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8/2010              

从新闻报道看警察权的膨胀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2009年成了“跪谢警察年”,这不是党和政府开展的什么活动或掀起的什么运动,是我根据喉舌媒体上出现的,大量的跪谢警察的新闻报道提炼、总结出来的。

何以见得?请看:

就我所见,这类跪谢警察的报道,几乎月月都有,甚至一个月有好几起跪谢警察的报道,也不鲜见。

年初 ,跪谢警察的报道,有见诸于1月14日新华网,“患病妻子流浪他乡4年  丈夫下跪谢民警寻妻之恩”。1月24日,“重获新生的他拿着判决书跪谢民警”的报道见诸南湖晚报。

年中,有《上饶日报》的一篇报道: 记者肖爱萍报道:6月24日,浙江省余姚市的小严来到弋阳县公安局,前来认领他失踪了9年的妻子。当他看到被拐的妻子后,“扑通”跪在民警面前,连声说:“谢谢,太谢谢了!”

年底,跪谢警察的报道则达到了高潮。12月3日,南方新闻网“顺德被抢婴儿找回 父母跪地谢民警”出笼; 12月9日央视网特写: “被救老乡跪谢2009候选三农人物宋文博(武警)父母”亮相;12月10日,一个地方网站有“安徽局长因老父迷路得助跪谢南京民警”的报道;12月29日,中国新闻网等多家媒体的报道:当被解救儿童何某一家人见到广西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梁宏伟时,他们情不自禁的高举锦旗跪倒在地,激动的说“感谢公安厅领导、感谢人民警察找到我的儿子。”

跪谢警察的报道,大多数是图文并茂的。其中,以跪谢警察解救被拐卖人口的为最多,其他的,还有民工跪谢警察为他们追回1万元工资的报道,有抓到肇事逃逸司机,亲人跪谢警察的报道,甚至还有受到警察区区1000元捐款,也下跪感谢警察的报道,等等,不胜枚举。

河南高速交警网,干脆不惜自吹自擂,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推出了“紧急抢救事故驾驶员  得新生亲属跪谢民警”的报道。甚至是还没有跪谢,就见诸媒体了。10月30日,黄石电视台网站一篇报道的标题就是这样的:“路遇车祸伸援手 伤者称跪谢好民警”。这标题晦涩的很,其实,报道说的是,伤者称,好了之后跪谢警察。我看,是这家媒体和警察都怕车祸受害者不守跪谢承诺,先给你见诸媒体,让你不好赖账吧?

孔雀想炫耀自己的尾羽,结果却露出了它不堪入目的屁眼。让我们透过跪谢警察的报道这一个个照妖镜来看看,粪门媒体何以乐此报道而不疲,跪谢警察的报道有多荒谬?

首先,伟大领袖不是在六十年前宣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吗?而不断见诸媒体的人民跪谢警察的报道,还有北京买到卖经济适用房的人跪谢市政府官僚等等的报道,简直就是扇伟大领袖和“伟光正”党的耳光:你看,他们山头上的党棍、媒体和警察,都喜闻乐见、得意洋洋于人民给自己下跪哩!

其次,警察是一种职业,也就是说,从纳税人的角度来说,每月拿了纳税人薪水的警察,就该给纳税人解救被拐卖的亲人,就该给纳税人追回被抢夺的工钱。如果说,雇主如此感谢被雇佣的人是一种值得炫耀的“美德”,那么,我这个当个党报记者的人当年写过为贫困生呼吁、为受到非法拘留的人呼吁的报道,他们是否也该跪谢我?医生治好的病人,是否应该跪谢医生?这正应证了诗人的话:最该感谢的,最容易忘记,谁记得感谢母亲的乳汁?如果说下跪感谢有恩者是必要的,那么,吃财政饭的警察、官僚等人应该跪谢纳税人,所有吃五谷杂粮的人应该跪谢农民,所有穿衣服的人应该感谢工人,这才合情合理,而不是相反。

再次,警察高高在上,飞扬跋扈,蔑视小民的嘴脸暴露无遗。我们都知道,作为“国粹”之一,下跪的施受双方是绝对不能颠倒的,比如臣跪君,民跪官,子女跪父母等等。正因为下跪施受双方的尊卑分明,所以,警察对于有人在自己面前下跪,是很感兴趣的。当年关押我的看守所,有在押犯人违犯监规了,就会被看守五花大绑,并被逼下跪认错。最能说明警察有强烈受跪情结的,是近日见诸多家媒体的,有图为证的这篇报道:“江西上饶数十人手持刀棍滋事 警方控制31人”。上饶警方是如何“控制”这31个人的?让他们齐刷刷跪在地上,以便警察增加征服感,也以便记者记录自己业绩。接受下跪的次数多了,也就上瘾了,所以,为人追回几个工钱,解救回一个亲人,也可以心安理得、挺胸凸肚地接受自己心目中地位比自己低下的人的下跪。9月8日,燕赵都市报报道:日前,在全省“霹雳1号行动”中……民警采取人性化执法模式……嫌疑人深受感动,在被送往看守所羁押时,向民警下跪,泪流满面地表示感谢。

第三,从下跪一方来说,他们的下跪,起码说明了几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一,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公务员没有把自己治下的人当公民,而下跪的人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是那部“共和国”宪法里写明的公民,更别说知道公民享有的权利;二,每年被拐卖的人成千上万,绝大多数都没有被解救的可能,偏偏我的亲人中大奖般被解救了,一激动,就跪下去了。以此,亲人没有得到解救的人们,是否该诅咒警察?三,警察和媒体在“受恩者”下跪之前,很可能有暗示、甚至是有 “如何感谢自己”的明示下,“受恩者”为了亲人,不得不忍辱下跪。我当过党报记者,我知道许多感谢党和政府的话是怎样被党媒体记者“启发”出来的。

第四,根据新闻规律和特质,一个派出所多位警察捐款1000元就值得“受恩”的人下跪,就值得媒体报道,这说明,警察里面做这样的好事的人不多。新社会真的人人都是活雷锋,你怎么不给其他人下跪,不报道其他人的事迹,偏偏给那几个警察下跪,偏偏把给警察下跪的事情作为新闻来报道?根据贵州俯卧撑事件,根据云南躲猫猫事件,根据四川文强涉黑案件,根据陕西高中生受审猝死案件等等,屁民们有充分理由认为:媒体在为警察形象做矫枉过正般的报道。2009年11月24日,新华社报道的陕西高中生受审猝死案件的审判结果,可以对比着条条下跪感谢警察的报道看:丹凤县公安局原局长闫耀锋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丹凤县公安局原纪委书记王庆保犯玩忽职守罪被免予刑事处罚;丹凤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原教导员赵朔、原民警贾严刚犯刑讯逼供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和1年6个月。商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民警李红卫犯刑讯逼供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刑法明文规定,刑讯逼供致人重伤与死亡,按故意杀人罪从重处罚;故意杀人罪的量刑规定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此案中,判决最重的一名罪犯,才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刑期!!

第五,如果这类好事是非警察,非官员如工人农民小商贩做的,有人给农民等下跪了,党媒体是不会如此趋之若鹜、甘之如饴的,受跪的农民等不会享受到这种“报纸有名,银屏有影,广播有声”的特权阶层待遇的。这,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第六,跪谢警察的报道到了不择手段、不知羞耻的地步。连“七十老妇跪谢民警救命之恩”这样的报道,也于2月24日见诸南京公安网站。前些年,半岛晨报新闻还有“八旬翁两跪谢民警”的报道。我还真服了这些无神论者,服了这些特殊材料了:这些儿孙辈的公安,就不怕七老八十的老前辈给自己下跪,会招致自己遭到天打雷劈,会折自己寿缘?你们的父母、爷奶受人滴水之恩就如此“涌泉相报”,你们心下如何?

成语说:欲盖弥彰。民谚云:缺什么吆喝什么。有道是:正面文章反面读。凡是有心人,反是有着起码的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见到党媒体宣传所谓党的好干部孔繁生了,就会联想到:党的干部都腐败的就剩下个把好干部了!一见到党媒体大量报道济南交警如何文明执法的报道了,就会明白:全国的交警,都烂透了!

同样,越是党媒体正面报道多,反面报道少的税务,计生,军队,公安,等等要害部门,越是问题最多的部门。

所以,透过2009年成为跪谢警察年这一照妖镜,我们似乎可以如此推论:2009年,可能恰恰是警察犯下的该诅咒的罪恶超过往年的年份。

与这类报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2月26日,新华网图文并茂的报道:“雪中葬礼:美军上将跪谢阵亡士兵家属”。再早,则有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佩里到机场上跪迎回归被俘美军飞行员的事情。官员与普通人,在政治制度不同的专制或民主国度里,其地位就这样颠倒过来了:在中国,下跪的是普通人,受跪的是权势群体;在美国,下跪的是高官,受跪的是小兵!

此稿本来已经杀青,谁知,表现警察具有强烈受跪情结的一幕又在中华大地发生:1月12日下午,贵州安顺市关岭县坡贡镇大街发生官方通报的“暴力袭警,两名村民被子弹击中死亡”事件。而目击者刘先生称,他看到便衣警察张磊左手指着郭永华,右手正在掏手枪,嘴里还说:“跪倒,否则我毙了你!”

“一共开了五枪,其中两枪对着脑袋打,枪枪致命”,目击者纷纷如此对媒体说。

邓玉娇为何手刃淫官?杨佳为何连杀五个恶警?因为:他们不愿意跪下,不甘受辱,不相信被枪杀的郭永华被“毙了”之前说的这句话:“我没有犯法,你不敢开枪。”

 

关键字: 李元龙
文章点击数: 204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