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7/2010              

米奇尼克之争——专制的本质

作者: 刘京生 刘京生

米奇尼克一个“革(和)命家”,其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死亡毫无意义”。为了他的“革(和)命”事业,他不惜闭上一只眼,完全否认一些历史事实,自说自话。
 
比如:他肯定提出过这样的问题:“我需要重蹈斯大林审判吗?我也向自己重复这个问题,答案是暴力毁坏了使用它的人,令其陷入非道德。卡斯特罗想要一个自由的古巴,但是在反对巴蒂斯塔的斗争中,他被自己的权力所腐蚀。不管谁运用暴力赢得了权力,他必须运用暴力维护权力。那些被教导运用暴力的人不可能放弃暴力。在我们国家,争取自由的斗争曾经聚焦在权力层面而不是创造公民社会。因此它最终导向集中营”革[和]命是自由的儿女,但却是专[和]制主义的父母。“暴力折断了社会的联结。并且,当社会如此原子化,其内部政治崩溃,它就变成自动导向极权主义。……因此关键问题在于建立一个民主社会,沿著团结的合作尝试的道路改变社会的权力系统,使得极权主义成为不可能。”

在他看来:暴力就是非道德的,那么请问:美国独立战争是非道德的?反抗希特勒的武装侵略是非道德的?科威特不忍做伊拉克的一个省而邀美国人出兵是非道德的?再有:什么“暴力扭断了社会连结”,什么“内部政治崩溃,自动导向极权”那请问:国家不是暴力吗?权力不是暴力吗?强制征税不是暴力吗?您生活的波兰不是一个国家,没有法律吗?您们国家的法律从来不适用暴力?或是说,由于您们哪个国家的法律在使用暴力因此他就会自动走向极权吗?可怜的“知识分子”头衔,怎么连一个逻辑常识都不懂:暴力可以产生恶,也可以产生善,而非必然是恶。波兰是和解了,但并不意味着,原苏联会通过和解来结束专制,并不意味着罗马尼亚会通过和解来结束专制,您是否认为:只有波兰的民主是民主,而现在的俄罗斯,罗马尼亚不是民主社会而是“极权社会”?同样的逻辑形式:以您的观点,美利坚一定也该是“自动的导向极权主义”?
 
米奇尼克亲身体验了“斯大林式”的暴力,于是,他只恨暴力,不恨斯大林,不恨专制。在他看来:专制与斯大林都是暴力的产物。问题是:这个结论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专制也是可以产生暴力与斯大林的。而且更多的事实证明的恰恰是这一点,暴力未必是极权之源,(如以上所列举的美利坚的例子)可所有专制却都是极权并且都是暴力的,如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缅甸。

米奇尼克列举的暴力都是发生在极权状态下——斯大林、卡斯特罗。可是他的和解呼吁却没有向以上两位发出。我很想知道,您当年为何不去与斯大林和解?与他和解了,波兰的民主进程可以提前几十年。等他死了您老才提与他和解的意愿,您不是对牛弹琴?再说了,波兰模式的成功不意味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否则,科威特早就成为伊拉克的一个省了,欧洲也在几十年前就对希特勒俯首称臣。
 
暴力不必然是恶,专制却必然是恶。没有专制,斯大林的暴力及波兰共产党执政时的暴力不会发生,米奇尼克的牢狱之灾也不会发生。宽容与妥协历来是相互的,就像爱,一方的痴情不过是单相思,执着于单相思是病态而非理性。
 
专制作为一个概念很多人没有搞明白,专制的本质就是奴役多数人,想让专制不奴役唯一的办法就是结束专制。知识分子最容易被感动,几句好话,几句承诺,就热血沸腾。温家宝不过是说说民主,一些人兴奋的设身处地的替他考虑其不易。怎么上了那么多年的学搞不懂一个概念,专制如果搞民主,他还叫专制吗?吃饱了撑的惦记的人还真多,您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吧?您是被专制的对象,让你说话与不让你说话都不取决于你。还什么“空间”那,刘贤斌刚刚进去怎么记性那么不好?高智晟、郭飞雄、胡佳、刘晓波的空间在哪?这些人为何没有空间,你我为何有?真的是以上几位做的就一定比你我更多?这一现象背后没有原因?在当今的中国,您千万别以为“空间”是自己争取的,这是政权故意为之的,一切皆在可控的范围内,不可控的一定没有空间。

有人会说“这是什么话?还有自己找骂的?统治者为何自毁长城?”。曹操为了江山不怕做“奸贼”,毛泽东为了做皇帝不怕做“土包子”,人要出名不怕绯闻,统治者的腰包鼓鼓的,还能不让上当者骂骂大街?都像朝鲜那样,美国人怎么与之和谐?大把的外汇如何会源源不断的滚进中国?有得必有失,为了江山永固,说说何妨?真以为江山是被说垮的?与毛泽东不同,现在的统治者不仅在集团内统一了奴役别人的意识形态,而且在经济利益上也将其绑上了同一战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失去了权力他们就得一起进牢房。利害关系他们清楚地很,哪里容得几句好话就将豪宅,名车拱手相让——白白送给你,他进监狱?和解?谁与谁和解?妥协?如何妥协?统治者的和解是在被统治者承认既定秩序前提下的和解,否则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妥协,就是不需要底线,我贪污的钱你们永远不要问——问都不许。这不是我杜撰的,这是事实,这个事实随处可见,连街边摆摊的都懂,可偏偏有人要否认,真不知这些否认的人想说出的是怎样的一个“理”?奴隶理解主子的不易也无可厚非,不过,可千万别认为这是唯一的“理”。
 
米奇尼克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曾辉煌过,也有失落。不甘失落的他跑到中国,知道中国人多,也知道中国什么人都有,尤其有一群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结识几个外国人、脸上就有无限光泽的中国人,在这群人的媚眼中,他看到了、感受到了久违的失落。于是,他就极力的推销他的“和命论”,当成真理,当成灵丹妙药。我不明白,为何中国政府为他发签证而不给同是中国人的魏京生也发个签证,不是都在推进民主进程吗?为何允许他来会见“异见分子”而不让美国国务卿会见?一切现象都有原因,我实在不知原因何在?!也实在不理解这样的现象也可以被解释为“是政府推进民主进程的迹象”。我喜欢做梦,但也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如果权力那么容易获得,专制那么容易被感动,中国人也不会忍受几千年专制统治了。
 
专制与民主是相互否定的,和解的前提是一方认同另一方的否定,从而自我消亡。要么专制否定自己,要么民主否定自己,没有这种否定,就没有一方的消亡。专制可能否定吗?否定的后果是什么?天下有杀人白杀的理吗?有贪了白贪的理吗?你信,做了这些事的人也信?况且,凭什么信你?

2010 年9 月2日

关键字: 刘京生 米奇尼克
文章点击数: 280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