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4/2010              

温家宝提政改:叶公好龙而已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户仰头看”,中秋节虽然还没有到来,但是,如此这般的诗情画意,已经在中华大地以“别有洞天”的情景提前呈现在我们眼前。

自从8月下旬的一天,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深圳发表讲话,再次提及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以来,对中国的政治改革望穿秋水的人们顿时众星捧月般欢呼声、叫好声淹没了质疑声:“人们从温总理的讲话中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强烈政治意愿,而这样的意愿对中国完成改革开放大业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中共党内存在反对派”,“ 貌合神离,胡锦涛与温家宝正式分道扬镳”, “温家宝自汶川抗震救灾以来在全国民众中树立的形象,也远远超过当年的赵紫阳”。更有甚者称:“温家宝公开主张民主、自由、法制等普世价值。”

一次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讲话,就有这样多人叫好喝彩,就令许多人兴奋莫名抓耳挠腮,我就纳闷了:中国的知识分子,你们怎么就那么好糊弄,怎么就那么天真,怎么还对清官翘首以待呢?

胡温即将当政和当政之初,不少人,包含许多“精英派”,就对胡温充满了期待,充满了信心,没来由地认为,这两个年轻的“40后”理当更比前任一二三代老朽老顽固们开明,中国的经济,尤其是政治前景将出现根本转机云云,顶胡温的人们甚至还给这二位贴上了熠熠生辉的“胡温新政”标签。当时,我就对所谓的“胡温新政”嗤之以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优汰劣胜的制度下指定的接班人,你们也敢抱以如许大的期望?在既没有听到胡温什么新政言论,  更没有看到这二位任何新政政绩的情况之下,你们凭什么给胡温盖棺定论?时至今日,被你们认为指日可待的“胡温新政”何在哉?

已经有人指出,这并非温家宝第一次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在今年“两会”上,温家宝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就已经提到过政改。结果呢?楼梯从年初快响到年尾了,除了上个月又响声大作了一次外,谁看见政改的人下来了?可见,所谓的深圳提及政治改革,只不过是旧瓶装陈酒,穿破鞋走老路,打右灯往左转而已。根本不值得期许,更不值得喝彩。至于党内存在“反对派”,胡温分道扬镳之说,更是某些病急乱投医、嘴巴更比脑袋跑得快的人的一厢情愿,胡猜乱想而已。

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政改、普世价值等等是好东西,所以,中共在野的时候在《新华日报》等自己的媒体上大说特说,在朝后也不妨将这些玩意写进宪法装点装点,这是战争时期夺取政权的需要,这是和平年代稳定策略的需要。在某个关键时刻把这些玩意当作法器,偶尔祭出来抵挡一下敌对势力的发难,按摩抚平一下党内改革派的暴突的青筋,渡过难关,让我们的江山继续稳定下去,这就物尽其用了。给你个棒槌你就当针,你也太不懂白猫黑猫的特色理论了。

国粹京剧,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老胡唱红脸打你一巴掌,我老温唱白脸给你揉三揉。刚柔相济,恩威并用,如此,方是两手都要硬的理论精髓。

还有,忘记我温总理执政期快满了吗?没什么看得见摸得着拿得出的政绩流芳百世,就说几句漂亮话画几个大圆饼给你们爽爽耳朵充充腹饥,以便你们只记得我的嘉言,而忽略了我有没有懿行。嘴唇开合之间,流芳千古的目的就达到了,何乐不为!

真有兴邦的意愿,就不要只在灾难发生了,才在黑板上写什么“多难兴邦”。在灾难发生之前,你就行兴邦之实,让灾难不来,甚至少来、小来啊。灾难都来了,来的那样大,你还多难兴邦,你这不是在投放精神鸦片,让灾区人们安灾乐难,灾难再大也保持“情绪稳定”吗?

在对邓小平所谓改革开放的“功绩”这一点上,曹长青的《盖棺论定邓小平》说得好:“邓小平实行经济开放改革,主要出发点是为了保住共产党的权力。《邓小平文选》记载,邓不止一次强调,不把经济搞上去,中共就会像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那样垮台。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在经济改革中得到提高,只是邓小平为了保住共产党一党统治的政策的一个副产品和客观效果。”

 不是吗?改来革去,“四个坚持”竟然给“改”进了宪法当中,还100年不变。所以,我有充分理由怀疑:温家宝的“提及”政改,即使有所动作,也同样是不会实行三权分立,不会将那部如同虚设的宪法里的“四个坚持”扫进垃圾桶,只想救共产党和既得利益集团于倒悬的换汤不换药的“缓兵政改”;与民主和法治,与普世价值,与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改革背道而驰的“政改”。因此,我到很欣赏余杰那种不管温家宝怎样说,说什么,你影帝姑妄言之,我余杰姑妄听之,始终保持警惕,并将对“影帝”的质疑进行到底的态度。

顺带说说,对于海内外将胡耀邦、赵紫阳的“政绩”等吹捧得无以复加的话语,加冕在胡赵头上的桂冠,我也是不敢苟同的。我的“两个凡是”是:凡是在中共体制内能爬到那个位子的,没点那什么的“功绩”,谁用你?凡是能在那个位子坐上多年的,没说昧心话、没干昧心事,坐得稳吗?邓小平如果不是屠杀六四学生元凶,我相信,在顶胡、顶赵的这些人看来,邓小平的“丰功伟绩”,肯定更比胡耀邦、赵紫阳还大,还值得顶礼膜拜。邓小平六四之前死了呢?“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邓小平是毛泽东反右帮凶,邓小平吹捧江青、献媚华国锋等等,还有董狐之笔给他记载下来吗?看来,是不会的,最起码,在顶胡赵的人们这里不会。中国的某些读死书的人总是这样,在千万个贪官当中见到一个仅仅是不贪的庸官,也会对他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甚至会对他山呼万岁。

对于温家宝这次讲话中的一些关键词句,如“解放思想”、“与时俱进”、“要敢争先”、“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大胆学习借鉴人类社会一切文明成果”等,虽然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一读”的,但我认为江棋生先生如此的解读,也可谓温总理的知音,知道弦外之音的评论:温家宝的这次深圳讲话明白无误地表明:他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都是以坚持和完善一党专政制度为宗旨的。他嘴里的“民主”,就是“社会主义民主”,即背离普世价值的假民主、真专政。他的“思想解放”,和邓小平一样;他的“与时俱进,和江泽民一样——都以决不搞”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为前提。

《零八宪章》倡导的共和、民主、宪政等基本理念,修改宪法,分权制衡,司法独立等基本主张,这才叫政治改革,能够将中国带入一个真正的新世纪的政改。所以,只要《零八宪章》的发起人刘晓波还在温总理治下的监狱中受罪,只要《零八宪章》还在被温总理辖区的网络屏蔽,你就不要给我提及什么政治改革。你一提,我就会本能地、条件反射地怀疑你在挂羊头卖狗肉,  又在为既得利益集团打什么小算盘了。

除了相信六四时跟在赵紫阳后面的温家宝“有眼泪在眼圈里转” 不是演戏,“我感受到那种真诚”外,一位六四受伤害、现流亡美国的一位当年的学生说:“就冲着他在六四政治改革和类普世价值观的基本几点上基本发言,我们就应该支持他。”我要问,具体来说,你支持他什么?他在六四“平反”和政治改革方面究竟有什么具体动静了?你就是支持他的发言,你只是支持他的一句“白话”,你只听其言而不观其行?

《零八宪章》如果付诸实施,就会动摇专制政权根基,却引来不少精英的百般挑剔、谩骂;温家宝一句“提及”政改的可望不可即的空话,居然引来一串串望穿秋水的眼珠,引来一颗颗翘首以盼的脑袋瓜。如此的“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户仰头看”,自古以来自诩“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的书生们,你们怎么了?

自己当运动员、自己当裁判的所谓“政治改革”,用新华体语言来说,是不可能“出重拳”、“动真格”的。否则,你真有“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强烈政治意愿”,你的政改可行性报告,政改具体措施,政改时间表安在,请出示?

你温公既然喜好政改之龙,那么,你把真龙请到中南海来就是,你只是“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雷声大雨点无,光说不练,你的“政改神龙”首尾不见,别人政改真龙《零八宪章》来了你恨得要死怕得要命,你怎么让我相信你温总理喜好政治改革真龙的诚意?
 

关键字: 李元龙 温家宝 08宪章
文章点击数: 326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