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6/2010              

共产党被“枪毙” 与如此“口交”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共产党也被“枪毙”了?这可真是一桩“敌对势力”最愿意看到的、骇人听闻的大事。可是,这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不信请听我道来。

虽然我对毕节所谓“文坛”嗤之以鼻,但作为一个对自己的文章敝帚自珍的人,还是希望自己的文章被家乡人看到,欣赏。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今年6月,我拟将自己在墙里网络凯迪网络,QQ空间等等都畅行无阻的《悲情小麻雀》发在毕节某论坛。帖子弄好,一点“提交”,怪事了,系统居然提示说:包含敏感词,此帖子现已禁止浏览,审核通过后才可以正常浏览。

我这篇文章没有政府,没有政治改革,更没有法轮功李洪志,哪来的敏感词啊,有没有搞错?我反复试,还是发不出。

太不可思议了,我盯紧提示看,隐隐约约在一闪而过的提示上看到了“共产党”三个字。共产党是敏感词,不许在文章里提到?不会吧,只有反动派,反党势力才会视共产党为贬义词,才会将共产党作为龌龊的秽物而唾弃它啊。还在共产党统治之下的毕节,竟然会,竟然敢冒共产党之大不韪,将共产党与法轮功相提并论不许出现在论坛?

我到文章里如大陆影视剧里的国军、皇军那样掘地三尺,终于在这句话里“搜捕”到了隐藏得颇深的共产党:如今,老奶奶她竟然不怕“雷吼”,连大白米也肯给“害虫”吃,这,可是共产党监狱改造好了国民党大战犯般的难能可贵啊。

天哪,太阳竟然从西边出来了:曾经不共戴天的国民党不是被忌讳、被枪毙的敏感词,伟光正的共产党千真万确倒成了导致共产党被枪毙,影响我文章发出的敏感词!没办法,我只好抓起鼠标,咔嚓一声,  手起标落,冒着更比“诽谤”、“攻击”共产党反动一万倍的风险,闭着眼睛把共产党给“枪毙”了——戴着三块表的老共明鉴,事实上,枪毙共产党的,不是我,是毕节某论坛。

7月的一天,我将自己的《儿子童年趣事》拟发在该论坛。怪事再次出现,系统再次提示,说我文章里“包含敏感词”。

这篇文章应该更比前一篇还绿色、环保,连他妈的共产党也没啊?我还是把文章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三四遍,哪来的敏感词?但是,文章就是发不出。没办法,我只好放弃。谁知当天下午还是第二天,文章出来了,打开一看:我的天哪,敏感词原来是这个啊!我儿子出生于1988年,我这篇东西,是孩子幼儿时期,我给他写的日记。问题就出在其中三篇日记的日期上。姑且复制、粘贴在此:“*****1月26日,*****10月9日,*****10月26日。”

这三篇日记写作时间恢复出来,就是“1989年1月26日,1989年10月9  日,1989年10月26日。”

看见了吧,害得我的文章被敏感的,竟然是该死的1989年。是的,1989年是该诅咒、该死的。只不过,前面被论坛枪毙了的共产党认为1989年该诅咒、该死的,是那些跪求自己改革的天安门学生,一切站在正义立场的人们认为该诅咒、该死的,则是那下令屠杀学生的组织和开枪屠杀学生的人。

既然知道这是屠夫行径,既然怕恶鬼半夜敲门,你就别做亏心事啊,怎么就如房事般,自己迫不及待地、欲火攻心地要做,做了,却又万般忌讳别人说起?

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听说过吗?不是不知道,而是火烧眉毛顾眼前吧?

有一天,愤愤地和儿子说起被敏感了的1989年。儿子不屑地说,这个算什么,我说一句在话,你找出其中被屏蔽了的敏感词来:言无二价,一口交易!

 看了半天,我不能不承认眼拙:看不出来啊,就这八个字,也有敏感词?

儿子缩小考试范围:敏感词在后面四个字。

再推敲,还是不知所云。

知道“口交”这档子事吗?

儿子一提示,我脑海里飞快闪过小学生用“但是”造的句“鸡蛋是母鸡下的”,我终于恍然大悟,一通百通:原来……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啊!只是,这他妈的明明是脑筋急转弯,哪是伟光正的党一本正经加正襟危坐在讲政治啊?

儿子说,这是他玩什么网络游戏的时候遇到的,令人哭笑不得而又令人火冒三丈的怪事。他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清楚,这句话被屏蔽,原来都是口交惹的祸。

哈哈,我愤及而喜:这狗日的网络,你真他妈够童真,够幽默的。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过时了,不能穷尽其相了,郭沫若地下有知,王兆山地上有心,赶快发明特色词语,以供舞文弄墨者“为有源头活水来”吧。

子曰:过犹不及。

 我曰:物极必反。

不是吗,网络是死机器,它只会不加分析,不动脑筋地执行操纵者设定的程序、指令,它才分析不了“一口交易”和性行为的“口交”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情,只要看见口字和交字挨在一起,就是它应该屏蔽的玩意。这和癞头阿Q从忌讳“赖”相关的词开始,到后来连光、亮、灯、烛都列入忌讳大全,何其的相似乃尔啊!

不同之处仅在于:共产党被敏感,是斑竹对共产党的口碑洞若观火;一口交易被敏感,是有关部门要当婊子要立牌坊假正经。

其实,死网络和大活人的思维方式在这一点上是暗合神通的:放任共产党,放任一口交易四处游走供人歌颂,给人方便,本来再好不过,可是,真心歌颂共产党的人屈指可数,信守一口交易的人寥若晨星,所以,宁可因噎废食,宁可错杀三千将共产党,将一口交易枪毙了,也绝不能给别有用心的人诽谤共产党的平台,给人口交的联想。

本人经常浏览的凯迪网络、腾讯新闻等等虽然言论相对宽松,不会“枪毙”共产党,但是,诸如法轮功,李洪志,九评,退党,六四,甚至政府,罢工,抗税等等,都是敏感词。尤其是,在这些网络,有关胡锦涛,江泽民的信息,一般不会有主题帖子,偶尔有了,回帖也是被封锁了的。也即说,胡、江在凯迪网络,不会被“枪毙”,只会被“示众”。与言论自由等而下之的毕节某论坛相比较,也就是一百步和五十步的“差距”而已。

毕节这家论坛坛规云:帖内不得含有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信息,对非法字符的帖子一律屏蔽。这样看来,最起码,要么共产党在毕节是非法组织,要么共产党三个字属于“非法字符”?坛规第三条、第四条还云:  禁止讨论一切政治问题,  禁止讨论国家大事。前一条,是违背江前总书记三讲中“讲政治”的重要思想精神的,后一条则严重违背了毛领袖“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的伟大号召。

你发明的明明是无线电视,我偏偏殚精竭虑给你弄成有线电视;你发明的明明是宽带网络,我偏偏砸锅卖铁给你整成窄带网络。什么叫愚顽不化,什么叫反动透顶,什么叫开倒车?我想,非此莫属。

 敏感词屏蔽,网络革命,竟然革到了抹杀政府也在所不惜的张皇境地,到了哪怕严重违背过去、现在党魁一句顶一万句指示的也顾不得了的程度,到了哪怕“枪毙”共产党也在所不惜的地步,这是网民的悲哀,更是共产党的悲哀。

我当然知道,毕节这个芝麻论坛“枪毙”共产党,不是来自国务院红头文件精神,也不会来自共产党中央指示,而是论坛防微杜渐的措施。斑竹的心理:宁可矫枉过正,不可失之大意。矫枉过正,小心无大错;失之大意,贻害无穷。共产党没有因为自己被歌颂,顶多自己不获升官发财;共产党要是因为自己被“诽谤”了,那可担当不起。共产党是什么货色,在开放的网络,、由的言论环境之下,人们会对它歌功颂德还是口诛笔伐,斑竹和党棍们,心明眼亮着呢。因此,穿钉鞋拄拐棍的把稳措施,就是无声无息像抹杀一个跳蚤那样抹掉共产党,万万不可羊肉没吃上惹一身骚。如此为党分忧,不说提拔,最起码,党放心,煮熟的鸭子党不会给你“被飞走”。

正是在这样变态加病态心理驱使下,宁可信任无心无肝,没有思考能力的冷机器电脑,也千万不可以放任有胆有识,明察秋毫的热器官人脑。所以,共产党的地盘上,共产党的论坛上发生“枪毙”共产党的二十一世纪之怪现象,实在再正常不过。

不久的将来,真发生共产党枪毙了共产党的事情,我也一点不会奇怪——中共统治下的网络每屏蔽、过滤一个敏感词,就等于共产党自己又扣紧了一次握在它自己手里,并且枪口对着自己的扳机。
 

关键字: 李元龙
文章点击数: 31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