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8/2010              

东德的秘密警察档案是怎样保留下来的?

作者: 焦国标 焦国标

2007年3月我自柏林去魏玛参加朗诵会,在魏玛错过误了下车时间。同车的德国旅客告诉我,再过六七分钟就是下一站,可在那里下车,再折回魏玛。这下一站就是爱尔福特。

此前我不知道爱尔福特这个城市。我所认识的德国“熟人”,比如马克思、汤若望、歌德、马丁路德等,起码在我的知识里,他们与这个城市也没有多少往来。我所了解的有限的德国掌故,也都与这个城市无关。因而我当时有一种很遗憾的奇怪感觉:与如此有名的城市魏玛只有几分钟路程的爱尔福特啊,你怎么竟会如此籍籍无名呢?从魏玛回柏林后,我特意上网搜索爱尔福特这个城市,似乎除了它是图林根州的首府之外,别无所长。图林根是我熟悉的一个德国地名,因为读中学时历史和地理课上都提到过萨克斯和图林根。因了图林根,我对这个城市增加了几分亲近感。

然而从今天(2010年6月1日)开始,我对爱尔福特这个德国城市的情感就不止是亲近,而是钦敬了。为什么?这个情感升华起于网上看到的一个纪录片 《解密东德秘密警察档案》。这是一部由我的朋友、北大校友周蕾女士制作的一个纪录片。

且说1950年2月,东德效法苏联的做法,建立一个兼备情报局和秘密警察的职能政府机构——国家安全部。这是一个以人民为敌的国家,因而这个部队编制的机构的主要敌人就是自己本国的人民。那时东德人常常在孩子早上去学校前告诫他们,这件事或那件事不可以在学校里讲,否则会有危险。他们与所有生活在极权社会的人一样,在讲政治笑话之前要先看看四周有没有不可信任的人。为什么他们会如此疑神疑鬼?因为有无孔不入的秘密警察。

这个秘密警察机构最初被安置在东柏林市中心亚历山大广场附近的一座普通居民楼里。随着它的快速膨胀,越来越多的房屋被征用,附近的街区甚至变成仿佛鬼城,行人不敢在那个地带驻足停留。

至1989年东德崩溃时,这个机构发展至拥有九万一千名正式职工的庞大规模。当时东德总人口是1700万,合180个东德人里就有一个秘密警察。在苏联,这个比例是1:600;在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这个比例是1:1500;跋扈一时的希特勒盖世太保也才不过7000人。除秘密警察之外,东德还有大约18万名线民。他们甚至在西德也发展了3000多名间谍,其中不乏身居要职者,如前西德总理勃兰特的助手吉雍。换言之,东德人,即便是逃到西德或欧洲其他国家,也很难逃出东德秘密警察的视线。可以说,东德是二战后所有极权国家中秘密警察控制最严密的一个。至80年代时,东德人还普遍都很悲观,认为这个政权还会存在很长时间,自己是看不到它终结的那一天了,其他任何关于政府倒台的想法都不过是一种幻想。

这一切的到来,对于每个东德人来说都感到太突然。1989年11月9日,似乎固若金汤、千年不倒的柏林墙竟然倒掉了,东德秘密警察的存在随之进入倒计时。11月17日,东德国安部紧急改组,22日决定销毁总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档案。这个极权国家压迫人民40年的罪恶记录,旦夕之间就可能被毁掉。

就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上帝使用了一次在我心目中平庸无奇的爱尔福特人。1989年12月4日,这个城市的一名女医生发现,当地国安局办公楼里正冒出黑烟。这位女医生,“政治上真是很过硬”,立即意识到这是他们在销毁秘密档案。她迅速叫上四个女友,凭着勇气和正义感,赤手空拳冲进秘密警察的办公楼。她们要求接管档案,国安局当然不答应。她们很快搬来救兵,检察人员、警察和其他各色人等一时聚集了上千人,国安局销毁档案的丑行被制止。

抢救国安系统秘密档案的活动1990年1月15日蔓延到首都柏林,成千上万的柏林市民自发地冲进国安部大楼。此时,许多档案资料已经被他们撕成碎片,冲进来的市民便将这些档案纸片一袋一袋收集起来,共装满了16000个纸袋。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接收了3900万张档案卡片和足有180公里长的文件。

1990年10月,德国成立了受内政部领导的特别托管处,负责接收、保管前东德国安部的档案。1991年12月,托管处更名为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档案联邦管理局。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处理前共产国家秘密档案的国家机构。

1995年2月,德国启动了世界罕见的档案修复计划。24名工作人员开始对第一批装满碎纸片的档案袋进行整理。他们首先根据纸张颜色、笔迹、墨水等进行初步分类,然后再尝试拼接。令人沮丧的是,一个工作人员一天只能拼对出10张。经过10年的努力,他们仅修复了400袋破碎档案,相当于90万张纸的内容,占东德国安部全部秘密档案中的3%。照此速度计算,他们要400年才能处理完所有的档案袋。

2000年底,德国议会通过决议,要求政府启用计算机辅助来取代手工。德国政府便委托柏林弗朗霍夫研究院(Frauenhofer Institute)开发高速扫描技术。至2003年,该研究院宣布,把纸片贴在薄膜上,经传送带高速通过大型扫描设备,再由多台并行工作的电脑将撕碎的文件拼在一起,用这种方法,5年内可把6亿张档案碎片拼接在一起。档案的修复问题解决了。

早在1991年12月,德国议会即通过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档案法》,详细规范了对这批档案的收集、整理、利用、处罚等多方事项,并规定民众有查看与自己相关的秘密警察档案的权利。希望了解真相是人的一项本能欲求。迄今为止,提交查看档案申请的德国人共有170万人,相当于东德人口的10%。很多人曾经担心,一旦受害者查看了自己的档案,从中发现了那些告密者,那些曾把他们送进监狱的人的名字,他们会采取报复行动,会有新的流血事件发生。但事实并非如此。民众面对真相时的态度比一些政治家所预言的要理性得多。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不禁感叹,假如当初那位爱尔维特女医生看到安全局办公楼冒黑烟而熟视无睹,结果会怎样?这部《解密东德秘密警察档案》纪录片中没有提及这位女医生及其四位女伴的名字。但我记住了爱尔维特,这个我曾经到过她的站台的德国城市。埃尔维特,在我心目中,你因这位女医生而不朽!
 
附记:昨天,2010年5月31日,中国的秘密警察对维权律师唐吉田、李和平肆无忌惮地耍流氓。他们怎么耍流氓?先把唐吉田的房门锁孔塞死,到唐家来帮唐吉田取东西的李和平请来开锁公司开门,他们又围上来指控李和平有盗窃嫌疑,强行把他带到派出所询问,并串通开锁公司要勒索他800元的开锁费。怎么样?这流氓耍得够肆意吧?真是太尽兴,太爽了!看罢此片,联想起昨天发生在北京的故事,我不禁感叹:中国的秘密警察,看你们的流氓能耍到几时!
 
2010-6-1燕北园

关键字: 焦国标
文章点击数: 34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