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2/10/2010              

世界人权日迫近:贵阳警方全方位打压人权捍卫者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今年12月10日,是第62个世界人权日。12月3日下午,每周例行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受到贵阳警方阻挠和干扰。当天晚上,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成员在网络上召开会议,大家互相通报了自己本周以来被贵阳警方“特殊关照”的情况,通报了随着今年世界人权日和诺贝尔和平奖颁颁给刘晓波日期的迫近,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成员受到警方24小时全天候监控,并面临“被失踪”的可能的情况。

当天的网络会议8时准时在网络召开,陈西首先向与会者通报了一周以来,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受到警方骚扰、阻挠和监控的情况,介绍了“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的内容,具体实施方法。他说,鉴于今年的国际人权日12月10日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日,为感谢诺贝尔奖委员会选择了大陆中国民主异议人士刘晓波,今年的人权日人权周活动增加祝贺刘晓波获奖的安排。陈西说,第六届人权研讨会的主题为“要选票里面之善, 不要枪杆子里面之恶”,所以,公告希望参与活动者要注意安全,不可与“权力保镖”发生肢体冲突。

接着,黄燕明先生首先发言,他介绍了自己受到贵阳警方监控的情况。黄燕明说,从12月2日起,其居住地派出所警察加紧了对其居所和行动的监控,24小时,他的家门前都有两个青年警察蹲守着。黄问这些人是公安那个部门的?但他们既不出示工作证,也不说他们是哪里的,更不说姓啥名谁?黄继续追问时,他们干脆就说“你打110报警吧,110出警时会告诉你我们是谁!”据介绍,今天早上外出晨练的时候,蹲守的两个警察还打电话,叫来另外两个派出所警察,四个警察当“陪练”,就这样寸步不离地跟着黄燕明。“那两个小警察此时此刻肯定就在我家门前守着的,等一下我开门看一下——他们如此关心我,我也该关心他们一下。”黄燕明还说,监控他的警察还说:“10号那天,你来派出所,我们请你客,大家摆谈摆谈,你配合我们一下。”黄燕明说,他当时的回答是:“我是受宪法保护的自由人,我不会自己去你们派出所的,你们如果用强迫的手段剥夺我的自由,那我将用笔记录下你们在世界人权日践踏人权的犯罪事实。”据称,贵阳警方还在黄燕明家单元楼道口安装了监控摄像系统,全天候监视着。当天下午,黄燕明在河滨公园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时,被警方带离了现场。

廖双元说,今年对大家的监控,明显加大了。11月29日半夜他开门后,发现自家门前竟然站了三个人。他将他们推到了加装的防盗门外面。第二天早上,他和太太吴玉琴出门后发现,警察们竟然穿着军大衣,特地烧了一笼火,蹲守在他们家防盗门外。他们外出到黔灵山晨练,三个警察也寸步不离地跟着。明显地,这是对他们夫妇二人进行24小时监控。

吴玉琴补充说,今天早上八点半,她一出门,警察就离开火,跟着她走。她还是钻进商场,利用对商场路径的熟悉,才甩掉“尾巴”的。她还忧虑地说,今天下午居委会打电话给她,叫廖双元明天早上八点半就到居委会去。“我怀疑,他们这是接到了指示,这是用麻痹的方法把廖双元叫到居委会,然后把他带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控制起来,不让他参加10号庆祝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活动。”吴玉琴说。大家听了,都认为这样的可能性很大。

陈西说,本周,贵阳警方对他的监控力度,也大大加强,也是24小时全天候的监控。“警察也是人啊,寒冬腊月的,在外面冷了一晚上,清早我晨练,他们也跟着跑,冷的他们嘴青脸黑的,真遭罪。共产党不应该如此对待我们,也不应该如此对待为他们保驾护航的人啊!连我看着也于心不忍,真不知他们的领导为什么这样冷酷无情?”陈西说,下午,他要出门去河滨公园参加周五例行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的时候,守候他的四个警察不许他出门。陈西友好地对他们说:“今天阳光明媚的,你们躲在阴暗寒冷的地方做什么,走啊,大家都走到阳光下,晒晒太阳,有什么不好。”犹豫,并经电话请示后,四个警察跟着陈西,来到了河滨公园。

今天的人权研讨会,在警方严密监控、多方阻挠之下,还是有近20位人权捍卫者来到了现场,按照计划进行了本周人权研讨会活动。据悉,人权研讨会内容还未进行完毕,警察就想将陈西带离现场,经过讲东德警察当年违法枪杀翻越柏林墙人士,后来受到审判的故事,以及晓以利害等交涉,警察答应陈西发完言后,再和他们离开现场。

被带到居住地派出所后,一位据称是指导员的警察问陈西:“你们10号准备搞些什么活动,怎样搞?”陈西回答说:“我们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已经发在网上,也同胞了你们的上级机关,你们上网看,或问你们上级都可以。”警察们说,他们警力很紧张,他们也不明白,上面何以对贵州人权研讨会10日的活动如此“重视”。陈西给他们讲了诺贝尔和平奖今年的得主刘晓波,以及10号颁奖的事情。陈西说,警察们听了,“哦”了一声,说“就这么一回子事情啊。”语气间,明显带着对上面“小题大做”,害得他们“不务正业”的不解。去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陈西,申有连等被带到当时不为人知的地方软禁起来,今天,警察也对他说:“今年,我们又去什么地方小住几天,你配合配合我们。”陈西说:“你们那样做,是与世界人权日精神和中国宪法规定相违背的,我不会主动配合你们的违法行为。12月10日那天,我将按照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做我该做的事情——如果我没有被你们非法拘押的话。”

廖双元和吴玉琴曾经对笔者说,除了警察亲自上阵外,平时被派来监视他们的,有不明白就里的年轻人,有街道大妈。监视手段,除了站在门前,还包括监视者自行拉开他们家的电源闸阀,弄得他们家的座机无法接通等。监室他们的年轻人往往不知道自己都是执行的什么“特殊”任务,廖双元夫妇说,他们往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年纪轻轻的,不要为作恶者干这样的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勾当,去做其他的营生,去考大学,多好。据说,还真有一个男青年听了这些后,连说不干,再也不干这样的“鬼事”,回家复习,准备考大学去了。最为令人气愤而又卑劣的是,有一次,国保不知采用什么办法,居然潜伏到这户人家,以便隐蔽着,在暗中监视廖双元夫妇。吴玉琴说,这一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被她识破了,她当即冲进这户人家,对她说明了这伙潜入她家的人都是什么身份,鬼鬼祟祟来她们家干的都是些什么勾当。这位邻居大嫂听了,惊得目瞪口呆,连说对不起,她实在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更不知道他们会在她家里干这样的事情。这位大嫂请蹲守她家的人“理解”她,把这伙人请出来了家门。

当天晚上一个半小时的网络会议,陈西的网络断开了三四次,其他人也时有断网的现象。大家认为,这是人为导致的,是监控、阻挠10号人权日活动的组成部分。据悉,受到监控的,还有李任科等人。据称,贵阳警方还专门在黄燕明家单元楼道口安装了监控摄像系统,全天候监视着他的进出。大家综合各种信息后认为,从12月6日至12日,也是世界“人权周”,加上刘晓波今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及和平奖就在10号世界人权日颁奖,当局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去年世界人权日那天,为了打压当天人权日活动,贵州人权研讨会的陈西,申有连,杜和平等均被贵阳国保“请”到外地或贵阳郊区软禁多天。因此,很有可能,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成员从下周一开始,也会 “被失踪”多天。

《议报》首发
关键字: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 中共政权 人权日
文章点击数: 187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