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4/2009              

维权之脚与宪政民主运动之脑

作者: 陈卫 陈卫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人类的文明史大概是人们争取幸福的历史。人类在自然界中是渺小的,人们不得不结成群体相互扶持,共同面对生存和发展的挑战。人们不但以科学技术延伸自己的力量,用文学、艺术、宗教来寻找生活的意义,同时人们也发现人群的结构即政治制度。是关乎结果的东西。

政治制度大概是所有知识里最奇怪的了。这并不是说它的理论多么复杂和高深,而是由于其结果关系到许多人的长远利益,被别有用心的人或故意或无意识的引到了歧路上。在暴力的威胁和谎言的粉饰下,连最智慧和最具勇气的人们也只有对权利者及其附庸建造的不公平秩序望而兴叹,要么发出悲怆的哀鸣,在这个怪兽面前碰得头破血流,要么视而不见,在象牙塔中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

人们渴望在公平和正义的社会中生活,从表面上他们确实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东西。不过这都是画饼充饥。剥夺者总是将乔装的正义硬塞给他们。在正义的包装盒中却是绝对的不公平。人们的渴望一次次被充当着炮灰,一次次美好的愿望最后都在替他人做嫁衣裳中成为泡影,不得不接受被修改的正义和被剥削的公平。

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中,专制在大多数时间占据了舞台,扮演着充当黑哨的角色,让那些占据权利金字塔顶端的人心安理得地成为这场比赛没有悬念的赢家。让形形色色的秦始皇卑鄙而又自然的理想顺理成章的延续下去。不过,人性始终是浩荡的洪水,专制的大坝无法始终将其驯化成沉默的羔羊。稳定是专制者的理想,是强盗对肉票的奢望。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建立一个吸血的天堂。

历史在强盗们走马换将中展开画卷,但是只见当权者吃肉,而大多数只能喝汤。不管城头悬挂什么旗帜,但是他们都十分默契,宣称只有他们这样优秀的人才是统治的力量。

但是,再完美的谎言都经不住事实的冲击,民主精神在一次次冲击专制的大坝时获得了广大的承认。跳出专制之桎梏后,广阔的天地毫无遮拦的展现世人面前,原来美丽的谎言只是经不起风雨的肥皂泡。

中国人民追求民主的道路崎岖又漫长,理论的缺乏、现实的残酷双重折磨着追求民主的人们嫩弱的心灵,在这个过程中无数人在扑向真理的彼岸时被烈焰灼伤,少数人在泥沼中蹒跚前行。

专制依靠精心编制的谎言来使事实上的不平等披上公平的外衣,用暴力和宣传迫使人们放弃质疑和反抗,但是民主却用最简单的平等概念直达人心。在良心面前、在受到压迫者的亲身经历面前,民主的价值观念长驱直入,专制只剩下赤裸裸的利益之争和暴力维持的张狂。

中国现代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是在妄图以高远的理想控制所有人的思想剥夺所有人的权利的共产主义运动受到人们怀疑并抛弃后产生的。中国的民主运动来得很晚但是却再也不迷惑和彷徨。从西单民主墙、八九民运、九二自民党组党运动、九八民主党组党运动到《零八宪章》的联署发表,民主运动从怀疑权威、要求自由、冲击党禁到要求宪政民主,走上了一个个台阶。从个人情绪走向普世价值,从理想走向现实,从浪漫走向理性,民主运动越发具有更坚实的基础,越来越具有现实政治的意义。

与此同时,维权运动也在中国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维权与民运成为中国民间政治运动的两把尖刀,冲刺在与专制斗争的最前沿。对于维权运动和民运之间的关系,很多人都非常关心,并引发大家的思考。我不准备就大家的争论进行回应,但是我想就他们之间的关系作一个简单的梳理,并作一个形象的比喻。

一, 维权的兴起其实是民主运动长期努力的结果。中国共产党是不讲究什么个人的权利的,他们眼中只有他们把人民当作筹码和工具的权利。他们也不讲什么法治,他们的法治实际是要求人们俯首帖耳任他们奴役和宰割的法治。但是民运首先就是要讲平等这个基本的道理,将人权作为政治伦理的出发点,将法治作为基本的要求。虽然人权理论被当局以生存权、发展权等动物权利进行歪曲和抹杀,将法律变成约束人民的绳索。但是民运却毫不动摇,始终以人权等普世价值对抗宣传机器的谎言,人权理论逐渐深入人心,法律也变成自卫的盾牌和囚禁猛兽的笼子,这正是维权兴起的原因。

二, 我认为维权运动实际有三种形态。1,为自己维权,2,替别人维权,3将维权和民主事业联系起来的维权。

大家普遍认为维权就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权利受到侵犯而采取种种措施捍卫自己的利益的活动。这些维权行动是在承认现行法律秩序的基础上的合法行为。大致可以有法律诉讼的延续(比如申诉、上访等),以及围绕诉求的一系列其它行动,比如示威、针对性的威胁行动等。这种类型的维权是维权事件的主角。正是众多权利受到侵害的人们不依不饶的坚持自己的权利才汇集成了维权运动的洪流。

但是维权行动并不仅仅限于维护自己的权利。由于个人在制度面前的弱小,力量和信息的完全不对称,人们认识到光靠个人维权,是达不到维权的效果的。在维权的道路上,聚集了许多从维护自己的权利到为别人维权的人士,所谓人权捍卫者很多就是这样的人。所谓久病成良医,这些人权捍卫者大多数都有为自己维权的不堪回首的经历。在一次次漫长而心酸的维权过程中他们了解了许多关于人民权利的知识,他们也掌握许多的维权技巧,共同的不公正经历使他们对其他人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互助是他们的选择。比如今年2月发生在成都中院的“链子门”事件中,黄晓敏、幸清贤、严文汉、陆大春等人就是这种为别人维权的例子。黄晓敏等人本来与这个示威活动没有关系,但是也对成都冤民的行动尽力支持。陆大春则是从十几岁开始上访维权,后来他专门在成都访民中维权,幸清贤则是由于维护自己和其他工人的权利受到中铁二局开除后一直关注劳工维权。

还有一种就是从民主理念出发的维权行动。这些人认为民主的目的就是每个人的权利得到保护。这些人密切关注侵权事件,特别是因滥用公共权力给人们带来的侵害。他们将对民主的追求化作日常的维权行动。将高远的理想变成为人所容易接受的东西。比如,黄琦创建六四天网、谭作人不顾个人安危不信中共的虚假宣传进行地震死难学生调查。他们都不是为了自己的权益和替别人维权,但实际是在维护许多人的权利。

三,维权是现实民运的选择,民运是维权的必然结果。民运搞了许多年,但是民主并没有在中国开花结果,维权在现实中也是举步维艰。民运人士认识到民主是关系整个社会秩序的问题,是对现行专制制度的挑战,因此,在高压的专制社会中,民运的风险很大,成本很高。而且民主是一种社会安排,就是说如果你没有为民主做出贡献,但民主实现后也一样可以享受民主的果实,所以跟个人的利益联系很少,所以“无票乘车”就是一种合理的选择。这导致了民运在高压下一般都呈现萎靡状态,是先知先觉者的艺术。但是维权则绕过最终目标,力图寻找现实的支点。维权在不寻求整个社会的解决方案,而是利用现行的舞台达到自己需要的结果。所以通过维权,民运可以找到一个广泛的基础。而维权的开展也逐步让大家认识到,这个制度是一个产生腐败和不公正的根源,维权只是局部修整方案,人们维权的努力往往只能付诸东流。维权的人们不可避免的会思考造成他们不幸命运的原因,意识到维权的局限,从而理解到只有民主才是真正的维权。

维权和民运是不可分离的。当然,维权不能等同于民运,民运有更多的要求,民运除了维护个人的权利,更重要的是将社会合法性的基础放在人民的同意上,这与维权是一致的,但是程度是不同的。更重要的区别是,维权的目标有限和参与的对象不同,维权的目标是具体的经济利益或其它个人权利,参与者也是比较明确的权利受到侵害者,但是民运则是关注的整体社会公正,有比较成熟的政治主张,参与者可以说形形色色,他们参与的原因各有不同,但都是对社会进行了长期的思考。

但是一些人从民运的高度退回来,将注意力集中在维权上,我认为并不是倒退。维权模糊了与制度的冲突,实际马上拥有了更广阔的空间,将与专制的战争从少数精英的勇士行为扩大到众多维权者的自发行动。政治运动必须要有更多人们的参与,我认为这是一条可行的道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政治智慧就是将高远的目标化作一个个容易被接受的具体行动。这么说来,维权在许多人的参与下不但力图解决被侵权者的当务之急,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唤醒了人们的权利意识。朴素的维权走向理性的维权,即从维护个人的权利到维护大家的权利,维权的尽头就是宪政民主的开始,这实际就是宪政民主的道路。所以我认为维权就是民运的脚,一步步走向宪政民主的目标,而宪政民主则是维权之脑,只有宪政民主实现了,制度性的侵权才会根本消亡,维权也就会失去其意义。

 

关键字: 陈卫
文章点击数: 11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