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0/2009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写在《零八宪章》发表一周年之际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在距离《零八宪章》发表一周年只有5天时间,距离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公布施行61周年的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条令人痛心疾首,令人义愤填膺的消息:11月29日晚,成都市金牛区居民唐福珍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16天前,她因阻止有关政府部门拆迁而站在楼顶抗争,最后泼上汽油用打火机自焚。如今,唐的数名亲人或受伤入院或被刑拘,地方政府将该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

据唐福珍的三哥唐福明向媒体透露,在双方对峙的过程中,他的妹妹还对着楼下喊话,说只要他们撤人就可以坐下来谈,可是城管局就是置之不理。他说当时唐福珍往身上倒了两次汽油,下面的人没有试图阻止,还回话要求其“不要与政府作对,你现在下来还来得及。”在他看来,妹妹唐福珍正是因为“看到亲友被打得很惨”才最终毅然选择点燃身上的汽油的。唐福明认为妹妹自焚时执法人员不作为,“是在(妹妹)倒下后,才上去抢救的”。

1943年2月10日起,为抗议印度殖民当局逮捕国大党和平请愿者遭到逮捕,甘地绝食静坐三周,终于使得被捕者获释。我在想,假如恪守非暴力不合作的甘地面对的是中国的城管局,假如他面对的是开枪镇压六四的,没有底线的政府,那么,他的绝食静坐,会有如此的,相对好的结局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凡被关押在中国看守所的人都会听到警察面对绝食抗议者说过这样的,内容大同小异的话:不吃?不吃饿死的又不是老子,老子还怕你?死了,半张信笺纸,四五百块钱就打发了你。

作为《零八宪章》的303个首批签名者之一,当初,正是认可了《零八宪章》里的保障人权、平等自由等基本理念,并看到零八宪章的紧迫性和必要性,我才毅然签上了自己名字。可是,就是这样一份旨在促进中华华民族民主自由、文明进步的,还被不少人讥讽为“与虎谋皮”,尤其是被海外“持不同政见”者指斥为“跪着上书”独裁暴政的平和宪章,却让中共政权频频采用违法暴力手段,千方百计对零八宪章及其签署人进行围追堵截,屡施暴力。在对宪章的理念和呼吁装作天聋地哑的同时,为中共看家护院的党保们在零八宪章发布的前一天,即2008年12月8日,将刘晓波被从家中带走,带带一个秘密地点限制人身自由﹑监视居住。同时,又将他们怀疑的,零八宪章的另一个起草人张祖桦“请”到了局子里说个一二三,并查抄了他的家。接下来,用那个臭名昭著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刘晓波逮捕,直至今日,将近一年,三次“退侦”,就这样将刘晓波不明不白地关押着。刘晓波还没有像甘地那样到天安门广场宣讲自己的主张,更没有举着零八宪章到中南海公车上书,为什么,他却被关进了牢狱之中?一言以蔽之:他面临的,是一个更比68年前的印度殖民政权还要野蛮落后的,没有底线的政权。

一年来,零八宪章的签名者,尤其是第一批的300多个签名者,相当一部分都受到了当地警察的传讯、监控,变相流放、解职,或者是得到了警察们“谈话”、“喝茶”的“礼遇”。凡此种种,目的大同小异:威胁利诱签名者,以达到让他们宣布退出签名的卑污目的。零八宪章的所有签名者都是光明正大的,他们都是用真名实姓签的名,他们中间,还有不少人是中共党员,体制内人。零八宪章能够吸纳和欢迎中共党员和体制内人,而中共政权却不能见贤思齐般地吸纳、欢迎持有零八宪章理念的人,相形之下,谁文明、进步,谁野蛮落后,有没有基本做人的底线,无需赘言。

只要不是出于担心受到迫害,零八宪章的任何一个签署人在任何场所,都可以自豪、自信地宣称自己是零八宪章的签署人之一,而那些打着维护国家安全旗号的国保们,却在党的喉舌媒体炫耀一下自己“功绩”的可能也没有。这倒是应了那句古话:偷来的锣鼓敲不得。换作西方谚语,则是:偷来的项链只有在黑灯瞎火的地方才敢偷偷戴一下。

去年,零八宪章发表的第二天,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西单“民主墙”诞生30周年,还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真正热爱民主、宪政,热爱和平、自由的人们看来,这是一个值得反思,值得为中国的文明和进步做点什么的大好时机,而在顽固地与文明和进步为敌的那部分没有底线的人看来,这是一个威胁稳定的重灾之年。之所以,尽管中国政府的国新办和在这一年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一年以来发生的种种反文明和进步,反民主和法制的行为说明,这个专制政权还是只想利用保护人权所能攫取的好名声,却仍然顽固地拒绝施行保护人权的实质性步骤。

一个最好的例证就是,就在人权日这一天,贵阳的几十个有志于中国民主自由的公民,他们为了庆祝《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为了响应零八宪章的宪政理念,准备在公开场合研讨和宣讲《世界人权宣言》和零八宪章的理念和内容。可是,贵阳警方却无视宪法和法律的有关规定,公然采取践踏公民权利的行动,先是打电话或传讯威胁有关人士和他们的亲属,继而或将准备参加人权研讨会的人非法控制在家中,或将到达研讨会现场的人劫持上车带离现场。正是在这样的野蛮暴力之下,一位长期致力于中国民主和自由的贵阳人士,他凄惨地答应和忍受不了警察骚扰和威胁的妻子离了婚。

浇上汽油之前,就是不与唐福珍谈话,浇上汽油到点燃汽油自焚,其间有十分钟后,就是不施救,人死之后,还不许亲属最后看一眼自焚者的尸身,到了最后,还抢在公检法之前,将自焚已死的人定性为“暴力抗法”……

呜呼!天理何在,法治何在?
呜呼!人权何在,文明何在?

我们不难想象,假如贵阳人士,假如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以及为抗议暴政而惨烈自焚的唐女士面临的是一个讲理,守法的,有起码做人、为政底线的政权,那么,这一系列悲剧和惨剧,都不会发生的。

对刘晓波的“退侦”丑剧才刚刚有一次上演,对零八宪章的围追堵截还在紧锣密鼓,对贵阳每年一度的人权研讨会的打压,正在密谋和进行当中,对千千万万个处于弱势地位的唐女士的残酷迫害,也不会就此停歇,因为,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顽固拒绝零八宪章和平理念,只想挂保障人权羊头,只会卖践踏人权狗肉的野蛮、落后,没有底线的政权。

《世说新语》里周处杀蛟的故事,多为人所知。周处,这个曾经,“凶强侠气,为乡里所患”的人,当他知道自己在为民除害,也即杀蛟的过程中,“乡里皆谓已死,更相庆”时,即萌生“自改意”,并最终成为一个广受乡民尊敬的好人。周处为什么能够如此?我认为,他知耻,他有做人的底线。

显然,假如我们面临的是一个知耻的,有做人、为政底线的政党和政权,那么,这片国土上就不会发生为了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而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桩桩件件。就不会有四九年前王实味的因为一篇《野百合花》而被枪毙,不会有四九年后李元龙的四篇文章两年刑,不会有刘晓波的因为一篇零八宪章而坐牢。不会有“同志”张志新的因为建言献策而被抓捕、被强奸、被割舌、被枪毙,不不会有刘少奇的因为与一个人的意见不和而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最终落得个冷死、饿死的结局,不会有前总书记的因为不赞同对和平请愿学生开枪而被赶下总书记职位,后来去世了还不许人们公开悼念,新华社发讣告时连前总书记头衔也不提的事。不会有肃反,反右,三年人祸,文革,反对此产阶级自由化,六四屠杀,处女卖淫,处女上环,开胸验肺,抢劫进监狱养老,钓鱼执法,违法上访。不会有“俯卧撑”事件,不会有“躲猫猫”事件……

假如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那么,就不会发生驱使“人民子弟大兵”屠杀人民子弟学生的惨剧。不会发生在认为练功能强身健体、转移人们对社会矛盾的的关注,有利稳定时候,就为练功者大开绿灯,甚至将之封为生命科学,全方位利用,一旦将练功者臆想为信众的争抢者,有瓦解自己组织的趋势,不利稳定的时候,就翻脸不认人,将这功那功指斥为邪教,然后大肆镇压。不会发生克拉玛依大火现场不顾孩子死活,却有人喊出“让领导先走”的事。不会一方面口口声声台湾同胞,一方面决不放弃武力犯台的怪事……

假如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那么,我们就看不到一方面在自己喉舌媒体义正词严谴责法轮功将自己节目切入大陆电视台“严重侵犯了我们正常收看中央电视台节目的权力”,一边干着干扰美国之音等电台已经数十年的名堂。不会发生一边洋洋自得宣称世界各地人民如何喜闻乐见殃视节目,一边却干着决不允许外国电视节目,尤其是外国新闻电视节目进入中国普通百姓家的勾当,甚至是“本国”香港、澳门、台湾的节目,大陆臣民也无福消受。不会发生一年花费几百个亿扶持金盾工程,活生生将宽带互联网弄成窄带互不联网的丑事……

假如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这样的咄咄怪事,也不会发生:零八宪章的许多内容,如民主宪政,军队国家化等,都是四九年前中共在自己的新华日报等媒体上公开载明的主张、理念,可是,几年前,笑蜀先生将这些呼唤民主自由的文章集结成册,可是这样的书也成了禁书。还有人将中共中央和中共国务院有关三农的文件汇编成册,这也是禁书宪法里面有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有保障人权条款,不知有一天,宪法会否也成为禁书?……

假如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那么,我们就看不到一边在为右派平反昭雪,一边定性文革为十年浩劫,一边却又有违常识,有违常理,自食便液般地在自己每一个建政日都宣称在自己伟光正领导下,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十年辉煌……六十年辉煌!!!

中国将往何处去?这是零八宪章引发的,实质上也回答了的一个迫切的,也是官方最为害怕的问题。看看所有关于唐福珍女士不得已惨烈自焚被定性为“暴力抗法”的文章的回帖吧,几乎没有一个人为那一伙所谓的“执法者”说一句好话的回帖。确实,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尽管你们的手中操控着军警,左右着司法机构,但是,显然地,每发生一起野蛮践踏人权的惨案,就等于给埋葬自己的坟墓挖了一铲泥土——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宪章最初签名者仅有242人,在以后较为漫长的在十年中,签名人才逐渐增加到1300多人。

而中国的零八宪章,在短短的不到一年时间里,已经有逾万人签名。这说明,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政府虽然没有改变,但相当一部分人们的公民意识却在变化。由此看来,真正颠覆所谓“国家政权”的,不是热爱民主、自由,不是秉持和平理念的人们,倒是那些只想着自己眼前利益,那管什么国家、民族利益,甚至也根本没有把什么党的利益放在眼里的,没有做人和为政底线的那部分人。

 

关键字: 李元龙 零八宪章
文章点击数: 213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