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8/22/2010              

从来佞辛覆乾坤(上)——解读拥毛派的前世今生

作者: 茆家升 茆家升

在极权统治下,往往是最坏者当政。——用更大的错误去掩盖先前的错误,用更大的罪恶去保护先前的罪恶。

——哈耶克《通向奴役之路》

我坚信,任何国家的发展,它的任何成就宏图,都不应该以人的痛苦和损失为代价,任何东西都不能高于人生命的价值。任何迫害都没有理由。决不允许在恢复历史正义的名义下,替消灭自己人民的人平反。

——俄罗斯总统 梅德韦杰夫

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举天下以奉一人,愚忠也!(封建主义家天下,决定了权势皇帝不可能不虚伪;不可能不残暴;不可能不狠毒!)

——明末大儒 黄宗羲

 

上 篇


一,今日斯大林,明日毛泽东,都逃脫不了历史的审判。

当今各网坛关于毛泽东功过是非的争论,依然如火如荼,所谓拥毛派的一干人等,还在山呼万岁,继续造神,有甚嚣尘上之势。以乌有之乡网站为代表的一批佞幸之徒,公然出版什么张春桥文选,要为四人帮平反,为文革招魂!还想打着毛的旗号,为一己和小集团之私,作新一轮的政治博奕。其实有识之士,包括执政者的高层,乃至拥毛阵营里的良知未泯的觉醒者,早已看清毛泽东的暴君本质。而且随着历史真相不断的被披露,毛泽东的滔天罪行彰显于天下之时,毛泽东必将和斯大林希特勒波尔布特齐奥塞斯库萨达姆金正日等罪酋一样,接受历史正义的审判,遗臭万年!就与毛的关系最密切者而言,斯大林的今天,就是毛泽东的明天,毛泽东在中国的倒行逆施,除了有中国几千年封建帝制因袭之外,那杆理论的破旗,基本上来自斯大林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什么继续革命,以及消灭私有制等等。而所有奉行这些歪理邪说的国家,无不都犯下了共同罪孽,都是在祸害自己百姓,有力量的还会祸害他国的百姓,都是反人类罪!每个人生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就说毛泽东吧,仅大跃进共产风一役,中国人主要是农民,就被万恶的人民公社,包括残酷的公社食堂制的制度杀人,达三千七百多万之巨!可笑那些拥毛派们,至今还在死亡人数上纠缠不休,你们不想一想,即使三千多万的死亡人数,缩小十倍,毛泽东也该被绞死数万次了!伊拉克的萨达姆被判绞刑,主要罪行不就是在杜贾尔村,-次杀死146个无辜平民吗?中国人的人命,真的如草芥一般,猪狗不如,想怎么践踏就怎么残害,只能逆来顺受引颈受戮吗?我相信每一个还没有丧尽天良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人命关天这个最浅显的道理。也不可能不知道一旦大跃进大饥荒的历史资料解密,毛泽东的罪行大部分被披露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在这之前,必然要做最后的挣扎与抵抗,其中很大-部分人,与其说是在保毛挺毛,不如说是在保自己和相关利益集团的利益!

而否定大跃进期间饿死三千多万人,就是他们最后的防线!但是,当历史的真相被披露的愈来愈多,部分历史档案已经解密,他们的最后防线即将全线崩溃时,他们就不顾一切,把毛的滔天罪行,和执政集团捆绑起来。说得具体点就是,谁要揭露毛泽东的滔天大罪,谁就是在妖魔化毛泽东,就是反华反党!也有些好心人,甚至在毛时代受过迫害的人,从道义公理和人性种种角度,都知道必须清算毛的罪行,还社会-个基本的公道。但总是担心毛与党的关系太密切,一旦公开批毛,会伤及全党,后果难以预料。或许这就叫投鼠忌器吧。

这件事看起来很象是一个严竣的话题!有点像逻辑学上的二难推理。其实从鼠与器的关系认真分析一下,就可知道投鼠是毋须忌器的!而且可以帮助我们如何认真解决鼠与器的关系。具体点说,怎样的一个国家和政党的机器里,才可能不产生硕鼠,或是发生了硕鼠案,能即时清除。否则的话,这个器还会发生并保护一批又一批硕鼠,直到这个容器毁掉的。讨论鼠与器的关系,还必须遵循一个原则,就是全体国民的福祉,而不只是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


二,毛泽东曾一再信誓旦旦要实行民主制度,为何甫一执政即迅速走向专制独裁?是严竣课题,有待深入探讨。


其实问题的关键,还不在讨论该不该投鼠忌器。更重要的还是要研究探讨,毛泽东作为执政集团的首脑,而这个集团是曾经号令与带领过亿万国人,向一党专政的国民党政府作过殊死搏斗,一再宣称要向一切不民主的制度开火!作为领袖毛泽东也曾信誓旦旦,说要实行民主制度!为何甫一执政,承诺之声言犹在耳,书写的文字墨迹未干,毛泽东竟敢公然宣称,自己就是秦始皇,承认就是要搞独裁,而且胜过了秦始皇一百倍!在1958年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公然说全国十分之一的人口,当时的六千万人为不赞成社会主义的,其中一千二百万人为阶级敌人斗争的对象!执政27年竟发起各种政治运动多达五十多起,党内党外大批无辜者受害,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冤狱重重遍布神州!毛也正是通过这些非常手段,和斯大林等独裁者一样,逐渐实现了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和垄断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即所谓三垄断。(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现俄共中央书记,俄罗斯议会杜马领袖久加诺夫,总结苏共垮台原因时所言),实现了对党的中央委员会实行专政;再通过中央委员会对全党实行专政;再通过全党对全体国民实行专政!从此毛泽东就成了至高无上的神,全国百姓包括党员都是他可以任意驱使的奴才,全国的财富不论物质的还是精神的,都是他囊中的私产,可以任意挥霍。毛泽东成了可以超越斯大林和希特勒的大独裁者!独裁的后果就是饿殍遍地、万马齐喑、经济崩溃、文化消亡、道德沦丧,毛治下的中国庻几成了人间地狱!

我们揭露毛泽东统治中国时期,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尽管是必须的,也还是不够的。重要的是要寻找,是什么样的环境土壤,什么样的时代背景,方可促使-个大独裁者的诞生成长和祸害一方?是来自海外的什么主义理论学说,和什么大胡子小胡子鸟导师们的指导干预胁迫?是中国数千年传导文化的孕育潜移默化和恶的榜样?还是毛泽东本人个人品质上的自私贪婪狡诈和阴险残酷?或是三者兼而有之?诚然,如此重大的课题,不是我一个迂腐的民间老头能说清楚的,它应该有全国众多学有专攻的资深学者,着力进行研究,并期待他们早日有令人信服的学术成果,可以昭示十几亿中国人,中国要健康地发展,要实现历代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梦寐以求的民主宪政之路。必须永远杜绝毛泽东这样的独裁者,再来祸害我们苦难的中华民族。


三,当下甚为嚣张的所谓拥毛派思潮,是一股历史的逆流。寻求逆流的源头,是击退它的第一步。


在探讨毛泽东是怎样从倡导民主走向专制独裁的问题之前,有必要先说说清,当今所谓拥毛派的诸多事宜。因为这是一股历史的逆流,对中国的健康发展,为害极大。尤其是当下,一些居心险恶的人,借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背景,沉渣泛起,为四人帮和毛的极权统治招魂,为文革翻案。散布一些奇谈怪论,去蛊惑那些不明历史真相的中青年人和某些心地善良的人,造成当今思想和舆论上的混乱。这些拥毛派们的前世今生的真面目究竟是怎样的?是值得认真讨论的。

说起拥毛派们的前世,有两个阶段,分水岭是毛的生前与死后。

毛在世时要问谁是拥毛派,一定有人要说我头脑有病。君不见红海洋正艳若桃花般在全国盛开,全国山河一片红,红遍穷乡僻壤。山呼万岁之声,响彻云霄,全国不都是拥毛派吗?是吗?这种在权势的裹胁威逼下的呼喊,能是真诚的吗?这点毛本人还有点自知之明,他在天安门城楼上面对广场上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呼喴声,就曾对来访的美国记者埃德加 斯诺说过,说大部分人都是在随大流,没有多少人是真心的。当然毛不会说要是不喊或不拚命喊,就是不忠就要挨整,甚至会被整死。我作为那个时代的经历者,就在那一片红里,闻到了无辜者被残害的血腥;在震耳欲聋的万岁欢呼声中,我听到的是数千万枉死饿殍临终前凄苦的哀号。有人说文革时期是一万八千年人类史,和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里,最黑暗的时期!在毛泽东像邪教教主一样肆虐中国时,还有谁敢不拥毛吗?当然有,诸如林昭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等等,但他们都殉难了!讨论在一个狂野的残暴的领袖专政年代,谁是拥毛派的问题,是毫无意义的,那是个全民族蒙羞的年代!

毛泽东死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尽管毛时代留下的阴影,一百年也消散不了,但我们毕竟离开最黑暗的中心一步了,中国社会开始恢复了理性,可以讨论-些毛时代谈一点就可杀头的问题了。

比如我想问-问,在毛泽东死掉,和继后抓捕江青毛远新和四人帮-伙时,谁或曰那些人是真正的所谓拥毛派?读者只须冷静下来,对当时史实做个简略的回顾,就可以得出一个令当今拥毛派们气急败坏大跌眼镜的结论,那就是一个也没有!但有半个,半个是谁?白卷英雄张鉄生也!网上有人说,抓捕四人帮举国上下万众欢腾时,全国只有一个人表示了抗议,这个人就是张铁生。为什么说只算半个,按说张铁生也是个大名人,官封全国人大常委,“白卷英雄”也是“英雄” 。如果此事真实发生过,那历史上真该记下一笔,应该是完整的一了。可惜我也只是网游时,偶然见到一次,看过就忘了,以后再也未见到,而且百度搜索张铁生,也未见有此记载,可能是我记错了。按孤证不为凭的原则,是不该记录在案的。但我依然相信有发生过的可能。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可能十分重要,起码名为四人帮实为五人帮垮台时(江青就在公审她时叫嚣,她只是毛泽东的-条狗,叫她咬谁就咬谁),全国还有半个信徒,为它摇旗呐喊。比苏共解散和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毙命时,要胜过一星半点。在苏联当叶利钦宣布苏联共产党为非法组织时,苏共当时还有一千多万党员,没有一个人上街表示抗议;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仅仅几个月前还在全国党代会上全票当选,他的政治报告被全体代表爆发出的十几次雷鸣般的掌声打断,他的老婆也当选二把手,他的狗也封为上校!全囯处处都是他的塑像画像,真正成了罗马尼亚人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可是曾几何时,伟大领袖逃难时,竟然没有一处一个人愿意收容他们。接下来众所周知,他夫妻俩被自己的部下,乱枪扫成无数血窟窿。


四,抓捕毛的妻侄和四人帮时,举国欢腾。连身边的汪东兴张玉凤等都暂时站在正义一边,全国未见拥毛派身影。盖因毛时代“全国的全面恐怖” 的必然结果!


说说我们中国。本来有两个人,应该是铁杆拥毛派的,结果却大出人意料。一个是汪东兴,毛泽东的大内总管,掌管御林军,叱咤风云,深得毛的信任,参与执行过许多机密要案,几近是家臣了。要不是真实发生过,谁会相信,在历史关键时刻,汪毅然地站到叶帅华国锋等-边,抓捕毛的老婆侄子和四人帮-伙。汪此举并非对主子不忠,而是表明毛泽东这个人太阴险毒辣了,他心地阴暗,怀疑一切人,包括他身边看起来是信得过的人,所以才会众叛亲离,连身边的人也离它而去,乃至反戈一击!其实此举也非偶然,也和自身利益休戚相关。因为正是像汪这样离毛最近的人,才更看得清毛的狡诈凶残没有人性的真面目。别看毛在世时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但决不会有真感情。当然我们也不应髙估汪此举主要出于正义,我更相信汪当时是审时度势之后,做出的决定。如果换一种情况,毛虽然死了,但由于毛的什么理论主义学说思想,深入人心,国家已长治久安,科学文化事业已经空前繁荣,人民生活水平已居世界前列,更不会有大量饿死人,和全国大丶中丶小学停课闹什么革命,更未迫害过那么多的人。那么作为毛的遗孀江青亲侄毛远新等人,即使干过许多坏事,如果“先帝” 还有“遗爱” 在人间,汪不问是从大局,不得不考虑国人对毛的感情;还是从私利,不能不想想毛对他的恩德,汪都不会对江青和毛远新等痛出杀手的。而汪当时万一倒向江青,历史真的就可能重写,慈禧的得逞,就是先例。汪东兴的例子说明,做人要得给自己留条后路,而要给自己留后路,就不能把别人往死路上逼!否则遭报应的只能是自己和后人。

当然把-切罪行都推给毛,也欠公正。就汪东兴而言,也是跟着毛干过许多坏事的,最严重的当属奉毛之命逼死田家英了。真相弄清后,胡耀邦邓小平等要追究汪的刑事责任,而叶帅李先念等则主张放汪-马。一追一放,谁更有道理,暂不论。

中国应该还有-个铁杆拥毛派,可惜也不是,此人乃张玉凤。有人说为何不说是江青呢?不,张和江不能相提并论。江青是名为四人帮实为五人帮的主犯,或曰是祸国殃民夫妻店的女掌柜二东家,得志猖狂时,连国家主席丶总理丶总书记丶开国元帅,都是这对恶夫妻,可以任意凌辱宰割的阶下囚,遑论他人,他俩都是货真价实的国贼元凶。张玉凤不是,有人说她是“通房大丫头”, 这话刻薄了点,但是事实,也是毛时代怪事之一,不是说毛时代没有包二奶吗,这种事任何时代也少不了。张之事怪就怪在可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高层面前,谁也不敢吱声,连江青见毛也得先经过张。说张手眼通天,是小看了她;说她可以影响毛的决策,倒也未必;说有什么私情,我也没兴趣。我只关心她在那段特殊历史时期,她说了什么干了什么,对当时对尔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说,历史要郑重地记下张玉凤一笔的,其中最重要的,当属她披露的一段重要史实了:毛泽东临死前几个月,曾当江青毛远新汪东兴和张玉凤等人面,圈定江青当党中央主席,毛远新张玉凤进中央政治局常委。此事经《动向》杂志2002年5月号报导后,反响极大,拥毛派们当然极力否认,可是却未见当事人,至今还在世的汪东兴和毛远新的否认。以后又经姚文元回忆录的证实,否认的声音渐渐式微了。拥毛派们也不想想,张玉凤敢造这个谣吗?她会这么蠢吗?她不知道这份材料一公布,毛泽东的长长封建尾巴不就露出来了吗?这不就是从党天下向家天下转换的铁证吗?什么工农兵当家做主,什么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全是欺骗全国老百姓的无耻烂言!我们不知道张女士,公布这段史实时,是怎么想的,但事实就是给了拥毛派们致命的-击,对社会回归正义与理性,起了积极的作用,是应予肯定的。按说毛是把张视为家人的,但张却没为其讳,说明什么呢?

至于毛在世时,许多高官近臣,对毛江唯命是从山呼万岁,毛江自己也知道,没几个是真心的,迫于形势而己。举个例子,江青曾多次当面羞辱郭沫若,象罚小学生一样罚郭沫若站立听训!郭低声下气唯唯诺诺唾面自干。郭受此非人的大辱之后,有-次居然还当江青面吟诵歌颂江青的诗:“敬爱的江青同志,你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始终贯彻毛主席革命路线,所以舞台上有了工农兵的光辉形象——”, 肉麻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 郭沫若屡屡受辱,两个儿子都在文革中被迫害死了,他能敬爱江青同志吗?他和江青都是绝顶聪明的人,谁也不是傻子,俩人心里想什么,你知我知全国人都知,都在演戏。果不然,江青一被抓,郭沫若马上写诗:“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帮……更有精生白骨,铁帚扫而光……”, 有人觉得突兀吗?没有!即使有人被乱枪扫成血窟窿的事发生,也不奇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未报时候未到嘛!

谁能吿诉我,当时中国还有谁是坚定的拥毛派?从开国将帅,到历届政府重臣,他相信过谁,亲近过谁?即使是最核心的领导层,政治局常委的成员,有谁未受过毛的整肃?

毛泽东执政的27年,特别是文革十年,毛江开的夫妻店,玩弄数亿中国人于股掌之中,和对国人进行疯狂掠夺,包括一切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更严厉的是彻底地摧毁了全体国人的人格和尊严,整体地俯伏在这对恶夫妻的脚下,成为他俩可以任意驱使和惩罚监禁乃至杀害的奴才。其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对此,胡绩伟先生做了一个深度的概括,就是“全国的全面恐怖” !知道这个现实,你就会理解中国为什么没有铁杆保毛派,只有投机分子奸佞小人,和见风使舵栽赃陷害落井下石的一批奸佞之徒!总的根子不在他们,而在独夫民贼毛泽东,和他贩来的什么阶级斗争和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狗屁的理论上面。所谓先有暴君,后有暴民。

中国有-个重义轻利的美好传统,“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还有一句话曰“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越是时局动荡不定时,越能显示臣子的忠诚。古往今来,不乏为理想献身的人;甘冒矢石,从容赴死者,不绝于史书。就王朝更迭而言,每朝都有食皇上俸禄,为主子效命的。即使是前一代王朝腐朽没落,注定要灭亡,也还会有誓死效忠的人,那怕只是愚忠,也会受到后人尊敬的。典型的例子是南宋灭亡时,陆秀夫背宋末小皇帝赵昺跳海殉节了。我想问问当下已九十高龄的马宾先生们,毛皇帝驾崩时,你老人家业已五十多岁,且身居高位也是受过皇恩雨露的,在抓捕四人帮,明眼的人都知道是针对毛泽东时,为什么你们集体失声了呢?怎么就不见有人舍身取义,为主子为主义捐躯呢?是子民们不仗义呢,还是毛本身就是个独夫民贼,贪得无厌的大硕鼠,必遭国人包括曾经是他的信徒的唾弃呢?

所谓信徒是指一些信仰者,当然不包括借毛的虎皮谋私利攀高位的投机之徒,他们从来就是没有信仰没有灵魂,狡诈之人。为一己私利,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们都干得出!中国很多事都毁在他们手里。毛泽东的许多坏事,都是通过他们,加害到百姓身上的,他们中很多人,也是两手沾滿百姓鲜血的作恶者,也是应该受到审判与惩罚的。但他们大多是变色龙,是投机政客,极易转身的,挺毛拥毛也只是-时的手段,什么时候风向一变,他们马上就会是另一付面孔,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或许有人会说,他们当时心中是拥毛的,只是迫于当时形势不敢表态而已。反斯大林的赫鲁晓夫,斯大林活着的时候,不是也不敢说话吗?告诉你们,这些话只能忽悠不知真相的现在中青年人。事实是粉碎四人帮时,并未批毛,当时颂毛挺毛并无风险。而当时中央掌实权的叶帅华国锋李先念等,都是比较温和的人。以后邓胡执政,也只是在上层开展真理标准的讨论,和批了两个凡是。当然也处理了一批文革中作恶者。实践证明,那是深得人心之举。那时还有一个重要现象令人怀念,就是全国上下对毛的看法,相对而言比较统一。舆论上也未见什么拥毛派挺毛派的。现在回想起来,中国可能错过了和平变革或曰政治改革最好的时期,那时如果-举拿下天安门城楼上毛的挂像,和搬走什么纪念堂,也不会有什么风浪的。那今天就不会有一位地方大员,公然还会用巨量的民脂民膏,为一个民族罪人,塑几+米塑像的咄咄怪事了!


五,毛时代参与作恶者之中的佞幸之徒,受利益的驱使,或乔装改扮为受害者,或蛰伏窥测,伺机而动。他们是今日拥毛派的源头和鼓动者,也是社会动乱的祸源之一。


但是,如果我们只看到四人帮垮台时,地面上没有见到那些坚定的拥毛派,继续在誓死保卫,没有见到一个“心往忠字上想,血往忠子上流,命往忠子上拚”( 文革时期安徽省革委会主任宋佩章语)的人,就以为毛时代风云-时的人物,那些历次政治运动疯狂整人的人,那些借毛和四人帮之势,窃取高位的人,见大势已去,就能幡然回悟,顺应历史潮流,成为改恶从善的新人,那我们就太善良了。对事物的本质,和那些阶级斗争时代的弄潮儿们,太缺乏了解了。他们一个个精明无比,大都是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中佼佼者,善于审时度势,随风而变的。他们是不会轻易为谁,包括信誓旦旦要“三忠于四无限” 的毛泽东,舍身取义的。形势不利时,他们会韬光养晦,蛰伏待时;而一旦他们认为时机已到,会立刻伺机而动,重整旗鼓,再次揺唇鼓舌兴风作浪的。

有人会问毛时代的山呼海啸般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喊声中,其中很多人是不是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即人质爱上了绑匪。受毛泽东毒害深重的人,反而歌颂毛泽东。中国当今有没有这种人存在,我说不清。但我相信当毛死了,四人帮被抓时,中国没有一个人是患所谓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你们看毛泽东活着时,像一尊神一样,受人顶礼膜拜,万岁万万岁声不绝于耳,毛似乎像教主一样,已经控制了全国人的思想,似乎都是誓死效忠的信徒,为何四人帮垮台时,未见有人伸援呢?举两个例子:北大教授史学巨擘翦伯赞夫妇受尽迫害双双自尽时,翦的衣袋里装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毛主席万岁;大翻译家傅雷夫妇,文革中受尽迫害也双双自杀,自杀前给远在异国他乡的儿子傅聪写信,要他好好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就差未说“吾主英明,臣罪当诛” 了。我们能说翦伯赞和傅雷是患了什么斯得哥尔摩综合征吗?那只是全国全面的恐怖一个印证而己。毛的老婆侄子亲信被抓时,无人声援,怎么到了今天,毛的罪行已部分披露,反而冒出什么铁杆拥毛的人,他们还会是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患者吗?

我宁肯相信中国的老传统:“天下熙熙,无非为名;天天攘攘,无非为利。熙熙攘攘,为名为利。”说到底还是在受利益的驱动,用时下流行的话语来说,是屁股决定脑袋。

三十多年前,江青毛远新等被抓时,那些毛时代的既得利益者,眼见形势对自己不利,尽管心中愤愤不平,不会也不敢拍案而起,为什么主义献身,甚至也没有人为毛的理念和行为张目,尽管当时那么做并无风险。今天想想这些人当时真是鼠目寸光,没有-个有所谓远见卓识者。如果当时有那么一批人,甚或只有几个人,能公开站出来,为文革为四人帮,或是为毛的理论,有一点点简单的表示,那三十年后该是多么重大的政治资本,成为可以大大炫耀的晋升法码。起码混个乌有之乡的帮主,是当之无愧的。可惜所有拥毛派们都错过了,反而一个个都把自己打扮成运动的受害者,有些还厚颜地说自己是什么反潮流的英雄。这不奇怪,他们的路线觉悟都是挺高的,知道抓捕江青是针对谁的?知道当时社会舆论是倒向何方的?还不弃暗投明,等待何时?而要这么做其实非常容易,因为所有奉行阶级斗争学说的国家,国家就是一部硕大的搅肉机!不是搅人就是被搅,那时谁要说自己是运动受害者,机会多得很。即使49年之后你是一贯的左派,所谓历来“立场坚定丶旗帜鲜明丶斗志昂扬”, 能一贯紧跟形势者,也说不定哪天你也会被掛牌批斗,游街示众。典型的例子就是文革中先派工作组到各单位斗人抓右派,后来又斗工作组,说是什么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了。这种反复无常的情况,也屡见于最高层。比如59年庐山会议,本来是反左纠大跃进之偏的,彭德怀一提意见,毛泽东立马变脸,大反右倾,继续更大跃进,饿死了更多的人。又如1966年8月在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彭真等也就对所谓毛泽东思想是“天才地、全面地、创造性地” 发展了马列主义的 三个副词之说,表示了质疑,就被打成反党集团。理由是反天才论就是反毛反党。现在知道了什么反副词这种亘古未见的政治笑料,原来只不过是毛泽东玩的打倒刘少奇,报七千人大会上挨批的一箭之仇的政治手段而已,结果是刘被逼斗而死,全国大乱。说是政治手段,果不然仅仅四年之后,1970年8月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上,又为所谓三个副词惹起了一场新的风波。不过这次押宝押在肯定一方的押输了,说毛泽东为天才者,成了反党分子。一场批陈(伯达)整风运动,又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了。什么整风?还是整人,权力重新洗牌而已!果然,四年之前毛亲自选定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又被逼走摔死了,又株连了大批无辜。为几个莫名其妙的什么三个副词,几年时间毛竟然反复无常,连续两次逼死毛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今天暂不讨论所谓亲选接班人,和封建体制子孙承袭,有何不同。毛泽东为了自己的权力,搞出这么多花样,心肠是否也忒黑了点,手段是否也忒低级忒下流了点?我想问问当今竭力鼓吹为文革翻案的大人先生们,你们口口声声说文革是反修防修,不是权力斗争,那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说毛是天才者乃修正主义,还是反对称毛为天才者是修正主义?你们该不会告诉我,八届+-中全会反天才论者是修正主义,而九届二中全会时,支持天才论的是修正主义吧!

说到九届二中全会,不能不说说周总理。因为那次会议上,周也是支持陈伯达,肯定所谓三个副词的。当然肯定毛是天才的,还有陈毅等大多数中委。从谋略上说,毛既是战略家,也是战术家。毛当时斗争的矛头,是林彪-伙,周暂放一边。林倒后再收拾周不迟,果然,几年后,周确诊膀胱癌了,毛对亲信王海容说,是到批周的时候了。于是毛江一伙对周全面出击,包括不给周做手术,和连续的批斗会。这方面网上材料很多,不-一赘述了。

我还想问问当今网上诸如“铁心爱毛” 等网友先生们,如果你们当时身在高层,要你们对毛主席是不是天才的问题表态,你们该怎么办?那是什么道路之争路线之辩吗?还是政治赌博?-著下错,全盘皆输!其实赌场也有赌场规则,哪有像毛泽东这样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而且又从来没有一个标准,翻手为云复手为雨,他老毛永远是绝对赢家!就算你已经铁心爱毛宣誓要永远紧跟了,你能爱得上跟得上吗?毛口是心非,朝令夕改,他想过全国老百姓,和他治下的各级官员,他们会怎么想,就算中国愚民多,很多人甘当奴才,对皇帝,对没有皇帝称号但同样权力无边的主席,只有山呼万岁顶礼膜拜的份。你也得像鲁迅先生说的,让国人能暂时当稳奴才,过几天奴才式的平安日子。不要老是过那种欲当奴才而不得,整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那是人过的日子吗?

从这个角度看,抓捕江青时,中国没有真正的拥毛派,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如孟子所言:“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你毛泽东拿中国人不当人,还想中国人会拥戴你吗?没这个道理。所以我们说,如果没有今天的所谓拥毛派们,为了种种私利,和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又在那里兴风作浪,欺世盗名,蛊惑百姓,他们过去借毛之势,坑害了中国无数老百姓,是可以让罪魁祸首毛为他们分担一部分责任的。因为国家的大趋势,不是他们能左右的。说到底他们基本上是帮凶而已,只该负他们该负的责任。

但是,近年来的种种事实表明,这一批本来只是帮凶的角色,大都不是等闲角色。过去把他们看成是应声虫,是盲从者,或是不得已而为之,是看轻了他们,忽视了他们本身作恶的潜能,当时机成熟,他们必然会风云际会,大显手脚的。毛时代干了那么多的坏事,那么多的人受害,固然毛要负首责,而那些所谓盲从者,本来也是作恶者,因为没有群体性的作恶,破坏性或曰灾难不会那么严重。就当时而言,毛和他们各人要负各人的责任。而当下的闹腾,虽然与毛的阴魂不散,有某些牵连。但毛毕竟已死去多年,造成今天的混乱负主要责任的,只能是他们自己了。这个问题打算放在下篇,做一些探讨。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喧嚣闹腾多年的毛时代,随着1976年毛的死掉,终于被翻过去了,虽然毛的罪恶理论,还在毒害中国;毛的“党国”( 辛子陵先生语)体制,还在禁锢国人。民主宪政之路,还举步维艰,很多历史问题还有待澄清,欠下的旧债有待偿还;更多的新矛盾新问题,还有待通过加快政治改革的途径去解决。但我们毕竟已经离开了最黑暗最苦难的中心,从当今执政的高层,到基层百姓,对毛时代的罪行和恶果,都有了-定的认识与反省。不论从国家长治久安,政权相对隐定;还是从百姓们能安居乐业,过上几天平安日子的角度看,人心思定是个总趋势,退回到毛时代,已不可能。中国人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而中国要想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老百姓要想过几天平安的日子,首先要摆脫毛时代把人不当人的阴影,充份尊重人的价值。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中国人不是毛教义蛊惑下,可以任意驱遣役使的劳工,不是拧在那里不准动一动的所谓革命的螺丝钉。毎一个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都只属于自己,都神圣不可侵犯,不管你是毛泽东,还是斯泽东。有人说天安门城楼上毛的画像一天不取下来,中国就一天不会是正常健康的社会,诚哉斯言!

当然中国要过上几年的平安日子,还有一项任务,就是破除当今拥毛派们散布的形形色色的魔咒,认清他们丑恶的嘴脸,险恶的用心,和卑劣的本质,让社会回归正义公平与理性。这项任务也是任重而道远,需要众多有识之士,锲而不舍的艰苦努力,方能达到。

下篇笔者将谈一点个人的管见,欢迎批评指正。


2010年3月初稿

2010年7月三稿

关键字: 拥毛派 毛泽东 罪恶
文章点击数: 155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