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5/2010              

可怖的相互毒杀时代

作者: 李昕艾 李昕艾

2010年8月,南京曝出多起公民因食用小龙虾而出现肌肉酸痛难忍等症状的事件,患者被医生诊断为横纹肌溶解症;情况严重者还因肾功能受损,出现了“酱油尿”。之后有媒体曝光这些问题小龙虾是经一种名为“洗虾粉”的化学品清洗过的,“洗虾粉”的主要成分草酸是工业上普遍使用的一种除锈剂,其酸性为醋酸的10000倍,对人体的危害极大。

无独有偶,有公民在购买的大米里发现了化学香料残渣,不少米店老板也坦言,如今市面上以次充好、以旧充新、抛光、添加香料香精的大米确实不少。香精、香料使用过多,会对人体构成潜在的健康威胁。看来人们每天食用的大米竟也逃不脱“化学洗”。

毒奶粉、毒酒、毒龙虾、毒大米、毒疫苗……这就是中国,愤青眼里的“亲爱的祖国”、口中的“加油!中国”。我喝你的毒牛奶,你吃我的化学大米,中国俨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相互残害的投毒集中营。被中共这个利益集团败坏到如此地步的国度,集团内部出来一人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便博得一些人士的喝彩甚至追捧,我则实在不敢恭维。

最近,温家宝在深圳做了个讲话,紧接着社会上一些人士开始大赞温家宝,我一笑了之。怎么还会有人相信中共这个利益集团?怎么还会有人对其抱任何希望或幻想?很多漂亮话从嘴里说出来非常容易,可是又有多少漂亮话被真正行出来过?一个人遇见一个凄苦的乞丐,他说:“我真想给你一百万,让你从此衣食无忧。”可是他自己连温饱都成问题,又怎么救济乞丐,这空头承诺不过表达了一种同情、一种安慰,无法付诸行动。一个人真正行出、做出一件美好的事情比他喊一百遍美丽的话要珍贵得多。

有些人士号称挺温派,鼓吹“挺温就是挺我们自己”,我很不以为然。至于一些人士一向乐于口中的“党内民主派”,我认为不过是这些“党外人士”的一厢情愿而已。哪有什么“党内民主派”、“党内开明派”、“党内专制派”、“党内强硬派”之类的分流?都是这个统治集团的利益既得者,他们分得清分得开吗?真有不合群不合作的早就被组织剔除了,即便留了个名头,你实质上还算是党内么?对此,我比较赞同陈永苗的说法:“中共党内民主派只有等到中共倒台后才能出现,中共不倒台,就不会存在所谓的‘党内民主派’问题。”千万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希望或幻想,只有民间积极行动起来才能自救。

有人指出,必须将中共看作一个怪物,否则永远搞不懂中共这个玩意。中共甚至不是绞肉机(机器遵守物理定律),也没有人性(人在其中完全被淹没)。中共是非理性魔鬼,要理解它必须了解人心是黑暗的深渊这一真理。是的,人心的改变非常重要,即使某天独裁政府解体,但人心还是如从前一样的恶,那我们将依然生活在一个相互毒杀的时代,无安全感可言。

有人笑称,在中国谈食品安全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因为中国就没有安全食品提供给普通公民食用,统治集团才有这口福。据称,中国只有少数人才能吃到放心肉、放心菜。有的企业老板,他是专门做放心肉、放心菜生意的。但他们的东西不投放市场,只给某些部门、官员或者个别关系户。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面对满桌饭菜,人们忧心其中铅、汞、铬、砷、镉是否超标。它们从污水中流进土壤,进入农作物,最后潜伏于人体内,酝酿着重金属危机的一次次爆发。”除了入口的,我们每天呼吸的也尽是毒。中国抗癌协会科普宣传部部长、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表示,近10年来,北京市肺癌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均居众癌之首,北京居民肺癌发病率超过万分之五,已成为北京市民的“第一杀手”,这不能说与灰霾污染无关。

食物污染、空气污染、水污染,更有怵目惊心的血污染。河南艾滋病血祸多年来一直是当局遮掩的重点。2010年9月21日,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案开庭,这位血污染受害者却成了被告。田喜9岁时骨折输血被感染艾滋病,后才发现,受病害已达15年之久的他在6年的维权路上反映的问题一直未得到合理解决。他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说:“当一次意外的发生,使个人变得一无所有,我不能选择认命,我会愿意去捍卫它,用尚存的个人自由、残存的健康作为社会个体实现正义的交换。每当一个个体正义的实现便是点亮中国社会公平与正义希望的一缕烛光。我愿意为之做出努力,付出代价,尽管有些沉重。我希望个人的事情能够尽快得到解决,也希望中国因临床用血污染事件中生命受到损害的尊严得到维护。”

在这个人心被中共这个利益集团败坏得一塌糊涂的地域,在这个人们相互毒杀的时代,我们每天都承受着那么多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们都是其中被戕害的个体,想相互拥抱着取暖却时常是那么的无奈甚至无力。谁都想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品尝着美味的食物,安全地度过每一天,这是作为人最基本的需求,可是在这个国度却成为奢望。

有则笑话调侃受毒之害的中国人:昨晚踩了一条美女蛇,它反身咬了我一口,没过一会,蛇全身发抖,口吐白沫,转眼就挂了。我朝他吐口吐沫,鄙夷地对它说:“老子从小喝三聚氰胺牛奶、吃吊白块面粉、用地沟油炸的油条、苏丹红腌的红心鸭蛋、避孕药喂大的黄鳝、打激素的鸡和注水的肉,从小还打过假冒的疫苗,我早就百毒不侵,你敢咬我,真是找死!”笑过之后的痛苦却久久挥之不去,我渴望我的后代不再经历这样的荒诞。

关键字: 李昕艾
文章点击数: 233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