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1/9/2010              

勇夺“N连冠”的无线电管制规定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11月1日,由总理温家宝和军委主席胡锦涛8月31日联合签署,9月6日正式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制规定》将正式施行。这类法规,一向胳膊肘只会向党拐,我不由自主围观起这个规定,想看看这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规定第一条开宗明义称:“为了保障无线电管制的有效实施,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制定本规定。”第三条则宣布了这一规定的实施范围:“ 根据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国家重大任务、处置重大突发事件等需要,国家可以实施无线电管制。”

1893年,尼古拉•特斯拉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首次公开展示了无线电通信。还有说法:1901年12月12日, “嘀、嘀、嘀”三声微弱而短促的讯号, 加拿大东南角的纽芬兰讯号山的马可尼,终于接收到从英国西南角的宝窦,用大功率发射电台发送“S”字符的国际莫尔斯电码。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跨过大西洋的无线电通讯,这个实验向世人说明了无线电再也不是仅限于实验室的新奇东西,而是一种实用的通讯媒介。

无线电波是一种信息运载工具,利用它来传递声音信号和图像信号。它经历了从电子管到晶体管,再到集成电路,从短波到超短波,再到微波,从模拟方式到数字方式,从固定使用到移动使用等各个发展阶段,无线电技术已成为现代信息社会的重要支柱。无线电技术的每一次进步,都给人类传播、了解信息带来了方便。没有无线电技术,就没有昨天的无线电收音机,就没有今天的无线电话,无线上网。不仅如此,无线电技术还广泛运用于生物学、天文学,运用于电力传输,航海安全等。

可是,无线电技术的发明者,推广者们当时恐怕没有想到,无线电,这个千里眼、顺风耳,这个传播信息、造福人类的技术,到了下个世纪的今天会遭受到一些害怕真相,害怕不同的声音的政权、集团的干扰,屏蔽,直至2010年11月1日就要实施的“管制”。

狼要吃小羊,总要找个冠冕堂皇、避免恶名的理由,哪怕这个理由是你在下游弄脏了我上游的水。我要使你只能听到一个声音,只是屏蔽“有害信息”,只是干扰敌台,只是筑起网络柏林墙,还不够,还得让我随时随地可以任意掐断你的任何信息来源,我心里才稍稍踏实些。所以,“无线电管制规定”,必须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以恰当的方式和恰当的借口发布、实施。

毛主席教导他们: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有一个经典红色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说的就是中共地下党员在“国统区”收集情报,然后通过无线电报传送到共统区,为“党和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故事。

是啊,国民党太傻比了,你掘地三尺花费九牛二虎之力寻找电报机,你冒着不义之名抓人干什么?扬汤止沸不如去薪,你学习我们的先进方法,也出台一个“无线电管理规定”,不就一了百了万事大吉高枕无忧稳坐江山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飘扬千秋万代了。

美国之音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惨烈的1942年。在1949年中共在野之前,美国之音在中国大地畅行无阻。可是,1949年之后,尤其是无线电干扰技术为中共政权掌握之后,干扰美国之音等敌台,就成了中共政权的日课书。年年干扰,月月干扰,天天时时分分秒秒,都在干扰。

不仅干扰不共戴天敌人美英帝国主义国家电台,连同志加兄弟的老大哥苏联的莫斯科广播电台,小兄弟越南电台河内之声,连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领土台湾“同胞”的电台自由中国之声,也干扰。光干扰,当然还不过瘾,还不尽兴,收听敌台,还会导致一个人进监狱,判死罪。文革期间,一家党报曾以图文并茂的方式,以半个版的内容刊载了一篇题为“偷听敌台广播进行犯罪活动图解”的报道。文革时期,我们贵州毕节海子街有个李志美,仅仅是因为收听敌台,就被判处了死刑。并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平反。

我开始收听敌台,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时我在当兵,一天百无聊赖的大兵们的一大时髦消遣,就是买个收音机,收听澳洲广播电台,收听邓丽君、凤飞飞。我也买了个收音机,收听邓丽君的时候,自由中国之声,美国之音等敌台,就会“跳”到我的耳朵里。那真是不同的声音,不同的内容,多新鲜,多么令人耳目一新,多么的让人振聋发聩啊。于是,从被动到主动,收听敌台,成了我的一大嗜好。我知道,收听敌台是危险的,我必须躲进被窝,或在夜深人静的营房外收听。因为,白天对敌台的干扰很严重,夜深人静之时,干扰相对轻得多。

1978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多年受干扰的敌台美国之音也沾光,中共政府承诺停止对美国之音的干扰。可是,对美国之音的干扰实质上从来没有完全停止过,只不过是干扰的程度、时间等相对减轻、减少了而已。1989年之后,停止干扰美国之音的承诺,只在美国总统来中国访问,或中共党魁去美国访问等美中有重大外事活动的时候才“践诺”三五天。三五天一过,中共政府继续将干扰电台的伟大事业,孜孜不倦地进行着。

光干扰还不放心,还鼓励告密。2001年911发生的第二天,我在喉舌报办公室收听美国之音,就被单位特务自愿者拿到国安处告密,使得国安对我高度重视起来。

曾经看到央视的一个访谈节目。屏幕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振振有词义愤填膺:法轮功将自己节目用非法手段切入央视的卑劣手段,严重干扰了我们完整收看中央电视台节目的合法权益,我们对此表示严重抗议,并保留将法轮功告上法庭的权利!

我看了觉得滑稽而不忿:某些躲在阴暗处的东西,几十年来,严重干扰了我们完整收听美国之音,BBC,莫斯科广播电台,自由之声等等等等的正当权利;自从有了电视节目以来,狗日的央视节目天天切入各省县市几百家电视台,严重干扰了多少亿人完整收看本省电视台,地方电视台、家乡电视台的正当权利,央视也该来让我们义正词严、严重抗议一番啊。

过去干扰美国之音,是将自己的新闻节目切入美国之音,现在,则将锣鼓唢呐喧天的“民乐”切入美国之音,叫你简直无法收听,所以,我已经多年不能够收听美国之音了。

以下,就是网上反话正说的两段有关美国之音被干扰的记录:

夜深人静,当我悠然自得地欣赏民族的艺术瑰宝——打击乐时,总有一支不和谐的声音——“美国之音”在旁边作梗,与之相抵毁,使人欲听不能。这到底违犯了哪家空间频道,非要两台相斗争个高低,鱼死网破殊途同归不可?

他人的电台我是听不成了,可是,那原本应该很美妙的民乐,也给你们弄成了万分讨厌的噪音。损人而不利己,我在想,如果我是那民乐的版权所有者,我就将我的美妙之作如此“播放”的东西告上法庭,叫他停止糟蹋我的作品,赔偿我的经济、精神损失。

时代在进步,无线电技术亦运用范围越来越。尤其是今天的电视、电脑通信等等,没有无线电技术,就没有这些高科技的通信和信息载体的广泛运用。可是,无线电技术是个烫手山芋,有人想吃,想独霸它,但又怕它伤到自己。因此,采取干扰,屏蔽,管制等手段进行控制,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电视信号发射、接收,从一开始,就是采用无线信号技术。可是,漫天飞舞、无孔不入的无线电视太可怕了!那些有害、反动的信息,也会被不知好歹的臣民囫囵吞枣。这还了得,几十年的盖子,岂不是白捂了?

嘿嘿,办法是人想的,大活人还给屎尿憋死?我给你掐断无线电视信号,整成有线电视,整成数字电视,不光还能从你身上收取收视费,最关键的是,我想让你看的,你都能看;我不想让你看的,你就不能看。

可恨电脑不能随心所欲地整成“数字上网”,只好一年花费几百个亿,整金盾工程,屏蔽有害信息,过滤敏感词,招聘五毛党。至于手机,可以监听,是获得敌对势力秘密,是获取有利情报不可或缺的渠道。现在加上管制规定和实名制,放心多了。

喉舌媒体批量生产的垃圾,一天自吹自擂,说是人民日报文章、央视节目如何受到非洲、受到世界人民喜闻乐见。可是别人的节目,我们更加喜闻乐见的节目,怎么就不可以走进中国寻常百姓家?

无线电管理规定第八条“可以采取”的“无线电管理措施”,包含“对电磁环境进行监测,对无线电台(站)、无线电发射设备和辐射无线电波的非无线电设备的使用情况进行监督”、“采取电磁干扰等技术阻断措施”等。显然,花费纳税人巨款整金盾,已经促襟见肘。该断不断反受其乱,所以,无线电管理规定必须应劫而生,刻不容缓。

再看看第三条。什么叫“重大任务”?国家安全,国家任务无小事。什么叫“重大突发事件”?根据我在喉舌媒体看到的很讲究的措辞,即四九年前叫罢工,现在叫停工,四九年前叫示威游行,现在叫群体性事件,诸如此类。有了“重大突发事件”这一模糊、且解释权非我莫属的表述,似乎还是不行,所以在“重大突发事件”后面,又来了个必不可少的“等”。这个“等”字用得好,点睛之笔,好看,更好用。这还担心不能随心所欲,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再来这样一句:“但是,紧急情况下需要立即实施无线电管制的除外。”

你问什么叫紧急情况?我说紧急就紧急。完了!

有了这把随心所欲的尚方宝剑,随时随地,我们都可以任意干扰、中断、管制无线电通信,无线网络,无线电台,使得你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不明真相、唯我首是瞻的聋子瞎子哑子,最终成为党和政府放心的良民、臣民,成为任我宰割的愚民、贱民。

无线电技术自100多年前诞生开始,每一次的更新换代,都是进步,都是更加便于信息传播,更加有利造福众生。可是,在我们生存的这篇土地上,每次出台的有关“工程”、“措施”、“办法”、“规定”等等,都是在倒退,都是在将无线整成有线、宽带弄成窄带。总之,就是怕你听到真话,看到真相,将愚民政策进行到底,发扬光大。

无线电管理规定发布当天清早打开“国务院:处置重大突发事件可实施全国无线电管制”这一消息的页面,明明在消息下面看到有评论,可回复。可是等到中午12点30 想打开评论看的时候,“来自网页的消息”却提示说:很抱歉,不存在这个评论。姑且将当天早晨打开的网页评论数字复制在此,以示不妄: 已有63条评论,共4081人参与,点击查看。

是好玩意,你让人歌颂歌颂啊。不许评论,你这算什么,让人怎么想?

穿钉鞋拄拐杖,马前张保马后王横,还不放心,还要前后左右搀扶着。还不放心,还得方圆千百里范围内前呼后拥加肃静、回避、清道……哈哈,真是患上不可救药的畏光症了。

10月8日,异议作家,因言获罪被中共判处11年重刑的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中共总头目亲自出马压制所有自己治下媒体,不许报道这一消息。是好事,你发表出来工人歌功颂德,是坏事,你也给它暴暴光,以便你的喽啰群起而攻之,鸣鼓而攻之。你这叫什么啊,连同志们想帮你骂骂刘晓波那厮,想帮你打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几板子,也无处下嘴、下手?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管制无线电是假,管制言论,钳制思想是真。

10月20日,总部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发表“2010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中国的“新闻自由度”连续二年排名倒数第八。看了这个新闻,设身处地,我为中国感到“遗憾”:拿出大跃进年代超英赶美的雄心壮志,坚持不懈地管制新闻自由、钳制言论自由吧,争取来年跃上一个新台阶,不仅将2011度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跃升到倒数前三名,甚至干脆赶超历年“亚军”即“冠军”朝鲜、厄立特里亚等等,拿下倒数第一名,凑满三连冠,五连冠……直至百连冠、万连贯。

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有了什么人间奇迹都创造的出来的党做中流砥柱,有了无线电管制规定做大棒,向着你们的这一雄壮目标一头走到黑吧,直到上帝让疯狂的你们当“离休老干”那天为止!

《议报》首发

关键字: 无线电管制 新闻自由
文章点击数: 209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