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1/7/2011              

继承辛亥革命传统 创建共和宪政民主国家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背负着房屋、医疗、教育三座大山,在一片看涨声中,时间老人蹒跚移步,终于带领13亿众跨进了21世纪一个新的年代——2011年。

猛然想起,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不觉过了100年,但占世界人口总数五分之一的中国人却没有过上真正共和宪政的好日子,没有享受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享受过和正在享受着的自由民主法制的社会生活。对于辛亥革命的先驱者来说,他们英勇牺牲的生命和流淌满地的鲜血,除赶跑一个封建皇帝,似乎并未在神州大地上浇灌出自由民主之花。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遗憾。

其实,历史告诉我们,辛亥革命是成功的。正是伟大的辛亥革命,最早使人意识到民为国本。在此前两千多年中,哪怕出了几百个皇帝老儿,其中的开国之君也不乏能人和英雄,但,国不过是他一家之国,民则为一姓之奴;国不知有民,民只知为奴。辛亥革命之后 ,共和与宪政之声响彻中华大地,人民始知国家应有民、爱民,不是先有国再有家,而是先有百家才有国。1911年后的中国,虽经颇多复辟阴谋和军阀割据,但当年确已开创了宪政共和之雏形。真正的巨祸来自中共!孙中山三大政策让狡黠的共产党人通过寄生、反噬的途径,复辟了一党专政的新帝制。其实,党天下与家天下沆瀣一气如出一辙,中共政权就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封建王朝。毛泽东与历代暴君同气相求并无区别,如果一定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回首中共90年血淋淋的阶级斗争历史,令人七窍生烟义愤填膺!辛亥革命成功10年后的1921,那个在欧洲上空徘徊游荡的《共产党宣言》幽灵,恰巧降落在湖南韶山冲的山岰岰,与痴迷帝制的毛泽东无耻苟合,诞下个马列主义的中国怪胎,从此,造成了我国宪政历史向个人独裁大倒退的大悲剧。如今思之,令人扼腕叹息。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从上世纪的49年共产党夺鼎篡权玷辱国体到如今,61年间,中华民族遭受了巨大的灾难,几千万中国人无辜失去了最可宝贵的生命。然而,寰宇混沌、地覆天翻,任何强人也阻挡不了历史前进的步伐!现毛泽东早已寿终正寝,前苏联解体、东欧变色……世界上除了朝鲜有三代世袭的金家王朝,还在信奉封建嫡传帝制的国家已经屈指可数了。看来,只有毛泽东的传人恶习不改,他们为了适应新形势、维持一党专政的伪政权,一方面强化国家机器,另方面口头上放弃阶级斗争,而以改革开放、搞好经济、和谐社会等陈词滥调示人。但我们知道,欧洲飘来的幽灵始终是鬼,毛泽东还在借尸还魂,善良的人们千万别相信温家宝信誓旦旦的讲话:如果以为共产党人会改弦更张搞多党联合执政把宪政民主的果实放在银盘里双手托举给中国人民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须知,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却是曲折的,实现宪政民主的崇高理想方兴未艾任重道远,斗争正未有穷期。当此辞旧迎新的关键时候,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辛亥革命的光荣传统,向一党专政的社会制度进行坚决持久的顽强斗争!

辛亥革命成功,纵有其历史发展必然,但也不可忽视舆论界的推波助澜。当年民间办报遍地开花,据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统计达400多种。这些民间喉舌不畏强权、仗义执言,如在鉴湖女侠秋谨遇害和四川波澜壮阔的保路运动中,都起到了鼓舞和动员民众的作用,使之成为辛亥革命的先声。限于低下的科技水平,那时的印刷术还离不开铅与火,发行量少、受众面窄,交通也不发达,及时传播消息有些困难。川人甚至通过岷江、用水漂竹片(写上赵尔丰屠杀保路志士内容,再涂抹桐油防水)的办法来传递消息,史上被称为《水电报》。而今,早已是信息时代了,虽然共产党不允许任何一家民间报纸存在,但它封锁不了互联网,更无法禁锢亿万网民的思想和捆住他们的手脚,所以,我们有比《水电报》更广泛更先进更快捷的舆论工具,只要敢于应用、善于应用、乐于应用,肯定就能像辛亥革命时期的知识分子一样,对变革起到先知先觉的巨大作用。

最近的两个例子说明了舆论的威力——21年前,四川雷波罗开友被控杀妻,牵涉到他本人和父兄等五个人被刑拘,其间,曾受到多次刑讯逼供,精神、肉体备受煎熬。两年后因证据不足释放却未平反昭雪,当地公安机关竟将疑案撂在一旁不闻不问了,造成罗开友名誉上的严重创伤,在众人面前始终抬不起头。无奈,罗开友只得自己花费百万元之巨遍寻全国破案。最近,他花钱购买的卧底终于发现线索并在省外成功寻得“死者”,这才洗白冤屈。奇怪的是,当局不但不去追究当年制造冤案的责任人,也不批评自责,还要罗开友向现任公安局长叶建华敬酒致谢。真是颠倒黑白、岂有此理!全靠互联网上网民发声,当地公安终于被迫低头,日前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平反,还向受害人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

另一个轰动全国的例子是浙江乐清钱云会死亡案,此案更加扑朔迷离:本月25日被工程车蹊跷碾死的上访村长,硬被当局说成是一起意外“车祸”,但村民却一致认为是政府通过施工方谋杀了这位上访村长,并有目击者证明(马上被抓捕)何故如此?只因此人深得人心当了两届村长、却因维权上访三次入狱,他是老百姓的救星,也是政府的眼中钉。他为了全村群众的利益,与补偿不到位非法占用土地的地方政府进行了长期不屈不挠的斗争,几次入狱都是“非法上访”的罪名。钱的女儿说:“我爸爸是被他们害死的,现在我们就在家里,不知该怎么办,我们是农民,又斗不过他们政府”。这位秉公办事的村长,坐牢坐怕了,本来自己也不想再当出头鸟了,可村民就是要选他。说来悲惨,钱云会六月份才出狱——是在去北京上访时被抓的,判了两年多——当他出狱时,1000多村民扶老携幼步行10几里地到高速岔路口放鞭炮夹道欢迎,这就是民心,共产党怕的就是民心。故而钱云会“被车祸”。总之,钱云会案不能草草了结,CCTV几次出面“辟谣”,正说明此案非同一般。乐清警方和政府是利益攸关方,按常理应该回避,他们断定是“车祸”而非谋杀的结论遭到网友严重质疑,太缺乏说服力了。正如网民所说:钱云会命案不该在沉默中悄然结束,而是应该在结束时真相大白。否则,抗暴事件不会停止、只会火上浇油!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积极参予和关注网络事件,客观上就是在制造舆论,而根据辛亥革命的经验,舆论的力量是无穷的;国外如《议报》《观察》等进步刊物主动报导和评论大陆发生的各种大事件 ,伸张正义,鞭挞丑恶,客观上就是在帮助中国人民实现宪政民主的梦想……所以,在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应该更加自觉地投入网络战斗,让五毛党陷入网民的汪洋大海吧!

《议报》首发

关键字: 辛亥革命 中国转型
文章点击数: 152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