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2/2010              

和谐社会为何频发屠戳儿童惨案?

作者: 田奇庄 田奇庄

今年三月以来,福建南平、广西合浦县、江苏省泰兴、广东雷州等地先后发生了五起针对幼儿园和小学屠杀事件,数十名师生被杀死,遭伤害。频频爆发的报复社会恶性案件引起了全世界的震惊,造成了公众的极大恐慌和愤怒,更引发了大家的深入思考:为什么执政党实施了多年构建和谐社会大政方针之后,在铺天盖地的盛世祥和舆论氛围中,竟然连续出现疯狂报复社会的恶性事件?

执政党摈弃过去的斗争哲学,确定构建和谐社会理念当然值得称道。但是,理论正确与否,须经过实践检验,检验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人民群众是否满意。连续出现的报复社会杀童事件足以证明,今天的中国有必要重新确立和谐目标,更有必要重新选择实现和谐的路径。

在执政党看来,所谓和谐就是稳定,就是维护核心价值体系,保护现有的利益格局。这是官本位,而非民本位的和谐理念。所谓核心价值体系,就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政治制度,就是官员权力高度集中,公民权利基本架空的政治现实。当年,毛泽东就是利用这个政治制度,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无法无天的运动,制造了数千万起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

改革开放后,多种所有制并存,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过去的政治体制已经无法适应已经剧变的经济发展。常识告诉我们,脚长了,就得换鞋。人只有穿上合适的鞋,才能轻松行进。如果脚长了硬是不换鞋,只有两种可能:不是鞋磨破脚,就是脚顶穿鞋。对于双方来讲,只有痛苦,哪来的和谐?计划经济时代,价格是死的,收入是透明的。权力可以借政治运动胡折腾,但难以牟取经济利益。在市场经济环境中,资本成了最活跃的因素,权力与资本结合成为最便捷的发财方式。由于政治体制改革长期滞后,公民权利无法监督制约官方权力,致使腐败不断升级,官商勾结不断加强对弱势群体的掠夺,造成两极分化严重,社会矛盾加剧。民间维权活动风起云涌,官方维护稳定顾此失彼。

和谐概念不能由当权者随意确定外延和内涵,更不可能按照当权者指定的唯一路径实现。对于和谐的理解,应按照普适标准回归常识。古人在造字时已经把和谐内涵表述的非常清晰:所谓和就是有禾入口,所谓谐就是人皆能言。和谐就是大家都有饭吃,都能平等发言。如果有的人挥金如土,有的人啼饥号寒;有的人说话‘一句顶一万句’,有的人压根就没有发言机会,如此社会,怎么可能和谐。

俗话说,衣食足,知荣辱。仓禀实,知礼仪。一个人能够体面地生活,谁也不会铤而走险。以中国目前的经济总量,完全可以给全体国民提供标准不太高的养老、医疗、失业保险,完全可以让每个国民有尊严地生活。然而,由于核心价值体系不能为普通民众提供平等的话语权,导致了社会分配严重不公。体制内和垄断集团收入、福利持续高速增长,三公消费居高不下且与日俱增,相比之下,体制外的普通市民、农民处境每况愈下,最低生活保障难以到位,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共产党在延安时就承诺的民主宪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年后依然遥遥无期。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能直接选举总统,我们的国民直到今天也不能选举哪怕是最低级别的公职官员,只能选举官方指定的县级人大代表。权力通吃的体制决定了处于社会底层的群体根本没有机会参与公共事务,更难以通过社会救助改变命运。

这一轮屠杀儿童的犯罪嫌疑人无一例外都是中年失业者,都属于被边缘化的群体。作为中国社会底层中的倒霉蛋,悬殊的反差强烈地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官本位的价值体系决定了国人热衷于锦上添花,而不肯雪中送炭。于是富人们如众星捧月,穷奢极欲。穷人如同瘟疫,处处遭白眼被嫌弃。无助令他们绝望,绝望使他们发狂。丧失理性和人性的他们要实现最后的愿望,就是要让一些人活的比自己更痛苦。为此,他们宁可赴汤蹈火。杨佳在上海手刃六名警察之后,政府机关如临大敌,处处壁垒森严,想报复官员谈何容易。于是,当一名犯罪嫌疑人对儿童下手得逞后,效法者便接踵而至。残杀与自己毫不相关无辜的儿童,说明这些犯罪嫌疑人已经对这个社会充满了无法化解的怨恨。

事发之后,官方采取了各种安保措施,力求保障幼儿园和小学校的安全,这当然是必要的。但是,如此被动防范能起多大作用?如果全国所有幼儿园和小学都安排警力维护治安,需要增加多少成本?即使防住了校园内,校园外呢?公园游乐场所呢?总不可能不让小孩子出门吧,总不能每个儿童后面都跟上保镖吧?更何况,失业者是如此之多,走投无路的上访者是如此之多,只要其中万分之一的人存心报复,我们的社会就一刻都无法得到安宁。 由此可见,强化安保只是治标,而不是治本。

不同地域、不同经历的人,采取几乎相同的方式报复社会,说明了我们国家存在着孕育发酵仇恨的土壤。在我看来,孕育仇恨的土壤不是别的,就是权力高度垄断,权利无足轻重的官本位体制,这是导致社会关系失衡乃至破裂的根源。事实证明,坚持这样的核心价值体系构建和谐社会,等于南辕北辙。

频发的滥杀儿童事件比起恐怖组织毫不逊色。事态发展到如此程度,如果依然不能唤醒执政党,不能唤醒中国人的公民意识,不能启动归还公民权利的政治体制改革。那么,以后无论出现多么惨烈的报复社会事件我们都无须惊讶,因为那种事情迟早要发生,也必然会发生。


 

关键字: 田奇庄 残杀儿童 校园血案
文章点击数: 309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