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观察 】  时间: 10/10/2010              

诺贝尔奖无国界 中共抗议亦枉然!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10月8日,旧历九月初一,正是中国传统24节令中的寒露节,标志着一年中的寒冬季节开始了,大自然的天气将会越来越冷。巧得很,正是在这一天,挪威诺贝尔委员会顶住中共压力,硬是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大陆在囚民主斗士刘晓波先生。喜讯传来,大陆反中共的不同政见者欢欣鼓舞、欣喜若狂;而中共官媒却像霜打茄子那样,蹋拉着脑袋,噤若寒蝉、一言不发了。前几天还在连篇累牍报导诺贝尔物理、化学、文学奖诸位得主事迹的报纸,突然间没有留下诺贝尔奖的任何信息。但是,互联网却是封闭不了的!刘晓波先生荣膺诺贝尔和平奖的好消息,还是在网民中炸开了锅——也许,正如诺贝尔奖金来源于发明炸药的已故科学家诺贝尔的遗产一样,这次给大陆08宪章主要起草人授奖,在恶党看来,犹如一个政治炸药包扔进了中南海,从伦理上动摇了他们独裁统治的根基。

本来,诺贝尔奖并无国界,原则上也不包涵什么特定的政治内容;主要是奖励对人类社会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后来发展到人文社会科学等各个方面,当然也包涵了对世界和平、民主政治功勋显赫的人物。人权是普世价值,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正是要彰显这个价值。但一贯政治挂帅的中共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常用僵化的政治思维去权衡利弊,一会儿吹上天、一会儿压下地,根本没有原则和定论,那就只能算作对号入座、自讨苦吃了。

早在57年杨振宁、李政道初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时,周恩来就利用在押国民党“战犯”杜聿明与杨的翁婿关系,派专人将杜的家书送到美国杨振宁手中,大打亲情牌;隔二年又将杜特赦,安排进政协当个捆住手脚的闲官……经过多年统战,终于诱使杨回国、配以相差半个多世纪的娇妻,被陪养成当局的应声虫。而在达赖89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共对藏族同胞的镇压有增无减,千方百计将达赖说成是依靠宗教势力分裂祖国的罪魁祸首,多次拒绝谈判、丧失和解机会,致使达赖长期流亡国外。此外,还对达赖本人应多国政要邀请的访问活动说三道四,但却从来没有绊住过达赖积极从事爱国、爱教、爱和平运动的步伐。正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看来,正如胡锦涛对朝鲜父传子、子传孙的封建嫡传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一样,中朝两党才是一根藤上的蚂蚱——亲密无间的同志加战友。

今年,在温家宝六七次侈谈政治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共却对诺贝尔委员会指手画脚、软硬兼施,企图左右诺贝尔和平奖的评选结果。诺贝尔委员会龙达斯塔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是在六月时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会面的。而她说,中共政府反对中国异议人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傅莹还说:“如果将和平奖颁给刘晓波,将会损害挪威和中国的关系,那将是一个很不友善的举动”。而龙德斯塔德却向美国之音强调,诺贝尔委员会将不会屈服于外界压力。他说:“我们在1989年将和平奖颁给达赖喇嘛时,已经清楚表明,我们是个独立的委员会,我们不会照任何人的话办事。”

听到这里,所谓科学发展、包容式增长的胡温集团,难道不感到脸红么?!想当年,诺贝尔委员会曾将和平奖授予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物理学家萨哈罗夫,《日瓦戈医生》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古拉格群岛》作者索尔仁尼琴也分获文学奖……当时的苏联当局,就与如今的中共一模一样,曾对诺贝尔委员会提出严重抗议。然而,曾几何时,启眼当今世界,倒下的可不是诺贝尔委员会;恰恰相反,是那个貌似强大的泥足巨人——前苏联独裁政权。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前总统普京于07年6月12日专程去到莫斯科郊外索尔仁尼琴家中,拜访了这位时年88岁坐在轮椅上的伟大作家,慎重地授予他“国家贡献奖”,总算表明政府态度、了结了一桩历史公案。历史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看来,正在狱中服刑的、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先生及其战友们,历史终将宣判他们无罪,而大陆受到08宪章精神鼓舞的民主斗士们,一定会掀起更大的反对独裁暴政的启蒙浪潮。这一切,对一党专政的集权者意味着什么,就不用赘言了吧。总理先生:请你别在那儿喋喋不休地假惺惺地说什么政治体制改革了,真有诚意,先从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先生做起。

诺贝尔委员会的原则立场,充分体现了西方社会的价值观,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站得高、看得远,干得漂亮!是对中共政权的当头棒喝!从此,诺贝尔奖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更高了。稀罕,突然间来了个特大“喜讯”——几乎与刘晓波获奖同时,那个脑满肠肥智商极低的毛新宇“将军”,也荣获“北大杰出校友奖”,此事被网民嘲笑“比香港喜剧专家周星驰还要搞笑”!难怪,北大的世界大学排名每况愈下啊!打住,用北大来类比不妥,是对诺贝尔奖的亵渎。

关键字: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转型
文章点击数: 132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