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1/9/2010              

一阔脸就变,所砍头渐多——评北京重判刘晓波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现在中国最迫切的问题,是实行民主;有了民主,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我们认为欲实行宪政,必须先实行宪政的先决条件。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随时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体随时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讯……,人民集会结社的自由被禁止,人民的言论出版受著极端的限制和检查,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讨论宪政发表主张的自由呢?孙中山先生曾说过:“现在中国号称民国,要名符其实,必要这个国家真是以人民为主, 要人民都能够讲话的,确是有发言权。这个情形,才是真民国。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国”(孙中山:《国民会议足以解决中国内乱》)。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於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於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祗是空有其名而已。

通讯与言论自由,乃是民主自由的基本要素。若没有这种自由,则失去说话自由权的个人,必同时失去其他自由,自由既丧失,那就与奴隶无异,不能算是国民。 一个国家,如果其所统治的人民没有起码的说话自由,则其统治必属独裁。而以现时术语称之,则为法西斯的专制,断乎不能是民主。所以争取言论和通讯的自由正就是争取民主的先著。

澳洲雪梨(即澳大利亚首都悉尼市——编者注)的报纸,因为政治新闻被检扣和出版发行被干涉,引起轩然大波。事实的详情虽然还不知道,可是我们从那些报纸抗争的强烈、以及市民拥护报馆、列队游行,高呼“我们需要言论自由”、“民主政治必须长存”的口号看来,可以看到澳洲的人民拥护民主要求言论自由的强烈,也可以看到压制言论,是要遭到人民的反对的。

雪梨市民所喊出来的两个口号,正是相连一贯的两件事:有民主就有言论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就不是民主。我们拿英国来作例,英国是一个民主国,所以英国即使在战时,对言论的自由也是尊重不渝:报纸送检是出於自动,而且祗限有关国防的稿件;刊载了有害国防的消息,至多也不过事后由政府提出公诉,没有其他任何直接干涉言论的行为。——这些事实,是一民主国对言论态度的标本。就拿现在发生纠纷的澳洲来说,报纸和人民也还有对言论限制作抗争的权利,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

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以上几段没有加引号的话别以为是笔者批评中共扼杀言论自由,重判刘晓波,其实不然,他们是六十多年前中共《新华日报》《解放日报》批评国民党的社论和新闻报道,分别是:1944年3月12日周恩来「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会演说词」、1941年10月28日「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1945年3月31日「民主还是独裁就看有无言论自由」、1944年4月19日「言论自由与民主」、《解放日报》1942年4月23日社论。现在一字不改地套在当年批评别人的中共头上,六十年了,还这样合身,不可说不是歷史巨大的讽刺:一个政党六十多年前如此大义凛然理直气壮地批评别人,今天自己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六十多年前所说过的话吗?笔者相信不是,而是心中有鬼!笑蜀先生《歷史的先声——半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出版,就被中共封杀销毁。明明是半世纪前自己说过的话,发过的誓,白纸黑字,无可否认;半个世纪后,却生怕人家知道,销尸灭跡。如果矢志不渝贯彻到底,应该大事庆祝才是,为何反要鬼鬼祟祟遮遮掩掩,怕什麼呢?

原来随著当年的在野党变成今天的执政党,当年的批评者已经变成今天的被批评者,今天的共產党比当年的国民党还远不如,让我们粗略地比较一下:

当年国民党虽然也曾经独裁专制,但至少公布了实现民主宪政的路线图:军政、训政、宪政,和时间表:军政五年、训政六年(共產党执政六十年了,民主宪政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在哪里?)。后因爆发抗日战争被迫中断,但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1月即在重庆召开政协会议,2月,国民政府即正式任命国民党,共產党,民盟,青年党代表共35人组成宪草审议委员会,其中国民党代表8人,共產党代表7人。(共產党让出2名额讨好民盟,夺权后中共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会请国民党参加吗?会与其他党派人数对等吗?)。根据周恩来的意见,张君勱负责执笔起草新宪法。张在起草期间多次私下与中共单独接触,与中共达成一致后再提交审议会。(共產党会交由各党各派联合起草宪法,并首先徵求其他党派的同意吗?)会议决定当年召开「制宪国大」,决定新增国大代表国民党230人、共產党200人、共產党盟友民盟100人(后经中共要求,国共两党各让出10名额给民望,中共拉拢讨好民盟,显而易见,1957年反右斗争中却一脚将其踢下床去,怪不得其领导人物章罗说毛泽东是个政治流氓),各派代表均由各党各派自行选举委派(中共的人大和政协代表也可以由各党各派自行选举,而不是由中共指定吗?共產党的人大会公平分配名额给其他党派吗?)中共为保否决权,要求在国民政府改组后佔三分之一即14/40名额,国民党同意给中共13个名额,协商不成后,共產党要求10人,盟友民盟4人(共產党再次拉拢民盟,中共建政后对其他党派会如此大方吗?)。歷时22天的政协会议,签订了 《关於政府组织问题的协议》、《和平建国纲领》、《关於国民大会的协议》、《关於宪章问题的协议》、《关於军事问题的协议》(共產党执政后会和别的党派签订任何协议吗?)这次会议制定的宪法,胡适先生说「这部中华民国宪法比美国宪法还要民主」。中共篡政六十年了,共颁佈过四部宪法,另外作了六次修改,居然将国家宪法变成政党章程,把什麼「接班人」、什麼「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等等政治口号写入宪法(即使在字面上比较,共產党有哪一部宪法比得上1946年的宪法?) 1946年「製宪国大」选举办法规定:凡年满20岁之国民有选举权,年满25岁有被选举权。1947年11月全国举行国大代表选举。1948年 3月「行宪国大」召开。总统、副总统选举由代表自由组合一百人连署提名候选人。蒋介石以一次选举所得2430票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当日出席会议人数2765人);副总统选举出现6人公开竞选状态,会内会外,舆情起伏,竞争激烈,歷选四次,最后由李宗仁当选(共產党的任何「选举」比得上人家的真选举吗?)由是,虽然行宪后的国民政府仍由中国国民党执政,但是,中国国民党已经是经过民选的执政党,已不具有原来一党训政的意义(共產党什麼时候经过真正的普选被授权执政?) 1950年10月,败退台湾后面临严峻的战争形势,国民政府仍然大力推行地方自治,其突出代表作就是由花莲县带头全台湾县政府民主选举(留美学生杨仲鲸当选为第一任花莲县长)。1996年最终实现全民普选总统和各级政府,实现了孙中山先生民主宪政的理想(共產党在没有战争威胁的和平环境下当政六十年,连乡镇选举都未能实行)。

共產党当政六十年了,什麼时候实现过真正的全民普选?他的所谓「人大」被民眾讥笑为「橡皮图章」、「政协」被讥笑为「政治花瓶」,名义上一切属於人民,实际上人民一无所有,所有的权力财富全部掌握在「党」的手上。1944年周恩来在延安「纪念孙中山大会」上说:「国民党执政已经十八年了,至今还没实行民主。这不能不说是国家最大的损失。」请问今天共產党执政六十年了,实现民主了吗?连最基层的农村乡镇普选都办不到,谈何民主?

共產党批评国民党说他扼杀言论自由,可是人家到底还有民营报纸,还容许共產党的喉舌《新华日报》《解放日报》公开批评政府,公开发行,共產党统治六十年容许过一份半份民营报纸吗?容许过一句半句批评共產党的言论吗?57年党主席毛泽东亲自号召全国人民「给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言者无罪,知无不言」,一转眼却把提意见的人打成右派,残害终身,还恬不知耻地宣称这是「阳谋」,完全置一个执政大党的诚信於不顾,有这样不要脸的政党和领袖吗?不是政治流氓是什麼?如今,温和理性如刘晓波祗是善意建言,《零八宪章》所说的全是共產党自己六十年前说过的话,却被蛮横无理判重刑。两相对照,应了储安平先生六十年前的预见:「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產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中华民族真是多灾多难,中国人真是可悲啊!竟然会出一个如此野蛮满頇的政党,一个如此无知狂妄的领袖。一百年前辛亥革命成功,孙中山先生力图把西方的民主宪政引入中国,可惜心有餘力不足,不敌强大的封建军阀;蒋介石先生继承孙先生的遗志,排除万难,六十多年前的1946年刚刚出现了中华民族第一次现实的民主宪政曙光,制定了比美国更民主的宪法,却被蛮横的共產党武力破坏,至今中国人争民主足足一百多年了,除了在台湾实现了、香港半实现了之外,中国大陆仍然遥遥无期,归根到底就是中共完全忘记了自己在野时的庄严承诺,一旦坐上龙廷,就变了脸,应了鲁迅的诗「一阔脸就变,所砍头渐多。」

共產党忘记了六十年前对民主自由的庄严承诺,不足为奇,因为他们视「天下」是打下来的,理所当然要「坐天下」(王震不是说:谁要共產党的天下,拿两千万人头来换!)毫无孙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理念,「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他们忘记了,人民可不能忘记,六十多年前大家能向国民党要民主,难道今天就不能向共產党要民主?!


(写於09年12月28日)

关键字: 李大立 刘晓波
文章点击数: 271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