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作者博客 】  时间: 11/29/2010              

为什么天道恢恢疏而不失?

作者: 刘军宁 刘军宁

孔子:我最近听到对您的一个批评。说您过于注重天道这样的客观规律,而忽视人的主观能动性,觉得您胆小怕事,主张一味退缩忍让。您对此怎么看?

老子:这是别人的批评,还是你的批评?你怎么也开口闭口主观客观,听起来像是一直受唯物辩证法的教育?现在的国人,离开了主观客观就不会说话,连贩夫走卒说起话都像德国哲学家。至于这个批评,你指的是我主张的“勇于不敢”吧?如果把我的这个主张用于个人人生观,这个批评也许有那么一丁点点道理。但是我一再讲过,我的主张都是针对政府和掌权者的,不是对个人提出的要求。即便用于个人,“勇于不敢”也比勇敢要好得多。再说,我所讲勇于不敢,是特指要勇于不敢违背天道。人们立身处世不可以违背天道去肆意妄为,不应该勇于敢违抗天道。因此,勇于不敢并不是懦弱和胆小的代名词。相反,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更大的勇气。

孔子:这些年唯物唯心主观客观成了中土每个人的口头禅,我也不知不觉受了传染,以后一定改。还有人认为,您说的“勇于敢”和“勇于不敢”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是做文字游戏。不敢做,就是不敢做,为什么要说是勇于不敢?比如说,我胆小不敢杀猪,这是事实。如果我非要说我不是胆小才不敢杀猪,而是我勇于不敢杀猪。这样的自辩有什么意义呢?

老子:这倒不是什么文字游戏,更不是简单的自我辩护。我的主张只能放到政治哲学的层面上来对待。我所讲的“勇于敢”和“勇于不敢”,无关你我的胆大胆小,而是讲掌权者对于天道、对于政事所采取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勇有两种:一种是“勇于敢”;一种是“勇于不敢”。我曾说过,“慈,故能勇。”慈就是有博爱之心,敢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勇于敢做伤天害理冒犯天道的是假勇;勇于不伤天害理、不冒犯天道才是真勇、大勇。执政者以“慈”为本的“勇”就是“勇于不敢”。勇于敢去伤天害理、冒犯天道,必然为自己埋下杀机,必然不会有好下场。其结果是,先伤害别人,后伤害自己。勇于不敢伤天害理冒犯天道需要有更大的勇气和毅力,这需要对天道有更大的担当和信赖,并意味着不论在多么为难的情景下都不去做伤天害理冒犯天道的事情。在暴政之下做官,勇于不敢有时甚至要搭上身家性命。这是多大的勇?所以,“不敢”的本质是始终如一地尊奉天道,这是没有勇气的人所根本做不到的。

孔子:大家认为勇敢是一种美德的时候,而我从您的话中读到的却是对“勇于敢”的冷笑和嘲讽。确实,无畏的勇敢有时很可笑,就像庄周描绘过的那个“怒其臂以当车辙”的螳螂。螳螂这样的匹夫之勇,虽可笑,也不乏可爱。

老子:螳螂挡车固然是匹夫之勇。但是,是不是“匹夫”并不仅仅是由人数多少来决定的。有时候,虽然看上去只有一个人,但是他身后却有无形的千军万马。有时候看上去是千军万马,事实上却只是匹夫。所以,历史上常常有这样的事情,貌似只有匹夫一人,但是他却挡住了千军万马。后者反而奈何不得。所以,当身后有天道、人心支撑的时候,即使一个人也是千军万马。当身后没有天道、人心支持的时候,纵然是千军万马,也不过是一匹夫。所以,勇敢并不构成一个独立的美德,它必须与天道、人心和智慧结合起来。要论不勇敢,最不勇敢的就是天道本身。你看那天之道,从容而舒缓,喜柔弱不争,厌强悍妄为,不仅不与万物相争,而且任其本性。所以,有道的政府,也应该像天道那样,应该总是虚静谦柔,循理应物,只是辅助民众任其自由自在、自主发展而不加干预、不敢妄为。再反过来看看中国,一部中国历史就是“勇于敢”压倒“勇于不敢”的历史,这种趋势在二十世纪登峰造极!美其名曰,“敢于斗争,敢于胜利”,搞得中华文明每况愈下,屡屡处于崩溃的边缘。

孔子:看样子,既要“勇”,又要“勇于不敢”,还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老子:你说的对。做到勇于不敢还真是很有难度的。我对“勇”是相当肯定的,但对于“敢”则十分保留。我强调过,“不敢为天下先”、“不敢为主而为客”、“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天道以弱为强、以柔胜刚。顺应天道的统治者也应该如此。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传统的民间智慧也特别强调对“勇于敢”的节制。几乎在所有的文学作品中,像勇于敢从事打打杀杀的张飞、李逵等猛人都是处于被领导的地位,担当的都是配角。稍遇批评挑战,就动辄要跟人拼命的人,就容易有杀身之祸。暴君,通常就是这种人。你批评他一声,他就要动用强力机器跟你玩命。你看希特勒、贝利亚、齐奥塞斯库、布尔布特等等,下场如何?老天就是不喜欢这些暴虐的家伙。好在天网恢恢,这些人都得到了应得的结局。

孔子:您爱说天网,可是人们常常说法网。请问两者有何区别?

老子:天网是无形的天道织成的无边无沿的大网,虽稀疏而不失巨细。法网是人定的法律织成的网。如果法网违背天道,就只代表专制者的专横意志,因而不会有应有的功效。天网恢恢,疏而不失。纵览人类历史,环视宇内社会,没有人能够逃脱天道的主宰。任何统治者都没有触犯、逃脱天道之网的特权。那些冒犯天道的罪人永远也逃脱不掉天道的审判。

天道章句之七十三

勇于敢者则杀,勇于不敢者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坦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勇于敢违抗天道的专制暴政必然短寿;

勇于不敢违抗天道则会安定繁荣昌久。

这两种做法,对民一害一利。

天道对专制暴政的厌恶,

难道不是众人皆知吗?

天之道,

不与民争却能获完胜,

不发号令却顺应万物,

不召不请却万物来归,

坦荡默然却规秩定序。

天道之网恢宏宽大,

却无有能漏网逃脱。

关键字: 刘军宁
文章点击数: 18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