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3/2011              

花开自有后来人

作者: 刘京生 刘京生

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似乎很难走下去,专制统治者动用所有力量防患于未然,将星星之火扼杀在萌芽状态。为了稳定,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包下肯德基;密布警员;不准停留;禁止携带花卉到“敏感区域”;各单位严令:任何人不许去王府井的麦当劳和肯德基,违反者后果严重;召集海外媒体训话,如再次鼓噪“茉莉花”将面临不续签证,取消采访权,并公然叫嚣:别拿法律当挡箭牌;“小脚侦缉队”再次成为维稳的主力军,带个红箍,满处溜达,稍有可疑行为第一时间报告居住地派出所;对民运、异见、维权、敏感人士严加控制,稍有异动捕的捕,抓的抓;好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杀气。眼看着滚滚的民主化浪潮在世界各地风起云涌,方兴未艾,却不见中国大地的“茉莉花革命”继往开来。

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先天不足,不是自发或突发的而是“制造的”。“制造的”也有民意基础,但是,时机尚不成熟,而更为关键的是:“制造的茉莉花”为统治者提供了更充分的准备时间,看似草木皆兵的举动,却进行的井井有条。一方面通过媒体突出重点的要解决民生问题,另一方面,严防死守杜绝一切隐患,反对派或接近反对派的边缘人物也让其在瞬间消失,无处可觅。强大的财力物力,再加上准确的消息来源,统治者就有了充足的信心保“社会主义”中国的一方平安。

在此情此景下,第一时间发布茉莉花消息的网站有了悔意,他们不忍看到那么多人失踪或被刑拘。其实,这种悔意大可不必,都是成年人,成年人的行为应当知道其后果,既然选择了这项危险的事业,付出在所难免,这怪不得别人,别人也不必为此而自责。这些人的确在付出,付出了自由,付出了幸福,但对他们而言,这种付出是值得的,因为这是他们的信仰,他们的追求,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们的付出,在激励着,鼓舞着更多的人义无反顾的投身到这场波澜壮阔的事业中来,他们的榜样作用,坚定了更多默默无闻者追求民主化的脚步。这些勇士,这些先驱通过自己的行动彰显着个人的生命价值,并告知全世界,中国人一样崇尚自由民主,一样崇尚有尊严的生活。
 
对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有两种看法:一种是:时机尚不成熟。区别于笔者的“尚不成熟”这种观点认为可以缓行,而笔者所认为的尚不成熟,主要是指:时间跨度可能更长,阻碍可能更多,付出可能更大。而这一切可能都在考验着中国人的智慧、勇气、矜持。第二种观点认为:民主化浪潮再次席卷全球,机不可失。这种观点认为,我们错过的机会太多了,维新变法、辛亥革命、六四、东欧剧变都与中华民族擦肩而过,百年的等待,百年的抗争,中国人付出的太多,等待的时间太长,我们已经没有耐心再等待,没有耐心再寄希望一个“青天”来拯救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其实,两种观点区别不大,只是一个时机问题。
 
制造的时机的确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由于他有民意作为基础,制造的时机一样可以成就一番事业。利比亚也是“借东风”,也是制造的“势”,可这并不影响独裁统治者失去了绝对的权威。中国的茉莉花也一样,在刺骨的寒风中彰显其艳丽。
 
这次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成功,成功的动员了全部国家机器,成功的激怒了统治者,令他们语无伦次,在全世界面前颜面扫地。姜瑜的一句:“别拿法律当挡箭牌”不仅暴露了专制的本质,也会把这句话载入历史,太经典了。改革的中国不断地制造经典,俯卧撑,躲猫猫,打酱油,“我爸是李刚”等等等等,可与姜瑜的这段话相比,以上经典小巫见大巫,上不了大雅之堂。姜瑜与她本人的这段话,必将被民众记住,必将被历史无情鞭打。
 
成功调动对手,玩弄于鼓掌还只是其一,几个人的散步能让统治者史无前例的重视民生,使老百姓能见到实惠,这可是多少人用鲜血与生命都换不来的,虽然这只是暂时的,虽然幸福的梦依旧遥遥无期,但这足以让人们坚信,上街是那么的有用,早知如此,何必风餐露宿——拎个空油瓶满世界晃荡,既锻炼身体,修心养性又解决温饱,扬起高贵的头,何乐而不为?

说我卑贱,说我无耻,说我下流,说我狡诈,请便,你说什么与我无关,能吃饱肚子,您随便说,我就认一个理,上街能管饭,上街就是我爹。这是表面,这是另类的理,当谎言被堂而皇之的解读并占据道德制高点后,“上街就是爹”这种功利的理也就有了存在的理由与空间。这就是老百姓,老百姓信奉的理就是,你善待我,我也善待你。

给老百姓带来实惠这是其二,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思维的转变,没有领袖,没有政党,甚至于没有看的见,摸的着的组织者,散步依旧可以继续,坚持也不难,就像每天早起锻炼锻炼身体。你国家权力在强大,防范在严密,也阻止不了数以亿计的民众走出家门。这种理论上的可能性正在逐渐的变为现实,上街的人群中再也不见了风云人物的身影。风云人物也别为此捶胸顿足,感叹世态炎凉,后浪推前浪乃是必然之规律。都是人,都有人的本能,您懂自由的概念,我懂自由的实质,文化的差异在更多的时候并不决定判断是非的能力,卑微的智慧有时也能左右未来。你看到了机会,我也能看到,区别在于,荣誉归你,(可能责任也要归你),我只管通过行为“实惠”自己——容许百姓的“实惠”,正是自由民主的题中之义。
 
很多“敏感人士”可能什么都做不了了,这没关系,这不重要,本来浮在面上的有限人数就不能决定什么,决定性的力量依旧是万千民众,自由民主为了他们(包括自己),自由民主的推动性力量一样来自于他们,他们没有在沉睡,他们已经觉醒,这种觉醒才是专制统治者的恐惧之源。在这时,敏感人士与民众保持一定的距离是不错的选择,过于频繁的接触可能害人害己。看上去,这是政权的目的,他们也正在帮助实现,可他们错了,觉醒的民众藏龙卧虎,不惧恐吓,无需更多指点——不就是打酱油吗,总会有人去。

滚滚的民主化浪潮,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任何阻挡的企图都会加速其灭亡。貌似强大的专制统治者依旧做着江山永固的梦,全然不知,梦醒之日不再遥远。歌舞升平掩盖不住无法调和的社会冲突,一两句无法兑现的承诺也不会平息民众的愤怒,欠债太多,根本还不起。

花痴见到花,总能涌动出难以控制的癜风激情,借着这个激情,勇敢地撕下左边那张无情岁月留下的皱皱巴巴的脸皮,贴在同样皱皱巴巴的右脸皮(二皮脸)上,豪歌一曲:天气已转暖,看百花斗艳,格外妖娆!(真个不要脸,这也算一曲?)

郑重声明:此文只为苟延残喘,赚些稿费养家糊口,绝无不良企图。

2011年3月7日

关键字: 刘京生 茉莉花革命
文章点击数: 60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