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5/2010              

与刘贤斌家人成都行

作者: 陈卫 陈卫

在中国,一个民运人士或者维权人士被抓进监狱,并不是一件很让人吃惊的事情。在专制体制下,人们有太多的机会迈向那森森的大门。我曾经对许多朋友说过,在中国从事民主、维权甚至写作都是有危险的,所以我们要注意方法和分寸,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风险。但是我们却不能将危险完全排除,如果你坚持良心,如果你的正义感在风吹雨打后依然隐藏在心中某个地方,你可能就距离监狱的大门不远了。

对坚持良心的人或者是仅仅捍卫自己权利的人进行迫害虽然是邪恶和不能忍受的,但我觉得并不是难于理解的。这只能说明我们还处在专制的恐怖之中。如果大家坚持自己的观点,既可以批评政府,捍卫自己的权利,又可以就国家、地方和个人事务阐明观点,提出建议,还一点危险都没有,那么中国就迈过了政治建设一个关键的历史阶段,我们就可以在一个类似商业谈判的规则下进行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或者锱铢必较的细节工作了。

我从参加八九民运以来,见惯了悲欢离合。由于自身经历,我的朋友中很多都是这类“良心犯”。他们散布在大江南北,每每在最危急时刻发出微弱而坚强的声音,成为这个时代最独特的风景。

在中国最黑暗的时期,成为一名政治犯、良心犯是一个悲哀,他们的家人和亲友邻居都拿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认为他们不通时务是善良的,认为他们用心险恶也不在少数。然而“六四”事件成为了分水岭,特别是近十年来,公民因良知而入狱,因抗争而受难,不再是黑夜中的珍珠和墙角的野花,养在深闺无人识。在公民权利意识苏醒后,在大家对意识形态厌倦以致抛弃后,在人们认识到我们的生活实际是一部分先知者、勇士们争取得来的之后,这些人成为大家追捧的偶像,关注的焦点。他们的遭遇不再是默默忍受,而成为人们企图改变的结果。

刘贤斌又成为警察的猎物,这件事发生在我的眼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国保将其带走,当时他的脸上带着微笑。他轻松自如的微笑定格在我的脑海,与对他在铁栅栏里的臆想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让我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虚幻的。

刘贤斌的被捕刺痛了大家,声援营救刘贤斌黄丝带行动公民关注团迅速成立,超过二十个省市成立了“我是刘贤斌”公民关注团,许多人打来电话对刘贤斌家人表示慰问并踊跃捐款,基督徒发起为刘贤斌禁食祷告,8月1日大陆公民接力绝食声援刘贤斌拉开帷幕,两天后海外人士声援刘贤斌的接力绝食也接踵而至。在中国大陆从没有一个民间政治人物被捕引起如此强烈反响,这样公开的声援营救对骄横形成习惯、视将异类打进地狱如翻手的中国统治集团无异于精神上的起义。

在对刘贤斌支持和声援者中,四川的朋友想得更具体。成都朋友们将目光投向了这个在风雨中飘摇的家庭。一个聚少离多的家庭,一个妻子长期见不到丈夫、女儿得不到父爱的家庭。刘贤斌在被抓后,他的妻子也多次被国保传讯,而他们刚13岁的女儿在上课时也被国保传讯和威胁,以致被吓得痛哭。成都的朋友们有一个心愿,让他们母女到成都来游玩,与成都朋友见面,小孩子也可以游乐开心,忘记那些不堪的事情。

8月6日下午,在与成都朋友商量好的日子,我和妻子、女儿与陈明先、圆圆一起坐上遂宁开往成都的汽车出发了,同行的还有我和贤斌的两位朋友带着他们的孩子,因为我们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让孩子们到成都的欢乐谷,孩子越多就越有意思。

晚上6点半,我们在成都五块石车站下车了,马小鹏律师和小罗开车接我们,然而我们因人太多,于是一部分人只能打的前往。到了书院街李雪牛杂火锅,宋石男博士他们已经等在那里了,冉云飞一家也马上到来了,可是圆圆和我的女儿由于晕车不得不到洗手间洗漱。

成都朋友要了一个大雅间,大概20多人挤在拼在一起的三桌一起吃饭。蒲飞也在吃饭前来到,特别是有一个90后的小伙子,还在读大学,得知贤斌的家人到成都了也赶来参加。

 

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与冉云飞

虽然空调开着,但是20多个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三个火锅也不断的吐着热气,在这炎热的夏季,吃这么一顿饭并不是一件舒适的事情。不过相比房间里的气氛,气温已算不得什么了。大家都纷纷向陈明先和圆圆敬酒,而陈明先和圆圆则以茶代酒回应。

陈明先和圆圆已经从刘贤斌被捕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圆圆毕竟是小孩子,而且长时间跟父亲分隔,在陈明先用哥白尼等事迹对她开导后,她有点明白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陈明先端起茶水感谢大家对刘贤斌和他们家人的支持。陈明先的沉着和落落大方,让大家心里好受了许多。蒲飞说,他见到许多受难者家属,从来没有一个象陈老师这样的,许多家属见到朋友三句话不到就泣不成声,反复的说自己家里人没有罪。陈老师太优秀了,这是当晚许多人的共同看法。我明白,陈明先看中的正是刘贤斌的品格和言行一致的勇气,她在八九民运时期也是一名大学生,她知道象刘贤斌这样的人不是当局所污蔑的那样别有用心,而是极端负责的。刘贤斌没有给她和家人舒适的生活,但是她却从不抱怨,她默默地抚养孩子,孝敬贤斌的父母,并且省吃俭用购买了福利住房,在物质至上的今天,她的作为简直可以说是奇迹。许多朋友都说我们遂宁三位民运人士刘贤斌、我和欧阳懿运气好,因为我们的妻子都是非常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当然我不得不说,陈明先是最优秀的一位,她所经历的苦难比我和欧阳懿的妻子都要多。

我坐在冉云飞旁边,冉云飞拿出一本自己所著的书,他问我,他想将这本书送给贤斌,但不知是否应该在扉页上题字赠言。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贤斌明白他的情谊,但又担心题字后书就到不了贤斌的手上。我对他说,不管是否题字在羁押期间书可能都到不了刘贤斌的手上。但是不题字刘贤斌在监狱里就可能拿到。冉云飞恍然大悟连说对,我也笑了:刘贤斌多次入狱,不管是在外面还是监狱里,他的经验都很丰富,看到这本书当然就知道怎么回事,哪里还需要题字来证明嘛!

然后冉云飞就和我提到他最近写的《刘贤斌的剑胆琴心》这篇文章,其实这篇文章他是应我的要求写的。因为刘贤斌跟冉云飞也是多年朋友,他被抓后许多人都纷纷起来声援他,但是由于刘贤斌多年来都在监狱里,大家对他并不十分了解,因此一些介绍刘贤斌事迹和思想的文章显得很迫切。我在贤斌被抓后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走在路上的刘贤斌》,发表在《民主中国》上,一篇是《行者刘贤斌》,发表在《中国人权》双周刊,但是距离大家了解刘贤斌还有很大距离,于是我就给冉云飞发私信,希望他写一下刘贤斌。毕竟他是专业作家,跟我在写作上的水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当然我不会要求他怎么写或者说拔高赞美刘贤斌,因为我知道只要了解贤斌,就会被他感动。

冉云飞马上回信说,他会在将刘贤斌的事情以及文章了解后再决定是否写。后来我听成都的朋友说冉云飞写了一篇《刘贤斌的剑胆琴心》的文章,有六千多字,写得很好。酒酣之际,冉云飞对我说,其实他肯定要写刘贤斌的,不过他写文章都非常慎重,因此他将刘贤斌所有的文章找来看了,然后才写的,这是他对自己写作的要求。我当即对冉云飞肃然起敬,确实他的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在文化商业化的时代太宝贵了,我也明白为什么他坚持“每日一博”近六年,文化主管部门不断的打压他封杀他,然而他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却越来越高了。

冉云飞说他写这篇文章花了好长时间,这在他写人物上是比较少的,这篇文章已经投递出去,将在近期发表,当然这篇文章也会让我们看到另一个视角下的刘贤斌。冉云飞提高了声音,为了大家都能听到:“我看了刘贤斌所有的文章,我觉得我们以前都小看了他。刘贤斌思路之清楚、逻辑之严明、文笔讲述之流畅,都是一流的,我们以前都没有发现他的才华。我可以说,刘贤斌如果在民主社会,他做什么都会成功,做生意赚钱,做学问当教授!但是可惜了,在现在这个时代,他成为了行动家,一次次坐牢!”听到这里,我泪流不止,为了不影响大家的情绪,就提议大家敬一下刘贤斌家人一杯酒。

再热闹的酒席终究要落幕的,这时冉云飞的女儿和圆圆已经成为好朋友了,她邀请让大家到他们家里去看一下。这不算是一个好的建议,因为一般家庭很难接待这么多客人,不过冉云飞却觉得女儿很懂事。于是我们就爬上冉云飞那高高的八楼,参观他犹如图书馆一样的书房,而孩子们则在客厅交流游戏、动漫等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当晚我们来到成都一个朋友早就为我们定的饭店住宿,不过我们将本来定的两个房间两天改为四个房间一天了。

8月7日,按照计划是几个母亲带孩子到欢乐谷去游玩,但是在吃早饭时,有人说可以让孩子们自己去,因为她们到里面去玩也没有什么意思,四个孩子有三个都是初中生了,应该可以照顾自己。其他两个母亲也觉得这样很好,我想也是,各取所需更加好,而且欢乐谷门票很贵,也可以节省好多钱。就这样我和银夏去会朋友,女士们自己安排,逛街购物都可以,孩子们则去游乐场,反正其他朋友还会带孩子到欢乐谷与孩子们会和,只要给他们手机就可以了。

这一天我基本都是在路上度过的。早上到新都张先痴先生家里去,因为头天晚上杨文婷大姐知道我和贤斌的家人到成都了,一定要我去,而且还有一些朋友要过去。果然我到了张先痴老师家里一看,陈云飞、张明、流沙河先生的妻子吴茂华,还有王建等成都老右派、老文化人都在那里。大家话题很随意。吴茂华在讲关于米尼切克的事情多一点,我表示很同意她关于米尼切克的意见应该被重视的观点。

吃过午饭我和陈云飞、张明等就回成都了,因为当天是星期六,下午有读书会,我也好久没有到读书会去了。我们进去时,读书会已经开始一会儿了,许多人跟我打招呼,为了不打断别人讲话,我只有招手致意。当时一个书友正在讲一篇关于“六四”事件的文章,然后是大家举手发言。举手的人很多,很多人都用自己身边的事实来批判现实的不公正,我虽然举了几次手,可是我坐在后排,过了好久主持人才叫我发言。大家发言都是坐着发言,我却走到中间,我说:“也是成都读书会书友的刘贤斌先生在6月28日被抓后,社会各界都对刘贤斌先生进行了声援和支持,昨天我和刘贤斌先生的妻子陈明先、女儿圆圆来到成都,一是为了让他们散心,二是感谢大家对刘贤斌的支持和声援。现在我代表刘贤斌的家人给你们鞠一个躬,谢谢你们!”大家对我的鞠躬报以热烈的掌声。

我退后坐在凳子上,这时一个读书会的主持人来到我的身旁跟我探讨赵紫阳的问题。因为去年11月我写了一篇关于赵紫阳的文章《赵紫阳:悲剧时代的英雄》到成都读书会上讲,由于时间比较紧,没有详细的跟大家探讨。而成都一些朋友觉得赵紫阳在早期也是跟共产党干了很多错事的,因此觉得不应该将赵紫阳拔得这么高,因此对我的文章有些意见。经过半年多时间的思考他觉得我的文章还是有道理的,早期赵紫阳犯的错误我们当然不会视而不见,但是我们更应该看重他在改革开放时期做出的贡献,看重他思考问题从民众利益、国家前景角度出发,对于一个从小就加入共产党的人来说,反戈一击的道德勇气对象他这样地处高位的人来说非常难得。他向我索要这篇文章,我说只有让成都朋友从网上下载给他了,他非常满意的离开了我,而我也非常高兴我的这篇文章给了他还有成都一些朋友如何看待历史人物的新角度。

头天晚上几个朋友都表示要在第二天请陈明先吃饭,但是冉云飞捷足先登了。他说他必须请贤斌家人吃饭,果然不愧是“匪气十足”。我们还在读书会时冉云飞就让朋友发短信叫我们到他家里吃饭,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误解,是到他家里集合然后到外面餐厅吃饭。因为现在的人很少有在家里招待朋友的习惯了,整许多菜麻烦不说,碗盘也不够。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主观了,冉云飞就是在他家里请我们吃饭,他说,他只有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对贤斌的态度,这也是破天荒的。为此,他的爱人准备了一天,连纸盘都用上了,而冉云飞也象搬运工上上下下八楼几次搬运啤酒等东西。他还请来成都著名作家、家庭教会秋雨之福的教导长王怡和做乡村立人图书馆NGO的李英强夫妇助阵。王怡一到就给我们讲他们教会成员为刘贤斌祈祷被国保找麻烦的事情,看样子他很享受这种为朋友仗义执言的感觉。

孩子们还在游乐,而陈明先和我妻子等并没有去逛街,而是到文殊院看了一下,就一天都在那里喝茶,难得的过了一个清静日子。不过万淼焱律师得知陈明先到成都了,专程到文殊院来陪了她们一天。

我们就在楼顶露天坝子吃饭喝啤酒,虽然是盛夏,但是大家并不觉得炎热,也许是楼顶植物的作用吧。除了喝酒的外,我们基本吃完饭后,孩子们才回来,分批次吃饭让餐桌不那么挤,倒有一种统筹的意味了。

孩子们似乎没有尽兴,圆圆最先走上楼顶,一个劲的喊太累了,不只是玩的累还是爬楼梯累的。他们一个劲的说排了两个小时队才排到一个项目。

冉云飞的妻子一再催促我们早点结束,因为流沙河老师和师母在等我们。流沙河也跟冉云飞在一个院子住,所以我们很快就到了。陈云飞要赶回新都,而且他在明天还要为刘贤斌绝食一天,所以就告辞了。吴茂华老师在门口迎接我们。流沙河老师非常清瘦和高挑,看起来更显得矍铄,虽然他已经八旬高龄,但一直站在客厅招呼我们。

吴茂华老师就说,他们本来不了解刘贤斌,而且知道刘贤斌是搞中国民主党的,搞组织的,曾经还有偏见,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刘贤斌出事后,大家的支持让他们觉得不一样了,而且冉云飞、张先痴、陈云飞等也向他们介绍了刘贤斌,他们从网上了解了一些事实,让他们觉得刘贤斌是很不错的人,他们就觉得必须要对刘贤斌支持,而且迫切要见到刘贤斌的家人。

陈明先就介绍了一下她和刘贤斌的认识和生活经历,包括刘贤斌几次被抓后家里生活情况,陈明先轻声细语,大家也都静静的听着,当讲到2001年5月由于四川民主党又一次被打击,她和我都被抄家并且关进遂宁市拘留所时,我却发现圆圆的头已经靠在陈明先怀里,眼睛慢慢变红了,红得犹如要滴血。陈明先则心痛的用手拍着圆圆的背部。我心痛如割,很想将圆圆抱在怀里给她以父亲的关怀,因为从她生下来我就是她的干爹,但我知道我代替不了刘贤斌,我不能消除她失去父亲的痛。我示意陈明先不要讲了,再讲下去我不知道圆圆会不会痛哭出来。

 

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与友人合影

我们在流沙河先生家里合影留念。流沙河、吴茂华老师殷切希望陈明先和圆圆以后到他们家里来,就住在他们家里。

来到门口,一个朋友赶来送给陈明先500元钱。由于当天李英强夫妇到来,他们完全靠自己捐助了七个图书馆,非常的不容易,陈明先对李英强他们的做法也非常佩服,当时就将这500元钱捐给了李英强。李英强当然不接受,我就说这是陈老师的意思,你没有权利拒绝,你就拿这点钱给孩子们买点好书吧。

8月8日星期天,由于我和妻子家里还有事,我们就坐火车回家了。陈明先他们就带着孩子到天府广场看动漫表演去了。

此次成都之行,我想最重要的不是让刘贤斌的孩子到成都游玩了,而是让她看到许多的人都在对她的父亲表示尊敬和支持。她的父亲虽然再一次入狱了,为了她现在还不完全了解的原因成为囚犯,但是大家的支持、尊重和热情会在她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这使得她可以逐步去认识、理解她那遥远的父亲。有了女儿的理解,我相信这是贤斌最大的幸福!

2010年8月14日写于四川遂宁市西山路玫瑰上品

关键字: 陈卫 刘贤斌
文章点击数: 30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