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8/25/2010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解读拥毛派的前世今生

作者: 茆家升 茆家升

在极权统治下,往往是最坏者当政。……用更大的错误去掩盖先前的错误,用更大的罪恶去保护先前的罪恶。

——哈耶克《通向奴役之路》

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亦无不可;……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始而渐焉,久而安焉。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传之子孙,享受无穷。君王“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一搏我一人之业。”

——明末大儒 黄宗羲《明夷待治录》

轻诺延安,寡信北京,不守常规,不讲章法,无巧不取,无所不为,无法无天。

——单少杰《毛泽东执政春秋》


下 篇


内容提要:上篇谈到毛在世时,别看山呼万岁地动山揺,其实无实心拥毛者。所以抓捕毛的妻侄和佞幸之徒四人帮时,全国无一人声援,也无拥毛派一说。只有毛时代的参与作恶者,变身蛰伏,侍机而动。他们也是今天动乱的根源之一。

下篇着重讨论,今天的所谓拥毛派们,在复杂的背景下,沉渣浮起,蛊惑人心,有甚嚣尘上之势。并和新的权贵集团勾结,做新的博奕。不过历史的潮流,总是滚滚向前的。别看他们能猖獗一时,毕竟是时代逆流,终将要和罪酋毛一样,归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

他们欺世盗名,愚弄百姓,并无新招,无外乎一是竭力美化毛时代,掩盖历史真相,尤其是妄图否定大跃进中,主要是人祸之难,导致中国老百姓主要是农民,被饿死三千七百多万的亘古未有的惊天惨案。在部分档案已解密,揭露历史真相的专著与文章,纷纷刊出之后,他们从未拿过一份象样的调查报吿,居然想否定连毛丶刘都肯定了的历史事实,真是枉费心机,自欺欺人!

他们的第二招就是继续为毛造神。毛泽东是天使还是妖魔,历史自有定评。简约点说,妖魔化毛泽东的正是毛泽东本人。毛轻诺延安,寡信北京。甫-执政,即敢宣称自己是大独裁者。公然宣称六亿人口中,六千万为不合作者,一千二百万人为斗争对象。从此政治运动连年,无数国人频遭政治迫害。毛又以経济体制改造为名,竭力搜刮国人物质与精神财富,供个人挥霍,致使全民贫困,饿殍遍地,毛毫无怜悯体恤之心,至死也未悔悟!

本文还从帝王文化角度,对毛的罪责的铸成与发展,做了一点理论上的探讨,欢迎批评指正。

上篇说了所谓拥毛派的前世情况。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下篇着重讨论今天的-些拥毛派们在干些什么,还想干什么?

当今拥毛派们究竟是一些什么人呢?他们散布什么样的魔咒,在迷惑今天的亿万百姓,特别是不明事实真相的中青年,和一些明知毛罪恶巨大,但又担心批毛会引起社会动乱的心地善良的人们呢?这些善良的人们,有一些人未认识到或是不相信,国家当前不问是经济建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或是出现的种种负面的东西,都和毛时代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简约点说,当今经济建设的成就,是否定了毛时代坚持的阶级斗争和消灭私有制的治国方针,实行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结果,诚如政治局常委乔石所言:“所谓邓小平理论就是否定了毛泽东错误理论的理论。”没有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没有今天的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而当今的负面东西,种种社会问题,主要原因还是政治改革裹足不前,毛的错误思想理念,还在有形无形地钳制困扰当今政局,带来的恶果!也给了那些所谓拥毛派们沉渣浮起的机会,使他们又能在新形势下,重新乔装打扮一番,粉墨登场。又在那里摇唇鼓舌,颠倒是非,愚弄百姓。并且和新的权贵集团,捆绑在一起,以博取更大的利益。他们才是国家当前最危险的敌人,所谓“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辛覆乾坤。”他们就是这么一批佞辛之徒!

那么这些佞辛之徒,究竟靠什么来愚弄百姓和搅乱朝纲呢?说来也真是可悲,打开这些左将军的武库,里面真地找不出几件像样的武器,抖空家底颠来倒去,还是毛泽东这杆破旗。他们也知道毛的这杆破旗,不仅百孔千疮,而且沾滿了血腥,是前二十七年一切苦难的总根源。要原封不动地打出来,还在鼓吹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要继续坚持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政治运动连年不息;还要彻底消灭私有制,全民贫困,成千万人被饿死!那全体国人是决不会答应,决不会再回到挨饿挨整,朝不保夕的苦难日子里去的。如果他们还想重新扛起毛的旗,为自己和相关利益集团,博取最大的利益,必须重新包装。包括掩盖历史真相丶颠倒黑白丶嫁祸他人等等。他们这些年在干些什么呢?归纳一下主要在干两件事:就是美化毛时代和继续为毛造神。


一,拥毛派依然在美化毛时代,竭力掩盖历史真相。而历史的帷幔,经过各界的探索,正在徐徐开启。

否认毛时代的种种罪恶,特别是否认大跃进期间,中国人主要是农民被饿死三千七百多万人的罪孽,是当今所谓拥毛派们竭力维护的底线。谁都清楚,澄清这个事实之后,对毛和所谓拥毛派们意味着什么?

和平时期,在基本风调雨顺的年景下,居然会发生数千万百姓被饿死的大灾难,是举国之殇,是毛泽东犯下的天大罪孽,是必须彻底揭露和进行历史审判的。可是,前几十年遍设关卡,重重封锁,历史真相一直在云山雾罩之中。只是在毛死掉之后,随着时代的进步,这场亘古未有的大灾难的真面目,才揭开重重帷幔的一角,开始显现在国人面前。

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感谢当今执政者相对的开放的决策,和言论较毛时代较为宽松自由的态度,以及部分历史档案的解密。尽管它和人们期待的还有很大距离,但总的来说还是在进步的,正如杜导正先生所言,碎步前进是进步,扭秧歌式的也是进步。我还要说进两步退一步也是进步,进步总比固步自封好,更比退步好。

此外我们还得感谢,在揭露历史真相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一些学者了。诸如杨显惠先生的《吿别夹边沟》;杨继绳先生的《墓碑》;辛子陵先生的《千秋功罪毛泽东》;丁杼先生的《人祸》,丁人卜先生的遗著《安徽无为县共产风史迹》(未刊稿)等等。还有做过大量实地调查,然后写出《大跃进·苦日子研究,大跃进·苦日子百县典型调查》系列的余习广先生。说起余习广先生,令我最感动的,是他在调查报告中,说过一句话,他说他面对大跃进中的苦难现实时,每次都是失声痛哭,泪流满面。这点我也是感同身受,我两次去大跃进重灾区无为县调查,每次听到知情人亲历者,向我讲述那场灾难,说到每一个饿殍临终时,都是瘦骨嶙峋,似人非鬼般地在重复同一句话:“给我一点吃的吧!给我一点吃的吧!给我一点吃的吧!……”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我每次都在无声地啜泣,全身战慄得透不过气来。他们都是我们的骨肉同胞,都是最善良的劳苦大众啊!为什么会受到这样惨绝人寰的荼毒呢!

当今一些拥毛派们,出于自身利益,还在竭力否认数千万人被饿死的严酷事实。如果出于善心,不希望这场大灾难在中国发生过,我们也能理解,都是炎黄子孙,谁希望自己的同胞,大批大批人死于非命呢?但是,如果事实确已发生,我们是应该揭露历史真相,惩罚肇事者,审判罪酋,汲取教训,为的是历史悲剧不再重演;还是应该继续掩盖历史真相,为一场亘古未有的大灾难的始作俑者,为双手沾满自己同胞鲜血的刽子手歌功颂德,继续造神呢?这正是我们和当今拥毛派们分歧的关键所在。

拥毛派们不是天天在喊什么饿死几千万人是弥天大谎嘛,那么就请你们踏踏实实地去做实地调查,拿出翔实的数据来,证明你们所说的,大跃进没有饿死人。去哪里呢?本来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一书里,余习广先生的百县典型调查的系列文章里,和我本人关于安徽省和无为县共产风灾难的拙作里,都为你们提供了可供调查的标本。你们可以去这些地方,不要一-地做了,哪怕只去其中部分地区做些实地调查,以事实来批驳我们的“谬论”,也算是干了件正经事。拿不出证据,只能气势汹汹张口骂人,那是在讨论问题,还是耍无赖?要不然这样吧,你也可以避开我们调查过的有关省市的灾区,自己去寻找你们认为可以对你们言论有利的地区,说白了去找一找有哪些省市地区县,大跃进中确实没有饿死人的地方,那也算是历史的贡献。我从內心希望,在那场大饥荒中,中国真地还有一些地方没有饿死人,未饿死人总是好事嘛。因为在我有限的阅读视野中,只知道山东省有一个“落后”县,维坊地区的昌乐县,没有饿死一个人。为什么呢?因为县委书记王永成太“落后”了,既不放粮食高产卫星,也不搞高指标高征购,更不搞什么反瞞产私分,居然敢拒绝推行上面布置的扒两张皮,即逼富裕中农卖粮的决策。办公社食堂也阳奉阴违,所以老百姓们活下来。不过不问是“先进” 方式,还是“落后” 方式,能活下来就好。可惜再也未见另一个类似昌乐县的报道了。我想问问拥毛派的大人先生们,关于饿死人问题的争论已有好几年了,为什么未见到你们,拿出一份象样的数据呢?是你们工作未做好,还是毛泽东制造的全国性大灾难,一雷天下响,都在劫难逃?!

其实山东昌乐县的例子,正好从另一面证明那场大灾难,根本原因就是人祸!正是毛泽东的强人政治,由一党专政走向领袖专政,为一己私利,要争什么世界共产主义的领袖地位,对中国人作彻底的剥夺,尤其在农村,为了个人在国际上的颜面,竟然在全国范围内,搞什么反瞒产私分,把农民的度命口粮也搜括干净,供他去支持什么亚非拉,才会有数千万老百姓被饿死的恶果!事实俱在,究竟谁在撒谎,历史自有公断!

人祸的结论,其实在近半个世纪之前,著名的中央七千人大会上已经做出了。不信请看看国家最高领导人,是如何看待大跃进共产风大饥荒的:

我们这几年工作中的缺点、错误,第一笔账,首先是中央负责,中央又是我首先负责;第二笔账,是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的;第三笔账,是地委一级的;第四笔账,是县委一级的;第五笔账,就算到企业党委、公社党委了。总之,各有各的账。

(毛泽东在中央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见宋永毅主编《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2006年)

也正如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所说的:

三年饥荒是三分天灾, 七分人祸, 血的教训, 和平时期死了这么多人, 我们共产党领导人应该下罪已诏。可以考虑 在每个各县委丶地委丶省委丶直至中南海门前立石碑, 刻下我们的教训,让子子孙孙来记取。

(刘少奇在中央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辛子陵著《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增订注释本 香港书作坊2008年384页)

有了国家最高的两位主席的公开表态,明明白白地告诉全体官员,和全国老百姓,执政者犯了严重的罪错,要立碑记事,各级官员也都罪责难逃!毛泽东这么说,固然有错误人人有份,推脫罪责之义,但也道出了那场亘古未有的人祸大灾难的实情。事情也正是,有了从上到下的那么一大批人在作恶,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恶果,即使出于某种需要,一时不会进行全面的历史审判,而历史的结论总会下的。其实毛丶刘的发言,已经是结论的原稿了。

可笑当今-些拥毛派们,还在挖空心事,妄图否定连始作俑者毛泽东都已承认的事实,只能是妄费心机,留下笑柄。


二,驳斥拥毛派怪论之一:怎样看官逼民反?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妨举几个例子,看看他们在如此严竣的历史事实面前,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招?

有人说全国被逼粮,饿死了这么多人,怎么没看到老百姓起来造反呢?所谓官逼民反,民未反可见官未逼。中国当时民未反吗?当然不是,但规模上确是比苏联要小些,为什么呢?这需要追溯共产国际历史的渊源。因为中国农业合作化,是毛泽东效仿斯大林在苏联,对农业施行的竭泽而渔的政策,对农民都做彻底的剥夺,但执行过程中方法有别的结果。苏联强制实行集体化,侵犯农民利益,遭到苏联农民激烈的反对,处处造反,斯大林疯狂镇压,大批农民被镇压流放,更多的农民被饿死。毛泽东汲取苏联教训,在中国农村无论是组织措施还是舆论宣传,乃至文学艺术力量的鼓动,诸多方面都超越了斯大林。首先是先声夺人,把人民公社描绘成人间天堂,诱迫数亿中国农民,进入毛泽东设计好的彀中,等到农民们最后一点度命口粮,都被收缴干净,一个个都似人非鬼般的在饥饿线上挣扎,苟延残喘时,想要挣脱掉人民公社,尤其是公社食堂的全面禁锢,已无能为力了,除了等死还能干什么?我们能因为中国农民没有象苏联农民那样,大规模起来造反,就能说明中国农民比苏联农民日子过得是稍好-些吗?说这种话的人,真是令人心寒齿冷!好比一个壮汉,任意欺侮乃至弄死-个小孩子,能因为小孩子反抗不了,就能说明小孩子未受欺侮和残害吗?这是不是典型的强盗逻辑!其实大跃进期间,农民被逼造反的事,也时有发生,不过当时舆论封锁,未见报道而己。比如在安徽无为农村,就发生过由北京大学右派学生黄立众,回乡组织“中国劳动党” 的抗暴事件。黃立众因此也成了北大右派学生中被杀的第8个人。

三,拥毛派怪论之二,全国死亡率百分之六,怎么可能?其实这只是下限。可叹拥毛派们,至今也没有-份实地调査报告,究竟谁在欺骗老百姓?

拥毛派们说的最多的,是当时全国只有六亿多人,而饿死三千七百多万人,超过百分之六,二十人之中就有-人饿死,怎么可能?可是事实却这只是下限!从正式文献披露的有关资料看,都超过的这个下限。比如毛的秘书胡乔木和毛的侄子毛华初领导的调查组,在毛的家乡做的调查,饿死率为百分之十三点五和百分之二十;安徽省当时三千多万人,饿死近五百万人,比例是多少?无为县1957年底人口数为982979人,1960年底为662557人,饿死320422人(1961年未统计),百分比是多少?四川省饿死了一千万人比例是多少?放粮食亩产13万多斤的环江县饿死人百分比是多少?说起无为县,光明日报社一位89岁的老先生,曾来函问我,为什么无为没有1961年饿死人的数字。我去调查时,也曾询问过有关人士,丁人卜先生生前为何不对1961年以后的情况再做调查?他们告诉我,丁先生不敢再查下去了,除了担心惹麻烦招风险之外,更主要的是不忍心!无为人太苦了,本来鉴于共产风的肆虐,无为在1959年已大批饿死人,庐山会议上狠心的毛泽东对张恺帆在无为的救赎措施,做了视为阶级敌人的严词批示之后,安徽省委批斗抓捕了张恺帆,无为人更跌入了苦难的深渊,饿死人越来越多,一直延续到1961年,如果61年再统计,将是更吓人的数字。善心的丁人卜先生统计至1960年底时,即戛然而止,所以正式出版的《无为县志》上依然是上述的320422人之数。当然还有四川甘肃广西山东湖北贵州河北等地的大批数据,已见诸文献网络,你们为何都视而不见呢?究竟谁在撤谎,谁在欺骗老百姓?!

还有人说死了这么多人,怎么不见“万人坑” ?说这种话的人,也不想一想,饿死人是战争大屠杀吗,会集中进行?那是贯穿在整个大跃进三年多的过程中,在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广袤的大地止,断续发生的大悲剧,都是即死即埋的,怎么可能集中处理?正如《张恺帆回忆录》里所记述的,无为农村开始饿死人时,还能埋得深一点,后来死人愈来愈多,活下来的人,也饿得奄奄一息,连埋人的力气也没有了,就草草挖个浅坑埋了,所以张恺帆付省长,正是听到无为村民的-片饥饿的哀号声,和闻到散溢着腐尸的恶臭,內心无比悲痛,才毅然决定解散公社食堂,还粮于民,走上不归路的。未想到五+年后的今天,竟还有人如此冷血,我们这个民族怎么啦?

四,有一种怪论最令人心寒齿冷:苦难深重社会底层的右派还有人活下来了,可见饿死人是谎言!右派死人还少吗?!看来我曾希望过的民族和解,只能是春秋大梦了。

还有-种言论,听起来真叫人不寒而栗。有挺毛派人说,你们这些右派天天在叫饿死多少多少人,按说你们被打的右派,应该是生活最困难的人,为什么你们还能活到现在,可见饿死人是谎言。是吗?右派无人饿死?说这话的人,知道对右派的处理分几等吗?知道为处理右派,特别设立的至今一直被诟病的劳动教养制度吗?中国的右派,且以官方公布的五十五万多人为准,其中百分之四+到五+被送去劳教劳改了,这一大批人接下来都赶上了三年大饥荒,很少有人能熬到重返社会那一天。以后的一纸改正决定,只是“不问芲生问鬼神” 了。那些处理较轻的,未送劳改劳教的,很多人集中到各种名目的农场,著名的如北大荒丶兴凯湖丶夹边沟等等,命远也相差无几。特别是夹边沟,有中国的古拉格之称。这块地处沙漠边缘的不毛之地,正常年景也养活不了一千人,甘肃省反右后近三千名右派,几乎集中了全省科学文化各行各业的精英,都集中到这块蛮荒贫瘠的土地上来了。饱受饥饿丶劳役丶苦寒丶和精神折磨。-年多的时间內,就有两千多右派毙命于此。1960年某天,中央监察部长钱瑛女士,来甘肃视察,途经夹边沟附近时,见荒野深处尚有人烟,走近一看,见大批尸体,狼藉横陈,大骇!(不知这算不算万人坑?)得知实情后,立即通过有关部门,把剩下未死的六百多名右派,全部收回兰州,他们才逃过一劫。我想问问当今的拥毛派们,是不是这六百多右派全饿死了,才合你们的意?这批幸存者,果然以后有人写书批露夹边沟灾难的,如髙尔泰等,但那是以后的事了。而最早揭露夹边沟深重苦难的杨显惠先生,和写出影响较大的《告别夹边沟》的作者邢同义先生,都不是右派,邢先生还是党的宣传部门官员。

其实,批露大饥荒大灾难的主要作者,诸如辛子陵杨继绳丁杼尹曙生丁人卜余习广等,都不是右派。他们为何要甘冒风险历经艰辛,从事这项工作,为了就是对历史负责,对生命的敬畏。

当然,批露这段重要史实的还有拥毛派认为我们这批应该死掉,却侥幸活下来的右派们,诸如戴煌陈奉孝铁流李昌玉和鄙人等等。你们别愤愤不平,我们能活下来远不是你们想象那样侥幸。正如戴煌先生的大著题目所言,是《九死一生》 。 就说戴煌先生吧,一个体重-百八十多斤的壮汉,北大荒三年劳役归来,已不足九十斤了,说丢掉半条命,真是实话实说,是不是戴煌的那半条命也丢了才合您意?据戴煌先生大著里记述,很多右派难友,都命丧农场了,你们听了是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们都再也不能发言了。但是,别忘了,他们那是用生命做最后的控诉,这种血的呼喊,会流传久远的。 北京大学才子右派林昭沈元都被枪杀了,右派才子陈奉孝就和人民日报社的右派名记者刘衡一样,作为陪斩,上过刑场。死刑犯被毙时的脑浆,就溅到过陈奉孝的身上。我们每一个人活的都不容易,前二十二年可说是含垢偷生,苟延度命;现在有很多人依然视我们为异类,甚至或明或暗在监控我们。不过无所谓啦,我们都已七老八十,来日无多了,你们想咋办就咋办吧。

但是,在我们有生之年,我们依然有责任,把我们亲身经历过的,和所见所闻,关于那场亘古未有的人祸大饥荒的真实情况,公诸于世。我们作为国家的公民,应该有权利为枉死的饿殍,不问是不是右派,说几句公道话。可是极左派们,-见到我们发言,就认为是在泄私愤。就算是泄私愤了,又有何不可,难道被任意贱踏凌辱二十多年,改正之后不公开道歉不予赔偿,我们连说话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吗?其实,如果你们如果认真读过我们写过的书和文章,就会发现里面很少有你们认为是泄私愤的言论,我们更关心的是黎民百姓,他们更值得被关注被善待被敬奉。他们是-个国家的基本元素,没有家哪有国?任何时候任何事项,不问你有多少漂亮言词的鼓噪,还是背后有强大的权力支持,只要是对老百姓有害的事,都必须反对反抗!我们右派群体算什么?不才五十多万吗?即使如某些材料所说的,有三百多万,那也不足大跃进三年饿死三千七百多万人的零头。在我的有限阅读视野里,大家所关心的主要还是老百姓的疾苦,诚如先贤龚自珍先生所言,“心事浩茫连广宇” 吧。

其实那场国殇式的大灾难,经过近五十年的沉淀揭露研究反思,灾难的前因后果,脉络已大体厘清了。始作俑者当然非毛泽东莫属!涉案的虽是一批厐大的人群,对此毛刘在七千人大会上,已有明白的表述。其中也包括当今还在兴风作浪的所谓拥毛派们,说到底他们也不过只是帮凶而己。我曾在《鼓吹农业合作化的文艺作品是饿死农民的帮凶》一文里,说过历次政治运动有多少人受迫害,就会有多少加害者。如果一-追究起来,将会是新的混乱。我的意思很明确,同胞之间相互恶斗,祸首是万恶的阶级斗争为纲的狗屁理论!试想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阶级斗争,弄得举国皆是敌人,老百姓还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吗?所以解决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关键在于彻底放弃祸国殃民的阶级斗争理论,妥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才能消弭民族仇恨,使中华民族的力量,重新凝聚起来,万众一心,奔向前方。当然,我说这句话是在我的右派问题改正之后,要不然极左派们还不嘲笑我想右派翻天,妄想和革命左派平起平坐,岂不要挨-顿什么右派臭不要脸的痛骂。我是改正之后,真心希望国人能捐弃前嫌,精诚团结的。不过好心并无好报。从当前拥毛派的言论看,我们的这些善良的愿望,可能是太天真了,只是一厢情愿。那批阶级斗争年代的既得利益者,是不会轻易放下阶级斗争这把刀的。大概任意整人,看到被整的人,-个个对自己唯唯诺诺点头哈腰屏声敛气,一定是+分惬意的事。他们一定在想,人怎么可能生而平等,如果我的属下对我没有一点敬畏之心,自行其是,甚至那些所谓非我族类的人,也敢大声说话,那我这个领导,坚定的左派,当的还有什么意思?他们中某些人-定还在怀念副统帅林彪,文革初期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讲话:“-----把他们打翻在地,再踩上-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那是他们的黄金岁月,现在想起来还会热血贲张的。现在偶尔去乌有之乡网站逛逛,看看马宾张宏良孔某人的高论,明明告诉我们,二次文革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还在做什么全民族和解的春秋大梦,真是个十足的大傻蛋。

话扯远了,还是回到评毛的主题上来。其实事物的发展走向,自有他内在的规律,是受多种因素制约,不会像某些人想象那样,随意改变方向的。历史走向最重要的依据,就是已经发生过的历史事实。诚如对一些祸害人类的罪酋,进行历史审判时,苏联无人能取代斯大林;德国无人取代希特勒;罗马尼亚无人取代齐奥塞斯库;红色高棉无人取代波尔布特;以后朝鲜也无人取代金日成金正日一样,中国也无人能取代毛泽东,这是领袖专政的体制决定的。中国清算毛泽东的巨大罪恶,是迟早的事。今天的拥毛派们在做声嘶力竭的最后呼喊,也是色厉内荏, 做最后的狂啸而己。


五,没有谁在所谓妖魔化毛泽东,妖魔化毛泽东的,只是毛泽东自己!是天使是魔鬼,历史自有定评!

虽说这种新的造神活动,当下有点甚嚣尘上之势,其实破解开来,也还是一些奸佞之徒,为追名逐利,妄图借拥毛挺毛,并和新的权贵集团勾结,掀起的一股新的恶浪而己。结果必然是任你们再如何神化毛泽东,帮不了毛泽东,也帮不了你们自己。

毛执政27年,为了从党天下向家天下过度,一直在为自己造神,为了个人能垄断最高权力,什么狠事恶事丑事都干得出来。为此不惜打倒一切否定一切,胡作非为,用毛自己的话说,他是禿子头打伞无发(法)无天!国家就是他个人的私产,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谁也不准说个不字,否则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德怀等等就是前车之鉴。什么宪法党章,他都视之如无物。斯大林死后,毛看不起苏联的赫鲁晓夫,认为自己可以当世界共产主义的领袖了,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悍然发动大跃进,对数亿农民做彻底的剥夺!把举国的财物都集中到自己手中。除了供自己肆意挥霍,如大造豪华行宮,贪婪无厌之外,向亚非拉大把大把撒钱撒粮,买来万岁的欢呼声!终于酿成数千万百姓被饿死的亘古未有的大灾难!中央七千人的大会上,国家形势严峻大厦将倾时,迫使从不下罪己诏的毛泽东,也不得不当众检讨,极不情愿地退居二线。此时毛自己也知道,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大罪,岂止是失去了民心,也失去了官心,已经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罪人,必将遗臭万年!

毛泽东面对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他该怎么办?认罪伏法,煤山上吊?那是知亷耻的人干的事,那也算是一死以谢国人吧。毛是个无赖,才不会干那种傻事呢?他有办法呀,国外不是有一个叫哈耶克的人,写过一本曰《通向奴役之路》的书吗,书里有句话太精彩了:“用更大的错误去掩盖先前的错误;用更大的罪恶去保护先前的罪恶。”毛泽东应该没有读过这本书,可能哈耶克的名字也未听说过。毛只读古书,只在古书堆里寻找阴谋诡计,寻找坑人害人强化自己权力的权谋之术。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哈耶克名言的心灵感应和融会贯通。因为已有铁的事实,证明毛正是这么干的!

这个更大的错误与更大的罪恶,正是毛悍然发动的什么文化大革命,其目的正是为了掩盖的错误和保护先前的罪恶,结果当然是犯下了更大的错误和更大的罪恶!十年浩劫,神州陆沉,毛泽东恶贯满盈,罄竹难书!

现在有些所谓拥毛派人们,和某些不明历史真相,受了拥毛派们的蛊惑的人们,在口口声声呼喊,不要妖魔化毛泽东!如果毛泽东是天使,谁能把他说成魔鬼;如果他本来就是魔鬼呢?就能神化成天使?我们不妨放眼全球看看,看看谁能妖魔化华盛顿丶杰斐逊丶林肯?谁能妖魔化印度国父甘地?谁能妖魔化曼德拉?谁能妖魔化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是天使是魔鬼都是本人所作所为决定的, 毛泽东残害了这么多本国人, 他不是魔鬼谁是魔鬼?可以说妖魔化了毛泽东的,正是毛泽东本人!

为何这么说?这要从毛泽东自称是秦始皇谈起,虽说毛自称是秦始皇+马克思,有人更正为秦始皇+斯大林。其实纵观毛的一生,还是秦始皇为主,毛的暴政铸成和恶性发展,基本的脉络还是傑纣秦始皇直到朱元璋张献忠洪秀全,这一条帝王暴政之路,看的更清楚一些。马克思也好,斯大林也好,也只是毛手中的牌,须要时打-下,比如阶级斗争和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以及消灭私有制的学说。毛说到底也并不是他们的信徒,毛更兴趣的是皇权万能,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家天下是世袭。或许从帝王文化的角度,去解读毛泽东,更能看清毛的本质,了解毛犯下如此重罪的历史根源和文化根源。也有助于十几亿中国人,早日摆脫毛的阴影,走到民主与宪政的阳光下来。

最近读到了李锐老先生女公子李南央女士的-篇文章,说了一件事。据李老回忆,有一次毛泽东问黄克诚(可能记忆有误,或是别人,原文注):“你说总统丶主席丶皇帝有什么区别?”黄克诚说:“总统是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国家统治镇压人民的,主席是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人民领袖,而皇帝是---”, 毛-挥手打断他,“都是-回事。”毛泽东的这段谈话, 和他平时一再说的, 他就是秦始皇加马克思, 是一脉相承的。毛赠郭沫若的诗中说道, “百代都行秦政事”, 到毛这一代还是秦规毛随, 毛泽东就是一个封建帝王,而且是中国数千年封建专制集大成者。要从毛泽东的所作所为, 做一个整体考量, 毛泽东应该是中国有史以来, 五千年第一暴君!


六,根深蒂固的封建帝王文化,始终主宰着毛泽东!毛泽东执政春秋是由极权的党天下向更封建野蛮钓的家天下,向封建王朝的复辟倒退。整体考量毛,应该是古今第一暴君!

先说说帝王, 近年刘济生先生倡导《中国四大传统文化说》,即儒释道三大传统文化之外,“还有-个影响更大的文化:帝王文化。”上月广东省社科院汪廷奎先生来访,蒙其赠大著《中国帝王文化》一书,书中序言里关于何谓帝王文化,明确说了:“皇帝至高无上,掌握天下生杀予夺的权利;用三纲六纪等桎梏人民的思想,并建立一系列制度,运用各种权术统治百姓。杜绝民主丶无视人权,祸害芲生逾两千年。”又说道:“帝王文化对国民形体和思想的戕害是无与伦比的。如严刑峻法丶随意屠戮臣民丶以思想文字治罪等等。帝王文化另一危害则是:人们对帝王权利崇拜丶羡慕之同时,会萌生取而代之的野心。一有条件,就会不择手段,即使以出卖国土,牺牲天下百姓幸福为代价,也会在所不惜。”所有这些论述,毛泽东都可以对号入座。

先烈谭嗣同先生说千古帝王都是贼!中国积贫积弱,落后挨打,根本问题就是几千年封建帝制的桎梏与奴役。中华民族要掘起,必须彻底推翻帝王的统治,所以才会有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舍身取义。六君子项上冲天的血光, 在五千年的君主专制的黑幕上, 划开了一条大大的血口子, 被奴化数千年的中国人, 通过这道血口子, 终于看到帝制的黒暗, 也看到了民主宪政的曙光。于是有了辛亥革命, 于是有了五四运动, 有了民主(德先生) 和科学(赛先生) 的输入, 中国开始在民主启蒙的大道上, 艰难的起步。以后两党纷争, 继之异族侵略, 生灵涂炭, 革命阻断了启蒙。但两党都仍然-直在标傍民主, 谁都知道, 只有民主制度才能得中国民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 这个浅显的道理谁都懂。所以毛泽东和黄炎培著名的“ 窑洞对”, 给了全国人民一个明确的答复。以后毛泽东和他的团队,一再声明要反专制反一党独裁;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要法制的舆论, 屡见报端, 有《历史的先声》一书为证。可以说共产党首先是舆论上的胜利, 民心上的胜利, 然后才有军事上的胜利。政权迭更有其必然性。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毛主席8月底赴重庆和蒋介石谈判战后和平和建国问题。路透社记者甘贝尔向毛主席提出问题,甘贝尔问:中共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的概念及界说为何?  

毛主席答:“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按:四大自由指美国总统罗斯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提出的“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27、28页)

谁知尔后的毛泽东“轻诺延安, 寡信北京, 不守常规, 不讲法度, 无巧不取, 无所不为, 无法无天。”(见单少杰《毛泽东执政春秋》)。甫一执政, 即悍然宣告, 他就是秦始皇, 而且要比秦始皇厉害一百倍!试想这些话, 延安时期他敢说吗?他不仅说了, 而且干了, 而且越干越凶!反正国家都是他的, 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谁也约束不了他。早在1958年10月召开的八届三中全会上, 毛泽东就说全国人口大约十分之一, 即六千万人包括地主丶富农丶部分富裕中农丶民族资产阶级丶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上层小资产阶级丶甚至个别工人和贫下中农, 是不赞成和反对社会主义的。毛认为其中极右派丶反革命分子丶和破坏者占了百分之二, 即一千二百万人。这六千万和一千二百万, 就是革命的主要对象!这是一个多么庞大惊人的数字, 中国人之+个人之中, 就要有一个人要挨整和打倒, 中国人还能过上安稳日子吗?而仅仅两年多前,1956年8月召开的中共八大, 还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并且在党章中还不再提毛泽东思想, 大会中也汲取了苏联教训, 反对个人崇拜。而两年后毛又高调重弹阶级斗争, 并预设了如此厐大的斗争对象。在这种话语的矛盾中, 我宁肯相信, 毛泽东是在为谋取最高的,可以垄断一切权力而玩弄的政治手段,并不能代表整个的执政团队。因为伴阶级斗争而来的, 还会有同样严厉的路线斗争, 毛正是通过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双管齐下的残酷手段, 击倒党内党外一切对手和非对手, 而不被对手击倒, 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裁者的。用<五七一工程纪要>上的一句话说, 毛是B52战略轰炸机, 他一生都在整人。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毫无怜悯之心,他怀疑忌恨蔑视乃至打击残害,所有他认为是信不过的人,包括他身边的人;最后当然也被一切人唾弃,成为和所有大独裁者-样,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毛泽东之罪擢毛难数,摘其要者当数:极度的经济垄断,对各行各业,尤其是农民作彻底的剝夺,直到搜刮干净农民度命的口粮,迫使数千万百姓被饿死;以阶级斗争为纲,整人的政治运动,连年不休,多少人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以反封资修破四旧为名,拒绝现代文明,对数千年传统文化中-些有益于民智与道德修养诸多精华部分,都做了疯狂的摧残与扼杀,延续数千年的中国文脉已断送于毛泽东之手,这是-百年也补缀不全的。国民被进一步奴化,道德沦丧,人心险恶,国已不国!

但是,就是这么-个祸害中华民族至深至重的祸首,在他生前从没有悔悟之心,依然怙恶不悛,持续作恶,直到心有不甘地嚥下最后一口气。孟子曰:“君之视君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毛泽东即使视自己为帝王,也得对臣民们有一点怜悯之心,你那拚命要争的什么世界共产主义领袖地位,真的就比中国数千万百姓的生命更重要?!你如此凶狠地对你治下的老百姓,知错不改,一意孤行,想到过中国人会视你如寇仇吗?你对那么多中华民族的先贤,掘墓鞭尸,挫骨扬灰,想到过国人也会对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吗?


七,毛泽东晚年起码有两次机会,可以改弦更张,少饿死一些中国人,争取一点老百姓宽宥。可是他怙恶不悛,用更大的罪恶掩盖先前罪恶,毫无痛惜怜悯百姓之心,才成为今天的毛泽东。

其实就大跃进大饥荒那场亘古未有的人祸大灾难而言,毛泽东至少有两次机会,可以启动一下自己的良知,收敛-点政治野心,对苦难的中国人,稍稍有一点同情眷顾之心,那灾难就会小得多,也会少死很多人。那以后中国人在书写这段历史时,也会在谴责他的同时,给予-点点宽宥的。一是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说的人已经很多,不再赘述了。只须记住,这次会议岂只是打倒了彭黄张周,接下来全国打倒了三百七十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从此再也无人敢说话,再也没人敢对农民有一点同情心和救赎措施了,越来越多的人被饿死了!事实俱在,现在居然还有人说毛泽东是反浮夸的,真是脑袋给驴踢了

转-个贴子

毛主席真有骨气,绝不吃磋来之食

来自:★★★≡远方的小路≡★★★

中国发生大量饿死人的惨剧后,苏联政府闻讯马上召开政治局会议, 决定立即援助中国50万吨食糖,300万吨粮食。

赫鲁晓夫兴冲冲地让苏联驻中国大使向周恩来沟通,准备就援助中国事宜与中国协商。周恩来与苏联驻中国大使谈话后向毛泽东汇报,被毛泽东一口回绝。

毛泽东说:“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我们不但不要苏联的援助,而且还要把欠苏联的债还清”。这就是毛泽东告诉中国人民:苏联乘人之危,“逼债讨帐”的历史真相。  
  
事后毛泽东向其保健医生李志绥,秘书田家英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人啥算大不了的事呀!让妇女敞开生孩子,死的几千万人,过几年又不回来啦!我们凭啥吃赫鲁晓夫的磋来之食?”。

三年大饥荒时,毛泽东拒绝接受美国粮食援助

一九五九——一九六二年,中国人民经历了噩梦般的大饥饿,说不清有多少人倒毙在家中、田间和逃荒的路上。此时,美国新任总统肯尼迪及其政府对中国的情况并未袖手旁观,而是给予了特别的关注。他们认为,中国国内的严峻形势在短期内不会得到缓解,这必将导致更多的中国人死亡,因此,决定尝试通过粮食援助,向中国伸出橄榄枝,并制定了援助方案。

一九六二年二月,美方提出了一份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方案:允许中方用硬通货向美国购买500万吨小麦。另一个附带政治条件的方案是:如果中国同意放弃它对邻国的军事政治压力,美方同意以长期和低息赊销的方式每年出售上千万吨小麦给中国。不久,肯尼迪利用中美华沙大使级会谈的时机,指示美国驻波兰大使比姆与中国特使王炳南进行沟通。肯尼迪明确说道,如果中方表示,人民的生活受到影响,美国将从人道主义立埸给予尽可能的帮助,美国甚至可以给中国的穷人送救济包。

不过,在中美双方的沟通中,王炳南传达了毛泽东的立埸:虽然中国受到了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的影响,但是,中国人民有信心战胜困难,赢得胜利,绝不会依靠别人、尤其美国人的施舍过日子,更不会拿原则做交宜。美国人再三表示,他们的500万吨小麦的援助计划,是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甚至硬通货的支付方式,也可以在情况好转后再兑现。中方仍然断然拒绝,并以幽默的口吻转达了毛泽东的建议:如果美方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也愿意勒紧裤带援助一些大米和小麦。美国代表顿现窘态,中国代表哈哈大笑。中国再一次展现了她的骨气。


在众多关于大跃进大饥荒的资料中,我为什么特别重视,这份只有几百字的短贴?因为它只少转达了如下的重要信息:首先是资料的真实性。我们有理由相信,贴子中所言不虚。因为此事涉及到中、苏、美三个大国,和三国的领袖,谁也造不了这样天大的谣言。况且现在前苏联和美国的档案,应该已经解密,查证是很容易的。事实正是从这个贴子,出现在网上以来,从未见有人质疑,可见材料真实。再就是中国那些年饿死了几千万人的事,别看中国一直捂得死死的,其实当时已经是举世皆知,毛泽东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试想如果当时没有饿死人,或是饿死的人数,不是那么巨大,那赫鲁晓夫和肯尼迪就此事和中国沟通时,中国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那我方一定会迎头痛击,斥责他们是污蔑丶造谣丶弥天大谎!一定会说美帝苏修忘我之心不死!可是一贯强势的毛泽东,都兜下了。可笑的是,毛泽东当时都承认了的事实,近半个世纪后,什么李建军2先生丶王艺达2先生丶海泰2先生(中国怎么会有这么多2先生,因为毛2吗),什么大刀砍丶斧头砍丶上海小开(他们不该是人名,总不能说斧头砍先生吧)等等,还在说是弥天大谎,是造谣。你们这么说,不是给毛泽东先生作难吗?是不是当时毛泽东就该痛斥美帝苏修是撒谎造谣?当时毛不反驳,要给后来的拥毛派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我转这个短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就是要看一看毛泽东对饿死那么多中国人究竟抱什么态度?是痛心疾首,无限悲伤,感到自己罪孽深重,愧对祖先,愧对国人,要下罪己诏,今后要丢掉那些虚幻乌托邦,以天下苍生福祉为重,改弦更张,为百姓办点实事;还是一意孤行,-条道走到黒,用新的罪恶去掩盖过去的罪恶?本来这是最后-次可以改过自新,虽不能赎罪,尙可获得中国民众些须谅解的机会。可是心肠狠毒的毛,毫无怜悯恻隐之心,竟然一意孤行,死不改悔,终于成为中华民族史上的第一暴君!

请看这是什么话:“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算啥大不了的事!让妇女敞开生孩子,死的几千万,过几年不又回来啦!”这是人话吗?毛泽东还有-点人性吗?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猪狗不如!中国人真的不幸,竟摊上了这种人格低下的暴君!

有人要问为何不提毛泽东1957年在世界共产主义领袖集会上的讲话,那次大会上毛可是说了,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中国可以牺牲二丶三亿人。毛泽东还有-次向赫鲁晓夫建议,由中国出面和美国打特大战争,把美国军队的主力,都吸引进中国的土地上来,仍后请苏联往中国的土地上扔原子弹,一举消灭美军主力。为了实现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中国宁愿牺牲三丶四亿人,当然也包括大片国土成为核污染的废墟。两次讲话都有文献可查,想来拥毛派们不敢说是造谣。这些疯人呓语,当然更可表明毛泽东从来不把中国人当人看。但是它们的意义,还是不能和拒绝粮食援助,视数千万百姓饿死为些须小事,相提并论。因为所谓要打大仗打核大战之事,毕竟还是疯子在放空炮。你毛泽东又不是地球球长,美苏两大国不会听从你的安排,你要打大仗打核战争,要有人接招,不接你的招你咋办,就是接了招,战争就能按你毛泽东的安排发展吗?美帝国主义要是对你老毛来个斩首行动呢?你想当个战争狂人,中国老百姓真的都愿意为你去当炮灰,你如此拿老百姓不当人,老百姓真的都只能逆来顺受?毕竟没有发生的事,我们不必做过多的臆想,毛的这些话权当是疯人呓语,在历史上记下一笔吧。

但是,面对已酿成数千万饿殍铁的事实,面对依然在持续的人祸灾难,毛泽东怙恶不悛玩世不恭的恶劣态度,和无耻的流氓口吻,中国人是要追究一万年的!尔后任何时候任何朝代,都要以毛泽东为戒,把中国人当成人,当成人人都应享有民主自由,具有独立人格的公民!

我经常在想,毛泽东为何要如此苛待中国老百姓,他究竟想得到什么,又能得到什么呢?别墅行宫几十处,睡眠时-付皮囊还不是只能占-榻之地吗?太大了还睡不安生。比如毛在庐山的庐林一号别墅,占地一万多平米,主睡室究有-百多平米大,大得毛睡不着,还是去蔣介石宋美龄留下的美庐卧室睡得舒服些。毛指示汪东兴要广州为毛建的南湖别墅,报刊已正式公布,规模之大令人咋舌,毛的主卧室竟有八米多高,那是人睡觉的地方吗。耗资亿万的南湖别墅,还为它专招了-批士兵,结果毛江一天也未住过,就死的死抓的抓,何苦呢?你真以为你能万岁万万岁吗?网上竟有挺毛派的人在说,毛的这些行宫别墅毛都不知道,你能相信自己说话吗?

按说毛泽东也是农家子弟,其出身是地主也好,富农也好,还是小农经济,也就多几亩薄田。远不能和欧洲拥有大城堡的庄園主相比,也不能和欧美现代的大农业,动辄多少万亩的农场主相比。那为何毛泽东会如此贪婪欲壑难填呢?他不该有这么大的胃口呀?联系到网上有人说,毛时代是清亷的,不像现在贪官这么多,而且数额越来越大,村官都能上亿。应该说这句话有部分是对的。现在的贪官真是愈来愈恶了,遭报应的日子快了!那毛时代官员都是清亷的?当然不是!为什么会有贪官,以权谋私之故也。为何能以权谋私,根本问题是一党专权权力不受约束的恶果!现在的权力未受到应有的约束,毛时代的权力受到约束了吗?正常的监督与约束,只能来自民主制度,来自有力量的反对党,和新闻自由的舆论监督。这些毛在毛亡后都没有,当然不可能清亷。

但是,毛时代尽管毛本人是贪腐之王,视天下一切财富为己有,任意挥霍。但毛以下各级官员,虽也屡有以权谋私和享有特权特供者,但如果有一个清亷指数来量化一下,还是要比当下清亷一些。为何如此,除了当时物质财富相对匮乏之外,还与毛时代特殊政体有关。这种特殊就是毛泽东因袭了数千年皇权的至高无上的结果,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毛泽东这个没有皇帝的称号,但比历代皇帝都要凶残严管的结果。

对此明末大儒黄宗羲先生有精辟的论述:“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亦无不可;使天下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始而惭焉,久而安焉,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传之子孙,享受无穷。”又曰:君王“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一搏我一人之业;敲剥天下之骨髓,以奉我-人之滛乐;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黄宗羲《明夷待治录》)黄宗羲之言十分深刻,一个盗贼杀人越货,总有罪恶感,而皇帝视奴役屠杀为理所当然。这就明明白白告诉跳不出帝王统治的中国人,清皇帝没了,袁皇帝没了,毛皇帝还在。是皇帝就该心安理得地享受各种特权,我之大私即为天下之大公!你们要想过几天安隐的日子,死心塌地的当个奴才当个顺民吧!可笑当今一些拥毛派们,居然把毛时代的-人雄起,万众雌伏;一人富甲天下,连行宫都有几十处,而全民皆穷,穷到大姑娘没裤子穿,这样没尊严像蝼蚁一般,尙不能平安活着的非人世界,歌颂为毛的政绩!是本来就是糊涂人,还是为着某种目的,揣着明白当糊涂呢!只有你们自己知道。


八,毛泽东临死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甚至找不到一个所谓托孤大臣!尸骨未寒,他精心策划的什么后党丶太子党即灰飞烟灭。

有新闻单位评出二十世纪祸害人类的三大恶魔,依次为毛、斯、希。而从结局看,毛比斯氏和希氏都自愧弗如。斯氏死后,赫鲁晓夫抄了斯大林的老巢,斯氏亲信都被先后逐出权力核心。但斯大林信任过的领导核心层,诸如马林科夫丶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布尔加林、卡罔诺维奇等,虽然在斯大林时代,唯斯大林马首是瞻,莫洛托夫连自己的老婆也保不住。但他们从斯氏死后到他们生命的终点,都未见到他们反斯大林的言论。斯大林肃反大清洗,诛杀了很多自己的同僚部属,遍地冤狱,受到历史的清算是必然的。俄罗斯新一代领导,从普京到梅德维杰夫,都明确表示,决不可能给残害自己人民的人平反!但斯氏身边毕竟还有一批亲信,使斯氏在身后不致太寂寞,称他们是斯大林分子应该恰如其份。

希特勒实行种族灭绝,法西斯铁蹄遍及欧非,屠戮了大批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但屠杀对象主要是异族人外国人,对本国非犹太人并不太苛刻。当然还有像希姆来戈林戈培尔这批死心塌地法西斯分子,希特勒身后也不寂寞。

那么在中国谁能称得上是毛泽东分子呢?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一一想来,真的找不出几个合格的来,往宽里说,也就是柯庆施康生二人而己。而且柯不在中央核心层,康也只是善搞阴谋蓄意整人被毛重用,经济建设方面不发言,看不到他对大跃进人民公社方面,有影响的见解。对饿死几千万的人祸一案,可能不必承担太多责任。柯康二人都死在毛之前,不敢判定毛死后他俩的态度,所以称毛分子有点勉强。余下来我们从党的中央副主席丶总书记丶政治局常委丶委员数下去,看看这些中央核心领导层之间,有谁在坚持阶级斗争为纲和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方面;有谁在高举三面红旗坚持持续大跃进和向农民疯狂逼粮,坚持向亚非拉大把大把撒钱撒粮等方面,始终唯毛命是听,一左到底,不顾老百姓死活者,真的极少。仅以中央七千人大会为例,面临大跃进大饥荒,中心核心领导之间,除毛泽东林彪外,都有悔悟领罪之心,而林基本是经济建设的局外人,其发言也就给毛抬一回轿子而己。以后林一旦和毛意见不一,马上就被毛逼走,所以也不能算毛分子。

要问中国为什么没有坚定的毛分子,那首先要问问毛泽东除了毛家人,他究竟信得过谁?这里我转一篇辛子陵先生的大作:《打开文化大革命黒匣子的密码》里的部分内容,可以一窥堂奥。

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精神上受到很大打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来日无多了。他不再绕山绕水,顾左右而言他,不得不把身后事明白交代。

据姚文元在回忆录中披露,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曾多次提及身后班子的名单:
党主席:江青;

总理:华国锋;

人大委员长:王洪文或毛远新;

军委主席:陈锡联。

毛还将这一名单询问了政治局委员们的意见。

据张玉凤后来披露,主席在1976年7月15日曾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我本人,提出毛后政治局常委名单,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作记录。名单顺序为:

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江青听后,要主席再重复一次,并问:洪文、春桥呢?

主席当即指着江青说:“你好幼稚。”举手向左右方各砍一刀,说:“老帅、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i]

拥毛派们,特别是乌有之乡一伙人力挺张春桥,鼓吹二次文革的大人先生们,你们告诉我,仅就你们出文集鼓吹坚定的革命左派张春桥与毛泽东的关系而言,张是毛的信徒呢,还是毛家家天下豢养的-条走狗?等待抓获野狐后,一锅“烹杀”? 从引述的毛泽东遗言看,只能是走狗,一定要“烹杀” 的。因为历次不问是阶级斗争史还是路线斗争史,都明白地吿诉我们,毛领袖若要废掉一个重臣,都不可能只是罢官走人了事的。文革事起,刘少奇不是一再要求回乡务农而不得,只能惨死开封吗?毛要废掉张春桥太容易了,把文革之罪找几件扣在他头上,就可以杀无赦了。而且由毛下令抓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一伙,全国同样会万众欢腾。今天我们能说文革派一伙佞幸之徒,是坚定的毛派们?难道他们没有一点自知之明?他们之中谁不清楚,别说在毛面前,就是跟在江青后面,大屁也不敢放一个。张春桥仕途如日中天时,就对自己老婆说过,他是随时准备被杀头的。一群没有灵魂的奴才,侈谈什么信仰!

有时我在想,古代帝王前,不都是要遴选什么托孤大臣吗?为的是子孙万代能永袭王位。毛泽东能不知道,就凭江青毛远新这等货色,能继承大位吗?毛应该寻找几位德高望重的文武大臣,辅佐妻侄呀。这方面毛博学广文,应该早就想到了。可是毛能选谁呢?或是说谁才是毛信得过又担得起的人呢?从毛的最后的谈话看,他一个也不信。也许毛太迷信自己了,他以为他叫谁当主席谁就是主席,叫谁进常委谁就能进常委。大概毛到死也想不到,他尸骨未寒,什么后党太子党和那些佞幸之徒,马上灰飞烟灭了。

毛泽东活得真是太累了,比起海边晒太阳的漁夫,真的累得太多太多了。这不,9月9号就要驾崩了,7月15号还在为家事国事操劳,在毛眼里大概家事就是国事,国事就是家事了。你看他老人家多辛苦,站都站不起,口角流着涎水,语无伦次了,还-会儿指定江青当党主席,人称后党;一会儿又指定毛远新当主席,人称太子党。你老人家真的太累,太令我们子民感动了!

是年9月9号,上苍终于怜悯毛老人家活的太辛苦,召他回天庭享福去了。可是老人家还在恋栈,鞠躬尽瘁死而未已,还不放心,还在众人眼下躺着,国家的麻烦,也就永无了时。

当今所谓拥毛派们,背景复杂,拙作也只是对其中的佞幸之徒而言,并非在以偏摡全。比如有人说,因为当今官员腐败愈演愈烈,有人怀念毛时代,也是一种宣泄,这当然是在缘木求鱼,但因为毛之功过,一直未能如邓小平二十年前之愿,做出新的更合实际的评价,普通百姓-时是很难弄清其中道理的。又如从高华教授的答记者问的文章中得知,中学教材中,原来有“中国革命史” 课目,那里有很多有关思想解放的内容。以后停了,改为“毛概” 了,情况就不一样了。这大概也是背景之一,为何要这样,我们基层老百姓怎会知道,不知道的事,只能不说。


2010年2月初稿

2010年8月四稿

──《观察》首发

关键字: 拥毛派 毛泽东
文章点击数: 14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