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维权网 】  时间: 3/4/2010              

刘贤斌谈被传唤的经历

作者: 刘贤斌 刘贤斌

被传唤经历之一:今天上午845分,四川遂宁国保阳毅打电话通知我到市局,我叫他们开车来接我。阳毅说不行,让我乘公交车。我说不来接我,我就不去。阳毅说他们已经开好了传唤证,如果不去,他们就对我进行拘传。

 

被传唤经历之二:我没有理会阳毅的话,就离家到河边散步,阳毅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散步。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们都没有找我,后来我才发现我的手机没有话费了,于是我又去充了话费。

 

被传唤经历之三:接下来我就一个人到“凌江阁”喝茶,这时李宇发来短信问我的情况,并希望我冷静对待此事,我回信说:“该勃起的时候要勃起”,又让他上推说:“两会期间,刘贤斌不仅被代表,而且被强奸。”稍后陈卫也来到“凌江阁”,我们一起吃了午饭,然后又找了一个朋友来一起斗地主。下午220分,遂宁国保的张全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并说过十分钟开车过来接我。于是我就跟他到了市局。

 

被传唤经历之四:二十分钟后张全把我带到了遂宁国保支队的办公室里,由阳毅对我进行询问。阳毅首先出示了警官证,然后又让我看了《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并将传唤证递给我看,让我在上面签了字。

 

被传唤经历之五:阳毅首先问我是否最近在什么网站上发表了文章,我说记不清楚了。阳毅就递给我一叠资料,我一看,原来是我这两个月在《民主中国》和《议报》上面发表的四篇文章。

 

被传唤经历之六:这四篇文章分别是:《刘晓波遭重判之后的民间道路选择》、《宪政民主:走出东方专制主义藩篱》、《从“人民当家做主”说起》和《遥思兄弟登高处,凤凰山上少一人——达州“元九”登高忆王森兄》

 

被传唤经历之七:阳毅问这四篇文章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他又问有什么目的,我说只是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他又说这违反了“剥权期”的规定,我说我在国内发表言论受到限制,我就只好到国外发表。

 

被传唤经历之八:阳毅又问我文章怎么发出去的,对此我拒绝回答。又问我收到稿费没有,我说没有。他又问我胡平的情况,我说我不清楚,只是朋友。他又问我收到过境外的钱没有,对此我拒绝回答。

 

被传唤经历之九:阳毅又问我最近参加什么签名活动没有,并且又拿出一份资料给我,原来也是从网上下载的两份公开信,一份是西南地区部分人士对刘晓波受到重判的抗议信,一份是四川朋友的拜年信。

 

被传唤经历之十:阳毅问我是否参加了这两次签名,我说我当时同意了签上我的名字。阳毅问是不是我起草的,我说不是。他又问是谁起草和组织的,我对此拒绝回答。

 

被传唤经历之十一:阳毅又问我最近是否去过达州,我说去过,文章中已经进行了详细描述。他又问向主管派出所请假没有,我说没有。于是他又将“剥权期”的八条规定向我宣读了一遍,以前每次传唤都这样。

 

被传唤经历之十二:大概在下午4点,整个传唤正式结束,我在询问记录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在每份资料上签字并按上手印。之后张全又进来与我很客气地聊了一会儿,接着就由他把我送回了家。

 

被传唤经历之十三:我原以为这次传唤是因为两会,结果他们根本没有提到两会的事情。在传唤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他们处以行政拘留的准备,但他们还是没有这样做,不过我也清楚这是早晚的事情。

关键字: 刘贤斌
文章点击数: 84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