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2/11/2011              

川渝今春不太冷——记川渝良心犯、维权人士及家属春节聚会

作者: 陈卫 陈卫

1月20日晚10点多,卢钢和陈云飞从自贡来到了遂宁市,我知道他们是到自贡去看望刘正有和他的家属。陈云飞介绍,刘正有的状态较好,之前他绝食有很大原因是因为警察将胡玉兰抓起来,作为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反而让她跟着受苦,因此他必须抗议,至于自己入狱倒是早在维权之际就有所准备。

他们在自贡也跟那些与刘正有一起维权的百姓进行了交流。确实刘正有在自贡具有很高威望,现在还有数百人在联名替他伸冤。一个姓吴的上访老太太的经历颇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吴老太上访维权被当地政府视为破坏和谐稳定,当地政府派出下岗工人跟踪她,一天三班,24小时监控,每班四个人,每人550元工资。政府每年在这个老太太身上就得花出尽十万的维稳经费,但是却不肯解决她要求不高的问题。对一个老太婆都严防死守,看来维稳的任务确实是艰巨呀。

21日早上陈云飞到遂宁市看守所给刘贤斌送了钱,然后他们就到贤斌家里去了。贤斌的妻子陈明先在学校看学生的期末考试试卷,家里只有圆圆和贤斌的父亲。他们将压岁钱给了圆圆,并希望圆圆努力学习。

下午一点多我们三人就赶往成都准备参加第二天的春节聚会过年。刚出成都火车站,遂宁市国保支队的大队长张全就打来电话,说支队长柏再平请我第二天吃饭过年,我说去不了,张全一直坚持要我去,我就将电话挂了。

22日早上,我和卢钢就去餐馆定桌,春节期间成都餐饮业火爆,如果不能订到位子,那么过年聚餐就很麻烦。所幸我们没有费多少周折就在一个火锅店定了五桌,而且还是连在一起的雅间。

随后我们就来到了预定聚会地点雕塑公园。张先痴等老右派、张明等20多人早就在茶园的房间内了。一阵寒暄介绍,加上人员不断增多,室内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人。我们就决定在露天喝茶。一月的寒风并不能冷却我们的热情,但是小雨却不合时宜地飘洒下来,迫使我们将桌子摆在屋檐下。

中午张先痴等老右派到前面小餐馆吃饭过年,他们实行AA制,也不喝酒,也就是一个意思。我们年轻点儿的就没有一起去,况且那个小餐馆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一起吃饭。我们就在路边的一个小摊吃了面条,虽是路边小店,但是大家却吃得非常开心,包括刚从昆明维权赶到成都的田永德,他吃完面条又匆匆离去。

本来今天下午的聚会由冉云飞先生讲右派写作的一些内容,就在这时冉云飞发来短信说自己重感冒不能过来了,于是我们商量了一下就临时调整了内容,我觉得本期《炎黄春秋》上杨继绳写的关于“中国模式”的文章很有价值,大家可以分享一下。

下午两点,大家坐在茶园里。首先由著名右派何坚讲,他的主题是“强权压迫下的生存”,这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他是一个老右派,也是一个高工。他没有被迫害压弯脊梁,而是从自己的经历中总结出经验,希望大家不要对专制抱有幻想,但也不要在受到伤害时放弃生活的希望。

随后大家对杨继绳关于中国模式的观点进行了探讨,认为中国模式不外乎是政府和不明真相的外国学者以及走狗文人炮制出来为专制辩护和忽悠人民的谎言,中国的现状不只是经济的发展,更值得注意的是民众无法参与公共生活,公共权力对民众权利肆意的剥夺。

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成都女孩黄雅琳前往上海世博会挪威馆献花,网上引起大家的一片赞扬,被大家亲切地称作“献花弟”。一个文静的80后女孩被称作“弟”也算是网络时代的幽默吧。“献花弟”有些害羞,不过倒是很大方,她认为她做的只是普通人应该做的,也是一个公民正常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虽然国保警察对她威胁,但她并不害怕。

钱云会死亡后,各地网友纷纷提出质疑,一些人组成调查组或前往浙江乐清围观。成都80后女孩上官乱也参加了围观,并写了一篇纪实文章发表。上官乱也在聚会时讲述了她围观的经历,包括钱云会家里一贫如洗的场景,村民态度的变化,以及当地人对钱云会的祭祀。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去世后,各界人士通过种种方式表达了对司徒华先生的怀念,陈云飞和访民在他的苗圃—“陈式劳改农场”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追悼会,此时陈云飞也将整个过程跟大家分享。他说,司徒华先生的事迹许多人并不知道,当他介绍后,这些生活在底层的访民们由衷地对他表示敬佩。追悼会是一个巧合,是他们早就定下的迎春聚会增加的节目。

在聚会时,不断有人前来,特别是“六四”母亲唐德英——她16岁的儿子在“六四”中被打死——对当局对她的监控进行了有力的指责。老右派孙先生作了发言,他不是错化右派,而是真右派,他在储安平之前就提出了共产党是“党天下”。一位自称为“右派二代”的大学教授发言,讲述如何利用各种机会反对当局独裁专制。他们的发言获得了大家的掌声。

聚会大概有80余人参加。由于座位有限,许多访民就站在门口旁听,他们同时还拿了给官员的“训诫书”,表示回去后复印数十份,分发给各级官员,希望他们能尊重公民权利,不要践踏人权。

晚上,大家在火锅店AA制晚餐过年,不过部分老右派及家庭困难者免费。维权律师邱诗明、马小鹏、万淼焱等也前来参加。笔者得到消息,成都读书会以及杨雨读书会在该日也举行了聚会就餐过年。

川渝地区是中国民运维权的热土,数十位人士为此被关进监狱。现在还在监狱服刑的就有20多人,他们的亲人也遭受了许多难以想象的痛苦。因此大家觉得,春节期间,出狱的难友应该和还在服刑的良心犯家属特别要团聚一下,给狱中的志士传递个温暖的信号。

该活动本来定在成都举行,为此张先痴先生的妻子还到新都的一家餐厅定了位子,交了定金。但是后来考虑到达州、重庆地区的朋友到成都再转车到新都不很方便,就将聚会地点改在遂宁市。这对我来说是好事,因为我可以省去不少路上的时间。大家都知道,春节期间中国的交通是个世界性的难题,更何况对四川这样一个人口大省了。而且遂宁市有刘贤斌、欧阳懿以及我,我们三家人出行那算是一个不小的规模。

由于是临时通知,加上春节期间各有各的事情,许多人来不了。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到娘家去了;陈道军的妻子曾启蓉打来电话,孩子晕车;刘正有的妻子胡玉兰在酒店打工,春节不能请假;黄晓敏的家人都在新疆;唐才龙的女儿唐离离在东北;曾荣康的儿子曾骏也在外地。他们对聚会都非常有兴趣,对不能前来表示遗憾。

正月初三上午,参加聚会的朋友陆续到来。梁凯旋从成都赶来,卢钢、张明及其越南女友阿水、上官乱等也开车到达。王森以及妻子魏心玉带着两个孩子以及四川民主党成员鲁登川从达州坐火车在中午赶到,李宇从德阳也辗转到来。下午大家就在金色海岸露天茶园里喝茶交流,桌上摆着糖果、瓜子等。

曾远、张先痴、杨文婷和陈云飞从新都开车赶来。八九时期工运领袖、两次入狱的李必丰不知怎么得到消息,也从海南赶来了。重庆著名民运人士、三次入狱的许万平的妻子和儿子和民主墙时期老战士王明等人也从重庆赶来。刘贤斌先生的妻子陈明先、女儿圆圆的到来引起一阵轰动。

整个聚会现场气氛融融,没有悲伤,只有一种亲切之情在流动。许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交流多年的生活经历,而魏心玉、陈明先和陈贤英则交流她们作为家属的心得。我看到的不是专制压迫下的呻吟,而是追求自由者心灵的解放,那是一种冲破重压的生机,是为了未来、为了大众敢于牺牲的巨大的道德力量。

晚宴我们就在金色海岸逸园内,菜品有肥肠鱼、歌乐山嫩鸡、带丝鸭子、凉菜等,都是一些家常菜。开饭时,张先痴先生首先对聚会成功表示了祝贺,对大家表示了新春的祝贺。陈云飞替不能前来的冉云飞转达了对大家的问候,冉因为陪伴多年不见的亲戚,所以不能参加。随后我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分发给狱中难友以及刚出狱者。去年四川民运维权界普遍经济艰难,一些做生意的也是勉强维持,或者亏本。由于佘万宝、王森、秦永敏出狱,以及刘贤斌、刘正有入狱,还有黄琦的母亲生病,大家多次捐款,所以此次春节期间我们只募集到一万多元。但这是我们的心意,我们还通过其它方式援助了那些困难的家属。

由于交通不便,晚餐开始后佘万宝才从广元赶到,老朋友和慕名者纷纷跟这位民主老战士打招呼。晚餐后,王明和陈贤英等就立即回重庆了,因为陈贤英第二天还要上班。其他人就到我们定的酒店休息。不过佘万宝、王森、卢钢、欧阳懿和我等兴致不减,又前往喝夜啤酒,单独交流。

虽然寒流依旧,今年春天我们聚会了,饭醉了,也许这只是感情的交流,算不得什么公共事件,算不得什么观点的碰撞,但是我感到这个春天洋溢着一丝暖意,冻僵的人心在复苏,麻木的良知在觉醒。志同道合者在相互砥砺,受难者和家属得到了最直接的关怀。

2011年2月8日写于遂宁市西山路玫瑰上品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关键字: 川渝 良心犯
文章点击数: 13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