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17/2010              

新华社,不说“情绪稳定”你会死啊?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4月14日清早7时30分许,青海玉树发生7.1级大地震,时至笔者撰稿之时的4月15日早上10时,据党媒体报道:地震已造成589人死亡,8000多人受伤,1.5万户民房倒塌,有10万户灾民需要转移安置。

网上,尤其是喉舌媒体上有关玉树大地震的消息,绝大多数都来自新华社通稿。可是,新华社通稿实在让人恶心,不忍卒读。不说别的新华八股了,单单就说“情绪稳定”这个新华社灾难性报道通用词组,就把人给恶心的不行。

关于玉树大地震,新华社第一篇所谓通稿于当天7时49分发出,其中就有如此的“情绪稳定”的报道:玉树州称多县拉布乡第二寄宿小学老师桑巴罗松回忆,“由于教室是平房,学生很快都撤到操场,情绪稳定……”

11时41分的报道则是新华社记者的现场报道:现在到处都是人,有点慌乱,总体社会秩序稳定。

12时39分,新华社则直接在标题里,再次借他人之口“稳定情绪”:武警青海总队玉树支队队长:目前群众自救施救情绪稳定。

看了如此这般的新闻报道,想不生气也不行:新华社,你真不是东西,你报道事实,你对事实负责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无中生有,牵强附会,违背新闻常识,违背新闻规律,在新闻稿件里加上一句完全属于主观臆断的“情绪稳定”?不在灾难性新闻稿件里塞进一句“情绪稳定”,新华社记者、编辑就会死绝啊?

老汉我也在喉舌媒体干过整整八年,我知道,今天毕竟不是反右,不是文革时期了,哪怕是党媒体,记者、编辑也有一定的“不作为”、“不合作”,即少写或不写空话、套话空间的。比如当初我随着官僚们“慰问”麻风病人,“看望”孤寡老人的时候,这些社会底层人们也说了“感谢D和ZF”等话,但我从未将这样的话写进自己的新闻稿件里。因为,这样的话不是被官僚们要求说的 ,就是被记者“启发”出来的。再就是这些历尽沧桑的可怜的人们知道:不如此这般“感恩”,连这几斤大米、猪肉,他们下年就别想得到了。

那么,一而再,再而三在新闻稿件里塞进不相干,甚至是与事实恰恰相反的“情绪稳定”,这真是玉树地震受灾人们说的,是现场救灾的人们说的,还是官僚、党棍要求他们说的?抑或是新华社记者给“启发”出来的?

如果都不是,那么,是你们初稿“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原话,还是编辑“润色、斧正”的?

还是不是,那么,是中宣部下死命令,灾难性报道,非在稿件里做标准答案填空题般填进“情绪稳定”不可,还是新华体模式、党八股要求非得如此不可?

“玉树官兵群众用手刨土, 听到呼救只能干着急”,“零下10度,冷!饿!渴!处处是哭泣的灾民”,“7.1级地震已造成589人死亡,8000多人受伤,1.5万户民房倒塌,有10万户灾民需要转移安置”,这些报道,也是出自新华社等喉舌媒体。以我对唐山地震,对汶川地震等等真相的了解,以我对新华社不得不保持的小人之心,玉树地震灾情,只有比新华社的报道更加惨不忍睹的,而不会是相反。如此的惨景,地震现场人们还能够“情绪稳定”,是他们被一次又一次的地震、火灾、喝水死、拆迁死等等天灾人祸折磨麻木了,还是他们在想着,又一次“兴邦”的天赐良机来了,所以,他们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也只能是“情绪稳定”?你们相信这样的情绪稳定,你们的衣食父母相信这样的情绪稳定,读者相信这样的情绪稳定吗?

汶川地震的时候,我曾经将党棍官僚“塞进”地震废墟,看看被残垣断壁深埋着,生不如死的官僚党棍还会是变好事地说“多难兴邦”与否。现在,我不得不将与党棍官僚一个鼻孔出气,一个锅里吃饭的新华社等喉舌媒体记者编辑,或者是你们的至亲骨肉也“塞进”玉树地震废墟深处,然后请你们在那不见阳光,没有食物,动弹不得,获救可能微乎其微的人间地狱写篇地震新闻稿件,看看你们的稿件里,还会有“情绪稳定”字样与否?如果没有,我倒要看看,在如此这般情绪不稳定情况下写的稿件被地面的官僚党棍或编辑“情绪稳定”了,你们也会像我一样的义愤填膺与否:不是东西的新华社,不说灾区“情绪稳定”,你们会得绝症,会死无葬身之地吗?你们的主子是需要稳定,可是,你也不能给主子“稳定”两个字敷衍塞责,糊弄主子啊。

前些年杨佳杀死五个上海公安,上海公安局发生爆炸案件,贵州瓮安火烧县公安局事件,昨天,即4月14日湖北当阳市公安局办公楼一楼大厅发生爆炸,新华社报道了吗?报道了的喉舌媒体,怎么就没有加进“公安干警及其家属情绪稳定”?是公安干警及其家属心理承受能力超强差,事发之时本身情绪十分不稳定,还是这个与众不同的特殊群体不需要,不能情绪“被稳定”?

新华社记者编辑,你们是全国最牛逼媒体的最牛逼记者编辑,我曾经是全国最不牛逼媒体最不牛逼的记者编辑。如果你们不知道何谓“扒粪”,我来教你们两招:诸如玉树地震之类伤亡惨重的灾难性报道,作为记者编辑,一定要以人为本,将灾难现场的各种惨景报道出来,将救灾方面的种种不足、需要等政客们认为的“粪便”扒出来,以便外界知道真相,有针对性底对灾区进行及时、有效的救援。像你们这样,只知道在灾难现场为官僚党棍们淘金,寻找“兴邦”佐证,文过饰非,你们会遗笑大方,遗臭万年的。

我的被新华社“情绪稳定”弄得情绪十分不稳定,还只能算是马后炮,早有网民在玉树地震发生后,还没见到新华社的“情绪稳定”时,就先替新华社“情绪稳定”了:推测青海地震事后处理:一、不存在豆腐渣;二、受灾群众情绪稳定;三、省外媒体不得入内采访;四、统一用新华社通稿;五、死亡名单不公布;六、问责豆腐渣的人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七、专家再次解释地震不能预测;八、3月专家表示不会出现破坏性地震的新闻报道被消失。

情绪稳定,本来是个不折不扣的褒义词组,可是,给新华社一而再再而三用在一切发生在中国大地的灾难性报道上面,我一看见“情绪稳定”四个字,就恶心,就气不打一处来,就想指着新华社记者编辑鼻子责骂:你们是吃灾区人们生产的粮食长大的,还是吃官僚党棍拉的大便长大的?你们还有一丝丝做人、为文的底线没有?不在灾难性报道里塞进“情绪稳定”几个该诅咒的,被你们玷污了的肮脏字眼,党棍官僚就会把你们杀死,你们坐车会被撞死,睡觉会被憋死,喝水会被噎死,抽烟会被熏死吗?

关键字: 李元龙 玉树 地震
文章点击数: 32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