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31/2010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作者: 刘京生 刘京生

社会主义的梦想就是一个群体的梦想,突出强调的是:群体的自由,群体的公正,群体的利益。在专制社会,群体的自由以牺牲个人自由为代价,群体的公正以法律的规定为条件,群体的利益成为侵害个人利益的理由,总而言之,为了群体的生存而必须专制。在民主社会,为了是实现群体利益的最大化,一样要以牺牲个人自由,个人利益为代价。比如,为了一个未知的事件,一个未知的未来,要求公民接受搜身,接受检查,又比如,税负的最大化。
 
社会主义的梦想一定要以牺牲个人的自由,个人的梦想为代价,而最初建立群体时的美好愿望,成为永远无法兑现得承诺。在个人自由、个人利益与群体自由、群体利益发生冲突时,个人利益总是在法律的淫威下让位于群体利益。专制条件下尤其如此,没有政治自由,没有思想自由,没有经济自由。一切个人自由都让位于统治者的意愿,让位于统治者的无限自由。

个人自由是一切合理存在的基础,没有个人自由的社会,不会有群体自由,所谓的群体自由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谎言,来愚弄、奴役被统治者。
 
群体自由,群体公正,群体利益之所以顺利的实施,源自于两点,其一,源自于人的美好,善良的愿望。现实中的人们相信存在一定有其理由,这个理由一定是为了更多的人。人与人之所以能够相聚在一起绝不是为了相互争斗,相互杀戮,而是为了更好的享受人生。动物群居是为了更有效的获取食物,人类的群居是为了更有质量的生活。为了这种理想的生活状态,必要的依附,必要的相互依存,必要的让渡一些无关紧要的个人自由就是天经地义的了,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有限的能力只有在无限的群体中得到补充。其二,源自于一个未知。就是说,群体假定了一个美好的憧憬,人类的未来一定在不断的进步中趋于完美。现实的一切不尽如人意,都是可以改变的,为了这种改变,,个人要牺牲暂时的自由,暂时的公正,暂时的利益,甚至于个体的生命。素质低就不要急于实现民主,高福利就要高税负,企业改制劳动者要下岗,贪污可以作为原罪不予追究。一切获取都要付出,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群体的最大利益,个人的付出就是必然的。
 
一个未知的承诺成为主宰者永恒不变的“理”,,就是这个理。在现实的侵害着无数个个体,牺牲着无数个鲜活生命,可是,一切付出并没有换来美好的回报,美好依旧遥遥无期,历史无情的在嘲弄着善良与智慧,无情的证明着:牺牲个人自由不会必然的带给群体自由,公正、与利益,这份美好愿望换来的是鸡飞蛋打还成就了一些人的一番霸业与野心。
 
一切现实的存在均有其理由,但这个理由未必是善意的,合理的,自然的,人与人的相聚是为了彼此的需要,而不仅仅是为了相助。为了群体而牺牲个人自由是最愚蠢的行为,也是最无理要求,因为,一旦失去个人自由,一切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保障。没有个人自由,民主是什么意义上的?只有先有了个人自由才会有民主保护的问题,自由与民主不是相互作用的关系,而是因果关系,自由是因,民主是果,且这种因果关系不可以颠倒。
 
社会主义是个梦想,与其它梦想一样,实现梦想需要条件,条件是,现实性,可能性,确定性。现实的社会是否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纳?显然没有,东欧“社会主义”的一夜垮台与现存“社会主义”的无数诟病,都在证实着它的虚伪与没落。实际上,它根本没有真实的存在过,原苏联没有,东欧没有,中国没有,有的只是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却干着专制、奴役的勾当,统治者永远只是少数人,少数人统治着多数人,让多数人满足统治者的自由、公正、利益。有人会说:“瑞典等北欧国家民主社会主义是现实存在,怎么能说,社会主义没有真实的存在?”我的答复是:看来我们对社会主义这个概念上有些认识的差异。我的理解,社会主义的主要特征是:追求群体利益的最大化而非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我曾质疑过个人利益最大化,但这并不影响我同时也可以质疑群体利益最大化),群体利益是高于个人利益的。民主社会主义有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在经济制度上鼓噪更多的国家干预与国有化。个人自由包括三个方面,政治自由,经济自由,思想自由,国家干预与国有化无疑限制了个人的经济自由,而居高不下的赋税,是对个人资产的公开掠夺。所以,在我看来,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没有现实的存在,所谓的存在要么是专制,要么是虚伪的。
 
那么社会主义在未来是否具有实现的可能?回答也是否定的:没有这种可能。原因在于:所谓的群体自由、群体公正、群体利益只能是机会意义上的,机会意义一般只具有理论意义或法律意义,不具有现实可能。在理论上和法律上,人的机会都是相同的。但是,现实却不会允许这种相同,这倒不是现实的无理,而是源于个人之间的差异。人天生就是不同的,相同的机会也不会有相同的能力把握,这样,即便机会相同,也会有不同的结果。只要结果是不同的,就一定不会得到群体的共同赞赏。为此,机会的相同不必然产生结果的相同,结果的不同就不会有共同认可的自由,共同认可的公正,共同认可的利益可言。而没有群体的共同认可还是社会主义吗?或者说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吗?社会主义一样是个乌托邦,只存在人的精神世界,只存在人的完美设计中。
 
没有现实的依托,没有未来的可能,确定性无从谈起。唯一确定的是现实,现实在不断的循环往复中证明着:群体性的自由,公正,利益永远无法保障。
 
永远无法实现却永远执意追索,这有些令人费解。我以为这种人类行为源于以下原因,其一,信仰的作用,其二,真理的作用,其三,谎言的作用,其四,善良的天性。信仰总相信所信仰的东西会实现,不考虑现实的可能,真理总相信真理的无比威力,必然会战胜谬误,善良的人性总相信,别人都会像自己一样,全然不理会岁月流淌,世态炎凉。谎言不失时机的以信仰的面目,以真理的面目,愚弄着善良的天性,这种长期的愚弄,使人们产生一种错觉,以为,只要执着就一定会有所收获。执着的追索令人感动,令人敬佩,令人亢奋,然而,执着于谎言就荒废了自己的美丽年华。
 
个人自由与个人利益永远是衡量群体自由和群体利益的尺度,在多数人(言外之意的少数人是指统治者)的个人自由、个人利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的状况下,群体自由,群体利益就是谎言。个人自由是一切梦想的开始,也使一切梦想的实现成为可能。社会主义的梦想摒弃了个人梦想,这种摒弃也就注定了社会主义没有实现的可能。
 
其实,人们从来就没有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之下,而仅仅是生活在社会主义的招牌之下。
 
2010年8月10日

关键字: 刘京生
文章点击数: 295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