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4/2007              

稳、跟、压、拖、放——论中国近期的战略

作者: 卫子游 卫子游

 

鉴于中国当前所面临的国内国际局势,本人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提出"稳"、"跟"、"压"、"拖"、"放"的五字策略,以取代邓小平的六十四字诀。

"稳",是指国内政策仍然求稳。中国30年来的发展,得益最大的虽然是市场经济制度,但与国际国内局势趋稳确实不无关系。从中越战争以来,中国现在所处的是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和平国际环境,除非中国主动惹事生非,否则,没有外患,没有被谁打到国家里面来的威胁。这是前面几代人梦寐以求的国际环境,我们这一代人一定要利用好。不能没事找事,特别是不能有暴发户心态,以为自己现在有钱了,抖起来了,按捺不住,要在国际舞台上证明自己刚刚拥有的一点实力。这点点实力,得来非常不易,要失去,却容易得很,一夜间就可以鸡飞蛋打一场空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前车之鉴。一战后德国发展了,希特勒想证明自己的强大,叫嚷"建立国际新秩序",其实就是要建立由德国主宰的国际秩序,把好不容易得来的成就拿去赌博,结果输了个干干净净。比起过去来,我们现在强大了点,但比较美欧诸强,仍然是弱。这是事实。只有承认这个事实,才能冷静下来谋划长远之计。军方的鹰派人士是需要的。军队若没有了鹰派,就不成其为军队。但对军队中的鹰,必须驾驭好,不能让他们惹事。对这些人,只可用其长,却千万不可为其所用。鹰派最大的弱点就是不懂得老成谋国。军队如果左右了国政,将是国家的最大灾难。

"跟",是指与美国等诸强的关系,主要是与美国的关系,以"跟"为主,而不是以"对抗"为主。"跟"字诀很容易落下甘为附庸的讽刺,但"跟"与甘为附庸存在根本不同之处在于,"跟"字诀是以我为主,以中国的核心利益为主,附庸则是以听命、服务于对方利益为主。中国现在所面对的大好和平国际环境,所面对的难得的发展机遇期,不可否认,是二战后,特别是冷战后以美国为主的国际秩序带来的。这个秩序既然对我们有利,为什么要去破坏和改变它?破坏和改变它之后,是不是就会出现一个由中国主宰国际事务的局面?可能微乎其微,破坏和改变它之后的国际局势,即使不是对我们有害,也是高度不确定的。改变一个对我们有利的环境,却去追求一个有害或高度不确定的局势,这不是吃饱了撑得瞎折腾么?再假设今天的世界格式离开了美国的主导,换作中国,或者其它某个国家,有没有维持现在的和平国际秩序的能力呢?没有!人类几千年来国与国之间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战争不断,主要原因,就在于国家之间缺乏一个稳定的权威结构作支撑。冷战后,美国以自身实力,驾驭了国际局势,这个局势对我们有利,至少现在对我们有利表现为主要方面,那么,在我们还不具备实力驾驭整个国际局势的时期,就没有必要盲目去挑战这个秩序。我们所做的,应该是努力进入现在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集团,在此前提下,努力改变现存国际秩序中对我们不利的某个部分。"跟"字诀很大程度上,不是主观意愿使然,而是客观局势不得不然。与美国对抗,我们现在根本还不具备那个实力,这种不对称的对抗,除了自取其辱之外,再就是代价极其巨大,此外再不会有任何结果。

"压",是指对伊朗核武、朝鲜核武,以及藏独、疆独等对现在秩序存在破坏冲击力的势力,要毫不犹豫地采取压制的对策。大国是针对小国而言的,如果没有了小国,全是大国,大国还有什么优势?中国要成为大国,要成为现在国际秩序中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就必须防止其它国家崛起为新的大国。像伊朗、朝鲜这样的二、三流国家,要在政治和经济方面成为新的超级大国是不可能的,唯一能让他们与中国平起平坐的,就是核武。核武的威力,能让弹丸之国扼住像美、中这样的大国的咽喉。所以,压制这些小国拥有核武,是大国战略的必须。还有两点,中共内部的肉食者们可能根本没意识到,一点是,现在我们能从伊朗的石油等交往中取利,并不是玩小聪明联合伊、俄对抗美国的结果,而是中国大国地位使然。如果中国丧失了这个大国地位,像满清时一样,伊朗还会不会取悦于我们?是不会的!它只会联合美俄等来欺负我们。如果我们丧失了对伊朗的优势地位,这个国家,包括朝鲜,是根本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所以,维持这种带有特权性质利益的方法,也是压迫,而不是联合。

有些人看不惯现在美国在中东的政策,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些人为自己头脑中的"国际秩序正义裁判员"这个虚拟角色所误导。中国不要有当国际正义裁判员的打算。任何国家,除非傻瓜,除非不把自己国家的利益当数的所谓"国际共产主义者",其思考国际问题,其制定国际政策时,都应以自己国家的战略利益为本位。另外一点是,我们的对伊对朝政策,其有利方面,不能只从我们单方面考虑,也要考虑到,是不是为伊朗朝鲜所用?是不是被别人卖了还给对方数钱?对伊朗的战略,现在还无此嫌疑,对朝鲜的政策,却大有这个嫌疑。这个金正日政权,不是个好东西。它就是个皇朝。它天天在用教科书教育国民和下一代,不要忘记与我们存在领土争端等核心利益冲突。这个金正日政权,当需要我们时,同志加兄弟,很亲热,不需要我们时,一脚踹开。这个政权,只有在处境可怜时才会向我们摇尾乞怜。所以,对这个政权,对我们最有利的最主动的策略,就是压迫它,使其一直处于向我们摇尾乞怜的状态。

"拖",西藏问题,以"拖"为主。有关争议,由时间去选择解决办法,不必急在一时。藏独疆独的问题,现在有些海外人士,也许是从借力打力的策略出发,在挺藏独疆独,其实在我看来,这要么是理解错误,要么是有意不拿中国的国家核心利益当数。藏独疆独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个弄不好就是千万人头落地的事。如果独立,领土怎么分割?杂居区的人口冲突如何处理?甘肃四川云南等藏人飞地怎么办?观达赖拿出来与北京谈判的内容,在这些问题上,有相当深远的战略安排,明里是不独,但暗藏的骨子里的东西,还是让人感到独立这个方向在引导着他。这个问题,科索沃、车臣等都提供了借鉴。这样的问题,稍一不慎,就会有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危险。即使谨慎,也不能完全排除军事冲突。所以,我比较倾向于,让现在的中央政权去处理,去拖。本来,这件事就是急不得的。即使万一哪一天要走上民族自决之路,也是民主化以后有才可能发生的事。现在这个事处理不了。达赖的寿限不是处理这个问题的底线。达赖流亡政府以一人的寿命为底线作为处理西藏问题的时限,只是感情因素在起作为,想把这种感情因素强加给另一方。这只是一种策略,不能上当。

"放",是指对内地民众的民主诉求和台湾的国际生存空间,采取放宽的策略。北京政府必须认识到,民主这个大方向,是阻止不了的,中国走向民主化,不是个走不走的问题,而只是个迟与早的问题。从国家利益计,对民主化,与其堵,不如放。从国际政治视角看,美欧日俄诸强,对中国民主化其实并不很热心,为什么?因为中国民主了,才会真正强大起来。只要中国一日不民主,就一日不可怕,军事上也许有担心,但政治上,经济上,中国不民主,等于是自废了武功,自己缚住自己手脚,作为国际竞争对手,人家是巴不得呢!当然,对国内的民主化的放,不是说一下子敝开,而是分步走,但一定得走。得把国内民主化的选择权,推动权,还给民间,中央政府从到处张牙舞爪,逐步缩小权力运作范围和空间,逐步退到维持秩序。对国内民主化,政府不需要多做什么,不堵就成。台湾说到底与大陆是同文同种,跑不了的。即使独立了也跑不了。今后一个时期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空间,是大国博弈的格局。台湾蕞尔小地,若不依附于谁,难有作为。与其依附不同文同种的美日,当然不如与大陆合为一体。从地缘经济角度看,这也是成本最低的选择。对台湾问题,要有个开放的心胸。台湾是我们的亲兄弟,对兄弟,自然不应该是压制,而是尊重,帮助。只有尊重和互相帮助,才能增进兄弟感情,压制只会导致兄弟反目成仇。大陆与台湾的根本分歧所在,说到底,不是独立不独立的问题,而是民主与不民主的问题。只要认清了这个根本,对台各种各方面政策的选择,其实都不难。
 

关键字: 卫子游 言论自由
文章点击数: 30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