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8/2007              

“痛苦”的中国13亿税收人

作者: 巩胜利 巩胜利

 

最新一期、国际著名财经杂志《福布斯》发布2007排行榜:“税负最痛苦指数”排名瑞典第一,欧洲第二,中国第三……中国与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的税收又有怎样的差别不同呢?为什么中国“税负最痛苦”成为全球各国之巅峰?中国58年来的社会“优越性”又去了哪里?先看中美两国关系的现实比较:

美国

个税含义

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可以扣除很多东西,年底有一次总的算法,如果你多交了会退回给你,退休时国家每个月会给钱养老金,死了国家要负担费用。

税率单位

美国的税率是按照家庭来算的,如果你的收入要养老婆,就按照两个人来算,还有孩子就按几个依赖你的人来算税。甚至孩子多了的时候国家还补贴钱给你。如果你的老婆有收入,家庭的收入加起来一起算税比分开算税的税率要低一些。达到“穷人”收入标准免缴税,还有补贴。

失业

在美国如果失业,可以拿到每个月大约1000多美元的失业金,这钱足够租房和吃饭费用。

购房

美国所有公民购房退税.

购车

美国所有公民购车退税.

公民社会保障、生活质量

美国交税后,可享受该享受的所有福利。高速公路免费,汽车年费为不到几十美元,考驾驶执照12美元,没有养路费之说,子女上大学之前免费。所以美国公民贷款高消费,几乎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中国

个税含义

在中国,如果你在这个月有收入,就缴税,下个月没有收入了,也不会退税,年底没有,退休也没有,到死都要缴,永远都没有退税。

税率单位

中国的税从来都不考虑你的明天和你的小孩、退休老人,决不考虑家庭因素。中国绝大多数公民没有养老金,大部分年轻人可能要养活四个老人和一个孩子。中国把养老这个问题丢给了整个社会和个人。要求单位负责为个人交养老保险,国家一概不管。

失业

在中国,个人和单位每个月交了300多元失业保险,如果失业,可能可以拿到400元人民币(但9亿农民无所谓失业)。

购房
   
中国买房交契税0.75%到2% ,上海20%个税

购车
   
中国要缴税(还收过车辆购置税、附加税等)

公民社会保障、生活质量

上海、北京等中国的大城市的房子已经是80万到100万的价格了,够工作的人奋斗一辈子。此外还有子女的学费、养老、失业等一大堆问题。中国公民把不多的几个钱都存在银行里,用以“保命”。

中国税收58年至今

㈠、国外的销售税也好,消费税也好都是实行的价外税。因而外国人税收的感觉要比中国强得多。如果要痛苦,外国会感到更痛苦——来自中国税务高官(然令全世界更为奇迹的是:外国人的“税收更痛苦”,外国人没有感到认识到,反而让中国税官真实的感觉到了)。

㈡、中国税收58年来的基本质念未变,只是数量在数倍、数十倍、数百倍的在量变增加。长期的中国税收理念和实践,不仅没有“人文和谐”色彩,也没有“调节贫富”功能,更没有产业促进的“调节能量”,不过是执政者聚集财富单一的一种工具而已——来自中国理论家观点。

㈢、中国税收部门长期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多收要比少收好、越多越好,而不是想到依法、用正义公平、公正来收税,来调节中国人富、贫——税收最起码的杠杆作用。怎么多弄钱就怎么征。中国的税务机关有点像强盗,他不跟你讲任何道理,管你贫穷还是富裕,管你有没有能力、能不能拿出税的个人和组织——来自经济学家矛于轼。

 ㈣、“羊毛出在羊身上”,老百姓的“羊毛”拔得很顺溜、很坚决,但是“羊毛”都去了哪里?绝大多数人中国公民都觉得交税后石沉大海,看不见摸不到。“人民税收为人民”——去了哪里?人民不可以知道吗?哪些用于教育事业、哪些用于医疗事业、哪些用于社会公益事业……造大飞机、航天飞机、启动登月工程等等又有几个公民可知之?哪些是被行政部门以各种考察的名义花掉了,哪些是用于招待费、被政府花掉、吃掉了?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所有公民、人民们都很想知道,但今日中国谁给公民、人民们一个交代——来自中国公民的疑问。

㈤、最近,中国开始实施“阳光政府”的策略,但没有党政官员“阳光化”的个人资产申报制度,“阳光政府”也只能是事倍功半,因为这缺乏最起码执政生态环境的支撑,那么公民的“痛苦指数”将继续会增加、居高不下,公民社会的推进和建树依然是路漫漫而修远兮……

中国税赋重否、痛否?

唯一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显然是中国纳税人——13亿公民。然,不管是政府官员或是税务专家,在对内谈论经济、财政形势的时候,长期以来都以税收快速增长、财政收入规模扩大为荣,但中国官方一直一来再三辩驳中国的宏观税负并不算高。官方的说法是,中国去年宏观税负为18%,比2005年小涨0.5个百分点,但仍低于发展中国家3个百分点左右,比发达国家低约12个百分点(见2007年5月27日《 南方都市报》社论)。

但13亿公民——纳税人根本不卖这个账,认为这个数字显然不大可信。由于中国各级政府权力缺乏有效制约,在国家和地方的税收之外,各级人民政府都在出笼另外的收费(比如垃圾费,为什么不设立“环境税”呢)问题十分普遍。有专家估计,过去的税费比例一度高达1:1,而经过治理乱收费之后,目前的税费比例仍然达1∶0.6。以江苏省为例,2005年非税收入总量为1107亿元,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30%以上。如果计入这些政府收入,有专家称,中国的宏观税负将达到31%。这样的比例可是直追发达国家了。

中国居民收入差距尖端

目前城镇最高与最低收入10%家庭间的人均收入差距约31倍,而不是统计显示的9倍。城乡合计,全国最高与最低收入10%家庭间的人均收入差距约55倍,而不是按统计数据推算的21倍(参见2007年5月28日《财经》杂志《我国收入差距被低估 腐败是差距过大主要成因》一文,作者王小鲁)。这就是尖端的来说:中国居民整体收入差距已经创纪录的超过50倍,使穷者更穷、富者更富,几乎是中国各级政府、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来平衡、调节这种日益加剧、将酿成灾难的贫富尖端的差距。

全球“税负最痛苦指数”瑞典第1、欧洲第2

瑞典及欧洲,享受着全球国家、政府保障最完美体系的社会里,这些国家的公民没有任何国家保障的后顾之忧,不用对生、老、病、死,吃、穿、衣行以及孩子、上学、就医、就业、未来有任何担心或不不满;对公民来讲,一人一票,没有政治歧视,没有党派分歧,不用担心当局腐败而贪了国家和公民的任何利益——法制至上、无与伦比的游戏规则非常健全。

瑞典,堪称是平均主义的社会。之所以平均得益于高税收高福利:1995年,该国蓝领工人平均月收入15100瑞典克郎、白领20200克郎,其中要交所得税31%,大公司的经理则要交60%—70%的个人所得税。瑞典的福利可谓五花八门,有病人津贴,父母津贴,寡妇抚恤金,妻子生活补助,医疗补助,住房补助,未成年人补贴,从小学到大学全部免交学费,中小学生免费午餐等。

欧洲国家普遍是高福利国家,税收之高,但并不成为所有个体公民的任何负担,相反占所有85%以上公民则能从这种“高税收高福利”的体制中根本获益,使欧盟共同体国家的公民整体更优越、更美满的生存、生活着。中国的税收政策,至少令80%以上公民与财富利益上升无关,但中国的国家利益、整体财富犹如12000亿外汇储备那样堆金如山,成为21世纪未来中国国家难以遏制的财富悬河……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囿于“知识产权”、“版权”规则,任何媒体(包括转载、文摘、网络使用、博客、Bbs、Blog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需求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关键字: 巩胜利 中国经济
文章点击数: 25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