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9/2/2010              

舟曲之痛,凸显西部大开发之忧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2010年8月8日,本是两年前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吉利”日子,在甘肃省南部,却有一股猛兽般的泥石流突然席卷了舟曲县城:转瞬间,夺去近2000(官方显然缩小了的数字)鲜活的生命! 8月15日——传统观念中第一个“烧七”祭日,举国同悲,哀乐低回,13亿同胞埋头默哀,痛悼亲爱的兄弟姐妹。那些无法忘却的痛楚,那些阴阳相隔的悲怆,那些记忆犹新的惊魂,让每一位有良心的中国人痛彻肺腑、寸断肝肠。然而也有例外,在全国哀悼日当天,一贯“政治挂帅”的中共中央机关报头版头条照例是政治局的活动轨迹:在《人民日报》为全国援外工作会议所配发的照片中,总书记笑容灿烂伸出大手,代表们趋前握住受宠若惊,生怕错过了这个沐浴“阳光雨露”升官发财的大好时机。此情此景,与满目凄凉的舟曲形成强烈反差……说明,在某些人眼里,党的威权高于民众生命。

痛定思痛,生活还要继续,除了诅咒苍天,回想一下两年来全国三次降半旗致哀的前因后果,至少在某些部分是祸起“红墙”吧! 堂堂“人民政府”、巍巍“党的领袖”,也该为我小老百姓认真吸取教训了。首先,让人担心的就是进入第二个十年期的西部大开发方略——

考虑到大陆的地形地貌特征、物产矿藏分布、文化传统差异、东西部经济悬殊,等等,为了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当然应该搞西部大开发,但如何开发却是一个大问题。即令战略对路,还须战术配合;如果战术错误,反过来就会影响战略。遗憾的是,前十年的西部大开发确实走了不少弯路。

例如,众所周知的三峡大坝,就是一个劳民伤财后患无穷的大败笔!此工程抗战前就有美国专家考察过,终因弊多利少放弃。49后最早提起的是毛泽东的“高峡出平湖”,其后忽上忽下,折腾半个世纪。直到李鹏在总理任上,为了给自己的平庸政绩留下“丰功伟绩”,冲刷89/6•4血痕,兼之其家族染指水电膏腴、开发三峡有利可图,才不听从黄万里等人死谏而强行动工,终至铸成巨大的战略包袱。完工几年来的实践证明,黄万里先生言之有理,中共死要面子活受罪,一方面,再投巨资善后,扩大、反复、多次移民,另一方面,党媒对三峡效益悄悄改口,其用意在于继续忽悠广大百姓。03年6月1号说三峡“固若金汤”,可防“万年一遇”洪水,07年5月8号改成“千年一遇”,08年10月21日再改成“百年一遇”。今年长江水势大大低于98年,却因本来就很有限的三峡储洪能力,已被下游湖泊自然储洪能力的大幅度锐减而抵消掉了,等于白修一个大坝,故而,上下游都搞得焦头烂额、剑拔弩张。兼之泥沙淤积、库容翘尾,三峡水库实为“斜湖”,泄洪过量会危及武汉,泄洪太少重庆不保。无奈之下,7月20日,官方被迫告诫“今年抗洪不能指望三峡”。工程失败,岂非不打自招?!

说到舟曲泥石流成因,亦不乏人为因素。该县原来森林茂密,覆盖率超过65%,素有“陇上桃花源”称谓。但经大跃进以来的多年采伐(上世纪70年代,平均每年计划内采伐8万立方米,实际消耗木材蓄积25万立方米)终至资源告罄。由于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城区地方狭窄,两山夹一江,小盆地仅12平方公里,人口倍增就只能挤占河道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舟曲县的泥石流灾害是大自然对人类社会“侵略”河川的报复。再者,就是不适当的水电、水利工程,建一个弃一个,留下溃散的半拉子工程,反成日后隐患。如重灾区三眼峪沟的拦洪坝,就存在严重的偷工减料现象:1000万元的投资,四道拦洪坝(长120米,高8米,底宽6米,顶宽2米,整个抹灰面积远超一万平米)才用了400吨水泥。按照常规,8000平方米的墙体起码需要500吨。请问,此类豆腐渣工程,如何防患于未然?!近日,风闻舟曲准备原址重建,直惊出一身冷汗来。

其实,就在舟曲惨案不久,8月12日以来,四川原5•12地震灾区的三轮降雨,也造成了特大泥石流灾害。若从广度、深度讲,并不低于舟曲之痛,无非没有那么集中罢了。绵竹、映秀、龙池……都有数千人被困、多人遇难,灾害面积九万多平方公里、涉及人口近600万。不少人刚搬进震后新房、银行贷款未还,又被冲得一贫如洗了;幸存者欲哭无泪,是两年来的第二次逃生。他们说:“震后群山变成馒头,表面光秃秃、里面泡酥酥。每逢桑拿天,既盼下雨降温,又怕暴发山洪泥石流,唉……”字里行间,充满无奈和叹息。

嘉陵江渠化,好像穿上紧身衣,溢出的洪水,从空中鸟瞰,犹如胖子的赘肉。大渡河梯级开发,各电站占水为王,只顾自己利益,造成河水断断续续,仿佛大地流淌的眼泪。最想脱贫致富的云南,早就在打怒江的主意了,按照最初的设想和水电开发的设计方案,怒江13级电站年发电量可达1029.6亿千瓦时。所以,政府及相关利益集团力主开发;喜幸民间汇成强大舆论压力,才拖住了施工的脚步。目前,已形成了壁垒分明的“挺坝”、“反坝”两派阵营。虽然暂缓动工,但“十二五”期间是否立项仍是一个未知数,不能不令人揪心。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再像三峡那样强行开工的话,除开生态、环保、旅游方面的损失,仅就怒江位于地震带一点,就非常值得我们三思而后行!不少专家早有分析,建在断层上的紫坪铺水库,是汶川地震的诱因之一,难道八万条生命的教训,还不足以发人深省、硬要惹怒江发“怒”吗?18日,云南怒江流域的贡山地区,前次灾害后仅隔24天,再发特大泥石流灾害,造成百人遇难,应该是对“挺坝派”的当头棒喝!

科学开发是质的飞跃,粗放开发是量的延伸。西部大开发必须科技先行,否则,石油、天然气、煤炭、电力……永远不够,就是将西部兜底朝天还是不够。据统计,我国经济总量至多占到世界8%,美国则占25%左右,两者的能耗却有并驾齐驱趋势。一家市场公司曾经把一台美国售价299美元的ipod媒体播放器进行分解研究,其中,分销和零售成本75美元、苹果公司收入80美元;该产品所有零部件成本144美元,日本企业的附加值就占了93•39美元,再除去美、韩等国生产的零部件和专利费用,负责总装的中国只挣了几个美元的加工费,我们可怜的廉价劳力辛辛苦苦下来,还不及人家挣的零头。而且,深怕人家撤单,悲哉!

如果甘当世界工厂配角,始终处于经济链条末端,哪怕我们的GDP已跳进了“榜眼”位置,仍然是仰人鼻息的“听用”。若要改变现状,必须科技先行;若要科技先行,必须学术自由;若要学术自由,必须政治昌明……归根结蒂,还是离不开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某些人为了一党私利,只准放开经济列车的前轮,而将作为传动主轴的政治轮箍紧紧刹死,总有一天,庞然大物是要翻车的。

但愿我的议论是杞人忧天,而非醍醐灌顶的忠告。

《议报》首发

关键字: 舟曲 西部大开发
文章点击数: 130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