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7/2011              

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二)

作者: 卫子游 卫子游

“中国民主转型路径探讨”征文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主要内容

11,那么,马列主义(社会主义)是不是真理呢?

12,中国人自从接受所谓“赛先生”以来,对科学一词,就具有如同“赛先生”“德先生”两语所蕴涵的通俗语言特征那样的通俗化理解。凡带点非本土色彩的,与数字沾点边的,精确一点的东西——即使只需要运用小学三年级程度的数学知识,往往都被冠以“科学”之名。特别是在御用“理论家”笔下和在御用宣传机器中,科学一词被滥用到了几乎一文不值的程度,成了“万精油”,中共中央常委放个屁都会被包装为科学屁。

一些共产党高官,如江泽民之流,愚蠢无比,对哲学社会科学完全是门外汉,只因到俄国喝过几天洋墨水,就张口闭口的科学,仿佛只要是为他这个理工科毕业生划过圈的,就都是“科学决策”。然而,对科学可以作某些通俗化解释,科学本身却是非通俗的。科学之为科学,一个必要条件就在于它必须严格地符合科学的逻辑。科学与非科学之间有十分清晰的界限。科学源于对经验事实的归纳,虽然有时候也需要借助于假设、直觉、想象、猜想和演绎推理,但任何被称为科学的知识,最终都必须牢牢地植根于实在的物证。科学必须并且只能来源于实证,是对存在于若干样本中的某些普遍性的发现与归纳,归纳的结论还必须经得起所观察样本之外新证据的检验,只有经过反复检验证明无误的才是科学。普遍有效是科学的必要条件。在检验中,只要有一个证据不符,原来似乎具有普遍性的结论就被推翻而必须改写。科学除了必须严格遵守实证原则之外,还必须严格遵守规范的科学研究方法。不遵守或不严格遵守规范性方法得出的结论都不是科学。

规范性的科学方法只包括两种:实验-观察-归纳;观察-归纳。依靠第一种方法的科学是实验科学。实验科学的要素是用来作研究的对象必须能够被与外界其它事物分隔起来,可以被搬进实验室来进行专门研究。依靠第二种方法的主要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由于某些事物无法搬进实验室,只能通过长期大量的观察来发现隐藏在现象背后的规律,如以太阳、月球、河外星系等为研究对象的天文学,再如以各种动植物的自然生存特征为研究对象的生物学。由于人不可以被当作实验对象,还由于必须避免人的有意为之,所以以人和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的社会科学一般不能在实验室里产生,只能通过对自然状态的观察来研究(注1)。在对科学进行了清晰界定之后,我们现在来研究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看这种学说是不是科学,进而看它是不是客观规律,然后来判断它是不是客观真理。

13,由于马克思恩格斯的作品内容极其庞杂,官方出版的中文译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多达四十余册。要全盘断定《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的所有内容都是科学或非科学、真理或谬论,显然是不智之举。马克思文集中的部分内容,如对平等的主张,对穷人的关怀,对直接选举的肯定,对新闻审查的否定等,在今天看来是经受住了检验的——虽然中国共产党以及前苏联以来的世界各国共产党对马克思的这些观点都不将其当马克思主义对待,中共中央对于马克思的学说也从来没有全盘接受,从毛泽东开始,就置马克思的有些明确主张如不顾,如拒绝直接选举,实行广泛的新闻舆论出版审查等。中共中央对于马克思主义,采取的实际上是一种机会主义策略,有利于中共中央统治的就用,不利于中共中央掌权的,就或者束之高阁,或者宣布为过时的教条(注2)。不过,即使在将马克思主义的计划经济“发展到”其反面的市场经济(一种理论无论如何发展,也不应当发展到其反面,当“发展”到反面后,准确说来就应该是对这种理论的根本否定)之后,中共中央仍然高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把刀子”(注3)。有鉴于此,本文以马克思原著,以恩格斯,列宁所总结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为研究对象(注4),先逐一考查马克思主义的这些基本原理。

14,按从恩格斯以来的说法,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包括三个部分,即: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并且“这三个组成部分不是彼此割裂的,它们构成一个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三个部分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又是原理中的原理。

15,马克思主义哲学分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是:马克思在启蒙运动以后西方哲学界对基督教的上帝意志决定世界秩序的批判性背景下(注5),以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理论为前提,得出结论,断定世界的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和矛盾性,物质是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变化的基础,矛盾无处不在,存在于物质内部的矛盾运动是物质的存在形式,物质的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物质不是某个超乎人类社会之上的最高精神实体——上帝意志的产物,相反,人的意识倒是必须籍助于物质才能存在。是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而不是意识决定社会存在(注6)。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毛泽东把这种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表述为:“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注7)辩证唯物主义断定人能认识并正确运用普遍地存在于宇宙和人类社会中的本质的客观规律,并声称马克思“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历史中抽引出来了”对于宇宙和人类社会同样有效的“客观规律”,这就是辩证法的三大规律:量变和质变规律,对立统一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注8)。马克思的辩证法来源于黑格尔辩证法。黑格尔断定“凡有限之物都是自相矛盾的,并且由于自相矛盾而自己扬弃自己。”“矛盾是一普遍而无法抵抗的力量。”“矛盾是推动整个世界的原则”(注9),马克思说:“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综合马克思本人的观点和恩格斯以来为共产党官方普遍认可的阐释,我们可以这样说,物质决定意识与“辩证法本来就是研究对象本身内部矛盾的”“原理”的结合(注10),就是所谓唯物主义辩证法的核心。我们可将其视为整个马克思主义所有基本原理中最核心的根本原理。下面我们将会看到,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一切基本原理都根源于这一根本原理,都是以这一根本原理为大前提推论出来的。

16,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是:以物质决定意识加对立统一规律是绝对真理(的假定)为出发点,由此进行纸面上的演绎推理,用列宁的话来说就是:“既然唯物主义总是用存在解释意识而不是相反,那末要把唯物主义应用于人类社会生活,就要用社会存在来解释社会意识。”(注11)由于执意要以唯物主义来解释人类社会生活,头脑里事先已经断定人类社会生活必定遵守辩证唯物主义这个普遍的“客观真理”:要得出下述推论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人类社会必定是物质生产居于整个社会的主导地位,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劳动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在对待人类历史方面,同样,由物质决定意识和对立统一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这一从纸面上推导出来的管总的大前提——根本原理出发,即所谓“用唯物主义观点研究历史”(注12),马克思又进而推断出两个“原理”:一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是存在于一切社会中的根本矛盾,其中,生产力和经济基础是决定性因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注13),这条规律被称为历史唯物主义的精髓;二是阶级斗争理论,由于断定物质财富的生产是整个人类历史进化的决定性要素,同时又断定矛盾着的对立面的斗争存在于一切事物之内,是事物生长发展衰亡的根源,很自然地,以占有物质财富的多寡划分的阶级间的矛盾与斗争——阶级斗争便不能不成为推动历史进步的根本动力,马克思断言,从原始公社制解体以来,人类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注14)。

17,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为前提,同时受普遍地流行于马克思生活年代的理性主义观念的影响。这种理性主义观念可简明扼要地表述为:人类社会与自然界一样,在纷繁复杂的表面现象背后存在像牛顿物理定理那样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马克思推断,在人类社会各个发展阶段上,支配物质资料的生产、交换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产品分配过程中存在客观规律。马克思把研究的重点放在“现代社会(即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研究这个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的发生、发展和没落”,发现了所谓的剩余价值规律,认为存在一种“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断定资本主义的未来图景必然是:资本家无止境地追求剩余价值,从而导致资本集中,资本的不断集中必然走向垄断,“资本的垄断又成为与这种垄断一起并在这种垄断之下繁盛起来的生产方式的桎梏。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注15)

18,科学社会主义方面的基本原理是:从辩证唯物主义出发,以无处不在的矛盾和斗争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动力的假设为隐含的前提,马克思通过对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和交换经济规律的研究,从周期性反复发作的经济危机中“发现”了资本主义面临一个自身不可克服的悖论,正是这个内在于资本主义自身的矛盾导致资本主义必然崩溃。这个所谓的悖论就是:“社会化生产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不相容性”,“工厂内部的生产的社会化组织,已经发展到同存在于自己之旁并凌驾于自己之上的社会中的生产无政府状态不能相容的地步。”(注16)由此推断,只有使工厂生产的组织化与整个社会大生产的组织化相匹配,用有计划的公有制才能结束资本主义的大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注17)。由此断定,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代替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也是人类历史进步的唯一方向。科学社会主义被共产党官方宣传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核心,还有一个重要“原理”是,马克思认为,资本家富裕阶级不从事物质财富创造,过着寄生性的生活,是腐朽没落的阶级,其以满足自身贪婪为目的而对无产阶级实行的压迫与剥削的统治是罪恶的,理当灭亡,直接从事物质财富创造的无产阶级不仅在道德上是无私的和完美的,而且代表着人类的进步方向,因而是新生的先进的阶级,是人类的未来,理当占据统治地位。在资本主义崩溃之后,不存在国家的共产主义全人类大同世界建立起来之前,人类将经历一个过渡期,在此期间,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由此赋予无产阶级以推翻资本主义并实现社会主义的“历史使命”,把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断定为通往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把无产阶级专政誉为正当合法(注18)。正是这一“原理”,成为所谓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长期一党执政的理论支柱,最为共产党所钟情。倘若没有这一“原理”,共产党一党长期执政就毫无理由。

19,以上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那么,上述这些基本原理是不是科学?是不是客观规律?是不是客观真理呢?
(未完待续)

注1,早在七十年前,金岳霖先生在其所著《知识论》中,对科学与非科学就作过界定。十分可惜的是,金岳霖先生的著作被束之高阁。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辈将马克思列宁的理论,将中共中央一些文件内容称之为科学来看,这些人显然对什么是科学并没有搞清楚,将非科学全当作了科学。现在共产党动辄科学的官方语言,今后只会作为愚人臆语遗留给后世。

由于手头没有《知识论》这套书,身边也没有大的图书馆,本人又无法离开居住地,在注明参考书时面临眼前无法克服的困难。因为这个原因,在注明参考书时,凡本人手头暂时没有原书的,只注明书名,有时甚至无法注明作者姓名,更无法注明版本和准确出处,以下均如此处理,有欠严谨之处,还望读者见谅。

借此机会,作者要向曾经向我赠送书籍、代购书籍、提供参考文献和代为查阅文献资料的各位师友表示诚挚谢意!这些帮助对我的研究与写作是不可缺少的,没有这些师友的热心帮助,本文作者穷居独处,要完成任何研究都几乎无法想象。我要感谢的师友有:史江燕女士,刘荻女士,刘军宁老师,张祖桦先生,莫少平大律师(除赠书十余册外,还赠送一台电脑),杨支柱先生,刘晓峰先生,黎学文先生,王怡先生,陈永苗先生,周远志先生,王力雄先生,滕彪先生等(因时间跨度长达十年,可能有所遗漏)——当然,还包括互联网先生。

注2,在对待马克思主义问题上,中共中央采取的是一种机会主义加威权主义的作法。中共中央禁止中国公民反对出于洋人之手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公民批判马克思学说的任何言论时刻面临被当作“破坏社会主义制度”、“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行为”。中共中央则在未经马克思本人或其亲属授权的情形下,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中共中央可以随时宣布马克思某些理论观点为过时教条,也可以将不搞阶级斗争、实行市场经济等完全是反马克思主义的路线定义为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实际上,中共中央的这种做派不过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花样翻新。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国际大背景下,我们完全有权利提出如下质疑,中共中央对马克思主义的独家解释权限来源于何方?将一个西方死者的意见抬到凌驾于中国人民之上的神圣地位,究竟有何道理?

注3,“这把刀子”一语是套用毛泽东的话。当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在中共党内秘密传达后,毛泽东仍然坚持不让斯大林在中国“倒台”,并把斯大林称为不应该扔掉的“一把刀子”。见《中苏关系始末》一书。

注4,自恩格斯以来,对马克思的学说作过很多次系统阐释,本文主要参考恩格斯《反杜林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以下简称为《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72版。列宁《卡尔•马克思》,载于《选集》第一卷。列宁《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列宁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注5,考虑到今天的网络读者可能对马克思理论受基督教背景的影响情况也许缺乏足够认知,这里略加说明。马克思成年的1836年前后的德国,哲学与基督教论战十分激烈,基督教较之中世纪虽然势微,但仍然十分强大,最显著的例证就是马克思自认的恩师黑格尔承认有上帝,也可从黑格尔所著《小逻辑》“第三版序言”见其一斑,黑格尔在这篇作于1830年的序言中提到当时发生的一件时事:“不久以前,从神学甚至从宗教意识的基础出发,对于上帝、神圣事物和理性,好像在较广范围内曾经激励起一个科学的认真的探讨。”黑格尔《小逻辑》,贺麟译,商务1980版。此外,据邓晓芒 赵林《西方哲学史》,迄止马克思生前,还有人因为批判基督教而坐牢——让人联想起今天中国公民因批判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而坐牢,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据作者手头的一本比梅林所著名气小得多的《马克思传》所述,马克思1836年由波恩大学转往柏林大学时,正是德国“哲学革命”的高潮时期,德国古典哲学的代表人物,把哲学批判的矛头指向以宗教为代表的“封建势力”——这也有点像本文把批判的矛头指向马克思主义,海因里希•格姆科夫等著《马克思传》,易廷镇 侯焕良译,三联书店1978年版。

注6,参看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由于客观限制,未能参考马克思的《博士论文》和《黑格尔哲学和辩证法一般的批判》两文,本拟使用网络资源,因电脑反复中毒,也未能如愿。只参考了些网上的二手资料,其中只有晓芒学园的一篇述评差强人意:网址:http://www.xiaomang.com/viewthread.php?tid=1183

注7,毛泽东《矛盾论》,《毛泽东选集》第一卷,P299。

注8,在1960年翻译出版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中,辩证法的三大规律被表述为:从量转化为质和质转化为量的规律;对立的相互渗透的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选集》第三卷,P484。最近三十年的共产党官方话语中,有意识地淡化了对立统一规律,如百度的马克思主义词条,似乎忘记了这一规律曾被斯大林、毛泽东等人宣扬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原理。见斯大林著《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毛泽东《矛盾论》。官方学术出版物我主要参考了邓晓芒 赵林《西方哲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注9,黑格尔《小逻辑》,贺麟译,商务1980版,P177,P179,P258。对辩证法的理解另还参考了罗素的《西方哲学史》“黑格尔”的一章。

注10,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选集》第二卷,P218。《列宁全集》,第十三卷,P301,转引自斯大林《列宁主义问题》,人民出版社1950年版。

注11,列宁《卡尔•马克思》,见注4,P10。

注12,列宁《卡尔•马克思》,见注4,P13。

注13,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选集》第一卷。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选集》第二卷,P82-83。恩格斯《反杜林论》,《选集》第三卷,P66。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选集》第三卷,P424。《恩格斯致约•布洛赫》,《选集》第四卷,P477。

注14,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选集》第三卷,P423。恩格斯《卡尔•马克思》,《选集》第三卷,P40。

注15,《资本论》第一卷。

注16,恩格斯《反杜林论》,《选集》第三卷,P311;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选集》第三卷,P428-434。

注17,关于以计划经济代替市场经济的观点,在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有清晰完整的表述,《选集》第三卷。此外还见于多处,如《选集》第二卷,P266,P454,第四卷P442,P319等,不一一列举。

注18,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关于过渡期间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见《选集》第一卷P479-480,第二卷P443,第三卷P21,第四卷P332-333。

关键字: 卫子游 中国转型
文章点击数: 52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