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0/2011              

被分裂的中国精神

作者: 陈卫 陈卫

按照字面理解,分裂应该是一种分开的状态,。被称作自由的百科全书的维基百科列举分裂的类型有:政治上的国家分裂,生物上的细胞分裂,地理上的大陆分裂,心理上的精神分裂,宗教上的宗教分裂。但是我们这里所谈的分裂却跟这些分裂类型有所区别。

可以肯定的说不是所有的政治制度或者相关的精神都是合理的,但是我们在运行良好的社会里一定能发现其精神具有一种内在逻辑,一种贯穿始终的原则,无论官民都认为理所当然的逻辑。在这里我们不可能去仔细阐说所有这些精神是否正当,这是哲学家们的工作。但是我们通过深入探究终会发现一个社会的基本精神是连贯一致的,这是一个文明存在的基本条件,也是朝野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在祖先崇拜的国家,老人们的权威是不容怀疑的。而在封建国家里,天命王权以及土地的占有则是基础。我不是说所有的这些原则没有出现意外,而是即使一个人企图挑战现有秩序,他也得以这些原则作为基础。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数千年不断陷入封建轮回的原因,原有精神不死,封建合法性依然统领人们的思想,一个新的原则怎么可能出生和成长呢?

政治权力和武装暴力是一个政权的外在甲克,但是没有其中的精神,这些东西都无法有效运转。

我们可以找出很多依据证明,而这些也被学者们所证实,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不可能仅仅因为暴力而维系的。对外扩张也许是许多民族赞成的,但是对内的长治久安上暴力的作用就非常有限。一个稳定的系统,暴力,包括镇压和法律上的禁止都仅仅是辅助措施,主要的应该是自觉的服从。因此权利的合法性是一个共同体最核心的部分,它既使得权柄的掌握者必须按照一定规则来行使管理职能,对违反这个共同体法则的行为进行惩罚,而同时,这个合法性也使得包括所有管理者和被管理者按照既定的规则行事,这既可以逃避对自己的惩罚,也可以获取可以预期的利益和安全。

一个国家的精神应该是一致的,这并不是说这个国家所有人都具有相同的信仰。我们此处的精神是指一个国家政府、民众所持有的关于公共事务上的精神,这跟个人信仰是不相同的。个人信仰不同的人也可以在一个具有一定宽容度的共同体中和睦相处,人类生活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将目光投射到当今的中国,我们发现中国的精神已经被分裂,这种分裂昭示了旧思想体系瓦解而新思想体系无法孕育的痛苦,揭示了在相互冲突的原则下无可奈何处境下社会所面临的巨大危险。我在此指出这个事实,并不是预示这个体系必然崩溃,而是提请大家注意这种状况的危险。我们可以说,危险的不是危险本身,而是对危险的麻木不仁!

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至少从官方的宣传上是这样。民主成为中国的标签有着许多历史的偶然。这个过程甚至可以说具有戏剧性。民主在中国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降临到中国,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因为我们可能得到的是民主的衣服,而民主赖以生存的肉体和灵魂则被有意无意的抛弃了。

中国目前的体系(包括政治和经济)并不是深思熟虑的产物,而是历史遗留和压力下的结果。稍微对中国现代历史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在获得政权后实行的虽名为民主制,但是这种民主跟发源于西方的民主有南辕北辙的区别。我们当然不可能就此从形式上就判定民主一定要西方的模式。但是这种制度的一个根本特点却背离了自己的初衷,这就是一党专政。虽然一个皇帝的王朝结束了,但是一群人的皇朝却并不见得更好。

所以民主之所以成立的基本条件在中国精神中被抽离了。民主及宪政之所以为人们所追求和设计,就是希望在人民权利前面不要有任何限制,绝对正确以及绝对服从跟民主精神是背离的。而一党制则无异于在前门将一头猛虎赶出去,却从后门放进一群狼。这是制度设计者没有想到的巨大的制度性缺陷。从民主的出发点走到新型专制这个苦涩的终点,我们不得不说这是巨大的精神分裂。

另一个巨大的分裂来自政治和经济的分裂。我认为这种精神分裂是不彻底改良的畸形儿。政治上的保守是出于恐惧,古今当权者莫不有这种恐惧。所谓坚持什么原则不外乎是抓住权利不放的守财奴心理。而经济上的改革开放则属于一种一厢情愿,是希望以经济利益换取民众放弃对政治权利、公民权利的要求。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设计。我们可以把这种分裂叫做“肉骨头思想”。经济政治分裂的出发点是各取所需,当政者需要的是权力和政治稳定,这本是就是一个值得怀疑的动机,因为这个动机已经害死了无数的“秦皇汉武”。但是他们却认为只要经济发展了,民众的生活提高了,自己的拥护就会加大,民众似乎就会满足于现状,不会去追求政治上的东西。就像狗一样,只要丢给它一块骨头就不再狂吠。

可是这毕竟是一个如意算盘。因为制度设计里面,经济制度算作第二位的东西,它依赖于政治结构。且不说所有的经济活动的运行需要一个大的政治环境作为空间,而且现代政治学伦理学的基本公理就是,公平、正义,这些作为基本程序的东西是无论一个人需要什么生活都首先需要的东西。程序的平等,也就是政治权利、公民权利这些保证机会公平平等的东西犹如体育比赛的规则,没有公平规则的比赛其结果是很显然的。现在我们已经看出政治保守经济发展出现的巨大畸形后果,国富民穷、社会严重不公、贪污腐败跃居世界前列,GDP崇拜导致生态环境恶化、基础建设庞大、民众权益得不到保护、到处都是拆迁的硝烟等等。这些还不够我们深思吗?

一党专政的另一个逻辑谬误是混淆了政府和民众的关系。虽然中国的法律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是由于在实际政治格局中一个占据所有资源的太上皇的存在,这种关系被彻底的颠倒了。民主原则规定党派只是民众参与政治的一个临时组织,政府官员是民众选择出来为民众服务的人员。作为纳税人,民众对官员具有选择、监督、罢免的权利。而这种情况下,党派永远只是民众可选项之一,党派从法律上不一定永远存在,当然也不存在永远执政的政党,而官员则是供民众驱使的工具,也就是说在民主政治中,政府是国家民众的守夜人,有的人称作公仆。然而现实中,却强行将一个党派立于永久执政的地位,而官员则成为党派的私奴。公仆和私奴的角色差距如此大,因此这也是中国精神一个无法弥合的裂痕。我们可以从无数嚣张的官员言行以及跑官、挤破头考公务员等事件中体会这种巨大分裂造成官员身份的落差。

由于源头之水被污染,那么整个中国这条河流也很难有清澈的地方。贪污腐败是人性中最邪恶最容易抛头露面的,很不幸,在一个自诩为绝对正确不容许挑战的权威面前,对贪婪一切道德和制度的约束都成为麻杆打狼,形同虚设。这就出现了一幅一边喊打老鼠,老鼠满街跑的独特的画卷。

在民主社会里,政府只是民众的公仆,社会事务无不在民众的参与和监督下进行。然而,在号称民主的中国,一个庞大而无所不在的官僚机构成为社会事务公共事务甚至私人事务的全权管理者,社会变成了政府的私家花园。我们有独立的工会吗?没有,那是一个发电影票的附庸。我们可以自由交流吗?不行,人群聚集也会引起警察的注意?或者我们可以只是信仰我们自认的真理?那就更是招来麻烦,邪教的帽子等着你。如果你有正义感,那么等待你的也许就是“被精神病”。游行是法律许可的,但是却是不被批准的。选举是你的权利,但是你妄图成为候选人,或者选举不被上面看中的人,这是徒劳的,因为选举早就在控制之下。

民众在各种压力及诱惑下不得不退却,这既是无奈的选择,也是被暗中鼓励的行为。他们将目光投向私欲的满足、纯个人的利益的获取。从而将广阔的公共空间拱手让给贪腐和堕落者。这难道不是公共精神的巨大分裂以及社会最大的危机吗?

法律是社会公正的最后屏障,是弱势群体的救命稻草,如果不嫌比喻粗糙的话。当社会地位以及力量处于劣势时,也许法律会成为我们最后可以寻求帮助的地方。但是法律已经不是一个中立的裁判者。它一方面成为权势的附庸,一方面成为权力的打手。

虽然宪法规定公民有不受审判不得被剥夺自由的权利,但是实际上劳动教养制度将数百万人不加任何审判就投入监狱。这些人可能是被认为品质恶劣,也可能是因为触怒了权贵,还有可能是被政府所讨厌。在光天化日之下,宪法的精神被违背,却得不到任何的纠正,这不是对法治最大的讽刺吗?

还有只要到了敏感时期,无数的人就被打招呼不得出门,不得到北京,不得接受采访,一些人被迫离开大城市到偏远的家乡,一些人门口被警察“站岗”,目的是限制他们外出,一些人被绑架、被软禁。而执行这些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都是警察。在奥运会期间,在建国六十周年庆典时,在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期,这种侵犯人权的事情简直公开而毫无忌惮。直到现在刘晓波的妻子还处在与世隔绝的境地。法律被执行法律的人公开违反,这种行为不外乎昭示了法律从属于政治从属于权威的尴尬地位。

同时由于法律公正性的丧失,法律的权威也受到挑战。法庭裁决本该成为解决纷争的最后裁判,然而明显不公的裁决得不到承认,上访成为中国的一大特点。数以百万计的访民就是对司法不公最直接的注解。

由于公共领域的萎缩,道德水准也明显下降,文学作品被公开要求“弘扬主旋律”,成为政治的奴仆。人们信仰缺乏,信任产生危机。在文学、影视、艺术作品中看不到对人性的刻画,对生命的反思,图解政治、媚俗成为唯一的发泄口。没有依据的历史题材影视作品、泛滥的选秀成为大众的宠儿。

中国的精神分裂了,这是现实。也许事情比上面写得更糟糕。人们不再活得有尊严、有独立意识。他们的爱心、道德感缺失,他们成为权力压制下瑟瑟发抖的老鼠,他们不敢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不敢说出自己的感受,他们从活生生的生命降低为一个低级的存在。他们在等待,下一个不幸不要落在他们身上。

被分裂的中国精神、畸形的人格怎么可能成为健全社会的建设者。虽然这些人是不幸的,他们只是在覆巢之下希望成为完卵,但是每个人也都成为精神分裂的制造者或者说帮凶。中国没有希望,如果我们不正视这种危险的现状,即使再完美的制度我们也会把它变成人间的地狱。

经济的繁荣、大国崛起的荣耀是暂时的,唯有合理的制度、健全的民族精神、富于人性的生活才是永恒的!

2011年1月7日写于四川省遂宁市西山路玫瑰上品

关键字: 陈卫
文章点击数: 156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