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1/9/2010              

劳民伤财的广州亚运会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再过几天,广州亚运就要开锣了。肯定,这是与北京奥运和上海世博一样花钱买吆喝的亏本买卖,但中共当局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乐此不疲。原因很简单,回光返照的垂危病人需要吗啡强心,岌岌可危的政权,也需要用表面风光来装典门面。诚如百姓俚语:吊颈鬼打粉——死要面子活受罪。似乎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中国将获取亚运会金牌第一,然而,这并不等于说中国人的体质和精神面貌就高人一头了,恰恰相反,这是推行举国体制的奥运战略所开放的罂粟之花。为了金牌,从小孩几岁开始选入各地体校从事大运动量训练,荒废了学业、摧残了身心健康,其野蛮和无情的程度只能用法西斯来形容。结果,绝大多数人将带着满身伤病中途淘汰,抛弃了最美好的童年时光,成为悲惨的垫脚石,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四川体院跳水运动员周小媛等七人最近被认为没有希望夺金而退训后,作为曾经的一级运动员,并无任何补偿,很快就被赶出运动员宿舍和食堂。想读书,考不上;想工作,无人要。愤怒的家长联名起诉体院,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周小媛的QQ签名被小姑娘取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职业栏填“折磨”,毕业院校一栏是“地狱学院”……大陆奥运战略其实是一场赌局,成功者如姚明、邓亚萍能有几人,他们焉能代表中国的国家形象?

为了面子,当局煞费苦心,远的不说,单表本月一号,广州迎亚运免费交通开张是日,就有600多万百姓蜂拥而至,超过地铁最大容量一半,有的挤破头、有的蹩了腿,而乘客多是为了图热闹去逛街或买菜,与亚运宗旨相差十万八千里。而且,据参加新建地铁验收的“冒死爷”老工程师钟吉章披露,为迎接亚运会的龙岗段验收时弄虚作假、质量堪忧,被他称为通往“死亡之路”。正如十月下旬上海世博为了突击完成“7000万人次参观”的指标突然放宽限制一样,每天竟涌入100多万观众,大大超过了世博会的接待能力。有的人排队八小时,本来想去看世博,却成了看队伍前排的“后脖”;小孩到处便溺,把个展览园区搞得乌烟瘴气,引发参展国龃龉。最终,虽然理论上超过共有6422万人次参观的日本大阪世博会纪录,但许多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去,没有实际效果,上海世博成了亏本的无底洞。据统计,上海世博直接投资规模180亿元(未算配套工程及大量安保、志愿者的人力资源)门票收入只60亿,其中不乏国家买单的集体参观。但主办方却厚颜无耻地谎称获取了不菲的“世博红利”——据说园区地皮要值好几百亿!说此话的人不是脑残就是骗子,等于亏得一塌糊涂的商人硬说自己赚了钱,因为最后他把自己连同老婆孩子也当成“商品”卖了——这是共产党的混蛋逻辑。

依此类推,北京奥运已经“赚钱”,广州亚运铁定“赚钱”。但凡共产党大张旗鼓的买卖也一定能“赚钱”……事业没有不伟大的,任务没有不光荣的,政策没有不正确的;会议没有不成功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决策没有不英明的;吹牛没有不上税的,牛皮没有不戳破的,放屁没有不臭的……这,就是规律。

共产党是靠群众运动起家的,也最善于用说谎和许诺来“运动”群众,如历史上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运动”群众打倒政敌的代表作。然而,时过境迁,它们却成了最害怕群众的可怜虫!继北京奥运火炬接力中首创声东击西避开群众的鬼蜮伎俩后,广州亚运发扬“光荣传统”,除了火炬手两旁由化装的特警护送外,还让火炬在水路、郊外通行无阻,以尽量避免接触真正的人民群众;实在要进入市区了,须事先坚壁清野,只留下专门雇来鼓掌的“欢迎队伍”。据披露,在即将到来的开幕式上,为了做足珠江上的“水上文章”,不惜工本改装了45艘大船,只为瞬间亮相而已,污染环境的烟花表演也空前绝后。组委会对礼仪小姐的苛求,不是崇尚自然美貌,而是要求高矮一致,提臀收腹头顶一本书长时间站立,手捧奖章托盘纹丝不动。如果出了差错,要么淘汰、要么重来,官媒吹嘘她们是用汗水和眼泪换来了“成功”。依我看来,正如北京奥运白衣少女跳舞迎宾至昏厥一样,是对女性的人格侮辱和轻漫。总之,马屎表面光,骨子里筛糠。

最典型的例证就是菜刀实名制,即群众买一把菜刀要出示身份证并留下八项登记内容,以便随时掌握此菜刀的具体动向,被网友们讥讽为菜刀GPS定位。此举不由得使人想起秦始皇收缴天下兵器在咸阳铸造12个铜人,想起元朝末年10家人合用一把菜刀的荒诞无稽。但麻烦的是,除了菜刀,还有水果刀、刮胡刀、修脚刀,还有你们共产党血旗上的镰刀斧头,以及钢钎大锤等一切生产、生活用具,只要是金属材料,均有一定杀伤力,你们禁止得了么?再者,秦末农民起义的领袖陈胜、吴广,史称他们“揭竿而起”,起义军靠的是漫山遍野的树枝、竹竿,你共产党再有能耐,如何能罄净千山万壑之竹木加以GPS定位呢?

当局既然做了这么多的亏本买卖,那些被糟蹋的钱究竟从哪里来?只要看看下面的数据,就知羊毛出在羊身上了,一句话,最终还是由百姓买单——

从1978年到2009年,大陆GDP从3645•2亿元增长到33•54万亿元,不算通胀因素,规模扩大了92倍;但同期广义货币(包括证券)供应量却从859•45亿元增长到60•62万亿元,足足扩大了705倍,是GDP增幅的八倍。央行承认,它们超发的大约43万亿元人民币游资,是导致全国物价上扬的主要推手。换句话说,凡是中央超支部分,就由滥发纸币来弥补亏空,以将赤字最终转嫁到普通老百姓身上。很明显,中共已走上40年代末期国民党失败时的老路了。而0•4%的人掌握70%的财富之严重两极分化,已是世界之最和社会动乱的最大策源地。所以,大陆总产值名义居于世界“榜眼”地位,百姓生活压力并不比70年代小,深圳人到香港打酱油、买手纸可谓一大奇观;全国恩格尔系数上升到40%以上。通货膨胀造成的生活困难是亿万群众的切身体会,也是中共惶惶不可终日的原因之一。央视承认,10月份全国36个大中城市的蔬菜价格又普涨一成,国人早已告别蔬菜以毛票计斤的时代,毛毛菜每斤动辄几元。继网友发明“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后,新近又推出“棉花”烫、“煤”超风、“糖”高宗等新名词,用调侃来发泄内心的强烈不满。

因此,我们说北京奥运、上海世博以及广州亚运是最后的晚餐并非耸人听闻。须知,吗啡可以镇痛,但吗啡一旦上瘾,却是要夺人小命的。

《议报》首发

关键字: 广州亚运 中共政权
文章点击数: 16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