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9/30/2010              

国安来访纪实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很荣幸,在“国庆”61周年即将到来的9月28日上午,终于等来了国安先生的“家访”。从前几天在中国银行领取一笔来自美国《观察》网的稿费时,受到空前详尽的盘诘及“关心”的那时起,从网友、难友类似于被国安“请喝茶”的遭遇始,本人深知这一幸事,迟早是要落在老朽身上的,故,毫无意外之感。

国殇前夕,维稳事大。昨天成都地铁开通首日,就有一位因不小心带了一把水果刀上车的倒霉蛋被拘留了,广州市为了亚运安全,实行菜刀实名制……作为经常在国外吐露心声的花岗石脑袋的我,被他们“关心”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为人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既来之,则安之,本人自当善待来客。不巧的是,由于心脑血管疾病缠身,起床要人牵、走路要人扶,本人无缘外出享受公款喝茶;而家中仅有之白开水便于服药,连茶叶也没准备,我那好客的老伴儿便只能以“玻璃茶”相迎贵宾了。对此,我们真诚致歉!古人云:“君子相交淡如水,小人相交浓似漆”……清澈透底的一杯白开,少了许多客套和礼仪,也许更能开诚布公地促膝谈心,又何尝不是好事呢?!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来者个子修长,文质彬彬,谈吐不俗,颇具政策水平和人情味,他不仅没有专政工具的霸气,也没有当官说教者的盛气凌人,常洗耳恭听我的陈述,轻易不肯打断。无疑,此君乃国安中之佼佼者也!如果当局多些这样的人物,可能云南“躲猫猫”的故事就不会发生了。当然,职责所在,人家奉命行事,十分客气,我亦恭敬不如从命,应当配合调查,而不能拿来人出气哟!

他问我何故向国外投稿?我说,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是我们的建交国,早已不是敌国概念,甚至于是当局经常提到的战略伙伴关系。对于这些合法的联合国成员国的自由媒体,我为什么不能投稿?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通过互联网投稿,是用实际行动响应胡总书记履行公民表达权的号召,向世界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络自由”,驳斥那些不怀好意政客的恶毒攻击!证明共产党“光明正大”,“不”搞阴谋诡计,从来没有“封锁网络”。绿坝之类防火墙,肯定是有人吃饱饭撑的慌,背着伟光正干的蠢事。至于为什么不向国内投稿?我说,温家宝本月已四次提到政治体制改革,说什么“如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改革的成果也会得而复失”;而新华社在相关报导中,总是将政改这一敏感话题“和谐”掉了,说明要么是他言行不一,表演双簧,要么就是政治局有些人不喜欢政治改革,最好像朝鲜那样父传子,把一党专政进行到底!显然,温总理那些话只是说给外国人听的,当局可从来没有政治改革的决心和行动啊!我,一介老弱病夫,如果傻乎乎地将类似民主诉求的稿件投向国内媒体,怎奈何得了中宣部管辖下的党的喉舌?肯定是打水漂了。老朽乏力,不作无用功,不得已而为之,将继续投稿境外。

在详细了解家庭出身、个人履历后,来人还要我谈谈心中的怨气。我说:本人劳教、就业17年,过了40岁才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但从临时工到个体户,都是社会的弃儿,去年才有了社保,每月领560元人民币;今年过了古稀,长到720元。说起来,够喝稀饭了,但每月吃药都要近千元。而且,最想不通的是,自己缴纳21300元才有了领取社保的“资格”,前三年所领之稀饭钱,等于是丁丁猫吃尾巴——自己吃自己。说到医保,我的医保属于山寨版,门诊分钱不报、住院又缴不起上千元门槛费,而且医院以药养医,费用畸高。无奈,只能在家养病了。

来人只有一点不爽,不承认他是国安的,只说是派出所……本人在想,正如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一样,当国安干将都不愿意暴露自己身份的时候,这个单位的存在价值恐怕就不够美妙了。反正,国安也好,派出所也罢,都是一党专政机器上的螺丝钉,螺丝钉也怕风雨,世界上没有永动机,只有锈蚀失效的螺丝钉。

──《观察》首发

关键字: 国保 喝茶
文章点击数: 148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