存在所必需的条件。」

看来,邵建先生们突然集体翻炒百年前的「君主立宪」,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共治下大陆向有「历史为政治服务」的传统,借古喻今才是真意。邵建先生近作「梁启超为何弃美学英更反法」说得很清楚:「梁认为,于制度而言,针对中国国情,君主立宪最合适,民主共和则容易导致水土不服。」「问题是,中国两千多年来始终是君主专制,国事只是皇帝的家事,国民无以过问,他们既没有这方面的机会,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和兴趣。一旦骤临国是,反而无所措手足。到最后,这个共和或民主,只能为权力者以假借民意的名义所利用,适足以形成真正的专制。」 这和中共一贯借口说中国「国情特殊,地方大,人口多,缺乏民主素质,不适宜实行民主」有什么分别?和中宣部最近提出「六个为什么?」其中之:「为什么要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不能搞三权分立?」「为什么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而不能搞多党制?」有甚么分别? 这不是一唱一和吗?

对于邵建先生们的「君主立宪」主张,笔者写过多篇文章与之商讨,在此引用拙文「也说国体政体」 (见2009年4月6日「自由圣火」)一段话结束本文:「今时今日邵建先生重提「只问政体,不问国体」,重提「君主立宪」,根本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现在中国的国体已经是「共和」,从来没有人主张「改变国体」回复「帝制」。从辛亥革命走向共和至今已过了近一个世纪,末代皇帝溥仪过世断后,满清王族如鸟兽散,难道我们还要在他们之中另立一个「君主」?重新「君主立宪」?邵建先生重提「只问政体,不问国体」,并强调维持权力现状不变,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邵建先生们是否像一百年前的载泽和达寿,企图以「君主立宪」挽救垂死的满清王朝一样,今天企图以「党主立宪」维护共产党一党专制?因为邵建先生文章的核心内容是极力主张人民群众不要触动共产党的一党专制,不要改变「权力现状」,须知民主宪政的基础是多党制和议会政治,如果保留一党专制,谈何民主宪政?「帝王将相,宁有种乎?」不要说一百年前的满清王族了,就算是六十年前靠武力上台的共产党及其子孙太子党,都没有权力将国家社稷视为私产,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必须还政于民。一百年前满清王朝拒绝民主立宪,被革命推翻,对今天的中共是一个最好的警示。」

写于2009年 9月21日,纽约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29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