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议报》 】  时间: 2/8/2011              

钢琴政治与文化特务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最近,郎朗在美国白宫招待胡锦涛的宴会上,演奏了侮辱美国和蔑视联合国的曲子,即,描写所谓“抗美援朝”电影“上甘岭”之插曲“我的祖国”,并同时揉进半分钟由中共炮制的另一反美影片“英雄儿女”主题曲“英雄赞歌”旋律片断。美国《纽约邮报》发表文章“国宴上刺耳的音符”认为:“郎朗显然非常清楚他在演奏什么,他用音乐为他祖国所有憎恨美国的爱国主义者,出了一口气”。

从历史上分析,把文学艺术泛政治化是中共传统,毛泽东的反右派是这样、文化大革命是这样,邓小平反对自由化的运动也是这样。同理,它们近年斥资450亿元所搞的大外宣计划,正如在美国纽约和华盛顿播放的“中国国家形象片”一样,首当其冲就要突出政治。一个科班出身的音乐家,从小学习由中共编纂的政治课本,也必须学习和宣传“红歌”内容,所以,郎朗不可能不知道这两首乐曲的政治含义是什么,更不可能是他心血来潮抒发个人情感的即兴表演。

要在中美两国元首参加的国宴上演奏什么,肯定是由高层慎重选择和审查后才决定了的,而大大咧咧的美国人倒真的可能忽略了,他们从没有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的习惯,吃了一个哑巴亏。所以,有人说奥巴马太年轻,不知道中共在重要场合也会诡计多端。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就在郎朗完成演奏反美曲子这一政治任务之后,从来不苟言笑的胡锦涛异乎寻常地对他热情拥抱,看来,中国国家主席是以这种特殊方式来褒奖他的音乐讹诈:在敌人的巢穴里,用钢琴完成了外交官难以完成的羞辱对方的政治任务。

让郎朗演奏合二而一的反美乐曲,肯定是煞费苦心的外交伎俩,说穿了,郎朗是以文化使者之名行文化特务之实。归根结底,并非郎朗愚昧无知,而是他自己得了软骨病,缺少艺术家的脊梁。国人对“上甘岭”的熟悉程度,犹如文革中风靡一时的语录歌,也无异于美国人对乱世佳人“飘”的滚瓜烂熟。作为颇有建树的艺术家的他,怎么可能对此茫然无知呢?真的无知,事后为什么不公开道歉?

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很高,西方世界习惯欣赏高雅的钢琴艺术,所以郞朗的事业发展空间本来是在西方,却常被中共派去神韵艺术团表演的城市廉价演出,由中方使领馆包下高价票无偿奉送,暗暗与神韵艺术团争夺观众、唱对台戏。此次,郎朗明火执仗当了一盘文化特务,大有自毁前程之忧!因此,为了他的自身利益,郎朗多次用英语申明他不知道歌曲内容,说什么完全是从“艺术角度”来选择作品的。但是,中国有魅力的音乐作品不在少数,从艺术角度选择,为什么不选梁祝、不选茉莉花?也不选全世界公认的贝多芬、莫扎特的作品呢?在此正告郞朗:要么忠于艺术、要么忠于中共,二者必居其一,无法两全其美。

我们知道,由大陆著名词作家乔羽和公木分别填写的这两首歌词的内容,一个是要端起猎枪打败美帝国主义这只“豺狼”,一个是要让敌人“腐烂”变为“泥土”,以撑托幻化为“金星”的志愿军英雄群像。就在美国白宫举行的欢迎中国国家主席访问美国的国宴上,极端无礼的客人利用主人诚心诚意的招待把他当成陀螺抽来抽去,这不是扔给奥巴马的政治炸弹,至少也是鲜有先例的外交失礼。只能说明,中共确实是个狡猾的东西。

鉴于在白宫演奏反美乐曲造成的国际影响很不好,郎朗一个人也承担不起本应由中共担当的外交责任,官方终于在27日发表了开脱责任的文章,但其狡辩的内容却是胡说八道,完全不值一驳。例如,它说任何乐曲都有其倾向性:美国的“星条旗永不落”带有仇恨英国人的成分,法国的“马赛曲”是在侮辱普鲁士人……这里,姑且不论“星条旗永不落”“马赛曲”是不是如此这般地锋芒毕露,我们首先需要弄清一个问题,即国歌和选曲是两码事,不能偷换概念。

按照外交惯例,国歌无法选择,属于非奏不可的礼仪;选曲则是主客双方均可自由裁量的内容,应该尽量避免引起争端的刺激性内容。其次,美国国歌也好,法国国歌也好,都有其产生的时代背景,歌曲在它们所诞生年代鞭挞的对象大都是侵略者或封建统治阶级,所以,任何战争虽然是人类的不幸,却有着正义非正义之分。如,中国国歌就是诞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的“义勇军进行曲”,矛头直指当时的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如果时至今天还有现任官员对号入座、感到不自在的话,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因为,正义显然是在反侵略的中国人民方面。

反之,“抗美援朝”则是不义之战:中共秉承斯大林的旨意,无视联合国决议,破坏了亚洲和世界和平,给被侵略的韩国人民带来永远的伤痛,延缓了百废待兴的中国人民自己的国民经济建设,还白白牺牲了近百万年轻的生命。“上甘岭”和“英雄儿女”完全是颠倒黑白歌颂中国侵略者的反动电影,内中的所谓英雄,除当了斯大林、毛泽东、共产党的炮灰之外,难道还有半点正义性吗?在口头倡导和平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今天,继续沉醉于过去的侵略历史,只能说明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人,共产党人永远不会放弃奴役世界人民的价值观。

总之,中共利用钢琴玩弄政治花招的结果,没有羞辱到对方,恰恰暴露了它企图“赤化全球”的狼子野心不死。也许,这就是习近平在访问西方时口称“我们不输出革命”的最好注脚。顺便提一下,几乎就在同一天,大陆报纸还刊登了有关李岚清披露“江泽民找回失传世界名曲歌词”的相关报导。说什么江泽民深谙艺术之道,尤其擅长钢琴,用一丝不苟的精神,寻回了失传的“小夜曲”英文歌词,并翻译成中文发表,云云。不知是他们附庸风雅自我陶醉来凑热闹,或者是想看看胡锦涛玩弄钢琴政治、造成四面楚歌的笑话,反正此时此地的这篇报导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潜台词大约是说他们要比其继任者高明许多,所以,才对玩砸了的钢琴把戏旁敲侧击说风凉话,自家人都在讽刺自家人了,胡锦涛岂不悲乎?!

《议报》首发

关键字: 中共政权 胡锦涛 郎朗
文章点击数: 13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