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5/5/2010              

《红狗》读后偶感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承蒙旅澳业余作家齐家贞馈赠她的自传体作品之二《红狗》,又烦汪孝直老先生冒险闯关、将该书带返内地,再经二、三位朋友的辗转接力(他们也要先睹为快嘛!),日前,终于有人将沉甸甸的《红狗》送到我的病榻前,幸甚!

我读过家贞自传体作品之一的《自由神的眼泪》。那率真的白描,透过她家两代囚徒的悲剧,仿佛将大陆普通人的共同遭遇突兀眼前,特别能引起我等蒙难者的共鸣。因此对《红狗》怀着特别的期待。惜乎好事多磨、颇费周章,现如今总算如愿以偿了,实在可喜可贺。当然,本人到手此书的经历,生动说明正如出国前之齐家贞那样、现在仍然“非正常活着的人”——诸如我辈“被”上山的两劳人员,即便到了风烛残年,奢望当局稍许放宽管制,赏赐一点有限的精神食粮;或曰,人道主义地让我们的晚年享受最后的雨露阳光,都是何等的艰难。难怪,崇尚网络自由的谷歌要愤然离开大陆。人所共知,这件事分明是中共当局进行政治迫害、外交部发言人反说彼方行为不端,这种屁话,只有没心没肺的秦刚说得出口,看来,戈培尔后继有人了。再者,全球只有中朝不容谷歌,也许这一共性,就是胡锦涛表扬“金正日政治上一贯正确”的由来了,好一个专制国家的臭味相投、惺惺相惜。

由于身体不佳和水平有限,我无权妄评《红狗》,想到什么说什么,故,此文标题就叫做“读后偶感”,权当感谢作者万里赠书之忱了。

我说齐家贞是位业余作家,不是说她不够专业水准,而是表彰其终身像个斗士,一直在与命运抗争中,未将写作当成职业。60岁花甲之年,八字轮回,她才安下心来“投戎从笔”……大陆人都清楚,要说某某是专业作家,往往并非表扬而是话中带刺,一专业,拿了共产党的钱,沦为党的宣传员,那灵魂就让狗吃了,容易堕落成余秋雨、王兆山之流,只懂得歌功颂德,取悦领导;开罪读者,遗臭万年!此番CCTV举办青歌赛,取消素质测评让余某下课,恐怕也是深知观众反感御用文人,为了提高收视率多挣广告费而不得不忍痛割爱吧?可惜余老先生满腹经纶,只好回家听马兰哼小曲了。青海玉树不幸发生7·1级地震,余老可否再次策划为灾区捐款的诈捐“阳谋”,只是干打雷不下雨,千万别让网民逮个正着啊!山东作协前官员王兆山先生,只须将奥运会改为世博会,步其《汶川颂歌》之旧韵就能一稿双投:“只盼坟前有电视,看世博,同欢呼!”

大陆的白(领)骨(干)精(英)用不着孙悟空挥舞金箍棒,他们早已被高房价打出原形,成了预支一二十年购买力的房奴,大概在他们步入中老年的时候,才有可能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但按照“中共党国”所谓“宪法”之规定,土地使用权只有70年。如果说齐家贞恶梦中自己变成一只被剥皮的红狗而“非正常活着”的话;那么,大陆“白骨精”更惨了,他们一生中可能要被主宰土地大权的中共官僚活剐两三次……为了还贷,还得继续起早贪黑“非正常活着”。皆因为:大陆建筑物平均使用寿命只有25-30年,等于说,在法定土地70年的使用期内,当官的可在同一块地皮上两三次推倒重来,多榨油水供自个儿受用。比较讽刺的是,美国建筑物平均寿命74年、英国132年,可他们从无土地使用权之怪论。

前几天,成都炸掉了1985年所建城南地标式建筑化八院大楼。也许,不甘心短命的“楼神”太有灵气,决不愿意自觉地乖乖倒下。其时,但听一声巨响。一枚鸡蛋大小的石头飞行300多米距离、跨越硕大无朋的城南立交桥,端端砸在远离安全线祭奠大楼寿终正寝的化八院退休老太太额头上,酿成一起意外事故。唉呀呀!靠反复拆房、征地、卖地……拉高GDP的哥儿们,竟把定向爆破演成反向害人的悲剧了,看尔等败家子如何吹嘘你们的“爆破技术世界一流?!”

上月28日,山西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导致38人死亡,今年才过三、四个月,大陆发生死亡几十人以上的矿难已不下十起了,而每年死于矿难者超过五万,大大高于全世界各国矿难死亡人数总和。按照齐家贞的说法,矿工们都是“非正常活着”的人,老百姓对他们的说法是“死了没有埋”。但是,中共不但不反省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带血GDP的深层次原因,却对理所当然的救援行动大吹大擂,将悲剧当成喜剧演出,硬将获救原因说成是什么被困工人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才熬过了八天八夜。难怪,现场群众要怒砸CCTV摄像机(当局的传统是隐恶扬善,此消息出口转内销)。正巧,中共好容易找到美国也发生死亡29名矿工的例子,于是,官方便故意突出报导此事,目的想拉别人垫背,暗示:“中美矿工是难兄难弟”。然而,人家自80年代以来仅此一例,实属偶然;我们则是家常便饭,应为必然。我在想,当胡锦涛与美国总统在核安会前为双方罹难矿工默哀一分钟的时候,若照罹难人数计算,人家一分钟,胡总差不多要低头一整天才对。

智利8·8级地震,因房屋质量过硬救援及时,死亡802人;汶川7·8级,死亡八万;今次玉树7·1级,死亡已两千多人了。所以说,假若命中注定我难逃一次地震厄运的话,宁肯选择别人的8·8级,那时侯生还的可能更大一些。因此上,年青几岁的话,我也想尝试一下齐家贞们“叛逃”的滋味了。非常滑稽的是,包括贪官污吏、太子党和中南海的皇室成员们,如今都在向往着他们口头上诅咒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否显得太过虚伪?然而,令人气愤的是,当年齐家贞因欲“叛逃”当“居里夫人”造成父女共蒙冤狱、分别判刑13-15年,连累她四个弟弟不能如他们名字那样叫做“兴国、安邦、治平、大同”。曾因申请 “叛逃” 到香港的汪孝直,沙坪茶场劳教25年,近日亦有纪实作品面世。抗战中,随新一军“叛逃”到印缅打日寇的黄绍甫33年……本人惭愧,“教”龄17年,小字辈。

总之,我和我的难友们,已被韶山“红太阳”灼伤了、烧痛了、烤焦了……希望齐家贞女士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早日推出她已经命名的第三部作品《蓝太阳》。据我浅见,蓝色代表生命和希望,蓝太阳预示本星球上专制独裁的红色政权彻底覆灭。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国人民会等到那一天的。

关键字: 红狗 齐家贞
文章点击数: 15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