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纵览中国 】  时间: 1/5/2011              

不成器的李光耀

作者: 焦国标 焦国标

那位看了这个题目,一定会如此发问:天下同名同姓的多了,你说这个不成器的李光耀究竟是哪个李光耀?我的回答是:还能是哪个李光耀?当然是最有名的那个李光耀。

如此说来,问题就更大了。若说是最有名的李光耀,那人家成的器可是大了去了:创立新加坡国,当了四十多年新加坡总理,如今自己是新加坡内阁资政,儿子是总理——多大的器呀,怎么还说不成器呢?

正因为李光耀先生成了如此大的器,我才说他不成器。像李先生这样的人,不做到新加坡国父的位子上,就算不成器,就算朽木不可雕,就算稀泥糊不上墙,就算猪下水上不了正经国宴。

谁说李光耀没有做到新加坡国父的位子上?不是早就有人称李光耀先生是新加坡的国父吗?

谁称李光耀先生是国父?是他的儿子李显龙先生吧?是新加坡的儿总理吴作栋先生吧?要不就是这些人授意给李光耀先生上的封号。我告诉你,这个封号封错了,应该封为“高祖”或“太祖”。国父与高祖或太祖是不同的。本为高祖或太祖,冒称国父,那就不是国父,乃是国贼、国渣、国妖。

我今天发的这番李光耀不成器的感慨,是最近网上浏览新加坡异议人士邓亮洪律师等人被迫害的故事激发出来的。这篇报道写道: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执政几十年以来,从来不能接受、容忍或放过异议人士。如果有人敢和他们竞争、对抗,他们都必然会开动国家机器,用各种各样的名堂,各种各样的手段,把他们拖跨,或使对手阱入各种法律或经济的困境之中,弄得你半死不活,或索性动用公安法令,不须经过审判,将你长期监禁。二三十年后,在各种苛刻条件之下,才把你释放,废去你一切的能力,就像著名政治扣留犯谢太宝那样,将他一生摧毁。于是,鲜有人敢出头来和行动党抗衡,争夺国会议员席位。历届大选,行动党候选人总是在没有对手的情形之下,不费举手之劳持续执政达几十年之久。”

“新加坡的政治和经济,实际上在李家少数几个人掌握之中。”

“李光耀藉着《内部安全法》任意拘留反对派人士。新加坡的谢太宝,是全球坐牢最久的人之一,他坐牢23年,又被软禁9年,至1998年才获释,其间没有进行过任何审讯。”

“最后,内阁资政李光耀柏板定调:邓亮洪是个危险人物,必须尽早将其抹掉!”

“从此,不论邓亮洪到什么地方,总有多位便衣人员,如魔鬼随身,到处跟随。”

“新加坡所有的大众传媒,不论是报纸、电台或是电视台,全由人民行动党所控制和操纵,毫无例外。他们每天夜以继日,集中火力,重炮轰击邓亮洪,犹如一颗颗的原子炸弹在爆炸,阵阵热浪,直向他逼去,叫他喘不过气来。”

“行动党人也把邓亮洪夫人张秀霞抛下泥坑,把她列为这许多大诽谤案子的第二被告人,她的个人财产,连同子女的银行户口,也被法院查封!她的护照被移民局没收取消,不准出国门。”

我认为,为垄断或世袭垄断一个村子大的弹丸之国的政治权力而迫害异见人士,就更说明此等人贪权、恶俗、下作之极,极到了骨头缝子里。这种政治人,即便是身高一米八或一米九的帅男,而其高度是个蚂蚁,其品位是个流氓,其格调是个下三滥。

如今太平洋西岸最臭场子的有两家,一是东北亚金家,一是东南亚李家,两家严重损害了该地区的政治景观,搞得该地区臭气熏鼻。金家偏安东北亚一隅,辈辈直接世袭过瘾,恶心东亚,恶心全世界;李家位于东南亚的全球十字路口,太碍眼,不敢玩直接世袭的把戏,就玩加垫子的世袭。那吴作栋先生,不过是加在光耀、显龙父子之间的一个给全世界打马虎眼的垫子。吴作栋不是为吴家作栋,其真正功用是李作垫——为李家父子世袭作减震垫、遮眼罩。那马六甲虽在亚洲,却是当年葡萄牙、荷兰、英吉利等西方列强到东方来的第一块歇脚地,而且一歇歇了好几百年,因而也算是西方人的第二故乡。李家父子倘若胆敢在此东西咽喉之地世袭胡来,西方人恐怕是不会答应的。

新加坡是李光耀、李显龙父子世袭共用的一个充气娃娃,已经趴两代了,李家第三代应该争口气,不要学乃祖乃父没品位,要离开新加坡村远走高飞,五代之内再不要回来,我相信没有你们李家的新加坡村一定会更好。

2010年12月31日

——《纵览中国》首发

关键字: 李光耀 新加坡
文章点击数: 20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