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2/21/2010              

人权日绝食的感悟

作者: 陈卫 陈卫

今天是世界人权日,今天注定将成为许多人难忘的记忆,不过有的喜极而泣,有的带着酸楚。对我来说,今年的世界人权日比以往具有更丰富或者说复杂的含义,以致在意难平之下不得不写些东西,否则任由澎湃的情绪在我身体内穿行,我不知会不会将我炸得粉身碎骨。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这就是宣泄,司马公曾经说过“大抵圣贤发愤所作也”。我不是圣贤,但是在如此黑暗的境地下除了诉诸文字有能干什么呢?

在我的生命里,节日、纪念日在小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春节,因为不但可以玩耍,还以吃到肉穿上新衣,有时还能拿到一元两元的压岁钱去书摊看自己喜欢的连环画。这种传统节日对我来说可以取名叫狂欢节,至少在我幼小的心灵来说,狂欢节更恰如其分。

读了大学过后,身逢其事,我参加了八九民运。说实话,参加八九民运的学生大多数都跟我一样充满着理想主义和淳朴善良的愿望,我们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远大目标”,我们在被从小洗脑的教育下真的相信共产党是代表人民,是进步力量。加上八十年代中后期,由于改革开放中国出现了加速发展的势头,所以我们本质上是当时政权的支持者,只不过我们中毒太深,相信自己真的是国家的主人、未来的希望,就跃跃欲试想给当局提提意见,惩治一下已经苗头初露的贪污腐败,增加社会的自由度,将关得严实的窗户多打开一丝缝隙。但是显然知识分子和学生们显然太天真了,一个将天下视为私产的政权怎么容得下如此挑衅,“六四”大屠杀有其必然逻辑。现在我们可以看清这个政权的本质,但是很明显在八九时期,许多人特别是学生看不到这一点,他们认为善良的愿望一定会得到政府的理解。
六月四日的凌晨,我在北京街头穿行,虽然我也象大家一样不可能看到所有的事实,但是横冲直撞的坦克装甲车、喷射者火苗的冲锋枪以及倒在我身边的学生将我从梦中惊醒。从此我对中国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当局极力掩饰的背后我发现了真理: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其实是一党独裁的本质,民主不外乎是一块遮羞布。他们不愿不敢实行民主,这就是为什么要拿出一个国情、拿出一个东西方差别来说事的原因。宪法规定了又怎么样呢,解释权在那帮民主的反对者那里!

绝食从此成为我战斗的一个武器,因为我好多年都在监狱,我无法写作,无法对世人发出我对这个黑暗制度的批判,无法寄托对六四死难者的哀思,但是我可以在每年六月四日这一天不吃饭,这是我不可被剥夺也无法被剥夺的权利。

二十多年走来,虽有困苦,虽有迷茫,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和退缩,这不是出于我的勇敢或者崇高,我只是想用我的一生来证明一个平民也可以坚持对庞大的专制体制的蔑视,我只是想用我毕生的坚持来救赎我那已经非常弱小的良心。没有恐惧不是威胁的消除,而是在我的心里恐惧远远不能跟良心的谴责相提并论。当我在六四后被捕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面对大是大非,我可以不说全部真话,但我不能说一句假话,一句昧着良心的话。不管是在监狱,不管是生活多么艰难,即使因为交不起开同学会的份子钱而借故溜走的困顿,我都觉得无所谓。我无力解救中国的所有人。,但是我解救了自己。因此我坦然,我立于了不败之地。

今年的世界人权日,太多的东西交织一起,我得一一道来。刘贤斌的被捕,是中国政府近年来最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件之一。6月28日刘贤斌被抓,随后他的家里遭到搜查。警察当着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说要将电脑硬盘空运。结果在起诉意见书和起诉书上,刘贤斌所谓的罪行却只有几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我们可以想象,警察是多么的失望。他们一定认为许多的维权事件、群发事件一定是刘贤斌这样的黑手操控的,只要抓住其与人联系的证明他们就可以往维权运动泼脏水,就可以对大家说,你们看看,你们上当了。但是检查结果让他们傻眼了。于是他们就牵强的拿刘贤斌的文章说事。这是多么的无奈。

刘贤斌的被捕使得当局完全被动了。他们没有想到刘贤斌的被捕激起了那么多人的反对,二十几个省成立了“我是刘贤斌”公民关注团,海内外都在为支持刘贤斌而奔走,为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在国内、在香港、在海外绵绵不绝的进行着。这在中国政治犯被抓后尚属首次,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种精神起义。

在人权日我参与到声援刘贤斌的接力绝食中,这是一个偶然,但谁说这中间没有一种命运的安排呢?

同时,今天也是《零八宪章》发布两周年纪念日。虽然《零八宪章》最后是在08年12月9日公布的,但是宪章的起草人最初的设想是在12月10日人权日发布的,只是由于刘晓波于12月8日突然被捕,为了以防意外才提前公布,,所以今天也可以说是《零八宪章》纪念日。宪章面世两年来,上万中国公民签署了这一划时代的文件,表明了中国民众要求实现宪政民主的愿望。值得一提的是,刚出狱不到一个月的刘贤斌在得到《零八宪章》的文本后,不顾剥权期的危险,毅然在上面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并对自己刚出狱就签署这么重要的民运文件由衷高兴。我也是《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人,看着中国民主运动由几个勇士独立挑战专制变成一场公民运动,我不禁感慨:社会在进步!

今天更为吸引人的当然还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典礼了。刘霞在公布的嘉宾名单里我也是其中的一位,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无比的荣耀。虽然我很想站在奥斯陆颁奖大厅里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但是显然患有虚弱症的当局不可能放我出去,刘霞的名单里所有在国内的人士全军覆没,这也真是人类专制史上的创举了。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打乱了当局的方寸,除了继续搬出仓库里已经发霉的说辞以外,他们也确实没有什么招数了。他们最终的说辞就是刘晓波是在监狱服刑的罪犯,诺奖颁给他就是挑战中国的法律。其实大家只要看一下刘晓波的判决书就知道刘晓波所有的“罪行”不外乎就是写作和起草《零八宪章》,这不非常明显的说明了对刘晓波的判决是违背国际准则的吗?光说刘晓波是罪犯,怎么不讲讲刘晓波为什么会成为罪犯呢?不过我绝不怪外交部人员智力低下,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呀?

今天是世界人权日,诺贝尔颁奖将在奥斯陆举行。中国政府和老百姓对世界大奖有着异乎寻常的爱好。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获得第一块金牌,由此他成为民族英雄。女排五连冠,不仅仅成为体坛盛事,而且上升到政治高度,“女排精神”一下泛滥。中国举行了亚运会、奥运会、世博会,所有这些都不仅仅是那么狭隘的比赛或者展览,中国政府通过宣传将其作为民族凝聚力的机会。但是诺贝尔奖由中国人获得却使当局陷于慌乱之中,因为这是一个他们不喜欢的人,这是对他们指责的人,更何况这是一个被他们强行投入监狱的人。
诺贝尔颁奖典礼毅然进行,可是这个傲慢又斯文扫地的政权却想挽回颜面。于是谎言和暴力、阴谋和闹剧开演了。许多人被软禁、许多人被“旅游”、许多人门前警察站岗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许多人家里网线、电话线被拔掉、许多人莫名其妙被失踪,更别说要出国了,在自己国家,在自己家里都没有自由,这是什么样的法治,这是什么样的中国模式的人权!
但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更何况在网络时代。许多民众知道了刘晓波获奖的消息,他们在传播这一鼓舞人心的消息。当局越是封锁,人们就越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诺贝尔颁奖大厅里那把空椅子已经将虚弱的统治者钉在了耻辱柱上,供人们千百载来嘲笑。

世界人权日,我在绝食,为刘贤斌、为刘晓波、为中国的未来,我通过这一也许并不起什么作用的方式表达一个在监视在压迫下普通公民的意愿。刚才国保警察打来电话,说务必见面。我推脱了,改在下午。我要将我的感受、我的信念表达出来,与墙内墙外的人们分享。人们呀,我想说的就是,千万不要放松警惕,警惕专制者以人民的名义对你的损害,我们虽然不能反抗,但是我们绝不可以忘记对他们说出我们的愤怒!

2010年12月10日星期五

写于四川省遂宁市玫瑰上品

《议报》首发

关键字: 人权日 绝食 刘贤斌 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
文章点击数: 110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