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4/2009              

给《辉煌六十年》做个减法、除法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从9月23日在央视开播,至10月20日才完结的《辉煌六十年》,是一部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安排,由中宣部、广电总局、中央电视台等联合摄制的,庆祝中共建政六十周年的所谓“大型文献纪录片”。

毫无新意,毫无创意,陈芝麻加烂豆子,假话套话加鬼话胡话,提到“成就”就用加法,乘法,开方之法,甚至是无中生有,甚至是坏事变好事的手法,中宣部、中央电视台等就是这样给衣食父母夺取政权六十周年所涂脂抹粉,歌功颂德的。

提到四九年以来的六十年,真理部和殃视等有你们牵强附会,强词夺理,无聊无耻的加法、乘法等。这样的不尊重事实,不考虑常识,也由不得任何人争辩的手法,让过来人容易想起文革时期一首声嘶力竭加歇斯底里的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嘿,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但是,幸好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发明的不仅仅只有加法、乘法,还有减法和除法,现在,我就要用祖先的发明创造来给殃视的《辉煌六十年》用减法减一减,用除法除一除,看看还剩下多少年辉煌。

说1949年10月至1978年12月这约29年的时间是辉煌的,这是有违1978年12月18日中共召开的所谓拨乱反正,决定改革开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自食便溺的说法。

众所周知,中共建政伊始即开始的三大改造运动,肃反,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尤其是十年文革,等等,使得数千万人受到残酷迫害,无情镇压,非正常死亡人口达8000来万之多。

为了政权不至于被接近崩溃边缘的国民经济瓦解,企图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保住既得利益,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共不得不召开十一届全会,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撤销人民公社,将土地承包给农民自主生产、经营,平反右派,彻底否定文革等等。也就是说,别说辉煌,这29年的大政方针,都给中共自己给否定了,特别是文革,给定性为“十年浩劫”。真理部和殃视等就这样,是弱智还是故意颠倒是非,甚至是与党中央对着干,非得把十年浩劫等等也装进“辉煌”箩筐?这是要否定、推翻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还是有着更加卑污的用心?

这二十九年究竟辉煌与否,是否该从辉煌六十年当中减去,我看,这段时间被斗,被关,被杀害,的地富反坏右如储安平,章伯钧,林昭,张志新,遇罗克,李九莲,甚至哪怕是刘少奇,彭德怀等等,以及被饿死的数千万贫下中农等等,等等感受最深刻,也最有发言权。

1978年前的29年是否辉煌,中共自己早有定论,不必多说。1978年至今的31年是否辉煌,有必要多费些口舌。

党的政策好,这是以央视为首的党媒体一提到所谓十一届三中全后以来的中共“丰功伟绩”时,最爱借农民之口歌颂中共的一句话。在我看来,所谓的“党的政策好”,是党媒体对时下相对宽松的政策与过去将农民的脖子、手脚全都捆绑起来,不许单干,不许种自留地,进城卖个自产自销的农产品也犯投机倒把罪的政策相比较的结果。这一只是横向比较,而不敢做纵向比较的方式,确实麻痹了不少不动脑筋,抑或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我经常爱用一个通俗的比方来形容十一届三中全以来的“好政策”:过去不仅将你的脖颈、四肢捆绑起来,甚至连你的嘴巴,也给封起来了,所谓的“好政策”,不过就是1978年以前把你捆绑得血脉不通、四肢发黑,现在稍稍松绑,但绳索还是没有完全除去。纵看开天辟地以来,四九年以前,农民耕田种地,卖鸡卖鸭,这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的事情,要什么政策歪策,没你的政策,我的土地种的好好的,一有政策土地怎样种,什么时候种,种什么,都由狗屁政策和党痞说了算,那土地的收成,它能好吗?实质上,现在对农民生产经营的干扰,远远没有停止。种上苞谷,非得拔了种蚕桑;栽上西红柿,非得铲除种烤烟。怀了孩子,会被强制堕胎,连好不容易多生产一个孩子,也会被扒房子,牵牛马。农业税不用交了,学费全免了,党的政策好吧?胡说,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不仅早就不征收农业税,还补贴农业生产者,中国农民被冤枉征收了如许多年,人家不仅不退赃款给你,一旦不征收了,还说你得到了多少多少“实惠”,应该对党感激涕零,你说,这是什么逻辑?学费亦如此,“义务教育”收费读那样多年,违法收费不见退赃意思也罢,你来贵州,来毕节问问,哪一所学校真正做到了学费全免?

与央视一起展示辉煌的《人民日报》在标榜“用事实说话,用典型说话”的一个栏目里,有一篇叫做“经典中国•辉煌60年”,此文竟然声称:“60年,中国农民圆了几千年的梦想:温饱有余,住有所居,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其实,幸福生活早已超越了梦想:彩电冰箱、手机宽带、私家轿车、海选村官……”你们过上这样的好日子了吗,十亿农民,你们认可这样的说法么?欲通过抢劫到监狱里养老的老农民,患病无钱医治,没落气就被抬到火葬场等候火化的农妇,交不起学费自杀的农村孩子,用这样的特殊方式“超越梦想”,你们愿意吗?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四九年前先富起来的那部分富人,不是被你们掠夺了财产,就是被你们镇压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摸着石头过河,有船有快艇你不坐,你神经病了?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一如右脚往前走,左脚却停滞不前,这个一只脚大儿麻痹般的畸形国家能够大踏步向前发展吗?这与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名实相副吗?1978年以前非正常死了8000来万人,1978年之后“只是”非正常死了数百、数千人,就文明了,先进了,辉煌了?

我的看法,1978年后的这31年是否辉煌,是否该从“辉煌六十年”的数字中减去,这得由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中被关押、被迫流亡异国他乡的知识分子,由在六四屠城中被枪弹射死,由仅因练功或几篇文章被关押、判刑的人,由克拉玛依大火中让领导先走而被烧死的孩子,由汶川大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教学楼的孩子,等等,等等说了算。

这是从面上说。从点上说,那些1978年以前因为政治制度,司法制度等等系于冤狱,被迫害致死还要“被辉煌”的地富反坏右及其亲属,最起码,他们有充足的理由将自己或自己的亲人受迫害的那段时间从辉煌六十年里减去。而1978年后被强制堕胎的妇女,有病看不起,有书读不起,为了养老而抢劫、以便到监狱中“颐养天年”,房屋受到强拆,进京喊冤还被斥为非法上访,进城卖辛劳种出的瓜菜还受到城管驱逐、殴打,六四、汶川地震死难者亲属,以及被刑讯逼供而“认罪”、坐牢11年的佘祥林,仅仅因为身份证不在身上就被打死的孙志刚,等等,他们及其亲人有充分利由将自己及其亲人受难的这段时间从辉煌六十年里减去。

这是给所谓的辉煌六十年做个减法,但是,事实告诉我们,仅给辉煌六十年做减法,那是远远不够,距离事实很远的。因为,对于非正常死亡的8000来万人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对于中华大地来说,三年人祸,十年文革,六十镇压等,不是轻描淡写的“失误”‘“错误”所说得过去的,用共产党带有阶级斗争意识的话来说,那样的事件,是犯罪,是因该受到审判和处罚的敌我矛盾,这样的罪恶用除法一计算,就会出现天文负数的滔天大罪。

以上,是从深重程度上来看。再从时间概念上来想一想,四九年前中国大地有多少真正的民间社团,有多少各种宗教信徒;再想一想,国共内战都打响了,共产党的新华日报还在国统区公开发行,国民党枪毙共产党囚徒时,还允许他们高呼打倒国民党,甚至允许他们举行刑场上的婚礼,而四九年后,共产党枪毙自己的党员时,因为害怕被枪毙者呼喊口号,就将他们的舌头割掉,或用竹签将舌头扎起来;再想一想,鲁迅拿着国民政府薪水,写了那样多“诽谤”国民政府的文章,却没有被国民党投入监狱;储安平在四九年前办抨击时政的《观察》平安无事,四九年后办《光明日报》却遭受不光明迫害;四九年前共产党的马列著作能够公开在任何书店出售,四九年后,集结四九年前《新华日报》有关呼吁民主、自由文章的书《民主先声》却成为禁书;知识界四九年前出了多少大师,四九年后竟然没有出过大师,等等,等等,这样的开历史倒车的丑恶行径,岂是做个减法,归于起点就可以的?不,这样的大倒退,不是六十减六十等于零的问题,而是出现了负数,是负六十,甚至是负八十八年(计算到1921年),负九十八年(计算到1911年)的问题。所以,关于这类问题,仅仅使用减法是不够的,还得用除法来计算辉煌六十年,才科学,才接近事实。

《辉煌六十年》共分为九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第1集反映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人民长达109年的苦难史、奋斗史。”什么“中国人民”,讲的都是中共的发家史。解说词还称:“中国共产党……最终带领人民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建立了新中国。”无心无肝的歌星们鹦鹉学舌般舔肥屁股所唱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网友们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他们接着这个歌词说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人民公社,就没有反右,就没有文革,就没有张志新,就没有李九莲,就没有孙志刚,就没有计划生育,就没有城管,就没有郭沫若,就没有王兆山,就没有镇压六四……,没有共产党,我们屁民,温饱的早都小康了,小康的早都富裕了,富裕的早都巨富了……台湾不是没有共产党,才亚洲四小龙、才民主了的吗,美国不是没有共产党,才超级大国的吗?”

推翻三座大山?殃视,坟头上撒花椒,你麻鬼去吧。推翻帝国主义?帝国主义不是成为政治、经济和军事强国,天天还在对你们的内政指手画脚吗?推翻封建主义?我到是看见《辉煌六十年》里有个镜头:一个人在那什么城楼站着,全国人都不得不趴着对他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吗?推翻官僚资本主义?时下官僚之多,官僚作风之登峰造极;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邓氏说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及资本家也可以成为同志,这算怎么回事?

“2-8集反映建国60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四代领导集体领导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伟大历程、巨大成就和宝贵经验”,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辉煌六十年的大蛋糕,一人两集,给中宣部和中央电视台平均切分给毛、邓、江、胡了。国家没有辉煌,人民没有辉煌,成千成万的先烈没有辉煌,就连党,也只是四九年前的,也即不在辉煌六十年范围的辉煌。可见,在中宣部等的心目中,所谓六十年辉煌,也就是四个人的辉煌。

但是,就是这样的辉煌分肥法,也是有减法可以做的。那就是,从1976年10月,“你办事我放心”的华主席上台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到他1981年6月下台,中间有将近五年时间,用党话说,他曾经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用民间通俗说法,他是一朝天子,姑且不论其他,这辉煌六十年的蛋糕,怎么也得切一小块给人家华主席,两集电视的辉煌不够格,一集,二分之一集,应该够格的啊。自称推翻三座大山的人,不该把封建时代“死知府不如一个活老鼠”那一套搬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吧。不愿意承认华国锋当政的这段时期也是辉煌的?那很好办啊,60减5等于55,你的电视纪录片,名副其实的叫做《辉煌五十五年》,不就符合实事求是、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的构想了。

四九年前的白色恐怖一遇四九年后红色恐怖,顿成小巫,如此一减,一除下来,辉煌六十年只剩下负辉煌——灰心丧气、惶恐不安,没有可歌,只有可(哭)泣的六十年了。

《辉煌六十年》第3集解说词说:“毛泽东认为,最重要的是要独立思考。”真理部和殃视,我问问你们:是你们的《辉煌六十年》,还是我给你们的《辉煌六十年》所做的减法、除法更符合你们的伟大领袖这一“句句是真理、一句一句顶一万句”的号召?

 

关键字: 李元龙
文章点击数: 18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