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1/24/2010              

被审判的正义

作者: 陈卫 陈卫

近日有几件事情让我非常的郁闷。虽说今年6月28日作为朋友和战友的刘贤斌被抓,随后又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已经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将我的精力投入到声援刘贤斌的行动中去,我撰写了介绍刘贤斌生平的文章,接待远道而来对刘贤斌进行声援和看望刘贤斌家人的各路朋友,陪同贤斌的家人到成都去散心,以及一些不能说不想说的事情。这样我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可以说让我非常兴奋,当天晚上就在遂宁市与朋友饭醉,有与我一样是追求民主自由的积极分子,好几个都是签署了《零八宪章》的,其他不管是体制内的还是自由职业者,也都对晓波获奖表现出极度高兴。其中一个慷慨的拿出两千元钱买来烟花到城郊最高处燃放,漫天的焰火整个城市都能看见。其后我到成都、重庆、乐山等地访友,每次在饭桌上喝第一杯酒我都提议庆祝“我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我解释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就是我们获得诺贝尔奖,除了奖金不能分享外,我觉得我们和刘晓波共享荣誉是理所当然的。我的提议每次都获得大家的赞同。实际这一段时间朋友们借刘晓波获奖已经多次进行饭醉活动,一扫多年被打压的阴霾。第二杯酒我都提议为刚入狱并正等待被邪恶审判的刘贤斌,因为刘贤斌是第三次作为一个“颠覆政权者”被抓,他在四川以致全国民运和维权人士中都具有很高的威望。我们在朋友相聚的时候喝酒祝福刘贤斌,就象谭作人被抓后,成都读书会依然会泡上一杯茶,茶杯下压着写有“作人请喝茶”的纸条。这些问候可能他们不知道,但是人们却通过这些方式表达了对他们的问候。铁牢可以监禁勇士们的身体,但是却不可能锁住他们自由的心,也不可能剥夺人们对勇士的崇敬。

虽然刘晓波获奖后传来许多让人忧虑的消息,不断的有人被拘留、有人被旅游、有人被站岗、有人被软禁,但是我却从当局这些行动中看出他们的虚弱、他们的慌张和无可奈何。说实话的,刘晓波获奖,他们已经输的一塌糊涂了,所有的作为不过是掩饰,他们既不能改变晓波得奖的结果,在网络时代他们也无法阻止这个消息的传播。他们就象丧家犬一样东咬西吠,只不过是企图让主子不要太丢脸而已。

不过后来的事情就让我觉得难受了。一个就是10月29日,在广州出差数月的云南电力设计院工程师郭贤良因为散发关于刘晓波获奖消息的传单而在广州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我今年初曾经有缘跟郭贤良见面,并在他家住过两三天。他们夫妻都是非常善良随和的人。我与郭贤良相聚虽短,但是我对他的人品和才华都非常赞赏。说来惭愧的是,他本来是跟刘贤斌在网络上认识然后才跟我交往的。但是现在他们两个都在监狱里,而我却继续苟活着。

郭贤良非常慷慨,今年春节前,我们跟他说了准备给狱中难友募捐一点钱,让他们及家人好好过年。他当即就寄来五千元钱,并给南京的郭泉家人寄去五千元,而这些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

另外鲜有人知的是,他在一些媒体发表文章,他也把稿费捐了出来,只不过随着贤斌被捕家里被抄,一些稿费已经被警察查封了。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涉嫌寻衅滋事罪11月10日宣判。之前我在乐山围观被软禁在那里的独立作家莫之许时曾与许志永讨论,我们认为赵连海最坏的可能就是被判一年,也就是判决下来他就可以回家了。虽然赵连海本身无罪,对他抓捕以及审判都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不过在一个不自由的国家,我们不能奢望公正,即使次道德也是可以接受的结果。判决再一次让我们觉得高估当局的善良,赵连海被判了两年半。推特上一片议论,这也是中国最邪恶的判决了。一个受害孩子的家长在这个国度得到的不是关怀,执政者面对他们不是满怀愧疚,不是亡羊补牢,而是将其关进监狱,以免其因为捍卫自己的权利而让他们尴尬。我们在这个案件上看到法律丧失了公正的立场,成为了权力的帮凶,或者更准确的说它就是作恶者的一部分,只是披上一件遮丑的外衣。

独立中文笔会本月15日将首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颁给刘贤斌以及缅甸的扎加纳,可是刘贤斌的辩护人在16日就接到遂宁市中级法院的电话,让他们到遂宁法院办理领取刘贤斌起诉书的手续。我当即在推特上写到,刘贤斌刚得到奖,这边就对其起诉,真的是最八卦的娱记也很难设计出这样的情节。

我实在没有理由生气,因为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中国政府以其一以贯之的行为表明了不愿意实行民主的态度,并且如果那个人不管他是总书记还是平民敢于有所奢望,那么等待他的就是当政者迷信的国家机器。但是他们也忘了,不管多么强大的政权失去了民心它就距离崩溃不远了。刘晓波被关进了监狱,可是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他证明了他们的关押是失败的,不管怎么样,刘晓波已经成为他们的噩梦。谁会相信一个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进监狱的政权是一个正义的政权,就象另一位诺奖获得者昂山素季一样,虽然二十多年她基本都在监狱和软禁中度过,但是缅甸的军政府不还是将她释放了吗,人民一样的拥戴这位他们远离了的领袖,而且更可能的是监禁成全了英雄。

我们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说明这些被政府关押的良心犯不是罪人,而是道德高尚的公民。谭作人曾经被评为成都市十大文明市民,黄琦也曾经得过见义勇为的表彰。我不想说他们都是完人,但他们很多人确实在道德上和勇气上足以为普通公民的楷模。

一边是这些被捕者屡屡获奖,一方面是他们被强行关进监狱,正义遭受审判,这使我看到一个问题,难道这是法官的独立判断吗?为什么同样是这些人,人们对他们的评价却南辕北辙差距这么大呢?稍有眼光的人都应该明白这是政治的需要,这是维稳的结果。只不过这种审判虽然将自由的声音掩盖了,但是却无法让当事人和民众倾心接受。真正受到伤害的是法律的权威,这些审判无一不在提醒大家,法律是不可信的,这就为中国社会埋下一个最危险的炸弹,人们以后遇到问题将不再诉诸他们不信任的法律,社会将走向混乱的边缘。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社会不可能完全依靠暴力来维持,人们自觉的遵守法律才是社会维系的根本。将法律降为打击报复的工具,是真正的颠覆政权,这才是真正最可怕的!

2010年11月19日

写于遂宁市西山路玫瑰上品

《议报》首发

关键字: 中共政权 刘晓波 刘贤斌 赵连海
文章点击数: 97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