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2011              

《平庸的恶》后记

作者: 康正果 康正果

 这本文集的首篇正好衔接了《出中国记》的结尾,书中各篇文章虽以论辩和批判为主,但从头到尾,谋篇构思,我始终都是作为我那本自传的续集来写的。这就是说,我人虽走出了中国,思考问题,论说聚焦,仍牵连到我所来自的那块大陆,并始终面向所有与它相关的读者。中共有成百上千的导弹瞄准了独当一面的台湾,我们在海外则有成千上万民主自由的论坛在向那个言论受限制,信息被封锁的国度时刻发射当局难以封死的言论和信息。十来年前,我因从美国给西安邮寄了几本违禁刊物,吃了被安全局拘留数日的大亏,并被再次扣上“反动”的罪名,狼狈地离开了那里。

从此以后,在那条他们所禁忌和指责的路上,我索性放开脚步,大行其道,迈进新兴的网络世界,加入了网络文字的抗战行列。我无需再像从前那样装信封贴邮票,花钱给国内亲友邮寄刊物了。有了需要传递的信息,只要鼠标一点,不管被认为多么“反动”的文字,眨眼间就送进防火墙那一边收件者的信箱。你那边尽管魔高一丈,吃力地造你的堵截“绿霸”,网民这边总会相应地道高十米,凭一套网上翻墙的本领,畅读他们想读的读物。正是在这种科技催生自由的形势下,我开始为网上读者写他们关切的政治文化评论,从历史到时事,从小说到电影,从经济到社会……只要与大陆现实相关,可击中中共当局的要害,我一律纵笔放言,管他学术不学术,文学不文学,就只顾发动我文字的反攻,去揭露那个给我扣上“反动”罪名的势力,去剖析其逆世界潮流而动,与民心民意相悖的党文化本质了。

这个本质就是平庸的恶,它表现为恶梦还在恶的势态,以唯物得已经物化的胡锦涛之流为首领,紧跟着国安、国保、武警、城管、保安、联防等一系列暴虐维稳的工具,还有网上涂鸦的五毛党小丑,呼唤毛魂的新左派伪学,人格阳痿的慕狼症患者,红色之旅上荒诞的香客,形形色色,丑态百出,全都在我笔下呈现出他们一塌糊涂的嘴脸。

这样看来,我在中国境内所碰的钉子虽可气可叹,但回顾这十来年思考写作的踪迹,那一次遭遇倒也不失为我走出中国后勇猛精进的良好起点。不少好心的亲友曾为我失去到国内文坛或讲台上抛头露面的机会而表示惋惜,并给予我警戒性的规劝,但对我来说,世人看重的利害得失均已叫我垃圾搬丢弃在那里,事过境迁后便义无反顾了。只是参与了这些年来的网络抗战,我才越来越感到生命趋于成熟后的那种心安理得,认识日渐明确中展现的胸襟开朗。

因此,我特别要在这里提到我经常阅读和供稿的两个网刊:“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和“纵览中国”(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还有按月寄来的《开放月刊》。本集所收的文章均在这些刊物上首发,而各刊的主编——苏晓康、蔡楚、陈奎德和金钟四位媒体向导——也一直在信息交流上给我诸多帮助。在此,我要向他们顺致谢意,更要感谢陈奎德博士为本书用心撰写了序言。最后,我还要感谢网络作者周剑岐先生,在起草这些文章的过程中,我常从他丰富的收藏中得到参考数据,并接受他有益的批评和建议,从他在“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zjq)上发表的文章更受到不少启发。总而言之,从网上发表文章到网友之间文字交流,我的阅读和写作受益于网络活动之处实在非三言两语可以道尽。就连这本因政治原因而无法在大陆印行,因缺乏畅销因素而不易为港台书商接受的文集,也是因有了将计算机和网络技术广泛运用于出版印刷管理系统的“秀威信息”在台北独树一帜,如今才得以汇为一册,被纳入印刷出版的渠道。

随着信息传播技术的发展,真难以预料书籍在未来世界的命运将会如何。但不管怎么说,就今日读书人和写书人的情况而言,阅读的旧习和发表的痴念一时还难以尽除。读书人总觉得手捧起一本书翻起来更加惬意和比较方便,写书人几乎都感到所写的文字印到纸上,存进书架,自己的一家之言和情意表述才铭刻到更加稳固的实处。我想,这就是印出来的书总会有人花钱买,而写书的人并不满足于仅仅在网上登载的缘故吧。POD技术与BOD出版于是应运而生。我欣喜我这本书赶上了“秀威”新上路的列车,在开发着新的商机的台湾,且让它穿越此地的华文世界,随缘输送到可被接受的地方。

2011年3月20日于康州北港

关键字: 康正果
文章点击数: 259024

 
english twitter