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10/9/2010              

广州亚运风声鹤唳

作者: 刘正清 刘正清

广州亚运即将来临,为了确保亚运平安,凡事都政治化。最近广州及周边地区可谓是风声鹤唳,气氛非常紧张。广州各大报纸均公告亚运期间买菜刀要采用实名制登记。佛山市各级党政官员近期不得外出旅游,要轮流值班,并保证每月进行两次严打活动。广州市则已提前清场。最遭殃的是法轮功信仰团体——她们虽无户外活动,但警察主动出击,全城搜查,凡被列为法轮功监控对象者,警察不请自到;凡发现家里有法轮功资料者或三人以上在家练功者,均被逮进看守所,至于罪名是否成立,那也要等到亚运结束之后再说。

为了加大“维稳”力度,广州当局陆续将居住该市的维权人士行政拘留以及强迫离开当地,如9月下旬维权人士肖勇被广州公安以煽动非法游行为名处以行政拘留15天,获释后,由老家湖南的国保警察接回原籍,以配合广州警方的“亚运安保”工作。与肖勇同期被行政拘留10天的维权人士郑创添,获释后,由老家潮州的国保接回原籍。

令人费解的是与亚运安全毫无关联的中小学正常教学秩序也遭到破坏——2010年9月7日广州各大报纸已提前发出公告《亚运时中小学停课一周》。据云,广州亚运和“北京奥运”、“上海世博”一样,是国家形象工程,是对外展示“崛起”后的中国软实力的又一张名片,其政治意义大于体育比赛本身。要确保上述政治功能,当然对这些潜在的不稳定分子,就要用专政手段消灭在“萌芽”状态。

为了亚运的和谐、稳定,当局是怎样具体要求其体制内官员的,我不得而知,但我们这些体制外律师正常的法律业务却也受到了非法干预——凡政治敏感性案件、5人以上群体性诉讼案件均要向市司法局律管处汇报备案,接受司法局的业务“指导”,还美其名曰“是履行《律师法》的监督管理职责”,而非干涉律师办案。本来嘛,作为一个广州人,撇开高调的爱国不谈,单就娱乐性来说,亚运能在广州举办当然是一件令人愉快的喜事,然而它却成了人们的负担,买菜刀要登记、官员不得外出旅游、律师办案要汇报接受“指导”,中小学还要停课,等等。请问:你的软实力,你的自信心在哪?

为了确保律师政治立场的正确和坚定,最近市律协又组织律师们重新学习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在2009年8月6日关于《律师代理敏感案件要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讲话。似乎又要回到“政治是统帅是灵魂,一抓就灵”的毛时代,什么问题都可用讲政治来解决。这样“讲政治”就成了当今中国官员要求别人服从其旨意的尚方宝剑和其贪腐作恶的护身符。

为了能“确保律师工作正确的政治方向”从而使“律师代理敏感案件时能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吴部长采取的措施是模仿毛泽东将党组织建立到连队——在“全国1.4万多家律师事务所中,党支部建立到每个所;无党员的律师事务所,则全部派驻党的指导员或联络员,以实现党的组织和党的工作对律师行业的全覆盖。”

在每一次的人权灾难的背后,无不是抛弃法律“讲政治”所造成的恶果。就拿这次广州亚运来说吧,按国际通常标准一场体育赛事与政治并无关联,它却硬要政治化,其结果怎样呢?如本文开头所述,既破坏了正常的法律秩序造成了人权灾难,又给普通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关键字: 广州亚运
文章点击数: 14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