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0/2010              

民主才是根除专制的致胜法宝

作者: 李大立 李大立

感谢贵刋发表拙文「没有民主,何来宪政?」,商榷邵建先生的「唯立宪论」和「民主的专制论」,意犹未尽,还有一些话想说出来请教邵先生和广大读者。我想,邵先生之所以有这两个论点,原因之一很可能因为其矛盾分类有误。邵先生将君主与民主视作一对矛盾(国体)、立宪与专制视作另一对矛盾(政体),窃以为结论成疑,很值得讨论。

笔者认为,就国体而言,君主应与共和为一对矛盾;就政体而言,民主应与专制为另一对矛盾。

查《大英百科全书辞典》(读者文摘远东有限公司、台湾百科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6月版,以下简称《百科》):「共和制:泛指国家元首和国家权力机构由选举产生的政治制度,与君主制相对。共和国:实施共和制的国家,与君主国相对」;「君主制:以君主(国王、皇帝等)任终身国家元首,国家权力掌握在世袭君主及皇族手中的政治制度。君主国:实施君主制的国家,与共和国相对」。中文《辞海》(1989年香港中华书局、上海辞书出版社)则解释说:「共和:共同执政」,「君主:君为主宰」。两本辞典均指出:君主国体包括:君主分封制、君主专制制、君主立宪制等。共和国体包括:总统制、内阁制、混合制、两院制等等。

《百科》:「民主: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施政以民意为准则,国民依法选举民意代表,以普选和代议制直接间接管理国家。」「专制:由最高统治者(君主或独裁者)凭个人意志一人独自操纵政权,独断专行。」《辞海》:「民主:以多数人的意志为政权基础,承认全体公民自由平等的管治形式和国家形态。」「专制:立法、司法和行政全由一国元首独揽大权,其特征是国家统治权由君主或独裁者一人独断专行,缺乏分权机制。」即使大陆出版的《汉语大词典》也指:「民主:指人民有参与国事或对国事有自由发表意见权利的政治制度。」「专制:由少数人统治(寡头政治)或一个人统治(独裁专制)国家,独断专行。」「专:独;制:断也。」以上各辞典的「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条目,均指是互相对立的。

邵先生却将民主与专制分列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君主与民主、立宪与专制),从而得出专制与民主无关,甚至出现「民主的专制」;唯有「立宪」才能根除专制的结论,(对此,笔者在其它文章中已发表看法,在此不赘,有兴趣的读者请参阅笔者博客)。笔者认为正相反:民主与专制不但密切相关,而且唯有民主才是根除专制的致胜法宝。

因为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他的权力来源不正当不合法,不是来源于人民的授权,而是来源于超自然(自称天子或君权神授,如民国之前的各朝各代)或者来源于暴力(战争或战争威胁,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如中共政权),他们必然对人民大众无所敬畏,对人民大众为所欲为,他们总以为权力是上天给的,或者是老子打下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人民大众只不过是「屁民」,不过是一群奴才,颐指气使,予取予求,「民可使由之」,人民大众只配乖乖地做顺民,根本没有资格过问国事,由这些人来掌握政权,必然会实行专制,不是君主专制就是独裁专制。相反,如果执政权来自于全体公民定期的选举,来自于人民大众的有限授权,他们必然要对全体公民负责,他们的施政必然会以民意为基础。为了防止执政者为所欲为,或者有时「好心办坏事」,在这种国家,人民大众早已设定了分权机制,不管谁上台下台,都必然要受到民意机构和舆论的监督。在这种制度下,无论谁上台执政,都不可能独断专行,因为选择统治者的权力掌握在人民手中,人民可以通过定期的选举,将不称职的执政者赶下台。这就是民主,因此,民主才是根除专制的致胜法宝。

笔者认为,虽然中国大陆至今仍然没有民主,但毕竟推翻君主制实行共和制近一百年了,现时有些知识分子重提一百年前的「康梁道路」、「君主立宪」,已无多少现实意义,中国不可能再走回头路到君主制。有些人甚至藉此否定辛亥革命,就更加错得离谱。笔者完全相信,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是为了给中国人民带来自由民主,原因之一就是孙先生是一个受过西方教育,游历过各国,具国际视野,对西方民主有深刻认识的人,而不是像毛泽东那样既坐井观天,又夜郎自大,对西方民主毫无认识的土包子。只可惜国民的民主素质跟不上,加上种种内外原因导致延误了大半个世纪才得以在台湾实现。现在我们中国人应该讨论的不是君主制还是共和制这个国体问题,而是应该讨论民主还是专制这个政体的问题,集中力量探讨中国民主化道路,讨论如何才能够实现民主宪政,只有有了民主,才能够根除专制的祸害。

笔者个人的看法,像上世纪毛泽东共产党那种全面内战暴力革命不应该再发生,也不可能再发生了。将来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演变,很可能借鉴台湾的模式。因为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不合时宜的政治制度已经成了绊脚石,社会各阶层的政治诉求必然日益高涨,势必形成强大的民主力量和党外公民运动,迫使中共统治者不得不进行政治改革。加上中国大陆特有的党内斗争、钱权勾结、贪污腐败、民怨沸腾,在在都比当年的台湾更尖锐激烈,因此发生「颜色革命」(非缓慢改良,也非大规模暴力革命)的可能性极大。我们应该做的和所能做的就是怎样来壮大民主力量,形成强有力的公民运动,而不是哀求中共「立宪」(他已经立了四部宪法,作了六次修改了),也不是追求保留中共特权为前提的有限民主;当然,即便民主化成功了,也不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共产党当年残杀已放下武器国民党及迫害他们的家属一样,全面清算所有的共产党人(对犯下反人类罪的罪魁祸首和鲸吞人民财富的大贪应循法律追究),而是应该向台湾人民学习,把共产党改造成为一个遵守法纪的政党,允许他们保留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甚至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等,让他们平等地与其它政党竞争,如果能够重新得到人民的信任,也可以凭选票上台,像台湾国民党一样,那才是中国大陆真正民主化的开始。

综上所说,笔者认为,邵先生所说的「不问国体,自问政体」、「不问谁掌握权力,祗问如何使用权力?」「民主不但和专制无以构成对立;而且民主本身就有专制的可能。」「宪政,祗有宪政 才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之扼。」不是理论推断错了就是实践检验证实错了。民主不但和专制息息相关,而且是根除专制的致胜法宝。

以上笔者一孔之见,欢迎批评指正。

2010年2月26日写于香港

关键字: 李大立
文章点击数: 283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