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1/16/2010              

我给广州亚运会算算账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按照官方的说法,广州亚运会共“耗资1200多亿元”。据体坛资深记者估计,大陆这次可能拿到200枚左右的金牌,也就是说,平均为每枚金牌投入6亿元;近来黄金价格暴涨,为每枚金牌的投资规模仍可购买黄金一吨半以上,若将这些含金量99•99的24开赤金铸成金牌,估计举重运动员也扛不回家了。记得上世纪63-64年中苏两党论战时,毛泽东曾经讽刺赫鲁晓夫,要给他颁发一吨重的毛铁勋章,以表彰他搞修正主义;现如今毛泽东的徒子徒孙们“点铁成金”了,勋章重量还有超越,真可谓改革开放的“伟大胜利”了。

与此同时,中共承认按年收入1196元人民币(日均约半美元,大大低于联合国最低贫困线日入1•25美元的标准)计算的贫困人口为3597万人。若将1200亿元分发给他们,人均3333元,可一举脱贫致富,何乐而不为?看来,共产党的面子要比穷人的肚子重要啊!当国人报怨广州亚运花钱太多时,按照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被赚钱”的惯例,当局硬说他们也将会赚得“盆满钵溢”:包括门票、电视转播、广告、专利产品、土地升值等因素综合计算,据说“红利”可高达8000亿元。假设此言不虚,敢为天下先的广州能否将此款捐献出来为全民公费医疗买单?陕西神木试行全民公费医疗以来效果极佳,平均每人每年仅耗资330元,完全是在县财政能力内。若8000亿元惠及全国人民,人均超过600元,可解决近两年的公费医疗开支了,标榜“为人民服务”的当局何乐而不为?

我们的近邻印度,在奥运会的金牌几乎空白,亚运成绩也差。可他们早已解决了12亿人口的全民公费医疗问题。须知,发展体育运动的终极目标是增强体质,公费医疗的宗旨则是拯救生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孰轻孰重,不言自明。如果连小命都没有了,金牌还有用吗?!其实,我也是一个球迷,96年3月曾赴马来西亚观看国奥小子战韩国,但我也是一位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在选择体育和医疗方面,当然是后者。让政治介入体育、把体育竞技无端上升到国家民族尊严的高度来说事,显然是政治家的阴谋,特别是不顾国计民生的大操大办,只能引起国民反感。

广州亚运会开幕前,组委会将面临主会场海心沙岛1200多户居民,动用公安干警强迫驱逐出自己的家园,强行关闭面临会场的窗户,强行开启空房灯光以配合光彩表演的种种作派,以及家中有产妇或生病老人必须留下来时,硬插进安保人员监督,严重侵犯了普通老百姓的基本人权。在高处布置狙击手虎视眈眈,等于是向这里的居民宣战了!《南方都市报》上就有很多有关百姓反对亚运扰民的声音。至于在环市东路一段将原来好端端的花岗岩一律当做垃圾废料全部扔掉重新铺设,纯属败家子作风;免费乘座公交、地铁,则是一场闹剧,1号开始,还没熬到开幕式,就在8号戛然而止了。

开幕式总导演陈维亚虽说满腹经纶,长满艺术细胞的络腮胡,却一直生活在一副苦大仇深农民嘴脸的张艺谋阴影之下。这次好不容易独自担当重任,恰巧与气壮如牛的广州领导一拍即合。故,他们酝酿的方案,处处流露出与北京奥运会争雄、向上海世博会叫板的味道!你有“大脚印”,我有“红棉花开”;你有“东方明珠”,我有“小蛮腰”(广州电视塔),你有黄浦江,我有珠江水……据统计,16万发焰火是北京奥运会的一倍,比10万发的上海世博还多60%,并且空前绝后地多数从“小蛮腰”射出。在大力提倡低碳、减排的今天,我们有这个必要吗?尤其想到近在咫尺的深圳、东莞,很多企业因为达不到减排指标而面临停电损失,禁不住哑然失笑了。

河南塔沟武校近200人在7、80米高空表演的动态造型堪称野蛮的人海战术,为了8分多钟的视角冲击,他们坚持训练了一年零三个月,地面1000多人配合拉“威亚”,年纪轻轻的演员学生不好好读书,每天吊上吊下几十次,有的空中呕吐,有的空中撒尿,一餐饭要啃10 个馒头。央视白岩松说他们共磨透了13万双运动鞋,堆成一座小山。总之,不是人干的活……屡计距离,差不多等于把一个人送上月球打来回,或绕地球几十圈。动态造型本来有模拟刘翔跨栏的表演,可惜空中跑得再快,刘翔已今非昔比了,这块金牌,悬!所以,开幕时临时取消了。如果当局将这些人送去义务劳动的话,恐怕被孟姜女哭垮的长城都补好了。

猛然想到上月CPI又涨4•4%,食品价格上升10•1%,(按大陆很多经济学家的说法,这些数字往往被人为缩小)不由得脑袋发麻,老百姓感觉恐怖。我自己计算自家的恩格尔系数,不是侈谈小康,早已掉进贫民窟了。老伴前晚放弃观看开幕式直播,因为她要去超市抢购菜油,听说队伍快排上公路了;家对门的韩阿姨更夸张,一下子给儿子、孙子买了10来件衣服,因为她听说棉花价格打滚加番,说:“好在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涨价,现在买,等于拣了5件”。这,就是流光溢彩的广州亚运会与百姓心态的强烈反差,呜呼!

《议报》首发

关键字: 广州亚运
文章点击数: 145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