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开放 】  时间: 1/7/2011              

分享晓波的荣耀

作者: 蔡咏梅

●颁奖礼上有似幻似真的感觉,不能相信一位中国异议人士,我们的朋友获得这最高的殊荣,是在做梦吗?不是,这是真的,我正在见证一个历史时刻。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我有幸赴奥斯陆出席了这个全球最尊荣的颁奖典礼,分享了晓波的荣誉,见证一个对中国民主进程具有深远意义的历史时刻。与来自全球的朋友两度到中国大使馆示威抗议,并参加了十分感人的和平奖火炬游行。此行还深深感受到挪威这个北欧小国的富饶美丽,人民的善良,达则兼及天下的伟大情怀。冬天的挪威一片冰天雪地,但我内心却一直像火一样的温暖。

抵达奥斯陆的初始印象

我乘瑞士航空七号飞抵奥斯陆。一下机即感受是身处冬日的北欧:寒风刺骨,机场被厚实的大雪覆盖,是日气温据说有零下十九度。当地人告诉我们,这是奥斯陆近年来最严寒的冬天。其后几天气温略有上升,但都徘徊在零下十度左右。由於位於北纬六十度,日照时间很短,下午三点,太阳已落到地平线下。因为墨西哥暖流缘故,挪威远没有同纬度的西伯利亚那样寒冷。加之室内有暖气,我感到奥斯陆的冬天没有原来想像那样可怕,除了羽绒大衣,带去的其他禦寒衣物,如雪靴、暖包、甚至高领的羊毛衣,都没有派上用场。

抵挪威第二个感受是物价贵得惊人。搭一趟公交车大致要四十元港币。吃一餐类似香港的速食,至少也要两百元港币以上。我在奥斯陆火车站上了次厕所十个克朗,等於十二港元。据报导,挪威物价应是全球最高的。

这个人口比香港少,只有四百九十万人,但土地面积却是香港十六倍的北欧小国,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森林、水力、海产和矿产资源,石油出口全球第五,海产出口全球第二,以人均产值而论,是世界第一富国。挪威施行的是典型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全面社会福利,全民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社会均富,没有穷人。物价高合情合理,只不过苦了来观光旅游的外国人。

第三个初始印象是,在浓得化不开的迎圣诞的气氛中,奥斯陆也瀰漫着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大礼即将开幕的喜悦。一坐上从机场到市中心的火车上,即看到液晶视屏上打出有关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走到市中心,又看见宣告颁奖礼的条幅高高地挂在大街两旁。

九日:中国大使馆外示威

这次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焦点,全球主要人权组织代表云集。颁奖礼前后三日,活动甚多,从早排到晚。九日是颁奖礼前一日,中午陪同及时赶到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到国际特赦挪威分部办公室,准备参加下午到中国大使馆的示威。李卓人、何俊仁、陶君行、潘嘉伟因航班有误,仍困在苏黎世。随后陆续来到的有中国人权的吕金花、中文独立笔会的常务秘书张裕、现任德国之声记者的中国维权人士苏雨桐、一直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日本民主党议员牧野先生等。大家一起拉横幅,整理联署信,挪威和德国电视台现场拍摄准备工作,并作採访.

两点半出发,三点钟到达奥斯陆郊外的中国大使馆,梁国雄等一批人早已到场。我们大队伍刚一下车,还未来得及集合,大群记者就蜂拥而上,场面很混乱,一时不知所措。好在纽约来的中国人权代表吕金花性格泼辣,嗓门特大,立刻举着晓波画像高喊起来“释放刘晓波!”大家立刻激昂呼应。在记者的重重包围下,美国来的李晓蓉和苏晓康分别宣读致中共当局的中英文公开信,然后投入大使馆信箱。

示威半途中突然飘雪,寒风加劲,我不留意踩到地下的冰跌了个四脚朝天,因穿得全身臃肿,也不觉得痛,爬起来继续呼口号。

刘霞招待会王天安为父亲哭泣

是日夜晚。受刘晓波妻子刘霞委託的美国民运人士杨建利主持刘霞招待酒会,前来观礼的中外嘉宾聚会一堂。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这些久违的六四风云人物到场,引起不小骚动。我上次见封从德还是六四天安门广场,这一别已二十一年,彼此唏嘘不已。

诺贝尔委员会常务秘书伦德斯格、牧野先生、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已故美国国会议员兰托斯的女儿卡催娜史威特、香港立法会议员刘慧卿等受邀发言。伦德斯格在讲话中披露了他们决定颁奖给刘晓波的一些内幕决策。他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打算将和平奖颁给一名中国异议人士已经有好几年,问题是一直决定不了选择哪一位异议人士,最后选中刘晓波是因为他是近年来在中国影响越来越大的人权活动人士。此外中国政府因零八宪章重判刘晓波十一年刑,使得刘晓波从一个中国人权活动的代表人物成为举世公认的人权斗士的象徵,促使他们最后决定选择刘晓波。

晚会上最令人动容的是囚於广东韶关监狱的民运人士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的讲话。王炳章判无期徒刑,已坐牢八年,在狱中健康恶化,三次中风,并患上忧郁症。除非中共倒台,王炳章没有走出黑狱的希望。现年二十岁的天安已为父亲奔走呼籲多年,这次她是作为中国良心犯的家属受到刘霞邀请作为贵宾出席颁奖礼.她在讲话中祝贺刘晓波得奖,但讲到父亲的遭遇,悲从中来,泣不成声,全场为之动容,台上的杨建利眼睛也红了。

十日:颁奖礼上午的讨论会

十日是举行颁奖礼之日。每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都在十二月十日举行,以纪念在这一天去世的诺贝尔奖创始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而这也是最繁忙的一天。

上午,在挪威国际特赦总部,国际笔会与国际特赦联合举办︿刘晓波及零八宪章﹀的讨论会,讲者有国际笔会会长约翰。劳斯顿索尔、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常务秘书张裕、国际特赦秘书长萨利。史特拉塞、及民运人士杨建利、中国爱滋病权益工作者万延海和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讲台前放有一把刘晓波椅子,是苏格兰笔会制作,专程运来奥斯陆。椅背上印有刘晓波的头像,椅座上是象徵写作自由的中国文房四宝模型,还附有晓波法庭最后陈词︿我没有敌人﹀中一段文字。

七位讲者我印象最深的是李卓人,他英语流利,说话生动幽默,还拿出一幅预先制作的影帝温家宝的海报,作道具增强演讲说服力。

讨论会结束,我们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举着︿晓波,你是我们的骄傲!﹀的横幅,与李卓人、何俊仁、潘嘉伟、刘慧卿等香港朋友一路呼喊着“释放刘晓波”前往颁奖礼会场奥斯陆市政厅.市政厅广场前已架起铁栏,只准许有颁奖礼邀请信的嘉宾入内。

我们在铁栏外排成一列,举着晓波头像、横幅标语,喊了一阵口号后进入会场,但仍听见外面口号喧天,后来才知是香港社民连的梁国雄、吴文远和香港留学生仍在寒风中坚持示威。另外还有一群义大利来的示威者挥舞着旗帜不停高叫“释放刘晓波!”

抵达奥斯陆后,一直有传闻说,中共包了两家飞机要将两千华人从欧洲各地运来奥斯陆抗议诺贝尔委员会大闹一场,但结果只是在市政厅外一个溜冰场的小型集会。自由亚洲电台一位记者点了一下数,不过三十人,站了一个多小时即草草了事。

最令人感动的诺贝尔颁奖礼

奥斯陆市政厅是一座双塔红砖现代建筑,於一九五○年为庆祝挪威建国九百年而建。外观很普通,但每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使这座建筑闻名於世,为外国游客必到之处。

中间的正门入口已为挪威国王王后铺好了红地毯,奥斯陆警察军乐团正在演奏迎宾.坐着轿车的各国使节陆续抵达.其余应邀嘉宾则在左边入口经验证和安检后进入。我在排队中,好莱坞影帝丹素华盛顿和妻子及一名保镳的轿车驾到。丹素华盛顿和另一位好莱坞明星安妮海瑟薇(好莱坞影片走佬俏佳人女主角)将是次日诺贝尔和平奖音乐会主持人。

我进去换过衣服后,堆满鲜花,佈置得庄严典雅的大厅一千个座位已大部份坐满.座位分左右两列,中间留出通道供挪威国王王后和诺贝尔委员会六人(包括常务秘书伦德斯格)最后进场就位。刘霞名单的五十人为贵宾,坐在右列最前的五六排,刘晓波二十多年的好友胡平在第一排与美国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并排而坐。坐在前几排的还有何俊仁、苏晓康、方励之等。左列前几排则是各国外交官。

我坐在第十三排,右边是一位西方男子,寒暄后,原来他是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汉学家罗多弼教授,他旁边的女士是他的夫人。他告诉我,他九日在奥斯陆作了一场关於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演讲.另一边坐两位中国留学生,是杨建利的助手。想不到丹素华盛顿和他的妻子竟坐在我后一排,安妮海瑟薇则坐在丹素华盛顿后面。两人被安排在靠通道位子,显然是方便挪威电视台的摄录机捕捉他们的镜头.我掉头回望,丹素华盛顿很有善地微笑着向我贬了下一眼。我於是起身向他致意,表示很喜欢他的电影,感谢他支持中国民主事业.更想不到他也起身与我握手。

颁奖礼令人激动的过程,全球直播,不再重复。只说我当时的感受,有片刻我有点似幻似真的感觉,不能相信一位中国异议人士,我认识的一位朋友获得了这世界上最高的殊荣,真的假的?是在做梦吗?但我马上清醒过来,对自己说,这是真的,我正在亲历一个历史时刻。内心激动不已,在不断地起立长时鼓掌中,我在心中祝祷,希望中国百年转型的艰辛漫长过程从此能够有个大的跃进,晓波很快获得自由,中国从此交上好运.

我没有敌人获西方主流认同

在诺委会主席亚格兰将和平奖的奖牌和证书放在刘晓波的空椅子上那一刻,我觉得是整个颁奖礼的高潮,这张空椅子创造了百年诺贝尔和平奖的首次纪录,其意义正如中共御用喉舌所说:“是以欧洲最盛大的仪式膜拜一个名叫刘晓波的中国囚犯”,也是在“审判中国”。

这不仅是一场激动人心的颁奖礼,大概也是有史以来最令人伤感动情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华裔小提琴家张万钧把《茉莉花》《彩云追月》两曲拉得如泣如诉,想到晓波在黑狱中的漫长岁月,他和爱妻刘霞被分隔的痛苦,很多在场的中国人泫然欲泪.及至挪威演员莉芙。乌曼以丰沛的感情朗读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词〈我没有敌人〉,读到他与刘霞的爱情这一段“……但我的爱是坚硬的,锋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障碍.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每一个人的心都被深深打动了,在右侧的大萤幕上出现了安妮海瑟薇拭泪的特写镜头.

颁奖礼完后获知,几位六四流亡学生在颁奖礼中感动得热泪满面,而吾尔开希更哭得几近“崩溃”。

尽管晓波“我没有敌人”的陈词在中国异议人士中引起争议,但却得到西方主流社会的认同和欣赏.在颁奖礼结束后立即在市政厅旁边的诺贝尔和平中心开幕的本届得主刘晓波图片展,主题就是“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贴在展览厅墙上,印在海报、明信片和邀请卡上,甚至佩洛西在参观图片展后,就是站在一个巨大的“我没有敌人”的横幅下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记者会,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

这是最繁忙的一天,匆匆参加完刘晓波图片展开幕礼,全体嘉宾又回到市政厅当观众,看CNN大牌记者乔纳桑曼现场直播访问。

乔纳桑曼现场直播访问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每年颁奖礼后的例牌节目,已连续十年。但今年得奖人刘晓波在狱中,乔纳桑曼於是改为访问相关人士:诺委会主席亚格兰、中国民运人士杨建利、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和挪威外交部长斯托勒。乔纳桑曼。斯托勒说,这几年只要有中国异议人士被提名,中国政府就一定会向挪威政府施加压力。他说相对中国,挪威是个小国,但小国也有自己的尊严。

灼灼火焰温暖了奥斯陆的寒夜

这个直播还未结束,我和廖天琪就踩着冰雪赶到杨斯托广场,参加挪威国际特赦主办的每一度的和平奖火炬游行。游行出发前廖天琪站在一座楼房的阳台上,用中英文朗读了晓波致刘霞的一首诗。

去年奥巴马得奖,参加火炬游行约五百人,今年中共蛮横杯葛和平奖激起挪威人民的愤怒,人数增加一倍,有一千人,绝大多数是奥斯陆市民,很多人还带着全家老小参加。

挪威骑警开道,挪威国际特赦制作的︿释放刘晓波横幅﹀高举,人群冒着严寒举着火炬,沿着市中心大街向今晚举行诺贝尔和平奖宴会的格兰特大酒店进发,灼灼火焰温暖了奥斯陆的寒夜。走了一半路,前面突然开始发出很有节奏,一波又一波的巨大吼声“释放,刘晓波!释放,刘晓波!”人心为之一振。我赶到前面一看,原来是李卓人、何俊仁、刘慧卿他们观看CNN现场直播完后,半途加入游行,街头示威造势经验丰富的李卓人带领呼口号,将火炬游行的气氛推向白热化。

按惯例火炬游行队伍到达格兰特大酒店前,和平奖得主会在酒店阳台上现身接受民众的欢呼,去年奥巴马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阳台上。但今年和平奖得主囚禁在黑狱中,举着火炬的人群面对的是投射在酒店墙上的一幅晓波巨像。一位默默在现场观看火炬游行的蒙面伊斯兰女子,深受感动,她将一根羽毛交给队伍中的法国民运人士王龙蒙,说她预言刘晓波很快就会获得自由。何俊仁认为火炬游行形式很有气氛,很感人,特地留了一只未燃烧的火炬打算带回香港,研究一下质材,看可否仿效。

在刘霞邀请的五十位贵宾进入格兰特大酒店赴和平奖宴会后,我和独立中文几位会友在澳洲的秦晋带领下,去参加奥斯陆的人权组织赫尔辛基社群主办的一个派对。为筹办诺贝尔和平奖活动忙碌了好久的人权工作者、国际笔会的朋友在这里轻松饮酒聊天,我们六人在此为挪威西藏之声录音讲了一段话,表达我们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以及《零八宪章》对汉藏关系发展的意义和影响的看法。

十一日:通过奥斯陆宣言

由於错过了九日在中国大使馆的示威,十一月上午,支联会的何俊仁、李卓人,加上一批海外华人租了一辆中型巴士前往中国大使馆示威,抵达后已有从日内瓦来的香港学生在等候。随即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与美国众议院外委会共和党议员克里斯多夫。史密斯也来到,要递交要求释放高智晟的联署签名。

美国资深议员史密斯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在美国的民运人士对他的热情及平易近人讚不绝口。这次被中共戒严部队坦克压断双腿,坐轮椅赴会的天安门学生方政,就是他亲自开车来回接送。他来和我们一道示威。

我们正在挂横幅,举标语,喊口号,突然有警车开来,说接到中国大使馆投诉,按挪威法律,没有报备,是不能在这里示威的。

此时不知何故,庭院空无一人,并无车辆进入,大使馆的铁闸竟徐徐打开,李卓人开玩笑地走了进去,说“我是中国公民,挪威警察要抓我,我要中国政府保护我”。挪威警察即刻劝其离开.李卓人刚走出,铁闸又徐徐关上。猜想可能这是个陷阱,引诱我们进去被捕。

下午,来奥斯陆观礼的中国人和国际友人参加了一场题为︿刘晓波零八宪章与中国良心犯﹀的讨论会。各方朋友:傅希秋牧师、柴玲、民主中国网站编辑蔡楚、独立中文笔会的廖天琪、张裕等各述高见。波兰前共产时代的政治异议人士米奇尼克用法文发言,由法国汉学家白夏为他翻译.他鼓励在座的中国人说,过去东欧的民主人士也曾感到毫无希望,现在刘晓波获奖正是希望的象徵。他相信不久的将来会在自由的北京与大家见面。

张万钧赠送一把未上漆的小提琴,供大家签名然后再上漆,留待晓波自由后作为纪念品送给晓波。米奇尼克等在小提琴上签了名。

美国民主基金会主席格什曼在讲话中披露,原来拒绝出席诺贝尔和平奖的四个国家乌克兰、菲律宾、塞尔维亚和哥伦比亚后来在国内国际正义之声的压力下,改变初衷,最终出席了颁奖礼.塞尔维亚政府接到一百个国际友人要求其参加的来函。哥伦比亚是总统亲自打电话给外交部长说,我们一定要参加。

会议结束时以举手表决方式通过了一份︿奥斯陆宣言﹀(见另文)。

六千人音乐会向刘晓波致敬

三天频密活动接近尾声,最后的高潮是六千人的诺贝尔和平奖音乐会。

同一时间异地举行的瑞典诺贝尔奖音乐会按传统是古典音乐会,而挪威的和平奖音乐会则是大型的西方流行音乐会。会场是能容纳七千人的奥斯陆室内体育馆.每年在此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音乐会都是欧洲乐坛一大盛事,每届主持人都是大名鼎鼎的好莱坞明星,如梅莉。史翠珊、安东尼。霍普金斯、奥花云费、汤告鲁斯等,而登台献艺的亦是欧美第一流的歌手,他们能在诺贝尔和平奖音乐会登台亦成为他们音乐生涯中值得骄傲的经历.

音乐会公开售票,作为挪威诺贝尔委员会邀请的嘉宾,我们获邀入场。我座位前后左右都是朋友,并有幸认识亚格兰演讲词的中文译者、奥斯陆大学艾皓德教授和他原籍台湾的妻子。刘晓波六四前曾在奥斯陆大学作了三个月的访问学者,是艾皓德教授为他作翻译.

这场献给刘晓波的音乐会由丹素华盛顿和海瑟薇两位巨星主持。他们在节目间隔中,介绍了刘晓波的生平,刘晓波的六四情结,还联合朗读了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词︿我没有敌人﹀的片断。丹素华盛顿说,刘晓波为零八宪章坐牢,他的罪名,是为全中国人权发声。场中巨大的萤幕打出刘晓波头像和当年六四天安门运动的一幕。丹素激情地宣告:刘晓波,这个夜晚是属於你的,今夜你不能来到这里,但有一天你会在网上,在电视,在DVD上看到这个音乐会。我们以你为荣.他的话音未停,全场已爆发出震耳的尖叫、掌声、欢呼声。

由於是流行音乐会,六千观众热情地与台上主持人和演唱者互动,现场气氛热烈至极.最后出场的美国着名歌手巴瑞曼尼洛更把气氛冲上了顶点.最后所有歌手同台演唱米高积逊的Man in Mirror,六千人全部起立,跺脚,打拍子,巨大的声浪好像把场馆的穹顶都要震垮。

此景此情让每个中国人都激动不已。身旁的澳洲朋友说:天,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一个中国人啊!

回港后,与侨居挪威的开放杂志作者锺祖康通电话,他问我的感想,我说,挪威是个小国,但这小国的精神很伟大,让人真正体会到甚么叫超越族群边界的人道主义关怀。

锺祖康告诉我,挪威这个小国面对有三千年古文明的中国一直自感渺小,认为中国非常伟大(挪威国王还学习中文),但这次中国政府对诺贝尔和平奖的一系列反应手法太过低劣和太无赖,挪威人看得瞠目结舌,对中国的崇拜从此破灭,“中国在挪威人眼中的整体形象已经一落千丈!”

关键字: 蔡咏梅 刘晓波
文章点击数: 138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