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3/2011              

歪唱太平歌,不止顶晓波

作者: 李元龙 李元龙

在万马齐喑的大陆,在相声演员沦为娱乐权势者优伶60年的今天,北京相声演员王自健和张伯鑫的一段“给力”、痛快淋漓的新相声《歪唱太平歌词》,在海内海外,都赢得了一致的击节叫好声。

网上对《歪唱太平歌词》拍案惊奇的文章,主要着眼于这段一个多小时的相声以下几点:藉卡扎菲、萨达姆在台湾受训学军事搞政变,说“其实学政变不该到对岸”,暗喻中共是搞政变抢的江山;藉卡扎菲之口说“我又没有镇压学生”,揭示北京六四对学生的屠杀; “天朝60年代还真是没饿死一个人,教授没挨整,北京城墙到现在也没被扒”等。

仔细看了这段相声之后,我发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网上对《歪唱太平歌词》的可圈可点处,竟然挂一漏万,留下了很多遗珠之憾。

《歪唱太平歌词》不光“顶”了卡扎菲、萨达姆、中共、天朝等,比如,《歪唱太平歌词》还顶了刘晓波,这位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何以见得?《歪唱太平歌词》明里借着顶奥巴马之名,暗里行着顶刘晓波之实。逗哏的张自健在说到奥巴马因为美军在伊拉克“扛不住”而下令撤军,因而获得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突然抖出包袱:“最没想到的是:奥巴马他真的领奖去了!”获奖之后领奖,顺理成章,怎么叫做“真的领奖去了”?其实,只要知道《零八宪章》,知道刘晓波,知道去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情况,知道在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空椅子”意味着什么的人,他们都会知道,“奥巴马他真的领奖去了!”这句话再明显不过的潜台词是:“最没想到的是:刘晓波他真的没能领奖去呢!”

是啊,历史上,第一个不允许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前往奥斯陆领奖的,是纳粹德国,是希特勒。没想到,二战结束65年的今天,“他们”,“真的”成了让刘晓波没能去领奖的“亚军”。不仅如此,去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已经快五个月了,他们还“真的”没有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甚至还“真的”,一直软禁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夫人。

其实,《歪唱太平歌词》前段,就顶了茉莉花。逗哏者、捧哏者一口一个突尼斯,一口一个埃及,虽然不着一句茉莉花,但是,只要是对国际、国内大事稍稍关注的人,哪一个在听了这段相声之后,脑海里没有闪现着一朵朵芬芳美丽的茉莉花。关注去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人还知道,在颁奖仪式上,那个华裔小提琴手演奏的曲目之一,正是《茉莉花》。因此上,也可以说,顶突尼斯等,也是在间接顶茉莉花,顶刘晓波,甚至还是顶眼下大陆的所谓的茉莉花革命。

正如本文标题所揭示的那样,《歪唱太平歌词》不止是顶了刘晓波,这个很不该顶的“反面人物”,还顶了不少不该顶而顶,或者不该这样顶或那样顶,却偏偏这样顶和那样顶了的人和事。

前文提及的,其他媒体文章多有提及的“我又没有镇压学生”等等,不再赘言。这里只需要对 “我又没有镇压学生”这句话做一个更正。人家“卡扎菲”的原话是:“我又没有打学生”。打变成了镇压,不知是马大哈的笔误,还是“别有用心”的窜改。

“咱们中共……中国共产党”相声一开始,逗哏就顶了一下中共软肋。“中共”二字,中共是不爱听的,因为,你简称它为中共,它就会认为这是一种 “非礼”行为。正因为如此,逗哏者的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才具有了逗乐的效果。

在讲到“傻客气”,也即法国总统萨尔科齐严重不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悍然轰炸利比亚,并率先承认反对派政权的时候,逗哏者说:“老百姓招你惹你,你也别骂政府啊!”这是爱政府如爱父母,容不得别人骂政府吗?不是,身为中国政府臣民,谁都知道,骂12.3亿老百姓,等于打太平拳,不骂白不骂、骂了白得骂,一点不用担心骂者会被喝茶,被旅游,被坐牢。而骂那7000万“代表”着政府的少数派,对于身在矮檐下的老百姓来说,这才是“极极以为不可”、闻之色变的事情。所以,你傻客气一骂我们的政府,我们听着,也心惊胆寒:别骂政府啊,我们的耳朵不会过滤敏词,将这样的反动话也赫然听进去了,连耳朵也有罪呢!

还是借着顶傻客气,相声还暗地顶刘少奇,为这个“永远开除出党”的叛徒、内奸、工贼鸣不平:“傻客气要在中国,早给三反五反文革了。”萨尔科齐是法国国家元首,刘少奇也是当时的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元首,所以,洋人萨总统没有被三反五反文革的可能,倒是土著刘主席,这个不与伟大领袖保持高度一致,甚至还企图举着宪法做挡箭牌,企图回乡种田以图东山再起的人。刘主席,他是以一人之下、亿人之上的王者尊贵,落得冻馁而死的乞丐卑贱下场。

“老百姓没有什么别的要求,我们就是希望能过上像国企员工一样的日子”“加油的时候,那油枪噗的往邮箱里插的一刹那,我觉得,这是插我的肺管子”,在顶中石油的时候,很隐秘地,逗哏者令人会心一笑地顶出了“五毛党”:“中东国家打仗,我们石油涨三毛,涨四毛,又涨一毛。”最妙的,是最后一句:又涨一毛。涨三毛,涨四毛,接下来,不是按照一般人的思维接着上文说“又涨五毛”,因为这样一来,就不是相声语言,也不是“歪唱”,更没有想象余地了,四毛加一毛是什么东西,咱们台上台下心知肚明、相会一笑就是,别把人家短裤也扯下来了,反正短裤里就那几根毛,没什么新鲜玩意。而“又涨一毛”最妙的暗示还在于,中石油、中石化最后涨价的这一毛,都是为了给五毛党加工资呢。中石油、中石化是国企,国企的老板是谁,无需赘言。所以,谁为臭名昭著的五毛党发工资,五毛党为谁效劳,昭然若揭。

以我之见闻,网络活跃分子五毛,这个特色群体被揪上戏台,揪上电视、电脑屏幕“见识”观众,接受观众斗争、批判,这还是第一次。

“王进喜挖出石油”,一个轻轻松松的“挖”字,道出了相声演员对此的不敢苟同。接下来,本来还在不依不饶地顶着中石油随意上调油价的逗哏者,话锋一转,突然借着顶王进喜“歌颂”起了中石油、中石化的涨价行为:“这让我想起了王进喜的名人名言: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大跃进时代标志性人物王铁人的豪言壮语,给这位一与时俱进,竟然活学活用出了旧瓶装新酒的,回味悠长的韵味,真是令人叫绝。

《歪唱太平歌词》说,孙中山卖国,同意外蒙古独立。还是四九年后的新政权爱国,一朝在北京城头插上大旗,“就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所有不平等条约——但是,苏联除外”,破折号后面的续貂狗尾,实际上是在顶毛。四九年以来毛及其同事、战友卖给了斯大林等多少国土,不敢乱说,也无需赘言,有心者在网上搜索搜索,去伪存真,就有结果。

第一、三代被顶,第二代没“被不顶”的次数,也不少。“我没打学生”,第二代第一次被顶,“布什下来后还当军委主席”,第二代再次被顶。只知其“二”不知其“一”的是,网上文章多如此说:“装傻说布什退位后还当军委主席,影射江泽民专权。”党指挥枪的身体力行者,退位后还恋栈不已当军委主席,版权归第二代所有。不是第二代率先吞下退休还当军委主席这一硕大、丑陋的蜘蛛,第三代,没那创见、没那胆识接这样的班,对第四代扶上马送了一程又一程……。

第二代被顶的还有:在讲了药家鑫时间等等社会问题之后,逗哏者说:“我们看到的好多问题,但是,为了稳定……”说到这里,突然打住,稍停,然后才继续说下去:“……稳定物价……”越是遮盖处越是耐人寻味,越是欲言又止处,越是欲盖弥彰。这一停顿,当然是“别有用心”的,说白了,也就是对以稳定之名压制言论,镇压“群体性事件”表明了自己态度的不得不“暧昧”——须知,稳定压倒一切,可是总设计师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惊世名言。在这一大是大非面前不暧昧,不口将言而嗫嚅不行啊。你看我,幸好悬崖勒马了,否则,乖乖……。

“我豁着命说了几句实话”,逗哏者有这样一句话。为什么,张自健和张伯鑫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说这样一段很可能会被河蟹,使得自己受到整肃的相声?他们说:“当你身边一个人被某种强大的恶势力击毁,你不替他说话,又一个人被击毁,你还不替他说话,等到你被人击毁的时候,就没人替你说话了!”这句话,直接脱胎于美国波士顿二战犹太人蒙难纪念碑上的一段话。这就是德国神父马丁留下的一段发人深省的铭文: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不仅是个西方人,还是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天主教徒,是天然、理所当然的敌对势力。尤其是,如今,共产主义者在中国,往往已经从由被追杀者变为追杀者。所以,顶马丁,只能用自己的话,而不能原汁原味地复制、播放他的话。

逗哏一脸认真:实现共产主义,想吃什么拿什么,共产共妻。我认为,共产主义的实现,和女娲补天一样伟大!捧哏哈腰嬉笑:(共产主义)就他妈是个传说啊!逗哏指着捧哏:传说是你说的,我是说它伟大。

共产主义,天哪,知道不,这是人家7000万人郑重其事、发誓赌咒,牺牲一切也要为之实现而奋斗终生的伟业。现在看看,你逗哏的,讽刺我们的公仆早就想吃什么拿什么,村村都有丈母娘一人共享着二奶三奶……早都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不说,你竟然将科学共产主义和古书上纯属子虚乌有的传说相提并论,不这不是说人家没穿衣服吗。你还让人家还怎么大摇大摆在街上度方步,你还让7000万人怎么去为一个未来的“传说”奋而斗之?

拿刮民党蒋匪帮当年诽谤我们“共产共妻”的话寒碜我们啊,你们也太可恶。实现共产主义,你不也可以过上我们今天的公仆们想吃什么拿什么共产共妻的好日子,你将“他妈的”国骂帽子戴在共产主义头上,成何体统?有你们这样歪唱的吗?

关公战秦琼翻新为女娲赛共产,在新世纪的今天,将上个世纪老前辈侯宝林的创意发扬光大,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此的古为今用,的确不容易。在短暂的会心一笑之后,留给听众的,是沉沉的思考,深深的痛惜,还有久久的义愤。

有一个关于前苏联的政治幽默,大意是前苏联时期,莫斯科电视台一位女主持人对一位科学家做访谈,女主持人问科学家:“共产主义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 科学家说 :“我不太清楚,但我敢肯定不是科学” 女主持人:“为什么?”科学家: “很简单,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和小白鼠做试验,而不是直接用人。”。

我不知道《歪唱太平歌词》将共产主义与女娲补天相提并论,灵感是否源于这段前苏联黑色政治幽默,抑或,二者之间只是在想法上碰出火花了。但是,如此的洋为中用,是成功的,令人击节叫好的。

顶税务:“税务体制,拍脑门的要钱” ;顶赖昌星:“当年赖昌星同志不远万里倒回成品油只卖一元多,都能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卖七、八元了,中石油、中石化还整天叫亏损了,难道赖昌星同志当年走私 是亏本给全国人民大补贴才被通缉的?”顶保险:“这样多交强险,你赚钱、赚大钱的,拿出那么一点点,抢救车祸死伤者,药家鑫他们不就用不着撞人之后还要在撞第二次,甚至直接用到捅死被撞伤的人了?”

当然,我的如此歪批《歪唱太平歌词》,是否全都与“歪唱”作者原意完全吻合,我不知道,别的听众如何正批“歪唱”,我也不一定需要知道。反正,我是如此听,如此理解“歪唱”的。

如此顶刘晓波,如此顶共产主义等等,在主旋律的舆论阵地上这般“教育人”、“引导人”,“歪唱”是怎样从层层严格的审查中成为漏网之鱼,赫然登台、悍然亮相,并成为无声处惊雷的,真是令人纳闷。

昨天,也即2011年4月20日,网上还到处搜索得到“歪唱”,今天,也即2011年4月21日,就全被河蟹了!昨天,我和千万个网民都担心“歪唱”被河蟹,今天,我和无数个网民一样,开始担心张自健、张伯鑫被失踪。

如此这般顶刘晓波,顶共顶毛等等,赢得如此多的窃笑,大笑,爆笑,人心向背自不待言。难道说,12.3亿人都不怀好意,都是别有用心的敌人?只有那7000万才尽怀好意,心地纯正?那我问问:那些看客、听众当中,那些发笑喝彩的人当中,就没有7000万分之二、三同志?

如此关心国家大事,如此让相声归讽之宗、认刺之祖,很不官方主旋律,却很民间主旋律。因此上,说《歪唱太平歌词》是真正的相声,是异议相声,是60年来第一(相)声,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关键字: 李元龙
文章点击数: 71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