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9/2011              

置喙“两会”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缺钙脊梁软,按键绕指柔……只学会了鼓掌和举手两大本事的“两会”代表,在北京混了差不多半个月,日前已完成愚民表演打道回府。感谢莅会诸代表与他们的老子党父母官紧密配合,让帝国时代所称的大人(官员)的人大会议,以及各“民主党派”被压、吓从的政协会议,在一遍“民生至上”和“幸福指数”的鼓噪声中,“胜利”闭幕了——这“胜利”,不是属于没有自由的人民的,也不是属于没有民主的“民主党派”的。相反,这“胜利”是属于共产党和他们的各级政府官员的。两会高唱幸福歌,百姓被精神慰劳,却没有多少实质内容。现就想到的几个问题,置喙两会代表,你们对得起人民赋予的权利吗?

首先,国内外媒体普遍关心的一个多年未曾解决的老话题,即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仍遥遥无期,这就使得大陆官媒吹嘘的“宪法为主干、239部法律为枝叶”的所谓“法制大树”枯萎凋零了。在政协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有关此事的提问时,铁嘴赵启正竟说:“中国公务员数量庞大,公布财产包括收入、房产、投资等等,还要报告家属情况,即配偶和子女是否侨居国外等,专案很多,故要一步一步推进……”显然,这是拖拉搪塞和强词夺理的屁话。

那么,政府官员向公民和媒体公布个人财产的国际惯例,当局为什么要软磨硬抗、一拖再拖呢?皆因为大陆大多数官员的财产来路不明,他们贪污腐化、做贼心虚!官官相护、沆瀣一气!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牵一发而动全身!故而始终不愿松口。设若将他们的巨额财产公开了,老百姓便明白了造成贫富鸿沟的制度原因,即,绝对的独裁导致绝对的腐败。原来,“为人民服务”喊得震天响的共产党人不是无产阶级,而是最大的剥削阶级,他们和他们的子女成天在为人民币、美元、黄金、股票服务!如此一来,当然就不利于统治阶级的长治久安了。吴邦国说得十分明白:“我们的一切法律法规都是在党的领导下制定的,我们制定的一切法律法规都必须有利于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有利于巩固和完善党的执政地位。”这段话已将共产党“立法”的内幕和盘托出,不敢为公务员财产申报立法的原委再明白不过了。善良的普通老百姓,你就别指望强盗坦白他所偷到手的财产了。

问题二:最近20-30年,继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后,世界潮流总的说来是向着自由化、民主化方向发展的。新年伊始,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又此起彼伏、方兴未艾。此时此刻,只有中共和朝鲜等少数集权国家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撕开遮羞布公开叫嚣要把一党专政进行到底,野心比长江大水还要大,脸皮比长城城墙还要厚。在3月9日的人大会上,吴邦国再发“独裁宣言”:“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特别说明他的这一表态并非个人即兴之作,而是经政治局常委一一审核通过的。然而,人们惊奇地看到,温家宝对此似乎有所保留,没有表态“完全赞成”吴的提法,反之,温家宝在人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却强调“中国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及其它各领域的改革”;他还承认“腐败是最大的危险……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事物……”这,究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还是二人在演双簧?人们将拭目以待。但是,本人基本持悲观态度。

因为,在一党专政的理念上,吴、温两人并无区别,这就冲淡了温家宝答记者问的分量。我们知道,全国人大理论上是最高权力机关,实际上是共产党的橡皮图章,所有代表均由共产党指派、内定,老百姓的选举权只是瞎子的眼镜、聋子的耳朵。全国政协既不是国家机构,也不是行政机关,它是统战的一个工具。中国煤矿文工团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瞿弦和说:“委员不如官员,官员不如关系,关系不如演戏”。可谓一针见血啊!曾经有人错误地认为:政协是西方的上院或参议院,人大是下院或众议院——其实,这是大大的误解。在民主国家,任何议员都可监督政府、提动议、罢免官员;当然,他们自身也受选民和舆论监督。而大陆的政协和人大皆为官员、富豪俱乐部,代表只带耳朵不带脑子,只长肉不长骨头,关键职位清一色的共产党员,除了鼓掌促进微循环、举手锻炼肩关节之外,根本没有丝毫实权,只能充当橡皮图章(盖起来比图章更轻松些)和塑料花瓶(无色无味、摔打不烂)的可悲角色。因此上,温家宝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政改”也是空谈,最多只比吴邦国的话顺耳一些。

第三个置疑比较搞笑,在全国人大会上,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联合来自12个省(区、市)的439名代表共同提出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法〉,以严刑峻法惩治食品、药品领域严重犯罪的议案》。提案的目的,似乎是要加强食品和药品安全,对生产假冒伪劣产品者加大惩罚力度。王立军等人的这个提案,恰巧又是在“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之前提出,这就更像一出滑稽戏了。当然,其中联署的多数代表肯定是出于关心人民健康的好意,但窃以为,如果王某不是哗众取宠的话,至少也是舍本求末了。兹因天赋人权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而食品和药品安全只是保障人的生存权之一部分,古人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自由、毋宁死”。不解决人权问题去侈谈安全,等于猫哭老鼠。再者,王立军本人就是负责重庆公安工作的掌刀人,即维护一党专政的得力打手,他在“薄左王”唱红打黑运动中始终站在前列,所以我觉得他的“爱民提案”非常虚伪。真要为民请命,先扳倒公检法头上的政法委书记!

 

关键字: 刘在中
文章点击数: 604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