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8/25/2010              

按权分配是封建的、反动的、落后的分配原则

作者: 胡显中 胡显中

=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后,刚回到家就听说有位老朋友来过几次电话。马上回拨过去,和这位老朋友对话。他很兴奋地告诉我:最近,他用‘冯慈’的笔名发了一则‘博客’,内容是抨击分配不公的现象。大致是说:据报载:像中央电视台的水均益每月工资26万,是我们这些离休老干部、正高级职称的50倍,太不公平了云云。我当时就表示了几句不同看法,并且马上打开电脑,利用‘百度’搜索出这则‘博客’,读后很不以为然。现在先把这位朋友的‘博客’引述如下:

尽快实现收入分配改革,达到国富民富

2010-08-22 17:58

读今年八月十八日《江西晨报》获悉央视名嘴主持人月薪26万元的消息,使我这个“井底之蛙”大开眼界,原来他们的收入已达到我这个离休正高收入52倍高,我要七年才达到这个水平,反映了离休干部的贬值,正高的贬值。拿普通职工每月1200元的工资,不吃不喝要二十年才能达到这个水平,这使我从感性认识上悟到我国贫富差距达到了何等程度!这违背了邓小平的“共同富裕”“先富带动后富”教导!

许多专家及媒体对我国贫富差距已进行了理性的思考和研究,据《人民论坛》杂志去年所作的网络调查,共有8128人参投票,在贫富差距拉大、激化社会矛盾专项投票率为80.6%。据新华去年发布的消息,10%的居民占有45%的财富,居民收入基尼系数超过差距合理区域的上限0.4,据世行2008年分布的数据,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目前的0.47,超过美国、俄罗斯、更超过印度的0.36,按照《中华工商时报》,统计2007年10%人口收入最高的人口的平均收入与10%收入最低的人口的平均收入差距为23倍,远远高于印度及印尼的5.52倍和菲律宾的9.11倍。据《中华工商时报》披露,上市国企高管与一线工人的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国企高管与社会平均工资相差128倍。今年二季度我国GDP已达8万亿元,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据今年8月18日《信息时报》披露,我国13亿人口,分解细化,我们的人均产出4000美元左右,约为日本的十分之一。日本的国民所得(人均GDP)2009年是3.78万美元,而我国仅为3600美元,还不及日本的零头,世界排名还与日本相差92位,经济水平还比日本落后几十年。我们的人均收入世界排名100位以后,但发达城市的楼价却是超过了日本东京,国富世界第二,民富还没进百(引自该报朱永华点评),正如《中华工商时报》说的“国富民穷”的事实是无法回避的。

温家宝总理在今春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曾表示“让人民过上幸福、有尊严的生活”,如何让做到这点呢?那就是按胡锦涛总书记所说:“利为民所谋”,把八百亿这块大蛋糕的40%GDP造福全国人民,让我国真正成为国富民富的社会主义强国。

首先应该肯定的是:我国当前的确存在贫富差距严重的现实。平面媒体和网络上关于这方面的文章汗牛充栋,如果有兴趣再作一点研究,也未尝不可,只是必需抓住要害和关键。

关键何在?这位朋友所说的现象似乎并不典型,而且其中的因素也很复杂。例如: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博文里没有指名道姓,但在电话里指了水均益和另一位女主持人D某的名字)和我们这些离休干部、高级知识分子之间就缺少可比性。因为其中既有合理的行业间差距,也有新、老之间合理的差距。如果拿他们和农民工的收入比较,则更有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合理差距。像朋友在电话里提到的那位水均益,他能够用好几种语言和外国元首、政要对话,提问都恰到好处,这需要相当的学识和素养;早几年曾经在伊拉克战场上冒着生命危险进行采访,也可以说是有胆有识之士。其收入当然应该比普通的农民工高得多。像这些凭着能力和业绩而取得高收入,完全合理,应该肯定。

那么,中国当前分配不合理的症结何在呢?症结就在于:许多人的高收入并非凭着本人的能力或贡献,而是凭着父辈的功劳、地位等等,也就是所谓“高干子弟”或者叫做“红色贵族”。这种差距不是因为本人奋斗与否的因素,而是天生的、铁定的,不用努力,坐享其成。我们名义上是搞‘社会主义’,按照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就应该是按劳分配。可是现实却存在大量的按权分配。这也可以说就是 ‘中国特色’吧。

按权分配既不是资本主义的分配原则(资本主义按照市场经济原则,按生产要素分配),更不是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而是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封建制度的分配原则。在封建社会里,最高统治者是皇帝,以下是各级官吏和王公贵族。这些特权阶层按照地位的高低、权力的大小,分别享有不等的特权,包括土地和俸禄。此外还有许多政治方面的特权:可以超越王法之外,可以随意杀害、伤害任何普通的老百姓等等。

再来对比一下咱们中国当前的现实:先看财富占有方面的差距:

根据最权威机构的统计:500万、千万以上财富拥有者构成:高级干部子女或亲属占90%, 海外(包括香港\澳门\台湾)支援占5.5%, 个人努力再加机遇的占4.5%.(《同舟共进》2009年5期刘山鹰文)也就是说:中国的绝大部分财富掌握在高级干部子女或亲属们的手里。他们就是所谓“红色贵族”,和封建社会下的王侯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一定要找点区别,那也只是名称和服装的区别而已:过去的王侯穿蟒袍大褂,今天的高干及其子女穿的是西服领带;在封建社会里就被认为是剥削,今天则被美化为‘为人民服务’或‘分工不同’云云。

一个社会的绝大部分财富都集中到“红色贵族”手里,还有什么资格奢谈“利为民所谋”?说得委婉一点,这种说教显得“苍白无力”,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虚伪、欺骗!几年前,胡锦涛曾经标榜所谓‘三民’,当时颇得民间好评,广大群众也曾寄予厚望。但却有一位明白人指出,其中还缺一民:“权为民所授”(此人即已故的朱厚泽先生)这一条其实是最重要、最根本的一条。没有这一条,不管三民、五民、乃至八民、十民,都是没有任何保证的空话,未必兑现的空头支票。

再来看收入方面的差距:

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是2倍;中国国企高管的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3000%,世界平均则是70%。根据这些资料当然还不能说明特权问题。但如果进一步追问一下:什么人能够进入国企高管的行列?除了极少数凭个人努力、拼搏,再加上运气获得成功者以外,绝大多数富豪都是凭借权力衍生的结果。我们且举两个人物为例:

一个是早年在访问德国期间被人用臭鸡蛋、西红柿乱砸、狼狈而逃、并且被全世界人民斥之为‘北京屠夫’的那位。他的公子和公主都是当今了不起的国企高管,一个是电力行业的掌门人;另一个做国企高管积累了大量财富以后,又来个‘华丽转身’改而从政,当上某省的副省长。真是奇矣怪哉:他这一子一女,难道都是了不得的天才吗?从他本人在电视上讲话时表现出来笨得出奇的样子,根据遗传基因原理可以断言:其子女不可能有多么高的智商。凭什么就能有如此成就呢?这真应了‘文革’期间那句顺口溜“老子英雄儿好汉”。

再举一个毛太孙为例:在网上看到这位‘少将’‘博士’双头衔人物的“墨宝”真是大开眼界:我真佩服其人的胆量,敢于亮出自己的‘绝活’。一般人都知道“藏拙”二字,自己是什么水平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尽量避免露拙。而这位毛太孙公然把自己那些拙劣、撇脚的几笔字拿出来‘晒’,也不怕公众见笑。可能他自己还自我感觉良好吧?人们心里怎么想?这位毛太孙是不是有点弱智?再来听听这位毛太孙的名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我爷爷和斯大林共同领导,才取得胜利的”。请全世界的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都来听听:这就是‘历史学博士’所掌握的历史知识!如此水平竟然获得‘历史学博士’头衔!这真是中国学位制度的悲哀,也是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耻辱,更是给中国这个泱泱大国在全世界丢人现眼!更为奇怪的是,那些真正有水平的博士和正在读博的硕士们,竟然能够默默地忍受这样的悲哀和耻辱。还有一桩:他的少将军衔又是根据什么战功取得的?那些军队中一个个凭着真刀真枪、靠刺刀见红而取得各种军衔的将军们、校官们,怎么能和如此水平的所谓‘少将’为伍?这难道不是中国军队、中国军人的耻辱吗?看到这位毛太孙,就令人联想到中国历史上那个白痴皇帝。白痴为什么能当上皇帝?因为是家天下,整个国家都是皇帝自己的,按照血统继承法,皇帝的儿子理所当然地接班当皇帝。谁个管得?

以上两例说明什么?过去封建社会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今天只要改动一个字就对了:普天之下,莫非党土。既然一切都是党的,那么,当然可以任凭党来分配。而首先应该得利、得利最多的,当然是党魁的子女了。其次则是最忠于皇上的一品大臣及其子女,以下利益逐步递减。轮到普通老百姓头上,就只剩下“紧跟共产党、继续干革命”的份儿了。

由此可以断言:今天中国的一切乱像,根本原因在于:绝大部分财富和利益都是按权分配。

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市场经济、按生产要素分配,这乃是世界大潮流、大趋势、大方向,咱们中国却在搞按权分配,难道不是逆世界潮流而动,不是反动吗?

按权分配是封建社会按王位分配的变种。那是18~19世纪以前封建社会最流行的分配原则,今天都21世纪了,咱们中国还在搞这种按权分配,岂不是最落后了吗?

现在提倡人权和平等,要求人人凭劳动、凭本事赚钱,按权分配恰恰违背人性,挑战人人生而平等的神圣原则,这难道不是最丑陋的分配方式吗?所以说按权分配是最反动、最落后、最丑恶的分配方式。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也是最大的所谓‘中国特色’。至于其它某些不合理的现象,当然也应该引起重视,但都不是问题的根本,而是支流末节。舍弃主要的、根本性的问题,专注于支流末节,恰恰是避重就轻、舍本逐末之见。

谨以此文就教于这位老朋友,更希广大读者指正。

关键字: 按权分配
文章点击数: 120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