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纵览中国 】  时间: 5/5/2010              

良心犯论略

作者: 焦国标 焦国标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良心犯这个词是一个生词。目前中国大陆出版的任何一部字典里均未收此词。手头没有太多的工具书可供查阅,我想,中国大百科全书或一些法学专科词典里也不会有这个词。

那么网上如何呢?5月4日,我用百度搜索“良心犯”,未发现对良心犯的解释。其中一个搜索结果是“偶然听说过良心犯,到底什么是良心犯?”下面有两个一句话的跟帖:“政治犯的另一个叫法”和“良心上犯了罪的人”。

文革时有人拿废报纸垫屁股,不料那废报纸上有毛泽东像,于是被人举报,打成反革命。请问这样的政治犯是良心犯吗?恐怕不能算。可见,政治犯与良心犯不能划等号,良心犯不是“政治犯的另一个叫法”。

“良心上犯了罪的人”是对良心犯的望文生义。传统中文里没有“良心上犯了罪”这种说法。换言之,该说法在中文里没有约定俗成的含义。如果问中国人什么叫良心上犯了罪,恐怕十之八九会回答:干坏良心的事犯了罪。其他搜索结果里也确实透露出这样的理解。

然而这却与良心犯一词的含义正好相反。

翻墙上谷歌,搜“良心犯”,第一个结果就是维基百科对良心犯的解释:“良心犯(prisoner of conscience)是1960年代初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创造的术语。是指没有做出犯罪行为的囚犯,他们往往是因种族、宗教、肤色、语言、性取向和信仰等问题而被拘禁,并没有做出暴力行为。在中国大陆,良心犯包括被囚禁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地下教会成员、上访人士和记者等。国际特赦组织自成立以来,一直向包括中国、叙利亚、以色列等多个国家政府施压,争取释放这类犯人。”与此释义相配,还有一幅“维权人士呼吁释放中国良心犯”的图片。图片中有刘晓波等人士的头像,场景大约是在香港。

维基百科的这个定义(英文版本与此差不多,大约译自英文)不太好,良心犯“没有做出犯罪行为”容易让人误解为“只在心里想犯罪”,是一种腹诽心谤罪。在良心犯的制造者看来,良心犯是有“犯罪行为”的。良心犯是为良心所困的罪犯,不顺从自己的良心做事就身心不得安宁,宁肯被治罪也要做让自己良心满意的事。简言之,良心犯是因听从良心驱使采取行动而犯罪的人。

初听之下,人们不禁问:通常说来,只有不讲良心才会犯罪,难道还有因讲良心而犯罪的人和事?是的。这个世界上确有如此悖谬的事:坏良心的人飞黄腾达,讲良心的人坐穿牢底。

我也只是最近几年才接触到良心犯这个词的。起初觉得它别扭——良心和罪犯怎么可以组合在一起呢?后来慢慢觉得,这个传统中文里没有的组合,不但不别扭,反而感到它意蕴深厚,对比强烈,凸显社会荒诞,是一个急需普及的中文词汇。

真正让我留心琢磨良心犯一词的契机,是前不久读《纵览中国》刊载夏明教授的《奥斯卡、红地毯和荆棘路》一文。文中写道:在制作《劫后天府泪纵横》的过程中,“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新闻处处长在电话中问起我(夏明)《劫后》的制作情况。他是我复旦国际政治系的系友,所以很坦率地问我了这么个问题:‘你到底是为名还是为利?如果是为名,我告诉你不值,我们会尽一切努力阻止这部电影成功,恐怕你得不偿失。如果为利,那我们会给你更多。’我告诉我的朋友:‘我既不为名,也不为利。我们都在做我们各自该做的事。你是政府体制内的人,你做了你该做的,我并不责怪你。我做了一个美国教授该做的事。’我的朋友最后说:‘我会向外交部汇报,我们会申请专项经费,向HBO总部施加压力,阻止这部片子。’”

不了解“良心犯”含义的中国人读了这段文字,可能会觉得夏先生的这位复旦系友才是良心犯,因为他干的是“坏良心”的事。中国政府的许多部门和从业人员,专以干“坏良心”事为职业,这是当下中国的悖谬之所在。

夏明教授做“劫后”虽然没有把自己做成良心犯,可他的“我既不为名,也不为利,……我做了一个美国教授该做的事”却揭示了良心犯的心理成因。虽然良心犯当到一定程度必然遭遇名缰利锁,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任何一个良心犯的最初动力源却是与名利无关的个人与生俱来的良心。

上月初读老鬼先生的《张志新就义35周年祭》,称张志新是“比遇罗克更勇敢,比索非亚更惨苦,比刘胡兰更难得的英雄”。文章提出几个理由,其中第四个理由是她“同情人民疾苦”。他写道:“从根源上说,张志新太过善良。她悲天悯人,对老百姓有大爱,无比同情受苦受难的干部群众。”从刘少奇、陶铸、胡锡奎,到安波(原辽宁省委宣传副部长)、黄觉生(原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自杀身亡)、时传祥,都是张志新心疼的对象。文革开始时,曾任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安波已经去世,却遭到掘坟鞭尸般的批判,这令张志新痛苦不堪。掏粪工人时传祥被打成了“工贼”、“现行反革命分子”,更令她极其不解,深为同情。她就是从同情这些被打倒、被侮辱、被迫害的失势失宠的“阶级敌人”开始,走上反感江青、林彪,怀疑文化大革命的不归之路的。

良心体现在对苦难的体认上。良心犯比普通人天生地心肠更软,对别人的不幸有更深的感同身受,于是他或她便不顾个人安危,动嘴说那苦难,动心动手解救那不幸。比如张志新,“出于对中国人民的大爱,不惜冒死批评毛泽东、江青夫妇的错误,痛斥文革的‘旗手’江青为‘祸首’,坦然面对白骨累累、张着血盆大口的无产阶级专政。”那不幸和苦难的制造者,便视之为有罪,于是良心犯就这样诞生了。苏曼殊诗曰:“众生一日不成佛,我梦中宵有泪痕。”这种自赎救人的宏大愿心是造就良心犯的第一块天性基石。


2010-5-5北京

关键字: 焦国标
文章点击数: 22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